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
论美国公司法中董事对债权人的信义义务
【作者】 朱圆【作者单位】 福州大学
【分类】 公司法【中文关键词】 董事;债权人;信义义务;受益人
【期刊年份】 2011年【期号】 10
【页码】 129
【摘要】

在公司丧失偿付能力但尚未申请破产时,公司资产减损的风险由债权人承担,且股东和债权人对公司经营风险的偏好发生明显异化,因而有必要对债权人提供有别于公司经营健康时期的特别保护。鉴于此,美国法院确立了董事在这一特殊时期对公司承担的信义义务的受益人从股东转变为债权人的法律实践;而当公司濒临无偿付能力时,则要求董事在决策过程中综合考虑股东和债权人的利益。美国的该法律规则对我国具有借鉴价值。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7848    
  
  董事对公司承担信义义务,这一法律规则早已为我国立法所接受和确认,但董事信义义务的受益人随公司经营状态的变化而变化的外国法律实践尚未被我国学界所谙知。事实上,早在一个多世纪以前,美国公司法就出现了这样一种法律规则的雏形,那就是当公司陷入某种程度的财务困境(通常指的是公司失去偿付能力),但尚未向法院申请破产时,董事信义义务的受益人随之从公司经营健康状态下的股东转变为债权人。该规则近年来在司法实践中得到逐步丰满和完善,并为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德国等国家的公司法所效仿。基于美国债权人保护法律制度相对比较成熟,故本文选择以美国法律规则为研究重点,通过对美国董事在公司濒临和陷入资不抵债状态下对债权人承担的信义义务的分析,以期寻找出该制度对我国的借鉴意义和引进价值。
  一、不同公司经营状态下董事信义义务指向受益人的变化
  虽然公司委托董事管理公司财产、处理公司事务,并赋予董事广泛治理公司的权利,法律因而要求董事对公司承担信义义务,但是由于公司是由多元主体组成的利益共同体,公司的各个主体在不同公司经营状态下有着不同的利益诉求,故董事承担的信义义务的受益人也可能会发生相应的变化。
  (一)公司有偿付能力时董事的信义义务以股东为受益人
  董事和管理层对公司承担信义义务,而股东是公司的所有者,在公司清算时对公司资产索取权处于末位,由此在公司各主体中承担着最大的风险。因此,当公司经营状况良好时,董事信义义务的内容自然是使股东利益最大化。换言之,在这一阶段,董事不对债权人承担信义义务。
  美国公司法中论及董事承担最大化股东利益义务的经典案例是Dodge v. Ford Motor Co.案。福特汽车公司多年来盈利水平颇佳。1916年,福特公司宣布其将停止向股东发放高于一般股息的特别股息,并拟将这笔资金用来提高汽车质量、降低汽车售价。股东Dodge Brothers起诉福特汽车公司,要求继续发放特别股息。在法庭上,福特公司董事会说明了其采取这一经营决策的理由—公司经营效益甚好,应致力于服务公众、员工和消费者的利益。Dodge Brothers则对福特公司董事会服务于公众的动机提出了质疑,法官同意Dodge Brothers的观点,并指出:“商业公司的组织和经营应主要着眼于股东的利益。董事行使权力时应当致力于实现股东利益最大化的目标。董事行使自由裁量权仅限于实现该目的可能采取的方式,而不及于目的本身;不能为了实现股东利益之外的目的而损耗公司利润,或不在股东之间分派公司盈利。”[1]
  当公司有偿付能力时董事之所以不对债权人承担信义义务,是因为在此情形下,债权人从公司中获得的收益已经为其与公司订立的合同所锁定,债权人因而被称为公司固定收益索取者。[2]由于债权人从公司中获得的收益不会随公司经营状况的变化而变化,其在公司资产中不享有衡平法上的利益,因而也不能成为信义义务的受益人。
  此外,当公司有偿付能力时,债权人与公司之间存在合同关系,债权人受到相关的合同法规则的保护,信义义务法律规则因而不对债权人提供额外的保护。在Production Resources Group L. L. C. v. NCT Group, Inc.(以下简称Production Resources案)中,美国特拉华州法官归纳了保护有偿付能力公司债权人的多种法律规则。法官指出,在公司有偿付能力时如果要求董事会对债权人承担信义义务,就相当于用信义义务来填补原本并不存在的空白,因为,“债权人受(其与公司签订的)合同条款、资产担保或其他合同条件的保护。合同法的基本理念—善意和公平交易也保护着债权人的利益。欺诈转移法(Fraudulent Conveyance)同样对债权人提供保护。”[3]
  不过,董事在公司有偿付能力状态下不对债权人承担信义义务的规则也有例外的情形,比如银行的董事对存款人承担信义义务;[4]利益相关者法亦允许董事在公司被收购的情形下考虑债权人的利益。
  (二)公司丧失偿付能力时董事信义义务以债权人为受益人
