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武大国际法评论》
冲突法在美国法院(2017年):第31次年度综述(下)
【作者】 [美]西蒙·C.西蒙尼德斯(著)杜涛(译)司文(译)
【作者单位】 美国Willamette大学法学院{教授,前院长}华东政法大学国际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华东政法大学{师资博士后}
【分类】 国际私法【期刊年份】 2018年
【期号】 3【页码】 76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39935    
  (三)合同
  1.法律选择条款与放弃陪审团
  林康有限责任公司诉CP林康塔公司案(Rincon EV Realty LLC v. CP III Rincon Towers, Inc.)[1]是本年度最重要的关于法律选择条款的案例。林康案的核心问题是:合同当事方是否可以通过选择另一个州的法律而放弃法院地州(加利福尼亚州)宪法所规定的陪审团权利。与其他州不同的是,加利福尼亚州法院此前曾经认为,根据加利福尼亚州实施宪法的成文法,事先协议放弃该权利的行为在诉讼中是不可执行的(与仲裁相反)。[2]本案中,基础交易是一笔1.1亿美元的贷款,用于购买一幢位于旧金山的大楼。借方和贷方都是纽约公司,双方的合同中包含了一项纽约法律选择条款,[3]其中特别规定,借方放弃援引其他州法律的权利,[4]并且还明示放弃了诉诸陪审团的权利。该项弃权行为根据纽约州法律是可以执行的。[5]该项法律选择条款特别指明适用《纽约州普通债法》第5-1401条,该条规定,金额超过25万美元的合同当事方可以协议选择合同适用纽约法律,“无论该合同……与(纽约)之间是否有合理联系”。[6]本案中,合同确实与纽约有实际联系,但单单这种联系并不能保证其他州法院将会执行纽约法律选择条款。只有当案件在纽约州法院起诉时才能确保该条款的执行。然而,令人奇怪的是,对于标的额如此高的一份合同,起草它的那些老练的律师们却没有在其中订立一项纽约法院选择条款。[7]这也是为何借方要去加利福尼亚州起诉而不是在纽约州起诉的原因。[8]
  尽管加利福尼亚州法院承认纽约州与当事人和合同具有实际联系,并且“对于保护当事人的合理预期也具有利益”,[9]但是,该法院仍然认为,加利福尼亚州具有更大的实际利益去适用该州法律,并且该州禁止放弃陪审团的规定属于一种“根本性”政策。由于适用纽约州允许放弃陪审团的法律会触犯该项政策,因此法院认为,放弃陪审团的条款不可执行。法院推翻了初审法院的观点,该观点认为,加利福尼亚州的利益并不强烈,因为“相关协议的所有当事方都是老练的商业或营业公司”。[10]上诉法院却认为,加利福尼亚州的相关立法并没有让法院去区分老练的和不老练的当事人,而且,禁止预先放弃陪审团的条款“属于一种刻意为之的诉讼机制,其目的在于创设一套平衡的对抗式制度”,[11]以便使得“每个人都能在相同条件下获得民事司法救济而无论他们是否老练或富足”,而“不仅仅是……消费者或那些需要受到保护以避免受到契约伤害的人”。[12]法院还驳回了贷方的另一项主张,即“由于原告并不居住于加利福尼亚州,加利福尼亚州并不具有‘保护他们的利益’”。[13]法院答复认为,加利福尼亚州的政策“并不仅仅在于保护加利福尼亚州的居民(或者那些完全以发生在加利福尼亚州的事件作为请求权依据的人)”,而是要保护“加利福尼亚州当事人”的权利。[14]
  2.法律选择条款和信托
  奥斯伯恩诉格里芬案(Osborn v. Griffin)[15]是一起遗嘱信托案,所涉问题是受托人是否对信托受益人承担信托义务。根据肯塔基州法律,答案是肯定的,而且所有的相关连结点都位于该州,包括受托人和受益人的住所以及大多数信托财产的所在地。然而,该信托文件却包含了一项俄亥俄州法律选择条款,原因仅仅是起草该文件的委托人的律师位于俄亥俄河的对岸辛辛那提市。根据俄亥俄州法律,受托人对受益人不承担信托义务。第六巡回法院根据肯塔基州冲突法作出了裁决,毫不费力地认定应当适用肯塔基州法律。法院认为,肯塔基州法院“即使是在大多数州都不会适用其本州法律的情况下,也会有特别强烈和非同寻常的意愿去适用肯塔基州法律”,[16]并且肯塔基州最高法院也肯定了“对于与肯塔基州有联系的纠纷,即便存在其他有效的法律选择条款,也要适用本州法律”。[17]本案中,法院认为“,毫无疑问,肯塔基州具有最显著的联系”,并且肯塔基州保护信托受益人的公共政策也很“强烈”。[18]鉴于这些因素,同时考虑到肯塔基州“对于适用其法律具有特别强烈的意愿”,[19]作为一家受Erie规则约束的联邦法院必须适用肯塔基州法律。
  3.法律选择条款和老式公共政策
  在费诉道达尔品质运输公司案(Fay v. Total Quality Logistics, LLC)[20]和付鹏波诉付永晓案(Pengbo Fu v. Yongxiao Fu)[21]  中,法院援引了法院地公共政策(不同于其他准据法中的“基本”公共政策)作为拒绝执行法律选择条款的理由。[22]在费案中,南卡罗莱纳州一家法院认为,一份雇佣合同中的非竞业协议违反了法院地公共政策而不可执行,该合同中包含了一项俄亥俄州法律选择条款,根据俄亥俄州法律,该条款是有效的。法院的裁决并不令人意外。令人意外的是,不仅该法院(而且也包括下级法院)都没有提及南卡罗莱纳州与案件之间有任何联系。法院确实提到,雇主是一家位于俄亥俄州的运输公司,而雇员的工作是销售主管,需要在几个不同州履行职责。但是,法院并未提到该雇员的住所、受雇地或解雇地是否位于南卡罗莱纳州,或者该雇员是否在该州从事了禁止性营业活动。法院推断认为,根据南卡罗莱纳州法院所遵从的传统理论,对于雇佣合同而言,公共政策例外的适用不需要案件与法院地存在任何联系。
