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政法论坛》
新见秦代吏治律令探论
【副标题】 基于《岳麓书院藏秦简》(陆)的秦令考察
【英文标题】 Research on the Newly Found Qin Ordinances on Administrating Officials
【英文副标题】 Based on An Examination on Qin Ordinances in the Qin Bamboo Slips Collected by Yuelu Academy Vol.6
【作者】 陈松长
【作者单位】 湖南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岳麓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分类】 中国法制史【中文关键词】 岳麓秦简;秦令;吏治
【英文关键词】 Yuelu Qin Camboo Slips; Qin Ordinances; Administration of Officials
【期刊年份】 2020年【期号】 1
【页码】 154
【摘要】

秦代以吏治严明著称,即将出版的《岳麓书院藏秦简》(陆)一书中大量的秦律令文献再一次给秦代的吏治研究提供了崭新的材料。这些新见的秦令条文,涉及到秦代惩治狱吏贪腐,限制吏员陪同人数,禁止吏员与民争利等多方面的法律规定,仔细解读这些秦令条文,既可了解秦代以法令形式严明吏治的方式和作为,又可给现代的行政制度管理提供参考和借鉴。

【英文摘要】

It is well known that Qin strictly administrated officials. The forthcoming Qin Bamboo Slips Collected by Yuelu Academy Vol.6 contains a number of Qin statutes and ordinances pertaining to administrating officials, which supply us with new materials for our research. These new ordinances disclose valuable information on punishment of corrupted judiciary officials, limitations of accommodating officials, prohibitions on fighting commoners for profits and so on. Through the research on these ordinances, we can better understand how Qin government administrated officials by law, and can also help to improve the modern administrative management with valuable historical experienc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86347    
  

岳麓书院藏秦简(以下简称“岳麓秦简”)中有上千枚简的内容有关于秦代律令条文、秦代的司法案例,是秦代法律制度研究的崭新资料。在已陆续出版的《岳麓书院藏秦简》(叁)(肆)(伍)[1]三卷中,我们已经披露了许多秦代法律文献内容,可以说,每一卷的公布,都迅速引起法学界,特别是法律史学界的高度关注。即将出版的《岳麓书院藏秦简》(陆)的主要内容仍是秦律令条文,其中大部分是令文,诸如祠令(0129)、卜祝酎及它祠令(2154)、安台居室居室共令(2161)、四谒者令(2000)、食官共令(2018)、四司空卒令(0153)、四司空共令(2005)等,大都是新见的秦令专名。比较遗憾的是,由于简文残缺,这些令名之下的令文多不完整,但这批简文中,包含多条秦代吏治的令文,很值得关注和讨论。这里,我们仅择其要者试作讨论。

有关秦代的吏治管控,在1975年出土的《睡虎地秦墓竹简·为吏之道》{1}(P.165-176)中就有反映,而已出版的《岳麓书院藏秦简》(壹){2}(P.109-149)中也有一篇内容近似的《为吏治官及黔首》,对怎样为吏,怎样治理官署和黔首都有很具体详实的规定,如其中有名的“吏有五善”“吏有五失”“吏有五过”等高度概括的描述。都足以说明有秦一代对吏治管控的高度重视,故这一类的宦学教材都有不同的抄本留存至今。不仅如此,有关吏治的管控,还不断地出现在秦代不同的律令文本中,这些以法令的形式记录下来的吏治规定,至今仍有借鉴意义。

一、惩治狱吏贪腐的令文

惩治官员贪腐,一直是执政的重要手段之一。大到治国,小到治县,历代的执政者都对此高度重视,在以吏为师的秦代,对此更是有非常细密详实的律令规定。已刊布的秦代简牍文献中,这方面的律令条文已不断发现,在即将刊布的《岳麓书院藏秦简》(陆)中,更有一条有关惩治狱吏贪腐的详细令文。

所谓狱吏,也就是掌管处理狱案的司法官吏。这条令文现有18个编号,其中或有残缺,但经整理编联,其内容大致可读,故我们将其统称为“惩处受财枉法”令。其以18枚简以上的篇幅来记录一条令文,可见其令文规定是何等缜密,而且还是一条很具有可操作性的法律条文。下面我们且选录其中的两段释文来作一下简单讨论:

0177:●自今以来,治狱以所治之故,受人财及有卖买焉而故少及多其贾(价),虽毋枉殹(也),以所受财及其

0181:贵赋<贱>贾(价),与盗同法。叚(假)、貣钱金它物其所治、所【治】之亲所智(知)以□□以所叚(假)赁费貣钱金它物其息之数

2105:与盗同法。叚(假)、貣钱金它物其所治之室人、所治之室人父母、妻子、同产,虽毋枉殹(也),以所叚(假)赁费貣钱金它物

0771:其息之数,与盗同法。

这是令文的起首4枚简,我们且先就简文的形式和内容作点说明:

前面的数字是简的原始编号,黑圆点是秦汉简牍文献中常见的章节的起首符号,这里是一条令文的起首标志。“自今以来”是秦令中很常见的起首用语,即自本令文发布的今日以来的意思。当然,有关“今”的解释也有不同的认识,有的说“今”是指“今皇帝”,如马王堆帛书《刑德》甲篇中就有“今皇帝十一”的记载。但我们觉得,如果这样理解的话,作为令文的发布将会没有时效性,故且以令文发布的当日来理解这“今”字。

“治狱”即处理狱案,这在秦代是最繁忙的日常行政之一,东汉的许慎就在《说文解字叙》中指出:秦代“官狱职务繁”,不仅如此,许多的狱案治理,还要以“狱奏”文书的方式上奏朝廷或皇帝去亲自处理,故秦法令中有关狱治的条文多而且细密。这里的“治狱”当指治狱者而言,即负责狱治的官吏。

令文的主要内容是凡狱治者以治狱之故而受人钱财者,将与盗一样按法论处。值得注意的是,这条令文中竟出现了三个“与盗同法”,也就是说,治狱者之受人钱财有三种不同的情况。第一种是直接向当事人收取钱财,且在钱财交易的过程中随意压低或哄抬价格者,其治狱虽不枉法,也以其所受钱财和随意其价的多少来按盗论处。第二种是向“所治之亲”,即当事人的父母借贷“钱金它物”者,就按其所借“钱金它物”的息钱多少来按盗论处。第三种是向“所治之室人”(同室之人)?以及?“所治之室人父母、妻子、同产(兄弟姊妹)”借贷“钱金它物”者,也按其所借“钱金它物”的息钱多少来按盗论处。

这条令文对因治狱而受人钱财者的情况剖析得非常细密,先将受人钱财者分为当事人、当事人的父母、当事人的同室及其父母、妻子、兄弟等。但尽管收受钱财的对象和借贷钱物的对象不同,其处罚的标准却是一样的,即都是“与盗同法”。由此可见,秦代对贪腐惩治的力度是很大的,凡狱治者,因治狱之故而收受钱财和借贷“钱金它物”者,无论其接受或借贷的对象是谁,一律都要按盗从重处罚。

不止如此,就在同一条令文中,还有怎么论罪和怎样判断有罪无罪的详细规定,如:

2100+2159:治狱受人财酒肉食,叚(假)、貣人钱金它物及有卖买焉【而故】少及多其贾(价),以其故论狱不直,不直罪

0123:重,以不直律论之。不直罪轻,以臧(赃)论之。有狱论者,有狱论者亲所智(知)以狱事故以财酒肉食谨防骗子

0156:遗及以钱金它物叚(假)、贷治狱者,治狱者亲所智(知)及有卖买焉而故少及多其贾(价),已受之而得,予者毋罪。

2100+2159、0123两简中,对受财之后以故“论狱不直”者,要从重处罚,如果受贿罪轻,就按“论狱不直”罪论处,如果“不直罪轻”,就按受赃的多少论处。简单地说就是从重罚处,而不是简单的“与盗同法”。

