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国政法大学学报》
论藏传佛教精神与司法权威的结合
【副标题】 藏族“赔命价”处理模式改革探析
【英文标题】 The spirit of Tibetan Buddhism with the Combination of Judicial Authority
【英文副标题】 Tibetan “Compensate Price” Processing Mode Reform
【作者】 张锐智 黄卫【作者单位】 辽宁大学 华东政法大学
【分类】 法律社会学
【中文关键词】 藏传佛教;“赔命价”;两难困境;现代治理
【期刊年份】 2011年【期号】 6
【页码】 104
【摘要】

深受藏传佛教影响的“赔命价”制度,因其自身所蕴含的人文关怀精神以及基于藏民对其的敬仰,在藏族地区发挥着独特的社会整合功能。但是由于"赔命价"所不能克服的积弊,导致藏民在实际司法操作过程中出现混乱,造成"弃之可惜、用之多舛"的两难困境。为了使这一摄取藏传佛教精髓的法律制度能够顺应现代法治发展潮流,有必要对其进行现代法制化改造,使其与我国法律体制相融合,为我国法治建设贡献力量。

【英文摘要】

Because of its own inherent human spirit and the admiration of the Tibetan people,“Compensate Price” system influenced by Tibetan Buddhism has played a unique social integration function.However, due to the insuperable long-standing abuse, it leads to many contradictory dilemmas. To make the system keep up with the trend of rule of law, it is necessary to transform it to the integration of China’ s legal system, in order to contribute to China’ s rule of law.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7365    
  
  藏族“赔命价”这个古老而又时髦的命题,发轫于吐蕃松赞干布时期,盛行于传统藏族人民生活中,再次勃兴于时下。谓其古老缘于其源远流长之历史,谓其时髦缘于时下刑事和解的鼎盛,即许多学者在论述恢复性司法时以赔命价为佐证,使其再度焕发活力。{1}所谓“赔命价”是指发生凶杀案件之后,加害人(加害人的家属、族人)向被害人(被害人家属)给付一定的金钱或财物以自行和解的方式了断凶杀案件。笔者以赔命价为关键词在中国知网学术期刊网上进行检索,其中有关藏族“赔命价”制度的学术论文共有47篇,{2}而且相关涉论著书颇丰。{3}根据学者进行大规模的实地考察:74%受访人员知道有通过“赔命价”解决案件;62%的人认为在杀人或者人身伤害的案件中,对于给予被害人家属经济赔偿比刑法中的死刑或者给予剥夺自由更容易接受;48%的受访人员认为司法机关依法对实施杀人伤害的人进行处罚不会就此了结双方的恩怨。{4}“赔命价”在藏区司法实践活动中确实是解决杀人案件纠纷的主要手段,而且发挥着重大作用。(详见下表)。
  表格:“赔命价”代表性个案{5}