  在付鹏波案中,一家伊利诺伊州法院以同样方式采用了法院地公共政策,尽管伊利诺伊州遵循的是《冲突法重述(第二次)》,并且该州与案件只有微弱的联系。该纠纷的标的是储存在伊利诺伊州银行第三方存管账户中的一笔钱款,纠纷当事人一方是住所位于中国的一位中国人,另一方是他的儿子,住所位于马萨诸塞州。双方当事人曾经在中国签订了一份赠与合同,约定父亲同意“自愿且无条件地赠与其儿子59万美元”。双方本来的意图是想让儿子可以使用这笔资金获取美国的EB-5移民签证以便移民美国。根据美国移民法,外国人如果在美国的特定项目中投资50万美元以上就可以获得EB-5签证。但是,其中一项条件是该外国人必须证明所投资的资金是其自有资金,并且他是通过合法方式获得该资金的。儿子获得该笔资金后移居到美国,但是三次试图获得美国签证的努力都失败了。父亲于是在伊利诺伊州法院起诉其儿子,要求根据中国法律撤销该项赠与合同。原告援引了中国《合同法》第192条(翻译件),根据该条规定,受赠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赠与人可以撤销赠与:
  (1)严重侵害赠与人或者赠与人的近亲属;
  (2)对赠与人有扶养义务而不履行;
  (3)不履行赠与合同约定的义务。[23]
  父亲主张,儿子违反了上述三项规定,并且他“一点都不体谅”父母,而且“拒绝跟他们讲话”。[24]该赠与合同包含了一项中国法律选择条款,但是法院并未遵守该条款,因为它对于案件的处置结果不利。法院并没有解释是否可以适用中国法律,而是直接要求父亲提供关于中国法律的权威解释和“分析”,包括如何理解“一份自愿且无条件的”赠与合同可以被撤销或变得有条件。[25]由于原告不能提供所要求的权威机关或专家的意见(推定存在这样的机关或专家),因此以原告未能提出一项足以获得救济的主张为由,维持了下级法院根据伊利诺伊州法律驳回起诉的裁定。
  不过,法院同时还认为,即使父亲能够证明中国法律允许赠与人撤销一份无条件赠与合同,法院还是会拒绝适用该法律,因为该法律“不公平、不道德且不明智”,从而违反了伊利诺伊州的公共政策。[26]
  法院指出,该赠与合同必须被认为是无条件的,因为这是儿子能够符合签证必备条件的唯一方式,它要求当事人证明他所使用的是自己的资金。如果允许原告事后撤销赠与合同,则会“鼓励当事人欺骗美国政府”。[27]
  4.法律选择条款的可分性
  萨克诉赛斯纳航空公司案(Sack v. Cessna Aircraft Company)[28]涉及一个复杂的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如果一方当事人主张其因受欺诈而订立一份合同,该合同包含一项法律选择条款,但该当事人并未主张该法律选择条款本身也是因欺诈而产生,那么,法院是否应依照被选择的法律来处理该欺诈纠纷?抑或应依照其他准据法?这一问题与仲裁中最先被探讨的问题有些类似,即一方当事人主张合同无效,该合同中包含一项仲裁条款,但该方当事人并未主张该仲裁条款本身无效。根据仲裁条款的独立性或可分性原则,法院通常认为,应当由仲裁员而不是法院来裁决该合同的有效性问题。[29]一些法院将该理论扩展运用到法院选择条款上,[30]但是至少在美国,[31]很少有权威观点认为该理论也可适用于法律选择条款,[32]理由也很充分:在仲裁或法院选择条款中,所涉及的问题是谁来判断有效性,而在法律选择条款中,问题是由哪一法律来判断。两个问题并不一致。
  在马佐尼农场诉杜邦公司案(Mazzoni Farms, Inc.v. E. I. DuPont De Nemours & Co)[33]中,佛罗里达州最高法院认为,欺诈行为的诉讼请求可以根据法律选择条款所指定的法律来处理。但是,该法院作出该判断的依据是:主张受到欺诈的当事人选择以损害赔偿为诉因而不是废除合同,因此法院认为,当事人“认可了”合同,包括合同中的法律选择条款。在萨克案中,涉及的是一件区分管辖权案,第十一巡回法院认为应当遵守马佐尼农场案的先例。法院认为,原告以损害赔偿为诉因,就“包含了”其中的法律选择条款,而这意味着,应适用所选择的堪萨斯州法律来判断欺诈诉讼请求。[34]法院认为,根据堪萨斯州法律,原告对欺诈诉讼请求的辩护是适当的。
  但是,就算原告的诉讼请求根据被选择的法律是可行的,但人们还是会期待法院进一步更仔细地审查该案是否与马佐尼农场案完全相似。在马佐尼农场案中,原告并未要求其欺诈诉讼请求适用被选择的法律。因此,不允许原告接受合同而不接受合同中的法律选择条款就是合理的。相反,在萨克案中,原告希望适用所选择的法律支配其欺诈诉讼请求。据此,是否适用所选择的法律这一问题就不能取决于原告对诉因的选择(损害赔偿对废除合同)而完全不考虑另一方当事人对法律选择条款的态度。
  在H. J.亨氏公司诉斯塔尔公司案(H. J. Heinz Company v. Starr Surplus Lines Ins. Co.)[35]中,一方当事人要求废除合同,但是法院拒绝了该当事人要求适用合同中的法律选择条款的请求。该案中,原告起诉其保险人,指控对方故意拒绝赔偿损失,而被告反诉要求撤销保险合同,因为原告实施了实质性虚假陈述。保险合同中包含了一项纽约法律选择条款。法院问道:“(保险人)是否可以主张保险合同应被废除,如同从未存在一样,而同时又要求将其中的法律选择条款适用于纠纷之中?”[36]被保险人给出了否定回答,认为,“(保险人)一次提起两项诉讼请求,就意味着批准了保险合同。”[37]法院驳回了该主张,但是没有解释其理由,而只是指出这一事实,即法律选择条款规定合同的“有效性”依照纽约法律判断。[38]法院“拒绝了(被保险人)要求认定保险合同中的法律选择条款无效的主张”。[39]