  当公司陷入无偿付能力状态,但尚未申请破产时,债权人成为董事信义义务的受益人,这已经成为美国司法界的共识。[5]正如特拉华州高等法院前首席法官Veasy所指出的:“董事的经营决策可以倾向于维护债权人的利益,前提是这一决策符合公司的最佳利益。然而,我们必须牢牢记住‘最佳’利益的内涵—即董事对谁承担义务以及在何时承担义务。当公司趋近于无偿付能力时,公司价值最大化的受益人将从股东转变为债权人,但是董事信义义务的对象不变。”[6]
  Veasy法官的这段话概括了美国法官对丧失清偿能力公司的董事所承担的信义义务的基本观点:在这一时期董事仍对公司承担信义义务,但该信义义务的受益人从股东转变为债权人。美国法院对董事以债权人为信义义务受益人的分歧体现为对债权人地位的不同看法,即债权人在此特定情形下是董事信义义务的唯一受益人还是仅仅加入到董事信义义务受益人的行列。值得注意的是,即便主张债权人与股东一起成为董事信义义务受益人的人士亦同意,当债权人与股东的利益发生冲突时,董事应优先服务于债权人的利益。正如Strine法官在著名的Production Resources案中所指出的,“丧失偿付能力的事实让债权人穿上了通常由股东所穿着的鞋子”。[7]事实上,早在1899年,美国高等法院就在Louisville案中指出,“对股东在财产中的利益(的考虑)应居于对债权人利益的考虑之后”。[8]
  当然,董事并非在公司陷入无偿付能力后的全过程都对债权人承担信义义务,其仅在做出与公司的商业活动有关的决策,[9]换言之,可能危及债权人利益的决策时,才对债权人承担该项义务。
  (三)董事对债权人承担信义义务的法理依据人丑就要多读书
  要求董事对债权人承担信义义务,这可以视为公司信义关系为适应无偿付能力状态而做出的变更。其中的法理依据可以归结为两类,即董事控制的公司财产是债权人的信托资产以及失去偿付能力导致公司内部风险承担主体发生变化。
  早在1824年审理的Wood v. Dummer案[10]中,斯托里法官就提出,当公司丧失偿付能力时,董事所掌握的公司资产是债权人的信托基金,这就是著名的信托基金规则(Trust Fund Doctrine)。美国《破产法》颁布的时间是1898年,而斯托里法官早在1824年就提出了信托基金规则,他的观点在当时不失为一种创见。
  Wood v. Dummer案是美国最早记载董事应对债权人承担某种义务的主张的案例之一。在该案中,被告银行董事会迫使银行做出向股东派发大额股息的决定,而用于分派股息的资金来源是对银行的债权人极为重要的资金。为避免债权人持有的银行债券成为废纸,斯托里法官提出了信托基金规则,该案因而被喻为是具有里程碑性质的经典案例,广为引用。[11]斯托里法官指出,“清算(Liquidating)中的银行董事会以‘信托’的方式为公司债权人执有公司资产。”这是因为,“股东仅在银行偿付其所有债务后,才对剩余资产享有权利。因而,董事会手中掌握的公司资产附着衡平法上的权利,而债权人是其中的受益人,抵抗这种权利是违背良知的。”[12]这种衡平法权利的性质就是信托,“公司的资产是债权人的信托基金”。[13]
  当公司陷入无偿付能力状态时,公司各主体在公司中的利益与承担风险的程度均发生变化。当公司经营状况良好时,公司经营风险首先由股东承担,其次才由债权人承担。董事在做出高风险决策时,首先应考虑的利益主体是股东。这种风险承担顺序事实上起到保护债权人利益的作用。在这种情形下,如果要求董事对债权人承担信义义务,则会导致董事在决策过程中过度保守,有可能使公司因此错失商业机会。债权人关注的是公司能否持续稳健运营,公司经营快速发展的前景并非债权人所关心和追求的目标。而立法创设公司这一组织形式的指导思想是鼓励公司适度挑战经营风险,因此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将债权人保护做为其公司治理的核心规则。[14]
  当公司陷入资不抵债状态时,由于股东对公司承担的责任仅限于其出资额,且在公司分配剩余财产时其位序后于债权人,债权人在公司陷入资不抵债状态时是公司剩余资产的所有人。或者说,当公司处于无偿付能力状态时,董事操纵的是债权人的钱。在这个时期,股东和债权人对公司经营风险的偏好不同。股东有限责任制度为股东权利保护提供了很好的屏障,公司资产的减值不会对股东利益产生影响,股东因而只关心公司资产能否增值,并由此希望董事能从事一些高风险,但同时可能给其带来高收益的投资。换言之,股东希望董事下一个可能扭转公司经济困境的高风险赌注,以做“最后一搏”,[15]即便是该高风险投资为股东带来经济利益的可能性看起来遥不可及。毫无疑问,这样的高风险投资可能严重危及债权人的利益。与股东相反,公司从事高风险投资可能得到的高收益不能使债权人获利,因而债权人希望董事在做出经营决策时以力求保全公司资产为主要指导思想。
  由此看来,法庭对无偿付能力公司的债权人给予特殊保护,这是因为他们认为当公司处于无偿付能力状态时,追求经济公平比寻求经济效率更为重要。[16]
  二、濒临无偿付能力的公司董事应考虑债权人利益
  我们在探讨公司濒临无偿付能力状态下董事对债权人承担的义务时,一个需要先行解决的问题是,如何界定公司陷入“无偿付能力状态”?事实上,“无偿付能力”时间点的确定也是认定董事对债权人承担信义义务起始时间的基本依据。