接下来的0123、0156简文则规定:有狱论者的父母在知其情的情况下,“以狱事故”而馈送“财酒肉食”或贷借“钱金它物”给治狱者,而治狱者的父母知其情而参与买卖并故意哄抬其价者,如果治狱者已接受,当抓起来,而送钱金它物者无罪。

很显然,这3条简文的法律规定与前面所列的4条简文所指的对象和处罚都有所不同,尽管都是惩处受财枉法,但其法令条文的规定却非常具体细密,具有很强的操作性。

有意思的是,内容基本相同的法令条文,在已发表的《岳麓书院藏秦简》(伍)中也有,两者的内容多可互校互补,但因为两者抄写的书手不同,形制有别,故我们将其分开刊布。

二、限制吏员陪同人数的令文

官员外出公干的接待,是日常行政运转的常态,各级行政机构,都有接待上级或平级行政官员的义务和任务,但一旦接待超规定、超标准运作,就会给各级财政增加压力和负担,故凡执政者多很关注如何遏制铺张浪费。当今社会大力提倡的勤政奉公、反腐倡廉,反复重申各级官员的接待标准和所有行政事业单位人员的出差报销标准等,应该说,都是秉着为民减负,为国节源精神所采取的必要举措。这种对各级官员接待标准的控制,实际上也是历代执政者进行吏治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方面,早在2000多年的秦代,秦王朝就曾以律令的形式,对县道官吏如何接待陪同皇帝节使的具体问题专门颁布了诏令,细读这条令文,我们完全可以从中感受秦代吏治的细密和深广。

0176:●皇帝节游(游)过县,县令与一尉共,行反(返),丞亦与一尉共,毋并去官。·关内县吏共者,乘车以下毋过五十人。

2131:●关外县行所宿,吏共者乘车以下毋过八十人。·属车置、置食所,乘车以下吏毋过廿人,更驾所,毋

2024:过十人。·节车乘传置、中食所,乘车以下吏毋过廿人,更驾所,毋过十人。·关外一县而共数处

2032:□吏佐共。·行所宿令若丞、尉共者,凡毋过四人。·属车置、置食所,令若丞、尉毋过二人,更驾

2049:所,毋过一人。·节车乘传置、中食所,令若丞、尉毋过二人,更驾所,毋过一人。

令、丞、尉将卫卒

(缺简)

2099:之,毋过县二人,不从令者,赀二甲。·廿一

这条令没有令名,但结尾有“廿一”编号,我们曾在《岳麓秦简中的令文格式初论》{3}(P.47)一文中详细讨论过这种编号的意义,可以肯定地说,凡简文最后的数字编号,都是岳麓秦简令文的编号。这“廿一”至少也说明有关这方面的令文至少有21条之多,由此也可见这类令文当远不止这一条而已。

这条令大致由7枚简所组成,简文前有墨点标志。尽管简2049与2099之间至少有一枚缺简,但令文的内容大致完整清楚,就是对“皇帝节斿(游)过县”时县尉和有关陪同人员的人数规定。其中特别强调的是,县、丞、尉不能同时离开官署去全部陪同,而必须分别安排,如:“皇帝节斿(游)过县,县令与一尉共,行反(返),丞亦与一尉共,毋并去官”。意思就是,皇帝的节车过县时,县令只能与一尉去陪同,而返程时,则县丞与一尉去陪同。之所以这样规定,是要求“毋并去官”,即这些县的主要官吏县令和县丞不能同时离开官府去陪同接待,也就是不能影响日常政务的开展。这种细密到以令文的形式来具体规范县级官吏的陪同人数,这大概也是后世法律文献中所罕见的条文了。

这条令文中所出现的“节游”和“节车”,是秦简中第一次出现的特殊语汇,传世文献中尚没有完全与此语义相同的语词。以“节斿(游)”为例,或以为当与《汉书》中的“慎节游田之虞”和《后汉书》中的“节游观之宴”中的“节游”相同,可能是指皇帝节省、节俭出游之举措。按,这种解释其实不能成立,文献中的“节”确是“节制、节省”之义,因其宾语是“游田之虞”与“游观之宴”,而不是“游”本身。简文中的“节斿(游)”乃是“过县”的主语,其文义与传世文献中“节游观之宴”显然不同。而且,简文后面的“节车”的“节”就更不可能作为节制或节俭用车来解释,它只能是与“乘传”并列的一种专车而已。