  5.法律选择条款的范围
  尽管法律选择条款在美国商事交易中已被采纳超过一个世纪了,但人们还是会发现一些起草得很马虎的条款。比如有些条款选择某一法律导致合同全部或部分无效,[40]或者某些条款由强势一方当事人强加于合同,却意外地有利于弱方当事人。也许最常见的例子就是这样一类条款,它规定,合同应依照某州(国)法律“进行解释和说明”。该条款实属多余并且所指不明。之所以多余,是因为它使用了两个同义词或者至少两个重复的动词,而实际上其中一个就足够了。之所以所指不明,是因为它缺少了最关键的动词“支配”(governed)。如果该条款被卷入诉讼之中,法院会适用某州(国)法律来处理合同的解释和说明问题——如果存在该问题的话。但是对于其他问题,法院将会根据客观连结点来确定准据法。
  2017年度的一个案例是亚农诉艾特纳人寿保险公司案(Arnone v. Aetna Life Insurance Company)[41],其中的合同条款规定,合同依照康涅狄格州法律“解释”。法院认为,该条款包括了康涅狄格州的“合同解释和合同说明”的规则,[42]但是“除了对合同的语言进行解释之外,这并不足以让法院去适用康涅狄格州全部法律并排除其他地方的法律”。[43]法院认为,“解释”意味着“分析(一个句子或一个条款)以确定其语法上的结构和意义”并且在总体上去“解决文本上的歧义”。[44]但在本案中,没有出现歧义。所争议的问题并不是合同的含义,而是其效力,尤其是保险人是否可以拒绝向一位在纽约受伤害的纽约雇员支付纽约法律所规定的特定保险利益。法律选择条款的狭义范围排除了保险人或其他任何人这样的主张,即康涅狄格州法律可以取代纽约法律。
  6.法律选择和法院选择条款
  尽管法院选择条款是无处不在的,本综述却只涉及那些与法律选择有关的案件(即便法院并未察觉或处理该问题),也就是那些涉及法院选择条款应当依照何种法律进行解释[45]或执行[46]的案件。前些年的综述已经讨论过一些这样的案例。[47]此外,笔者最近的一篇论文也对2016年底之前上诉法院宣判的全部案例进行了深度探讨。[48]有鉴于此,同时也由于杂志篇幅的限制,本年度的综述就不再讨论2017年度的案例,而只是对其类型和结论进行归纳,并将其加到上面提到的论文的观点中去。总之,2017年度的案例证实了作者论文的观点并进一步加强了其结论。本节将这些观点陈述一下并增加了2017年案例的结论。表1对这些观点进行了归纳总结。
  表1

┌─────────┬─────────┬───────────┬─────────┐
│         │类型一      │类型二        │类型三      │
│         ├─────────┼─────────┬─┴─────────┤
│         │在被选择的法院起诉│在其他法院起诉/没 │在其他法院起诉/有法律 │
│         │         │有法律选择条款  │选择条款       │
├─────────┼─────────┼─────────┴─┬─────────┤
│可执行性     │法院地法     │法院地法       │法院地法     │
├─────────┼─────────┼───────────┼─────────┤
│解释       │法院地法     │合同准据法      │被选择的法律   │
└─────────┴─────────┴───────────┴─────────┘

  归纳起来,美国法院对于法院选择条款所适用的法律所采取的观点如下:
  (1)如果诉讼在法院选择条款所选择的法院进行(类型一),法院会适用法院地国内法而不进行任何法律选择分析。无论是对该条款的解释还是对其可执行性,它们都会适用该法律。2017年度,9例上诉法院的案例涉及这一类型并且所有这些案例都适用了法院地法。[49]
  (2)如果诉讼在法院选择条款所选择的法院之外的其他法院进行,并且合同中不包含一项法律选择条款(类型二),法院会适用法院地法来判断该条款是否可以执行。少数几个案例进行了法律选择分析,但是只针对该条款的解释。2017年度,9起上诉法院的案例涉及此种类型并且所有这些案例都适用了法院地法。
  其中有5起案件只涉及解释问题,[50]3起案件只涉及可执行性问题,[51]1起案件同时涉及两个问题。[52]
  (3)如果诉讼在法院选择条款所选择的法院以外的其他法院进行并且合同中没有包含法律选择条款(类型三),大部分法院会:(a)适用法院地法律来判断该法院选择条款是否可以执行;(b)适用法律选择条款(而非法院选择条款)所选择的法律来解释法院选择条款。2017年度有17起上诉法院判例涉及这一类型,其中:
  i.(a)8 起案件仅涉及可执行性问题并且全部适用法院地法;[53]
  ii.(b)6起案件仅涉及解释问题。其中5起案件适用了法律选择条款所选择的州法,[54]1起案件适用了法院地法;[55]
  iii.(c)5起案件同时涉及解释和可执行性问题。其中2起案件对两个问题都适用了法院地法,[56]3起案件对于可执行性问题适用了法院地法,而对解释问题适用了被选择的法律。[57]
  7.法律选择条款和仲裁条款
