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国政法大学学报》
美国能源安全立法及其对我国的借鉴意义
【英文标题】 The Legislation of American Energy Safety and Its Quotable Significance to China
【作者】 于文轩【作者单位】 中国政法大学
【分类】 能源法【中文关键词】 美国能源安全;立法;借鉴
【期刊年份】 2011年【期号】 6
【页码】 119
【摘要】

美国能源安全立法在理念层面特别关注经济安全、人体健康和环境保护。在此基础上,美国形成了较为完善的能源安全法律体系,近年来颁布的较为重要的立法包括2005年《能源政策法》、2007年《能源独立和安全法》和2009年《清洁能源与安全法》。石油储备机制、风险防控机制、能效推进机制、国际合作机制等在美国能源安全保障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美国能源安全立法较为及时,法律体系较为完备,法律制度可操作性较强,注重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立法与政策有机结合。根据美国的成熟经验,同时考虑到我国的具体国情,建议我国在进一步能源安全立法中明确指导思想,健全法律体系,完善法律制度,并加强法律实施。

【英文摘要】

The idea of legislation of American energy safety emphasizes on economic safety,human health and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Based on this emphasis a legal system of energy safety has been formed completely in America. The important legislation issued in recent years includes Energy Policy Act 2005,Energy Independence and Security Act 2007, and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 Oil reserve mechanism, risk prevention and control mechanism, mechanism of energy efficiency promotion and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mechanism play an important role in protecting the safety of American energy. The legislation of American energy safety is very timely,market-functioned and well-combined with policies. It owns complete legal system and operational rules. Therefore, according to the matured experience of America and on the consideration of Chinese situation this paper suggests clarifying the ideas for guidance, completing legal system, improving legal rules and reinforcing legal practice in the further legislation of energy safety in China.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7364    
  