┌───┬─────────┬─────────┬─────────┬────────┐
  │时间 │案情       │司法处理     │赔命价      │社会反映    │
  ├───┼─────────┼─────────┼─────────┼────────┤
  │1978年│闹者故意杀人案  │3年徒刑      │6000元      │双方和解    │
  ├───┼─────────┼─────────┼─────────┼────────┤
  │1980年│闹日吾伤害致死案 │7年徒刑      │7000元      │双方和解    │
  ├───┼─────────┼─────────┼─────────┼────────┤
  │1982年│加化伤害致死案  │7年徒刑      │6000元      │双方和解    │
  ├───┼─────────┼─────────┼─────────┼────────┤
  │1982年│才夫旦杀人案   │10年徒刑     │牛马折价5000元  │双方和解,被害方│
  │   │         │         │         │要求释放才旦夫 │
  ├───┼─────────┼─────────┼─────────┼────────┤
  │1983年│相公杀人案    │死缓       │8000元      │双方和解    │
  ├───┼─────────┼─────────┼─────────┼────────┤
  │1984年│才合杰奸淫幼女、杀│死刑       │1000元      │大队及被害人家属│
  │   │人案       │         │         │要求不杀摔被告 │
  ├───┼─────────┼─────────┼─────────┼────────┤
  │1984年│多杰仁增杀人案  │死缓       │3000元      │双方未和解,被告│
  │   │         │         │         │家属被迫他迁  │
  ├───┼─────────┼─────────┼─────────┼────────┤
  │1985年│兰夸加杀人案   │13年徒刑     │6000元      │被害方不满意  │
  ├───┼─────────┼─────────┼─────────┼────────┤
  │1985年│洛保伤害致死案(被│3年徒刑,民事赔偿 │5000元      │群众反映,赔比判│
  │   │害人重伤自杀)  │517. 43元     │         │的好      │
  ├───┼─────────┼─────────┼─────────┼────────┤
  │1986年│旦巴尖措杀人案  │无期徒刑     │30000元      │双方和解    │
  ├───┼─────────┼─────────┼─────────┼────────┤
  │1986年│更藏多杰伤害致死案│12年徒刑     │10000元      │双方和解,被害方│
  │   │         │         │         │请求从轻判处  │
  ├───┼─────────┼─────────┼─────────┼────────┤
  │1987年│加保杀人案    │死缓       │7000元      │双方和解    │
  ├───┼─────────┼─────────┼─────────┼────────┤
  │1988年│勒吉布加伤害致死案│无期徒刑,民事赔 │未赔       │被害人之弟为报 │
  │   │         │偿4000元     │         │复,误伤他人,被│
  │   │         │         │         │判5年有期徒刑  │
  ├───┼─────────┼─────────┼─────────┼────────┤
  │1988年│华本卡伤害致死案 │14年徒刑     │未赔       │因调解无效,被告│
  │   │         │         │         │家属被迫他迁  │
  ├───┼─────────┼─────────┼─────────┼────────┤
  │1989年│东扎伤害致死案  │13年徒刑     │30000元      │被害方地位高, │
  │   │         │         │         │命价也高    │
  ├───┼─────────┼─────────┼─────────┼────────┤
  │1989年│斑玛故意杀人案  │12年徒刑     │26000元,马3匹, │双方和解,但干部│
  │   │         │         │骡子1头      │认为不合法   │
  ├───┼─────────┼─────────┼─────────┼────────┤
  │1990年│旦巴故意杀人案  │无期徒刑     │214头牛,82ti马, │政府作了清退处理│
  │   │         │         │50000元      │        │
  └───┴─────────┴─────────┴─────────┴────────┘