  狄龙诉BMO哈里斯银行案(Dillon v. BMO Harris Bank, N. A.)[58]是很少几个遵从了最高法院在三菱汽车案[59]中的“预期弃权”承诺的案件,而不仅仅是口头服从。在三菱汽车案中,法院认为,“在法院选择条款和法律选择条款相结合的情况下,可以被视为对当事人寻求法定救济权利的一种预期放弃”,因此法院“将毫不迟疑地认定(仲裁)协议违反了公共政策”。[60]狄龙案体现的就是这种情形。它涉及一位北卡罗莱纳州借款人和一家获得联邦承认的印第安部落所拥有的贷款公司之间签订的一项“发薪日贷款”协议。该协议规定了高达440%的利息,远远超出了北卡罗莱纳州12%的最高利率,此外,该协议还要求“根据奥拓—密苏里印第安部落法律”进行仲裁,并要求仲裁员“适用奥拓—密苏里印第安部落的法律”。[61]此外,该协议还包含了几项重叠适用的条款,目的在于让借款人毫无保留地遵守,包括以下规定:
  “本协议及仲裁协议受……奥拓—密苏里部落法律的支配”;“本贷款……不受(借款人)家乡州或其他任何州法律的管辖或保护”;“其他任何州或联邦的法律或条例均不得适用于本协议及其执行或解释”;“(本部落不)同意本贷款或本协议适用州或联邦法律”。[62]
  鉴于所有这些类型的规定,法院毫不犹豫地认为该协议“通过一种禁止性方式预先排除了(借款人)联邦法律上的实体权利”。[63]它“几乎是偷偷摸摸地通过伪装的法律选择条款排除了一位潜在的原告联邦法上的权利”并且“断然地无条件地宣布废除联邦法律的权威”。[64]本案中(与三菱汽车案相反),“对于法律选择条款的效力不存在任何不确定性,因为该条款导致了对联邦立法权利的明确而无条件的排除”。[65]法院认为,因为此种理由,该法律选择条款不可执行,同时由于该条款与仲裁协议不可分离,该协议也不可执行。
  8.保险合同
  在伦敦劳合社某些保险公司诉肯图拉公司案(Certain Underwriters at Lloyds, London v. Chemtura Corporation)[66]中,特拉华州最高法院在一起涉及跨州环境污染事故保险纠纷案件中采取了“统一合同解释”方法(与“特定所在地方法”相反)[67]。下级法院遵循的是特定所在地方法,该方法依据的是《冲突法重述(第二次)》第193条,适用了阿肯色州法律来处理位于阿肯色州的污染事件,同时适用了俄亥俄州法律来处理位于俄亥俄州的污染事件,尽管这些事件都属于同一份保单的投保范围。两个州的法律都有利于被保险人。特拉华州最高法院推翻了该裁决。该法院采用了统一合同解释方法,依据是《冲突法重述(第二次)》第188条,认为无论是发生在阿肯色州还是俄亥俄州的污染事故都应适用有利于保险人的纽约州法律。两种方法各有利弊,[68]法院非常好地解释了统一解释方法的好处和特定所在地方法的弊端。比如,法院强调了适用单一法律的优点,同时也正确地指出,如果“在保险条款相同并且提供的保险赔偿范围也相同的情况下,仅仅因为特定的环境污染事故发生的地理位置不同而对其作出不同的解释”,会带来问题。[69]
  但是,该法院自身对统一解释方法的适用也并非毫无瑕疵。最严重的一个问题[70]就是法院过于绝对地强调了初始保险合同的时间,该合同签订于20世纪50年代。当时,被保险人联合皇家橡胶化学公司总部位于纽约,并在那里通过一家纽约中介谈判和签订了一份保单。该保单覆盖了联合皇家公司在美国的很多工厂和企业。当时,联合皇家公司已拥有俄亥俄州工厂,但堪萨斯州工厂是后来(20世纪70年代)才获得的。在购买保单后,联合皇家公司将总部转移到康涅狄格州,但在纽约一直有办公室,直到1986年。保单所涉及的争议是因为20世纪80年代逐渐被发现的持续性污染,后来经过美国环保局的调解。2005年,联合皇家公司被肯图拉公司收购,也就是本案的原告。
  法院首先正确地指出,当事人的预期对于选择合同纠纷的准据法至关重要。为了确定当事人的预期,法院解释道:“需要考虑的适当的时间期限是合同缔结之时”,“从合同缔结的时间的角度来审查合同最有利于保护这些预期”。[71]本案中,合同是20世纪50年代缔结的,正如法院所说,当时被保险人还没有收购堪萨斯州工厂(尽管它已拥有俄亥俄州工厂)。[72]法院结论如下:
  “由于联合皇家公司及其继受人获得了一份覆盖了其全部工厂的风险保险,并且由于纽约是联合皇家公司在保险生效时的营业总部所在地,而且在保险生效后与纽约有大量联系,本法院确定,此项保险项目及其合同当事人之间最密切的联系位于纽约,因此纽约法律应当适用于本项保险合同纠纷。”[73]
  这是用完全静态的方式来看待一份长期合同关系,该合同关系持续了60多年。比如,人们可以推定,在这段时期,当事人之间有可能更新合同,也许每年一次,并且会增加新的工厂和营业机构作为保险标的或者同意对保险标的进行其他修改。所有这些事件都是在保险人明确同意的情况下进行的。人们也可以推断出,保险人完全知晓被保险人已经从纽约迁移到康涅狄格州。法院并未讨论任何这些因素以及它们有可能对当事人初始预期产生的影响。相反,法院看上去似乎认定当事人在合同关系开始时的预期会长期不变。法院进一步认为,由于在合同订立时所有相关州都遵循合同订立地法规则,因此当事人不可能会预期适用纽约州以外的其他法律。[74]如此说来,该观点似乎意味着,第一次冲突法重述对于冲突法革命发生前缔结的所有长期合同都继续适用。
  在布朗利诉自由互助火灾保险公司案(Brownlee v. Liberty Mutual Fire Ins. Co.)[75]中,污染发生地是位于马里兰州的一幢居民楼,针对该楼所投的保险单的被保险人和收件人是位于佐治亚州的大楼拥有人(救世军组织)。争议集中于对保单中的污染排除条款的解释,尤其是该条款是否将含铅涂料所导致的中毒排除在保险范围之外。佐治亚州法院此前曾将此类条款解释为排除了该种事项,而马里兰州法院则得出了相反的结论。现在的问题是,佐治亚州的解释是否违反了马里兰州的公共政策,因为马里兰州继续采用的是合同缔结地法规则。马里兰州最高法院给出了否定的答案,认为马里兰州的政策“并没有强大到可以排除佐治亚州的污染排除法”。[76]但有一份很有说服力但却孤立的不同意见书对该问题的回答则是“果断的肯定”。[77]不同意见书认为,本案涉及居住在该幢楼内的马里兰州儿童的健康,因此马里兰州具有“强烈的公共政策来保护儿童免受有毒涂料的伤害”,这一政策要优先于合同缔结地法律规则。[78]