  (一)“无偿付能力”的界定
  简单地说,无偿付能力期间就是指从公司丧失清偿能力开始,直至公司重新回复偿付能力为止或直至公司申请破产这段时间。[17]美国特拉华州衡平法院在Geyer v. Ingersoll Publications Co.案中指出,无偿付能力是一种事实状态,可能发生于正式的破产程序启动之前。[18]因而,董事开始对债权人承担信义义务是由公司丧失偿付能力的事实所决定的,而非随着某种法定程序的启动而启动。然而,如何精确认定公司“丧失偿付能力”已经困扰了公司法与破产法学界数十年,并被认为“至多算得上不准确的科学”。
  在一些案件的判决中,法官把“无偿付能力”界定为“无法支付在正常经营过程中到期的债务……,也就是说,公司的债务超过其所拥有资产的合理市场价值。”[19]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出法官综合运用了两种测试公司是否丧失偿付能力的方法,即资产偿付能力测试法(源自公司法)和破产测试法(源自破产法)。根据资产偿付能力测试法,当公司无力支付其正常经营过程中到期的债务,就失去了偿付能力。[20]破产测试法亦称为资产平衡表测试法。根据这一测试法,当公司的债务总额超过其资产的市场价值,公司就丧失了偿付能力。[21]
  但这两种测试法均存在一定的缺陷。运用资产偿付能力测试法,存在公司短期的流动性困境并不能真实反映公司经济整体状况的可能;[22]运用破产测试法来测试公司是否陷入无偿付能力,则面临资产评估价值不准确的问题。公司不经过清算拍卖程序,就无法精确判断其资产,特别是知识产权和金融资产的现行价值。同样,对包括准债务和未知债务的公司债务总额进行判断亦相当困难。况且,科学评价公司是否资不抵债还应结合公司的发展前景,即公司面临的是否仅是暂时的财务困境,能否合理预期公司将恢复经营健康状态。[23]判断公司是否丧失偿付能力究竟应以哪一种测试方法为准,至今尚未达成共识。
  如何准确界定企业进入无偿付能力状态,这是当前各国公司法和破产法学界和实务界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因为该时间点具有多方面的重要意义。就本文所涉及的内容而言,它既是董事开始对债权人承担信义义务的起点,也是债权人获得向董事提起派生诉讼的主体资格的起点。事实上,对公司是否陷入无偿付能力状态的界定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案件最终的判决结果。然而,目前各国尚未能对如何合理界定无偿付能力找到令人满意的答案。
  (二)要求濒临无偿付能力的公司董事在决策过程中考虑债权人的利益
  濒临无偿付能力(in the vicinity of insolvency),指的是这样一个特殊时期,一个尚有清偿能力的公司基本已经处于,或非常接近于无清偿能力的阶段。美国公司判例确立了在公司处于濒临无偿付能力期间,董事在决策时应考虑债权人利益的司法实践。但由于难以对公司何时濒临无偿付能力做出科学合理的界定,这一规则的适用性受到了学者和实践工作者的抨击。
  1.代表性案件—Credit Lyonnais案
  于1991年审理的Credit Lyonnais[24]案是主张董事在公司濒临无清偿能力时对债权人承担信义义务的代表性案件。Credit Lyonnais案的主审法官是特拉华州的William Allen,他是美国公司法领域最受尊敬的法官之一。Allen法官在该案中判定董事在公司临近无偿付能力边界时,应当综合平衡互相冲突的股东利益和债权人利益。
  本案的争端源起于对MGM公司的控制权争夺战,对簿公堂的双方是MGM公司的贷款银行和持有MGM公司98.5%股份的MGM Pathe Communications Co.(以下简称PCC)。贷款银行提出的向经济陷入困境的MGM公司提供贷款的条件是其取得对MGM公司经营的控制权,并由贷款银行指定的人选入驻MGM董事会从事公司的经营管理工作。同时,贷款银行与PCC达成协议,如果PCC能将MGM公司的贷款在限定时间内降低至一定比例,则PCC将重新获得MGM公司的经营管理权。
  公司脱离破产困境后不久,争议就发生了。PCC要求MGM高级管理层批准销售MGM两大重要资产,以为重新取得MGM公司控制权做准备。该要求遭到MGM董事会的拒绝,理由是销售价格过低,如果以此价格销售资产,MGM公司恢复正常经营的能力将会受到影响。于是,PCC向法庭起诉MGM董事会(此董事会代表贷款银行),称该董事会未履行其对PCC的信义义务。
  考虑到涉诉的MGM董事会作出拒绝销售MGM资产决定的时间处在公司濒临无偿付能力之际,Allen法官指出,在当时的情形下MGM董事会并没有违反其所承担的任何义务,因为,“至少当公司处于濒临无偿付能力之际

  ······
爬数据可耻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784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