  通过分析上表,我们可以获悉赔命价在实际运作中有三种后果:一是支付赔命价后,双方和解,被告人得到轻判;二是支付赔命价后,双方未和解,被告家属被迫他迁;三是未支付赔命价,被害人家属报复、被告家属被迫他迁。在发生命案时,藏民往往先是动用他们所熟知的“赔命价”制度来处理纠纷、化解矛盾,而后由司法机关介入追究被告刑事责任。乍看之下,这是与“一事不二罚”现代司法理念相悖;但是运用“赔命价”作为解决命案却是与藏区现在的社会环境、国家司法资源配置等因素相一致的。
  其一,选择施行“赔命价”是藏民基于对自己精神世界的认同。在传统藏区乡土社会场域中,藏民由于世世代代受到藏传佛教的洗礼,心中秉持着珍视生命、和平利他的教义,绝大多数藏民以身为藏传佛教的忠诚信徒为荣,并通过以遵循“赔命价”等方式来彰显其虔诚向善的精神。而上表案例中藏民驱赶施行“赔命价”未达成和解以及不施行“赔命价”的被告人家属,藏民认为被告人杀人所造的“孽”可以通过“赔命价”来救赎,而被告人家属没有尽到帮助被告人赎罪的责任则是再次造“孽”。藏民因此会觉得被告人家属是对藏传佛教教义的无视,甚至是对教义的亵渎,只有强迫被告人家属他迁才能消除业障。这不光是对被告人家属肉体上的驱逐更是对他们精神上的放逐,他们在无形中也被褫夺了藏传佛教忠诚信徒的身份。他们要对这次所造的“孽”进行救赎,通过自己不断的行善才能得到藏民的认同,重新复归。
  其二,施行“赔命价”的效果好于单纯的刑事制裁。被告人施行“赔命价”给予被害人补偿,修复已经破坏的社会关系;而单纯的刑事制裁仅仅是惩罚罪犯、压制犯罪。从上表中的案例可以看出:施行“赔命价”之后,大多数被告和被害人之间达成谅解,被告得到了轻判、被害人也获得了对应的补偿并且出自内心地接受对方,使得已经破坏的社会关系得以弥合,从本源上化解矛盾、平息冲突。相较之下,单纯刑事制裁则是从机械地维护国家法权威立场出发,动用国家刑罚权惩治被告对法益的侵害,被害人并未从此获得实质性的补偿。尽管达到了预期的法律效果但是没有达到“赔命价”所能产生的社会效果,反而容易引起被害人家属的反弹,被害人家属对被告人家属进行报复,容易孕育新的社会不安与动荡。
  其三,施行“赔命价”的效率高、成本低。尽管此信息在上表中不能直接看出,但这却是隐藏于表后的重要深层信息。根据藏区司法现状的实地考察:“第一,普遍的经费不足极大地制约着司法机关的运作能力。第二,交通、信息的不发达阻碍了人们寻求国家法律保护的热情。第三,语言交流的障碍是司法诉讼难以展开的重要原因。”{6}藏区司法资源配置不足、普遍的司法周期过长以及司法成本过高等因素,导致藏民在发生命案时不是诉诸于司法机关而是请求宗教人员、长老居中调解。调解程序简单易行,调解费用也相对较低(主要包括调解过程中产生的酬金、伙食费和文书笔墨费等),调解地点通常会选择在寺庙等公开场合进行方便纠纷双方和藏民就近参与。原本就是藏传佛教的忠实信徒的调解者能熟练运用藏传佛教经典,在同样是藏传佛教信徒的双方及藏民面前引经据典、诉说情理,藏民亦会呼应调解者,这在无形之中也起到了舆论引导的作用并推动调解的进程。这样往往能在很短的时间内促成双方达成和解,并通过盟誓的形式确认和解内容。这和解方式既缩短司法周期,又大大减轻双方诉讼成本,更能有效执行。
  作为藏传佛教精神与司法权威相结合的精髓—“赔命价”是一种独特的法文化,代表着藏区法制文明,更是一种调处藏族地区人命纠纷的民间活“法”,其根植于社会、生长于社会,源于社会的承认而非公权力的推动,是镌刻在藏民心里,每天都在获得新的力量,潜移默化地以其独特的实效力量代替权威的力量。
  一、“赔命价”的合理性分析
  民主改革以来,藏族法制的变迁是对藏族地区一次质变的荡涤,从根本制度上废除了旧有的政治、法律习俗和文化势力,过渡到了社会主义阶段。作为封建产物的“赔命价”自然也是被清洗的对象,藏族地区政府也曾明令废除“赔命价”,{7}而“赔命价”在时下藏族地区的纠纷调解尤其是在杀人案件、伤害案件中却发挥着独有的作用。笔者认为有如下原因:
  (一)敬仰法律:“赔命价”的根基
  “法治的宗教情怀和信仰,是全部法治建立、存在和发展的根本前提和保障。”{8}藏传佛教提倡众生平等、珍视人的生命和存在价值;倡导人性向善,主张和平主义和利他主义,成为联系藏民族的纽带,贯穿于藏族源远流长的历史并发挥着不可估量的作用。藏传佛教的精神与“赔命价”相混合、浑然一体,互为表里、相互推进。“法律赋予宗教以其社会性,宗教则给予法律以其精神、方向和法律获得尊敬所学的神圣性。”{9}“赔命价”萃取藏传佛教的精华,并对其进行提纯,通过法典或民间法的形式将其固定下来,达到“天人合一”的和谐状态。法律借助藏传佛教的影响在藏区得以进一步扩大,同时,藏传佛教也借助“赔命价”的影响树起了自己的威严。将其影响渗透到人们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不仅使藏传佛教的势力介入藏族上层社会,更深入民间,使“赔命价”在宗教力量的助推中,为藏族所敬仰和接受。
  笔者认为:一个良好的法律要被敬仰,至少需要具备二个条件。其一,必须有广泛的信众基础,没有信众的法律则好比无本之木、无源之水。根据相关数据表明广大藏区民众都信仰藏传佛教。民主改革前,西藏共有寺庙2 676座,僧众114 925人,其中大小活佛等上层僧侣约500人,当时西藏大约有四分之一的男子出家为僧。目前,西藏共有1 700多处各类宗教活动场所,住寺僧尼约4.6万人,充分满足了信教群众的需求。据不完全统计,西藏现有60余座学经班,学经僧人约6 000人。{10}广泛信仰藏传佛教的民众基础为“赔命价”提供了生存的土壤,宗教人员的主持在极大程度上增强了“赔命价”的公信力,他们带有藏传佛教思想的世界观和价值观直接或间接地影响着司法程序;“赔命价”在实行的过程中又传播了藏传佛教的精髓,形成一种良性互动。绝大多数民众敬仰“赔命价”,应当是他们的共同意志得以集中表现的一种方式,是基于藏传佛教广泛传播的精神底蕴,更是出于对藏传佛教在精神上的支持,甚至是反哺。其二,“宗教始于信仰,或者说,始于被毫无争议地接受和体验的任何信念。”{11}“赔命价”是藏民从蒙昧走向文明的 爬数据可耻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参考文献】

{1}尚海涛:《会通赔命价制度与恢复性司法之可能性》,《北京政法职业学院学报》2007年第1期。曹廷生:《博弈中共生:赔命价与恢复性司法的对话》,《内蒙古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年第3期。曹廷生:《恢复性司法视角下的赔命价—以民间法为研究立场》,《湖南公安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8年第2期。

{2}中国知网[EB/OL]. http : //www. cnki. net, 2010-8-12.