  (四)法律选择方法
  1.怀俄明州的模棱两可
  艾尔沃西诉第一田纳西银行案(Elworthy v. First Tennessee Bank)[79]是另一起引人注目的案件。该案中,怀俄明州最高法院实事求是地指出:“在分析法律选择问题时,本院采用了《冲突法重述(第二次)》所规定的方法。”[80]法院随后对一项违约请求适用了《冲突法重述(第二次)》第188条,对一项虚假陈述欺诈请求适用了第148条。
  作为证明怀俄明州遵循《冲突法重述(第二次)》的证据,法院引用了布泰尔诉布泰尔案(Boutelle v. Boutelle),[81]该案是2014年发生的一起案件,涉及发生在蒙大拿州的单车事故,当事人是两位怀俄明州居民,适用了怀俄明州的借用立法。然而,布泰尔案法院特别拒绝了原告要求适用《冲突法重述(第二次)》的请求[82]并重申了该法院在1995年一起案件中的观点(该案重申了1954年一起案件的观点),认为“作为一项普遍承认的规则,侵权行为地法……就是准据法”。[83]在1995年的杰克诉洛杉矶租车公司案(Jack v. Enterprise Rent-A-Car Co.of Los Ange- les)[84]中,法院适用了侵权行为地法规则并拒绝了怀俄明州原告要求适用加利福尼亚州有利于原告的危险手段规则。[85]实际上,如果不戴有色眼镜看这些案例的话,毫无疑问,怀俄明州接受了侵权行为地法规则。这也是为什么本综述将怀俄明州列在采用传统侵权冲突法规则栏目的原因。正如怀俄明州联邦地区法院在2000年所说:“怀俄明州几乎从未中断地采用损害发生地规则来判断侵权诉讼的适当准据法。”[86]差不多在怀俄明州最高法院作出艾尔沃西案判决1个月之后,该法院在2017年也作出了一项类似声明。[87]
  对于合同冲突,怀俄明州对合同缔结地法的采纳并不坚定。1987年的奇瑞克里克道奇公司诉卡特案(Cherry Creek Dodge, Inc.v. Carter)[88]中,怀俄明州最高法院友好地援引了《冲突法重述(第二次)》第188条,尽管法院更多地援引了怀俄明州统一商法典中的“合理关系”语句。第十巡回上诉法院将奇瑞克里克案解释为接受了《冲突法重述(第二次)》。[89]但是,在2000年BHP石油(美国)公司诉德士古开采加工公司案[BHP Petroleum (Americas), Inc.v. Texaco Exploration and Production, Inc.][90]中,怀俄明州最高法院却背离了《冲突法重述(第二次)》。法院承认,“(在奇瑞克里克案中)我们确实援引了《冲突法重述(第二次)》第188条”。[91]但是,法院认为,“我们援引该重述的条款仅仅是为了获得一些值得考虑的因素以便确定诉因到底发生在哪里”。“我们并不认为本法院已经采纳了《冲突法重述(第二次)》第188条中的‘最密切联系’原则”。[92]2年后,在行动一号公司诉戴维斯案(Act I, LLC v. Davis)[93]中,该法院又以《冲突法重述(第二次)》“为例”[94]来说明个案分析方法可能带来的分割结果,并“同意分割是解决冲突法问题的适当方法。”[95]然而,该法院并未适用《冲突法重述(第二次)》,因为在该案中两个州的法律导致的结果是一样的。[96]
  即便如此,这也不是第一次一个州最高法院重新解释自己的判例。但是,在最后的分析中,既然一个州的最高法院是该州法律的最权威解释者,它所作的声明必须被无条件接受。因为怀俄明州最高法院现在说它在侵权和合同中都遵循了《冲突法重述(第二次》),我们也相应地修改了下文的方法论表格(表2)。
  2.方法论表格
  表2描述了50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以及波多黎各联邦所采用的不同法律选择方法。如上所述,随着怀俄明州最高法院的这一判决,怀俄明州在侵权和合同领域都从传统方法转向了《冲突法重述(第二次)》的行列。这使得传统方法地区的数量分别降低到9个和11个,而使得《冲突法重述(第二次)》的追随地区分别增加到25个和24个。
  表2各州及其所遵循的法律选择方法列表

┌─────┬────┬────┬────┬────┬────┬────┬────┐
│州    │传统方法│密切联系│冲突法重│利益分析│法院地法│更好的法│综合的现│
│     │    │    │述   │    │    │    │代方法 │
│     │    │    │(第二次)│    │    │    │    │
├─────┼────┼────┼────┼────┼────┼────┼────┤
│阿拉巴马 │T+C   │    │    │    │    │    │    │
├─────┼────┼────┼────┼────┼────┼────┼────┤
│阿拉斯加 │    │    │T+C   │    │    │    │    │
├─────┼────┼────┼────┼────┼────┼────┼────┤
│亚利桑那 │    │    │T+C   │    │    │    │    │
├─────┼────┼────┼────┼────┼────┼────┼────┤
│阿肯色  │    │C    │    │    │    │T    │    │