  能源是一国社会经济发展的最重要的驱动力。自能源资源在工业领域大规模应用以来,能源安全问题即开始出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能源安全问题日益受到国际社会和世界各国的重视。20世纪90年代以来,作为能源生产和消费大国,我国经济的持续高速增长使得能源消费量急剧上升。自1993年起,我国能源总消费大于总供给,能源需求的对外依存度逐渐增大,煤炭、电力、石油和天然气等能源缺口加大,能源环境问题也日益突出。这些问题构成了我国能源安全问题的主要方面,并已成为我国实现经济又好又快和可持续发展的制约因素。在这些方面,美国的能源安全立法及其实施积累了一些较为成熟的经验,值得我国在进一步能源安全立法中借鉴。
  一、美国能源安全立法的理念基础
  “安全”是指一种没有危险、不受威胁、不出事故的状态。{1}对于社会而言,安全意味着安宁与和平;对于个人而言,安全意味着生命、财产和其他自由权利免遭侵害和保存。{2}能源安全,包括能源供给安全、能源价格安全、能源运输安全和能源生态安全四个方面。{3}能源供应安全是指拥有充足的一次能源资源储备和开发利用能力、二次能源的加工转化能力,以及符合我国社会经济发展需求的持续稳定的能源进口。能源价格安全是指能够以适当的价格获得所需的资源。{4}能源运输安全,一方面是指国家能源运输通道的畅通,特别是指能源进口通道的畅通;另一方面是指国内能源运输通道正常运转。能源生态安全是指能源的开发利用行为符合环境保护的要求,不对社会的可持续经济发展产生不可接受的负面环境影响。{5}作为能源安全立法理念基础的“安全”,主要包括社会经济安全、人体健康安全和生态环境安全三方面。
  (一)促进经济安全
  促进经济安全,是能源安全立法的首要目标。这一点在美国能源安全政策和立法中体现得尤为突出。1998年《美国新世纪国家安全战略》提出:“美国在确保能够获得国外生产的石油方面仍然有着切身的利害关系。我们必须继续牢记,有必要在重要的生产地区保持区域性的稳定和安全,以确保我们能够获得石油资源和确保资源的自由流动。” {6} 2005年《能源政策法》开宗明义,阐明旨在确保未来可以获得安全的、价格合理而可靠的能源来源,并从可再生能源{7}、太阳能{8}、核能{9}、化石能源{10}等方面就能源安全问题作出了具体而详尽的规定。2007年《能源独立与安全法》的目标是:“提高美国的能源独立性与安全性,增加清洁的可再生燃料的产量,保护消费者,提高产品、建筑和汽车的能效,推动温室气体捕捉与存储方面的研究,提高联邦政府的能源管理水平。”{11}2009年《清洁能源与安全法》则旨在创造清洁能源就业机会,实现能源独立,减少全球变暖污染,并向清洁能源经济过渡。{2}这些目标的实现,无一不与社会经济的健康发展有关。
  (二)保障人体健康
  确保自身安全,是人类最基本的需求之一。根据马斯洛的需要层次理论(Hierarchical Theoryof Needs),在五个层次的需要中,安全需要是指要求稳定、受到保护、有秩序、免除恐惧和焦虑等方面的需要。人类在满足自身生理需要的基础上,接下来要求满足的就是安全需要;也只有在安全需要被满足的基础上,其他三个方面的需要才会产生。{13}由此足见满足安全需要的重要性。
  能源开发利用对人体健康具有显著的影响。例如,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空气资源委员会研究发现,柴油发动机的尾气中含有许多致癌物质,暴露于高浓度柴油发动机尾气的工作人员肺癌发病率非常高。{14}对人体健康的积极保障,在美国能源安全立法中早有规定,并集中体现在有关核能利用的立法中。1954年《原子能法》规定,处理涉及特殊核物质、核副产品、核资源的活动必须考虑国家利益,从而有利于提高公共防御和国家安全,保护公众健康和安全水平。{15} 1983年《核立法局授权法》对1954年《原子能法》的部分条款进行了修订,对人体健康的关注也有进一步体现。例如,在对核副产品选址方案的修订中,规定应当“能够达到在选择点址周围从放射性学和非放射性学危险方面保护公众健康、安全和环境的水平”{16}。
  在美国佛蒙特州,Vermont Yankee核电站对公众健康的影响一直广受关注。自2007年至今,佛蒙特州卫生部每年发布《Vermont Yankee核电站公众健康监测报告》{17}。其中,2010年报告中就原子辐射风险性、监控方法、直接伽玛辐射、空气影响、水影响、食物链影响等方面进行了详细分析。{18}日本福岛核电站发生泄漏事故后,Vermont Yankee核电站对人体健康安全的影响在佛蒙特州又引起了热议,足见美国社会对能源利用引致人体健康风险的高度关注。{19}
  (三)关注环境保护