大家知道,“节”与“符”一样,都是先秦就有的凭证和信物,著名的“鄂君启舟节”、“鄂君启车节”就是战国时期楚地的代表性符节之一。这多少也证明简文的“节车”也就应该是有“车节”的车。由此反观简文中的“节斿(游)”,其语义就应该是“节车出行”的意思,所谓“皇帝节斿(游)过县”,就应该是皇帝所派遣的节车出行经过各县的意思。

或以为这是指皇帝本人出游,其简文是指皇帝乘节车出游过县,这可能也有些不好解释,史书记载的秦始皇几次东巡,都是文武百官前呼后拥浩浩荡荡出行,所经关内关外之县岂止令文中所规定的区区数人可以接待搞定的?不仅如此,皇帝出行,还需专乘“节车”吗?因此,这里的“节斿(游)”只能是指皇帝指派的节车出行,或者说是秉着皇帝所赐的车节出行。也只有这种秉节出行者,过县时,各县官吏才有可能在令文规定的范围内履行好陪同接待的职责。

值得注意的是,令文中对节使过县时陪同人数的规定,是根据不同的地域、不同的地点所制定的,从地域上来说,有关内和关外的不同,从地点来说,有“行所宿”和“属车置、中食所”以及“更驾”地的不同。各种不同的处所都有陪同吏员多少的限定,如关内“行所宿”时是“乘车以下毋过五十人”,关外则“乘车以下毋过八十人”,所谓“行所宿”也就是行宿之所,“乘车”,是指吏员的一种级别待遇,《二年律令·秩律》:“□都官之稗官及马苑有乘车者,秩各百六十石,有秩毋乘车者,各百廿石。”{4}(P.80)也就是说,简文中的“乘车以下”即有乘车待遇,秩禄在百六十石以下的吏员,这当然也包括毋乘车待遇的基层小吏。这里所说的“关内”当是指函谷关以内的秦故地,关外则可能是指函谷关以外的新地,也就是秦所征服的新的县道,之所以关内与关外的陪同人员多少有别,也许是因为关内比较安全的缘故。这是对住宿安全保障的要求,而在其节车、属车停放的地方和准备餐饮的地方,其配备的人员就毋过二十人,而更换车马的地方,所配置的人员就毋过十人而已。这么细密的详细规定,如果谁没有对照执行,将赀罚二甲。这样,既严格限制了各县的陪同人数,也让各县有章可循,不至于在接待标准和人员配比上超标而违法挨罚。

三、禁止吏员与民争利的令文

吏治的目标之一是要惩治不称职的官吏,在岳麓秦简《为吏治官及黔首》中,曾将这些不称职官吏的特征概括为“五失”:“一曰视黔首渠(倨)骜(傲),二曰不安其朝,三曰居官善取,四曰受令不偻,五曰安家室忘官府”{2}(P.124-125)。这五种官员的过失表现,古今一样,特别是第一条的“视黔首渠骜”就是那种在百姓面前居官自傲、作威作福官吏的形象描写。而“居官善取”更是那种贪官的基本特征,正因为居官自傲而贪腐,自然在各种场合


  ······

法宝用户,请登录
离婚不离婚是人家自己的事
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睡虎地秦墓竹简整理小组:《睡虎地秦墓竹简》,文物出版社1990年版。

{2}朱汉民、陈松长?主编《:岳麓书院藏秦简》(壹),上海辞书出版社2010年版。

{3}陈松长:“岳麓秦简中的令文格式初论”, 《上海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年第6期。

{4}张家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张家山汉墓竹简[二四七号墓]》,文物出版社2006年版。

{5}陈伟?主编:《里耶秦简牍校释》(第一卷),武汉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

{6}[汉]司马迁《:史记》卷五七《绛侯周勃世家》,中华书局2014年版。

{7}[汉]班固:《汉书》卷二四《食货志》,中华书局1962年版。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8634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