├─────┼────┼────┼────┼────┼────┼────┼────┤
│加利福尼亚│    │    │    │T    │    │    │C    │
└─────┴────┴────┴────┴────┴────┴────┴────┘

  续表

┌─────┬────┬────┬────┬────┬────┬────┬────┐
│州    │传统方法│密切联系│冲突法重│利益分析│法院地法│更好的法│综合的现│
│     │    │    │述   │    │    │    │代方法 │
│     │    │    │(第二次)│    │    │    │    │
├─────┼────┼────┼────┼────┼────┼────┼────┤
│卡罗拉多 │    │    │T+C   │    │    │    │    │
├─────┼────┼────┼────┼────┼────┼────┼────┤
│康涅狄格 │    │    │T+C?  │    │    │    │    │
├─────┼────┼────┼────┼────┼────┼────┼────┤
│特拉华  │    │    │T+C   │    │    │    │    │
├─────┼────┼────┼────┼────┼────┼────┼────┤
│哥伦比亚特│    │    │    │T    │    │    │C    │
│区    │    │    │    │    │    │    │    │
├─────┼────┼────┼────┼────┼────┼────┼────┤
│佛罗里达 │C    │    │T    │    │    │    │    │
├─────┼────┼────┼────┼────┼────┼────┼────┤
│佐治亚  │T+C   │    │    │    │    │    │    │
├─────┼────┼────┼────┼────┼────┼────┼────┤
│夏威夷  │    │    │    │    │    │    │T+C   │
├─────┼────┼────┼────┼────┼────┼────┼────┤
│爱达荷  │    │    │T+C   │    │    │    │    │
├─────┼────┼────┼────┼────┼────┼────┼────┤
│伊利诺伊 │    │    │T+C   │    │    │    │    │
├─────┼────┼────┼────┼────┼────┼────┼────┤
│印第安纳 │    │T+C   │    │    │    │    │    │
├─────┼────┼────┼────┼────┼────┼────┼────┤
│爱荷华  │    │    │T+C   │    │    │    │    │
├─────┼────┼────┼────┼────┼────┼────┼────┤
│堪萨斯  │T+C   │    │    │    │    │    │    │
├─────┼────┼────┼────┼────┼────┼────┼────┤
│肯塔基  │    │    │C    │    │T    │    │    │
├─────┼────┼────┼────┼────┼────┼────┼────┤
│路易斯安那│    │    │    │    │    │    │T+C   │
├─────┼────┼────┼────┼────┼────┼────┼────┤
│缅因   │    │    │T+C   │    │    │    │    │
├─────┼────┼────┼────┼────┼────┼────┼────┤
│马里兰  │T+C   │    │    │    │    │    │    │
├─────┼────┼────┼────┼────┼────┼────┼────┤
│马萨诸塞 │    │    │    │    │    │    │T+C   │
├─────┼────┼────┼────┼────┼────┼────┼────┤
│密歇根  │    │    │C    │    │T    │    │    │
├─────┼────┼────┼────┼────┼────┼────┼────┤
│明尼苏达 │    │    │    │    │    │T+C   │    │
├─────┼────┼────┼────┼────┼────┼────┼────┤
│密西西比 │    │    │T+C   │    │    │    │    │
├─────┼────┼────┼────┼────┼────┼────┼────┤
│密苏里  │    │    │T+C   │    │    │    │    │
├─────┼────┼────┼────┼────┼────┼────┼────┤
│蒙大拿  │    │    │T+C   │    │    │    │    │
├─────┼────┼────┼────┼────┼────┼────┼────┤
│内布拉斯加│    │    │T+C   │    │    │    │    │
├─────┼────┼────┼────┼────┼────┼────┼────┤