  能源(特别是化石能源)的开发利用通常会对生态环境造成影响。早在20世纪80年代,美国的能源立法即对此开始关注。1982年《核废料政策法》规定,“解决处置高能核废料问题直接涉及公众健康、安全、环境和后代子孙的利益”{20}。 1997年《露天开采治理与复垦法》也规定,露天煤矿采后要恢复原来的地貌,如地形、表土层、水源、动植物生态环境等。{21} 2007年11月,美国决定耗资10亿美元启动“海岸影响援助计划”,以减少海岸油气勘探开发带来的负面环境影响。{22}
  二、美国的重要能源安全立法
  美国大规模制定能源安全立法始于石油危机之后。近几十年来制定的主要能源安全立法包括1975年《能源政策和保护法》、1978年《国家能源保护政策法》、1980年《能源安全法》(2003年修订)、1987年《国家设备节能法》、1992年《能源政策法》(2005年修订)、1995年《国家能源政策计划》、1998年《国家全面能源战略》、2007年《能源独立和安全法》、2009年《清洁能源与安全法》等。在此选择近几年制定的三部立法简析如下。
  (一)2005年《能源政策法》
  2005年8月,美国通过了《能源政策法》(Energy Policy Act of 2005)。该法详尽地规定了有关能源效率、可再生能源、石油天然气、煤炭、印第安能源、核能、汽车与燃料、氢能、电力、能源政策税激励、醇类与车用燃料、气候变化、研究与开发、能源部的管理、人才与培训、技术更新激励措施、调查研究等各方面的内容。这些内容大多涉及能源安全,其中对核能安全{23}和化石燃料安全{24}的规定尤其集中和详细。与1992年《能源政策法》相比,该法的改进之处体现在简化液化天然气终端管理程序,提高电力能源供应稳定性,增加汽油供应后勤的灵活性,授权大幅增加国家战略石油储备,要求制定税收鼓励政策,提倡提高能源使用效率,重视使用清洁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等方面。{25}该法的重要特征之一是可操作性强,在主体、时效、程序、法律后果等方面都作出明确的规定,特别规定联邦能源监管委员会(FERC)有权制定强制性的实施计划。{26}
  (二)2007年《能源独立和安全法》
  在2005年《能源政策法》的基础上,美国于2007年制定了《能源独立与安全法》(Energy In-dependence and Security Act of 2007)。该法具体目标为:实施机构改革,如在交通部内设气候变化与环境办公室{27},增补能源部长为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28};为节能措施、替代燃料和高能效的消费产品创造激励,例如,指示能源部长建立鼓励减少化石燃料燃烧排放的拨款项目{29};直接要求更高的能源效率和替代能源比例的标准,例如,灯泡的能效标准{30};要求对若干问题进行研究和收集数据,例如,应用智能电网系统(Smart Grid Systems)对国家电力基础设施的安全和运行能力的影响等。{31}此外,该法为替代燃料确立了标准,同时还强调能源效率和能源节约的重要性。
  (三)2009年《清洁能源与安全法》
  2009年6月,美国通过了《清洁能源与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of 2009)。该法的制定标志着美国对待气候变化问题态度的转变。“清洁能源”方面的主要内容包括:可再生能源和节能发电标准、碳捕捉与封存、清洁交通、州能源环境发展基金、发展智能电网、输电方案、联邦可再生能源电力采购等方面。该法要求零售配电商通过可再生能源发电和提高能效,满足部分电力增长需求,使其在2012年占总发电量的6%, 2020年提高到20%。 {32}“能源效率”方面的主要内容包括:建筑能效、照明和家用电器能效、交通能效、终端用户能效、工业能效、合同能源管理改进、公共部门节能等方面。{33}“减少全球变暖污染”方面的主要内容包括:温室气体减排目标、成本控制、辅助性减排、排放配额分配、碳市场监管、其他温室气体排放标准,等等。该法规定,美温室气体排放量以2005年为基准,2012的排放量不超过基准年度的97%,2020年不超过80%, 2030年不超过58%, 2050年不超过17%。 {34}“向清洁能源经济转型”部分的主要内容包括:确保工业部门实现真正的减排、绿色就业与工人转岗、对消费者的援助、清洁技术出口、气候变化适应,等等。
  三、美国的主要能源安全法律机制
  从法律机制层面看,石油储备机制、风险防控机制、能效推进机制、国际合作机制等在美国能源安全保障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一)石油储备机制