{3}张济民著:《藏族习惯法专论》,青海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谢晖著:《民间法》(第一卷),山东人民出版社;华热·多杰著:《藏族古代法新论》,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吕志祥著:《藏族习惯法:传统与转型》,民族出版社2007年版;杨士宏著:《藏族传统法律文化研究》,甘肃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

{4}张晓蓓等:《论藏区刑事案件赔偿习惯的恢复性司法传统》,《中国法律史学会成立30周年纪念大会暨2009年年会会议论文集》,第338—343页。

{5}原引张济民著:《青海藏区部落习惯法资料集》,青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转引自杨方泉:《民族习惯法回潮的困境及其出路—以青海藏区“赔命价”为例》,《中山大学学报》2004年第4期。

{6}衣家奇:《法治不适与民间自治》,《山东大学学报》2009年第3期。

{7}例如,1994年10月9日,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人民检察院向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人大常委会提出了《对全州农牧区杀人、伤害致死案件“赔命价”问题进行立法的建议》,建议禁止“赔命价”习惯法;1995年3月30日,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政法委员会颁布《关于禁止“赔命价”问题的暂行规定》;2000年4月13日,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委颁布了《关于严格依法办事,坚决禁止赔偿“命价”的决定》;2002年7月26日,西藏自治区第七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27次会议通过了《西藏自治区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严厉打击“赔命价”违法犯罪行为的决定》等。

{8}姚建宗著:《法律与发展研究导论》,吉林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第458页。

{9}伯尔曼著:《法律与宗教》,梁治平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第12页。

{10}国务院新闻办公室:《2009年西藏民主改革50年白皮书》。

{11}埃米尔·迪尔凯姆著:《论宗教》,周良秋等译,华夏出版社2000年版,第9页。

{12}原引:《吐蕃传》(藏文版),端智嘉等译,青海民族出版社1983年版,转引自华热·多杰:《藏族古代法新论》,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第243页。

{13}第五世达赖喇嘛洛桑嘉措:《西藏王臣记》,刘立千译,民族出版社2002年版,第131页。

{14}埃米尔·迪尔凯姆著:《论宗教》,周良秋等译,华夏出版社2000年版,第7页。

{15}原引《敦煌吐蕃文献选[A]吐蕃律例文献》,四川民族出版社1983年版,转引自徐晓光:《藏族法制史研究》,法律出版社2001年版,第363页。

{16}张济民著:《藏族部落习惯法专论》,青海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第151页。

{17}张济民著:《藏族部落习惯法专论》,第150—155页。爱法律,有未来

{18}尹伊君著:《社会变迁的法律解释》,商务印书馆2003年版,第116页。

{19}费孝通著:《费孝通文集》(第4卷),群言出版社1999年版,第336页。

{20}何勤华著:《英国法律发达史》,法律出版社1999年版,第24页。

{21}张雪梅:《四川藏区藏传佛教现状调查》,《西北民族研究》2006年第4期。

{22}根据国务院(1984)国函字66号批复的精神和两乡群众的要求,两省省委、省政府分别委托青海省人大副主任夏茸尕布和甘肃省政协副主席贡唐仓大师主持,由双方群众代表进行协商。人们都在传说:每当草原上剑拔驽张、一触即发的时刻,只要贡唐仓大师一出现,互相仇视对垒的人们便会立即匍匐在地,静听大师话。http: //www.beita.org/html/chuanchengcang/jinxiandaidade/200812/05-1521_33.html,2010-8-14。根据学者进行大规模的实地考察:32%的受访人员在遇到法律问题或者遇到纠纷时,会选择活佛或者寺庙中地位较高的堪布进行解决。参见张晓蓓等:《论藏区刑事案件赔偿习惯的恢复性司法传统》,《中国法律史学会成立30周年纪念大会暨2009年年会会议论文集》,第338—343页。

{23}张锐智:《论我国传统法文化在化解社会纠纷中的功能及启示》,《河北法学》2010年第6期。

{24}夏锦文著:《社会变迁与法律发展》,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97年版,第192页。

{25}周世中著:《西南少数民族民间法的变迁与现实作用—以黔桂瑶族、侗族、苗族民间法为例》,法律出版社2010年版,第320页。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736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