│内华达  │    │C    │T    │    │    │    │    │
├─────┼────┼────┼────┼────┼────┼────┼────┤
│新罕布什尔│    │    │C    │    │    │T    │    │
├─────┼────┼────┼────┼────┼────┼────┼────┤
│新泽西  │    │    │T    │    │    │    │C    │
├─────┼────┼────┼────┼────┼────┼────┼────┤
│新墨西哥 │T+C?  │    │    │    │    │    │    │
├─────┼────┼────┼────┼────┼────┼────┼────┤
│纽约   │    │    │    │    │    │    │T+C   │
├─────┼────┼────┼────┼────┼────┼────┼────┤
│北卡罗莱纳│T    │C    │    │    │    │    │    │
├─────┼────┼────┼────┼────┼────┼────┼────┤
│南达科塔 │    │T    │    │    │    │    │C    │
├─────┼────┼────┼────┼────┼────┼────┼────┤
│俄亥俄  │    │    │T+C   │    │    │    │    │
├─────┼────┼────┼────┼────┼────┼────┼────┤
│俄克拉荷马│C    │    │T    │    │    │    │    │
├─────┼────┼────┼────┼────┼────┼────┼────┤
│俄勒冈  │    │    │    │    │    │    │T+C   │
├─────┼────┼────┼────┼────┼────┼────┼────┤
│宾夕法尼亚│    │    │    │    │    │    │T+C   │
├─────┼────┼────┼────┼────┼────┼────┼────┤
│波多黎各 │    │T+C   │    │    │    │    │    │
└─────┴────┴────┴────┴────┴────┴────┴────┘

  续表

┌─────┬────┬────┬────┬────┬────┬────┬────┐
│州    │传统方法│密切联系│冲突法重│利益分析│法院地法│更好的法│综合的现│
│     │    │    │述   │    │    │    │代方法 │
│     │    │    │(第二次)│    │    │    │    │
├─────┼────┼────┼────┼────┼────┼────┼────┤
│罗德岛  │C    │    │    │    │    │T    │    │
├─────┼────┼────┼────┼────┼────┼────┼────┤
│南卡罗莱纳│T+C   │    │    │    │    │    │    │
├─────┼────┼────┼────┼────┼────┼────┼────┤
│南达科塔 │    │    │T+C   │    │    │    │    │
├─────┼────┼────┼────┼────┼────┼────┼────┤
│田纳西  │C    │    │T    │    │    │    │    │
├─────┼────┼────┼────┼────┼────┼────┼────┤
│得克萨斯 │    │    │T+C   │    │    │    │    │
├─────┼────┼────┼────┼────┼────┼────┼────┤
│犹他   │    │    │T+C   │    │    │    │    │
├─────┼────┼────┼────┼────┼────┼────┼────┤
│佛蒙特  │    │    │T+C   │    │    │    │    │
├─────┼────┼────┼────┼────┼────┼────┼────┤
│弗吉尼亚 │T+C   │    │    │    │    │    │    │
├─────┼────┼────┼────┼────┼────┼────┼────┤
│华盛顿  │    │    │T+C   │    │    │    │    │
├─────┼────┼────┼────┼────┼────┼────┼────┤
│西弗吉尼亚│T    │    │C    │    │    │    │    │
├─────┼────┼────┼────┼────┼────┼────┼────┤
│威斯康星 │    │    │    │    │    │T+C   │    │
├─────┼────┼────┼────┼────┼────┼────┼────┤
│怀俄明  │    │    │T+C   │    │    │    │    │
├─────┼────┼────┼────┼────┼────┼────┼────┤
│总计52  │T 9   │T 3   │T 25  │T 2   │T 2   │T5 C 2 │T 6   │