  美国是世界第一大石油消费国,也是最早建立石油储备制度的国家。美国的石油储备分为战略储备和商业储备两部分。2006年年底,美国战略石油储备规模为6.9亿桶,相当于52天的石油净进口量。2007年1月,美国宣布将其战略石油储备增加到15亿桶,相当于97天的进口量。2009年2月,美战略石油储备和商业储备合计322亿桶,可以使用150天。{35}
  政府动用战略储备的方式主要有三种:一是全面动用,在石油供应中断达到严重程度、足以对国民经济造成重大负面影响的情形下适用;二是有限动用,在石油供应短期中断、影响范围相对较小,对国民经济影响程度较轻的情形下适用;三是测试性动用,目的是保障储备设施正常运行,防止在紧急动用时发生故障。{36}商业储备体系由企业自行建立和维护,属于市场行为,政府不干预企业的储备和投放活动,企业根据市场供求和自身实力决定储备数量和投放时机。{37}
  (二)风险防控机制
  在美国,能源风险防控机制主要体现为合理限制国内能源资源开发、能源进口来源分散化、适时调整能源结构、能源消费多样化等方面。
  合理限制国内能源开发,是能源风险防范的重要途径。以石油资源为例,除了储备原油之外,美国的战略石油储备体系还包括尚未开采的“石油资源储备”{38},这对于保障能源供给安全具有重要的意义。但是,限制并不意味绝对减少能源资源开发利用。2010年4月1日,奥巴马宣布“海上开采5年计划”,从2012年至2017年将进行5年海上开采。近海石油开采禁令的解除,标志着美国能源战略发生了变化:从高度依赖进口,转向进口与自产并重。{39}
  美国的石油进口分别来自北美、南美、中东的四十多个产油国。第一次石油危机以来,由于中东地区局势长期不稳定,美国逐步加大从北美和南美等地的进口,从中东地区进口的石油占全部进口石油的比例明显下降。在1999年进口的5.22亿吨石油中,加拿大和墨西哥占26.7%、中南美洲占24.6%、中东占23.1%、非洲占14%;从欧佩克国家进口石油占美国全部进口石油总量的比重从1977年的72%下降到1999年的50%。 {40}
  2011年3月23日,美国核能监管委员会宣布将成立特别小组,分两个阶段评估美国核能产业。两个阶段将历时9个月,评估将就美国核能产业是否需要调整给出建议。{41}此外,IEA于2011年5月底发布2011年度能源预测(AEO2011)显示,美国页岩气生产将强劲增长,天然气和可再生能源在发电中的应用将不断增多,对进口液体燃料的依赖将不断下降。{42}
  美国还力求实现能源消费的多样化。2011年3月底,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到2025年,美国将减少石油进口1/3,美国政府各部门应确保所有新汽车都能够使用包括混合能源和电力在内的替代能源;将采取措施促进美国国内石油生产,增加生物能源和天然气的使用,提高汽车能效;确保核电站安全,对美国核电站进行全面安全检查。{43}
  (三)能效推进机制
  提高能源效率、促进节约能源,是美国历届政府的能源政策重点之一,尽管这一政策的落实效果有待商榷。{44}通过立法,美国针对不同能源消耗领域分别提出相应的标准和执行措施,具体而言可归纳为“开源”和“节流”两个方面。
  所谓“开源”,是指拓展传统化石燃料以外的其他能源(特别是可再生能源)的应用领域。早在1980年,美国就制定了《风能系统法》,将减少化石燃料消耗作为立法目的。{45} 2003年,美国《能源税收激励法案》规定了利用家畜粪便、地热能,太阳能、小水电等发电者的免税政策,以及可替代机动车辆及其燃料的激励政策,为可再生能源的税收优惠政策提供了法律保障。{46}在2011年《美国电力法》(草案)中,促进可再生能源的开发利用成为重要内容。在汽车动力方面,该草案鼓励使用插电式和天然气动力车,要求交通部就建设支持插电式车辆充电的基础建设制定计划,并在城市、农场地区开展电动车试点项目{47};同时还规定为购买天然气动力的重型车和商用车队提供双倍退税,允许天然气动力车辆制造商享受某些税收减免,并批准发行州一级和地方政府一级的债券用于车辆普及和基础设施建设。{48}
  “节流”即节约能源、提高效率。为提高能源利用效率,美国1978年《国家能源节约政策法》要求能源部长制定家用电器的能源利用效率标准。{49}在居民节能方面,该法要求提高有关发放取暖补贴的收入水平资格标准,并为房屋安装节能材料提供融资安排。同时,该法还就学校、医院和地方政府的建筑节能、违反燃油经济标准的民事责任等作出了明确的规定。{50} 1982年,美国针对机动车辆的能效问题制定了《机动车
卡在了奇怪的地方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参考文献】

{1}参见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现代汉语词典》,商务印书馆2002年版,第7页。

{2}参见吴汉东主编:《高科技发展与民法制度创新》,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第91页、第92页。

{3}也有观点认为,能源安全的四方面内容之间存在冲突和矛盾。例如,董溯战认为,能源供给安全与能源生态安全之间存在价值冲突。参见肖国兴、叶荣泗主编:《中国能源法研究报告》,法律出版社2009年版,第322页。

{4}参见杨逢珉、鲍华钧:《国际原油价格与中国能源安全》,《中国高新技术企业》2009年第21期,第68页、第69页。

{5}1947年《美国国家安全法》将能源安全定义为“政府在战时能有效利用自然资源与工业资源,供军需和民用”。参见杨泽伟:《中国能源安全法律保障研究》,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2页。

{6}参见宋红旭、张斌:《美国等西方国家的能源安全战略》,《经济研究参考》2002年第3期,第30页。

{7}National Energy Policy Act of 2005, Sec. 206.

{8}Id, Sec. 251.

{9}Id, Sec. 651,653,657, 956.

{10}Id, Sec. 1321-1337.

{11}Rahall, Nick: H.R. 6, Thomas, Library of Congress. May 12, 2007.

{12}需要注意的是,此处将气候变化界定为污染。

{13}参见彭聃龄主编:《普通心理学》,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第323页、第324页。

{14}F. Peter, W. Winteringham: Energy Use and the Environment, Lewis Publishers, 1992, p.44;参见王金南等:《能源与环境:中国2020》,中国环境科学出版社2004年版,第5页;周晓东、胡振琪:《石油天然气开发对生态环境的破坏与治理》,《资源·产业》2000年第7期。

{15}Atomic Energy Act of 1954, Sec. 2.

{16}参见阎政:《美国核法律与国家能源政策》,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404页。

{17}美国佛蒙特州卫生部网站:http:///healthvermont.gov/enviro/rad/vt_yankee.aspx#top。最后访问时间:2011年7月20日。

{18}See Surveillance 2009- Vermont Yankee Nuclear Power Station Report on Public Health Monitoring,September 2010.

{19}也有学者认为,即使从应对气候变化的角度讲,建设核电站也不是完美的出路;从运营成本的角度看,投入 核电站的成本要远高于提高能源效率的成本。See David B. Goldstein: Invisible Energy: strategies to Rescue the Economy and Save the Planet, Bay Tree Publishing, LLC,2009, pp. 153-159.

{20}Nuclear Waste Policy Act of 1982, Sec. 111.

{21}参见黄振中、赵秋雁、谭柏平著:《中国能源法学》,法律出版社2009年版,第253页。

{22}参见吴宇:《石油行业的环保现状》,《环境教育》2009年第2期,第77页。

{23}Energy Policy Act of 2005, Sec. 651-657.

{24}Id, Sec .1321-1329.

{25}参见宋玉春:《2005年美国能源政策法案分析》,《现代化工》2006年第3期,第63页。

{26}美国联邦能源监管委员会(FERC)是一个独立机构,主要管理美国各州之间石油、天然气和电力的输送。同时,联邦能源监管委员会也对建立液化天然气终端、州际天然气输送管道的申请进行审批,并负责水电项目的许可。参见美国联邦能源监管委员会网站:http://www.ferc.gov/about/ferc-does.asp。最后访问时间:2011年7月20日。参见叶荣泗、吴钟瑚主编:《中国能源法律体系研究》,中国电力出版社2006年版,第90页。

{27}Energy Independence and Security Act 2007, Sec. 1101.

{28}Id, Sec. 932.

{29}Id, Sec. 542.

{30}Id, Sec. 321.

{31}Id, Sec. 1309.

{32}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of 2009, Sec. 103.

{33}参见杨泽伟:《<2009年美国清洁能源与安全法>及其对中国的启示》,《中国石油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年第1期,第2页。

{34}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of 2009, Sec. 703.