│     │C 11  │C 5   │C 24  │C 0   │C 0   │    │C 10  │
├─────┴────┴────┴────┴────┴────┴────┴────┤
│T=侵权案件;C=合同案件                             │
└────────────────────────────────────────┘

  (五)诉讼时效
  1.新泽西州的新转变
  新泽西州最高法院在冲突法革命的巅峰时期,于1973年作出了希福勒诉联合皇家公司案(Heavner v. Uniroyal, Inc)[97]判决,在该案中,新泽西州最高法院成为20世纪第一个不再把诉讼时效作为程序问题对待的州。相反,希福勒案将诉讼时效冲突与案件的其他问题同样对待,采用相同的法律选择分析方法,而没有先验地按照法院地法处理。由于当时新泽西州法院在侵权和合同领域遵从的是利益分析方法,法院因而对诉讼时效冲突也采用相同的方法。采用相同的分析方法并不等于适用相同的法律。根据案件的不同情况,这种分析方法可能导致不同的问题适用相同的法律,但也可能适用不同的法律。比如,在甘茨诉凯森公司案(Gantes v. Kason Corp.)[98]中,其与希福勒案一样同样涉及的是产品责任,法院适用了新泽西州诉讼时效,但同时指出,佐治亚州法律应适用于该案的其他争议。在2017年之前,另外7个州的法院也采用了类似的方法:堪萨斯州、加利福尼亚州、特拉华州、印第安纳州、密歇根州、罗德岛和威斯康星州。[99]
  自希福勒案之后,发生了如下变化:
  (1)1982年,“统一州法委员会”出台了一项新的统一法案,[100]它原则上将诉讼时效作为实体问题对待,除了某些例外,应适用请求权“在实体上所依据的”法律处理(以下称为准据法)。在2017年之前,有7个州采用了该统一法:科罗拉多州、明尼苏达州、蒙大拿州、内布拉斯加州、北达科他州、俄勒冈州和华盛顿州。[101]
  (2)1988年,美国法学会通过了对《冲突法重述(第二次)》第142条的修正案。该修订后的条文一开始采用了与希福勒案类似的方法,即提示法院通过第6条所规定的灵活原则来选择时效问题的准据法而不再先验地指引到法院地法或者准据法。然而,出于诉讼经济学上的考虑,修订后的文本接下来又对这种方法补充了两项有利于法院地法的推定规则。[102]在2016年之前,7个州采用了新的第142条:亚利桑那州、佛罗里达州、爱达荷州、衣阿华州、马萨诸塞州、俄亥俄州和西弗吉尼亚州。[103]如下所述,2017年,新泽西州加入了该行列。
  (3)2008年,在P. V.诉坎普·杰西案(P. V.v. Camp Jaycee)[104]中,虽然该案作为一起侵权案件并不涉及诉讼时效,但新泽西州最高法院废除了它之前所遵循的利益分析方法,转而采用了《冲突法重述(第二次)》。
  (4)在2008年到2017年之间,新泽西州不同法院在解决诉讼时效冲突问题时采用了三种不同的方法:①继续采用希福勒案,不采用《冲突法重述(第二次)》;[105]②适用《冲突法重述(第二次)》侵权章节(第145、146条和第6条);[106]③适用修订后的第142条。[107]
  (5)2017年,新泽西州最高法院在麦克卡雷尔诉霍夫曼拉罗氏公司案(Mc- Carrell v. Hoffmann-La Roche, Inc.)[108]中采用了修订后的第142条并放弃了希福勒案的分析方法,从而完成了向《冲突法重述(第二次)》的转变。
  麦克卡雷尔案是一起涉及新泽西州法律和阿拉巴马州法律冲突的产品责任案件。原告是一位阿拉巴马州居民,在该州遭受被告所生产的药品的伤害,被告是一家新泽西州公司,在该州从事药品的研发和生产。该诉讼按照新泽西州法律未超过时效,但根据阿拉巴马州法律已超过诉讼时效。[109]新泽西州中级法院认为,应适用阿拉巴马州法律禁止该诉讼。法院的依据是《冲突法重述(第二次)》第146条的推定,它支持适用损害发生地法律。法院认为,原告未能驳倒该推定,因为他“在阿拉巴马州被开了有缺陷的药品”,而且他还“在那里购买并服用了该药品”。[110]法院承认,如果按照《冲突法重述(第二次)》第142条,可能会得出不同的结果,因为该条“与第146条中的缺省规则(损害发生地法律)相比明显采用了一项不同的‘缺省规则’(也就是法院地法)”。[111]然而,法院拒绝适用第142条,因为早在40多年前,新泽西州最高法院就已经抛弃了旧版的第142条。
  新泽西州最高法院推翻了该裁决并明确采用了修订后的第142条。因而法院“完成了从坎普·杰西案就已开始的从政府利益分析方法向《冲突法重述(第二次)》的转变”。[112]法院解释说,第142条的方法相较于“有弹性的”希福勒案方法而言更优越,因为该方法能够“引导司法裁量走向一种更高程度的统一性和可预见性”,[113]即便在很多案件中,包括本案,两种方法都会导致相同的结果。[114]法院还解释说,第142条的法院地法推定要优越于《冲突法重述(第二次)》第146条的行为地法推定,因为:(1)它“把(新泽西州)居民和外州居民至于同等的竞技场,因而促进了礼让原则”;[115](2)当新泽西州的诉讼时效比损害发生地州诉讼时效更短时,它“更有利于新泽西州公司”,因为此时,“第142条往往不会允许诉讼继续进行下去”。[116]
  当然,麦克卡雷尔案涉及的是相反的情形,因为新泽西州的诉讼时效要比阿拉巴马州更长。因此,该案属于第142条第2款规定的情形,它规定,如果不存在导致“不合理”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39935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