{35}参见孙必干:《奥巴马新中东政策和我国能源安全》,《亚非纵横》2009年第5期,第20页。

{36}“战略石油储备”,http: //baike. baidu. com/view/684098. htm。最后访问时间:2011年1月2日。

{37}参见王琳、高建:《石油储备模式特点分析与借鉴》,《中国国情国力》2009年第12期,第38页。

{38}美国在阿拉斯加、墨西哥湾等地区都保留有储量丰富的石油资源。

{39}参见牟雪江:《美国能源安全向内看》,《中国石油企业》2010年第5期,第40页。美国其他一些能源品种的产量也很大。例如,2011年6月,美国的煤炭产量为8 680.2万吨。我我我什么都没做

{40}参见宋红旭、张斌:《美国等西方国家的能源安全战略》,《经济研究参考》2002年第3期,第33页。

{41}“日核危机引发多国能源结构调整”,http : //jienengzx. com/new/76. html。最后访问时间:2011年6月17日。

{42}“美国能源结构正在转型之中”,http://www.in-en.com/article/html/energy-08250825211039963.html。最后访问时间:2011年6月17日。

{43}“奥巴马宣布至2025年美国石油进口将减少三分之一”,http : //cq. people. com. cn/news/201 1331 /201133173812.htm。最后访问时间:2011年6月17日。

{44}在此从微观角度举一例。在美国佛蒙特法学院,一些传统的抽水马桶被采用堆肥技术的马桶所代替,其主要目的是节约用水。但是,这种马桶需要全天不间断地抽吸浊气,而这一过程又需要用电。这样,堆肥马桶在节约用水的同时,却耗费了额外的电能。

{45}参见黄振中、赵秋雁、谭柏平著:《中国能源法学》,第346页。

{46}参见黄振中、赵秋雁、谭柏平著:《中国能源法学》,第37页。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州政府除了为风电建设者和投资者提供联邦政府规定的税收优惠外,还提供本州的税收优惠。See Edward Kahn: Electricity Utility Plan-ning and Regulation, American Council for an Energy-Efficient Economy, 1991,pp. 203-204.

{47}The American Power Act, sec. 1701.

{48}The American Power Act, sec. 4121-4124. Also see David Doniger: The American Power Act:“First Read” of the Kerry-Lieberman Climate and Energy Legislation, see http: //switchboard. nrdc. org/blogs/ddoniger/the_american_power_act_first_r.html, last visited December 10, 2010.

{49}参见胡德胜著:《美国能源法律与政策》,郑州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第196页。

{50}参见约瑟夫·P.托梅因,理查德·D.卡达西著:《美国能源法》,万少廷译,法律出版社2008年版,第307页。

{51}参见胡德胜著:《美国能源法律与政策》,第196页。

{52}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of 2009, Sec. 219.

{53}参见李岩:《美国确保能源安全的启示》,《瞭望》(国际版)第8—9期,第75页。

{54}参见肖立兴著:《国际能源机构—能源安全法律制度研究》,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9页。

{55}参见乔治·恩德利、吕文珍、许国平、黎戈文著:《中国和欧盟环境法的比较》,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81页。

{56}参见李岩:《美国确保能源安全的启示》,《瞭望》(国际版)第8—9期,第75页。

{57}参见杨泽伟著:《中国能源安全法律保障研究》,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12页。

{58}海湾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为集中体现;此外,美国还通过军事手段保障能源运输通道的安全。例如,美国在波斯湾、印度洋、加勒比海和亚太地区的军事部署,在平时主要是为了保障从中东、亚太和南美进口石油运输通道的安全。

{59}参见谷冬梅:《国外能源安全法律制度的构建及对中国的启示》,《中国矿业》2010年第7期,第35页、第36页。

{60}Steven Stoft: Power System Economics: Designing Markets for Electricity, Ieee Press, 2002, p. 111.

{61}例如,在石油开采过程中,钻井泥浆内加入的化学制剂会对井场周围的水域和农田造成不良影响,如果发生井喷,还会污染大片农田或者海域,影响生态平衡;天然气开采过程中容易产生硫化物和伴生盐水,从而污染大气和水源;在石油加工炼制过程中,会排放硫化物、氮氧化物、一氧化碳、氨、有机化合物等污染物;在石油利用过程中会排放温室气体和其他污染物,造成热污染和酸雨。参见何强、井文涌、王翊亭著:《环境学导论》,清华大学出版社1994年版,第103—107页。

{62}参见哈耶克著:《法律、立法与自由》(第1卷),邓正来、张守东、李静冰译,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2000年版,第54页。

{63}参见哈耶克著:《自由秩序原理》(上册),邓正来译,三联书店1997年版,第200页。

{64}例如,在从事能源勘探、开采、输送、加工炼制、供应、贸易等活动前,行为主体应取得有关主管机关的许可;未经许可不得从事这些行为。这方面的“可预见性”体现了行为主体根据实在法对自身行为的性质和内容的判断。

{65}例如在美国,从事燃气等能源产品供应的能源企业负有义务提供安全、持续、可靠的能源供应与服务。消费者由此可依法预期,在通常情况下可以获得能源企业的普遍服务。这方面的“可预见性”体现了行为主体对他方行为的性质和内容的预期。

{66}2007年国家能源领导小组办公室和清华大学分别提出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能源法》的征求意见稿和专家建议稿。

{67}国家发改委经济体制与管理研究所、《中国石油天然气行业监管体系研究》项目组:《中国石油天然气行业监管体系研究》,石油工业出版社2007年版,第130页;世界银行、中国国务院体改办经济体制与管理研究所、基础设施咨询基金联合报告:《中国:天然气长距离运输和城市配气的经济监管》,2002年,第15页、第46页。

{68}参见史丹等主编:《中国能源工业市场化改革研究报告》,经济管理出版社2006年版,第241页。

{69}参见叶荣泗、吴钟瑚主编:《中国能源法律体系研究》,第214页、第215页。日本福岛核电泄漏事故对我国核能立法进程起到了推进作用,“原子能法”草案有望在2011年年底面向社会征求意见。

{70}2009年8月《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修改部分法律的决定》对其进行了一些立法技术方面的修订。

{71}参见清华大学:《中华人民共和国能源法》(专家建议稿)第35条、第47—49条。

{72}美国环境健康损害赔偿的责任承担主要采用严格责任。对于造成严重损害的,依被告人的行为决定损害性补偿和惩罚性赔偿的范围。这一点在“Sterling诉Velsicol化学公司”案中体现得尤为明显。在“Sterling诉Velsicol化学公司”案中,法院认为原告遭受到的损害具有长期性,对其法律利益产生重大的负面影响,由此支持惩罚性赔偿。See 855 F2d 1188 (6th Cir. 1988); see also http://en.wikipedia.org/wiki/Sterling_v._VelsicoLChemical_Corp,last visited April 23, 2011.

{73}参见环境保护部2011年《环境污染损害数额计算推荐方法》。

{74}美国《世贸中心健康法案》限定了费用上限,即医学鉴定、监测和治疗费用不能高于《劳工赔偿法》中对劳工受到损害的赔偿数额。同时,根据2010年3月的和解协议,赔偿额度的计算方式为基本赔偿款(3 200美元)+特别赔偿款(癌症患者100万美元,逝者家属200万美元)。这种限定最高赔偿(或费用)额度、同时分类分级处理的赔偿方式,值得我国参考和借鉴。See H847: James Zadroga 9/11 Health and Compensation Act of 2010.

{75}2006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执法检查组听取了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建设部、交通部、质检总局、统计局等部门的汇报,分成五个小组赴天津、山西、新疆、重庆、湖北、河南、河北、内蒙古、浙江、吉林10个省(区、市)了解情况,并对工业、建筑、交通、民用等领域的节能情况做了专题调研。在地方,检查组召开了六十多次座谈会,考察了一百多个企业、住宅小区和节能示范项目。在此基础上,检查组提出了一系列建议,包括建立以节能为导向的财税价格政策体系和以节能为导向的市场准入制度和技术支撑体系、严格节能目标责任制、实行节能工作问责制、建立能源利用状况报告制度、降低政府机构和建筑领域的能耗等。参见《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执法检查组关于检查<中华人民共和国节约能源法>实施情况的报告》,http://www.fsou.com/html/text/bela/5704271/570427130_6.html。最后访问时间:2011年6月25日。

{76}例如,近年来新闻媒体关于燃油价格的报道和分析,大大提高了社会公众对于能源价格安全的认识。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736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