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学报》
羁押必要性审查法律适用之实证分析
【副标题】 以S直辖市F区检察院三年实践为样本
【英文标题】 An Empirical Analysis on Law Application in Detention Necessity Review System
【英文副标题】 Taking the Three Year Practice of F District Procuratorate of S Municipality as a Sample
【作者】 樊华中
【作者单位】 上海市奉贤区人民检察院诉讼监督局{检察官,法学博士}
【分类】 刑事诉讼法【中文关键词】 羁押必要性;法律适用;逮捕;实证
【英文关键词】 detention necessity;law application;arrest;empirical evidence
【文章编码】 2095-3275(2017)02-0080-11【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7年【期号】 2
【页码】 80
【摘要】

自2012年《刑事诉讼法》为检察机关增设捕后羁押必要性审查职能以来,其理论价值不言自明,实践表现则有待考察。因羁押必要性审查工作突出而被评为全国检察机关“示范检察室”的检察院,其审查工作经历了萌芽期、发展期,现已进入稳定期。被建议变更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户籍、罪名分布、相关部门的态度等方面具有鲜明特点,但在法律适用层面却表现得日趋保守:能被判处缓刑成为变更强制措施的前提条件、存在前科劣迹基本排斥了变更强制措施可能、共同犯罪中集体共命运现象明显,案件被局限于事实清楚、不存争议的现象明显,附条件申请变更基本被驳回,量化评估适用具有明显局限。羁押必要性审查要发挥其独立价值,需要进一步更新司法观念,破除现有习惯思维,另立新理念。

【英文摘要】

There is an urgent need to inspect how detention necessity review power practiced ever since new criminal procedure law entrusted it to the procuratorial organs,although its theory value is obvious. We selected a sample of the prosecutor’s office due to its outstanding performance on the detention necessity review work,which has been evaluated as the national model prosecutor’s office. Its review word has experienced the embryonic period,development period,and now has entered a stable period. There are many distinctive features on following aspects,the residence and criminal charges of suspects who were proposed to change the mandatory measures,the attitude of the relevant departments. But the performance of prosecutor’s office in the application of the law tends to be conservative. Whether the suspect can be sentenced to probation has become a prerequisite for changing the mandatory measures. If the suspects have criminal record or other delinquency history,he or she will not be bailed. The suspects’fates were collectively considered in joint crime cases. Only the facts are clearly checked,can suspects be bailed. If the suspect attaches some conditions, his or her apply for change will not be permitted. The quantitative evaluation has obvious limitations for this kind of word. All in all,if we want to show detention necessity review’s independent value, we need to further update our judicial concept,get rid of the existing habits and create some innovative view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23176    
  
  自2012年《刑事诉讼法》第九十三条规定人民检察院应当对逮捕后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进行羁押必要性审查制度后,全国各地检察机关积极探讨与实践。经过数年的理论研讨,现基本明确羁押必要性审查制度在价值定位、法律后果等方面与逮捕必要性审查差别迥异。实践层面,该制度刑诉法规定后,羁押必要性审查在检察机关内部的职权部门归属、审查方式、审查内容、审查标准等方面仍时有争议[1]。随着2016年最高人民检察院出台《人民检察院办理羁押必要性审查案件规定(试行)》,这些争论暂告段落。中国法治环境中东西差异、法治文化层次差异,特选取每年案件量约占S直辖市三分之一以上多的F区基层检察院(以下简称F院,F院驻看守所检察室正是因为羁押必要性审查工作比较突出,于2015年被最高人民检察院评为十一所“示范检察室”之一;且F院先后接待了全国多个省、市、县级检察院学习考察交流)三年多的羁押必要性审查实践进行细化考察,希望为基层检察院在诉讼保障和人权保障“双保障”价值理念下开展羁押必要性审查实践提供更好的经验。本文不谈羁押必要性审查权力的性质、行使方式、应然归属与实然归属等理论问题[2],只从实践理性角度分析羁押必要性审查开展二年多的运行情况、法律适用问题及如何进一步开拓思维。
  一、羁押必要性审查三年实践情况分析
  F院自2013年4月率先将羁押必要性案件归口于监所检察科(现更名为刑事执行检察部门)进行司法审查。三年多来,羁押必要性审查工作开展基本可以分为萌芽期、发展期、稳定期。
  (一)案件受理情况
  萌芽期。因羁押必要性审查权是2012年《刑事诉讼法》新增加职能,至2013年新年伊始实施时,公安机关与检察机关之间、检察院内部相关部门在权力如何行使、审查标准方面都存在一定争议,最典型的争议便是依申请案件与相关部门(如公诉、反贪)依职权变更强制措施的“准羁押必要性审查”是否由监所科统一实施,也可称为“监所主导模式”与“侦监公诉办案部门主导模式”之争{1}。另外,归口办理后,公安、检察院内部相关部门如何通过相应工作机制将案件转交监所科办理;如何让社会各界知晓检察机关有羁押必要性审查权力,如何申请羁押必要性审查,递交哪些材料等均属空白,需要实践创设。万事开头难,监所科在2013年4-6月间,为打开局面,提高社会对此权力的知晓度,把依职权自行启动羁押必要性审查作为案件主要案源。此后,因相关利益人、检务公开等社会宣传效果较好,依申请案件逐渐成为主要案源。
  发展期。自2013年7月始,F院羁押必要性审查进入快速发展期。因社会宣传效果较好,依职权启动案件成为少数,依申请案件成为绝大多数。7月至11月,月均案件量在30件以上(值得注意的是,在当时甚至是目前全国绝大多数基层院一年开展的案件量都可能没有30件以上)[3]。
  稳定期。自 2014年1月始至今,羁押必要性审查每月受理数及环比增长率均较为稳定,可观察的明显特征是全年依职权启动案件大幅度减少。
  数据透视可以看出依申请与依职权在这些年间的强烈变化。在2013年羁押必要性审查工作开元年(萌牙期+发展期),共依职权启动35件。在这35件案件中,表现出很多开创性的设想、开创性工作面临的困难。依职权启动的案件中,建议变更强制措施案件10件,其中公安机关9件(盗窃2件、赌博1件、诈骗1件、寻衅滋事4件、重大责任事故1件),法院1件(盗窃案1件)。在建议变更强制措施的10件中有3件不予采纳,采纳率只有70%(与后两年相差太大)。建议有继续羁押必要的24件(当时工作初开展,对称谓难有定论,暂称为“有继续羁押必要”,现统一称为“驳回继续羁押必要性审查申请”)。建议侦监部门提请上级院延长逮捕后侦查审查的羁押期限(当时将侦监部门的上报上一级侦监延长羁押期限也理解为“有继续羁押必要”,现已经将羁押必要性审查结论定为两种“驳回”与“建议变更强制措施”,不再做其他结论)。
  (二)被变更强制措施人员的户籍情况
  羁押必要性审查之所以受人关注,就在于其结论中含有特殊的对犯罪嫌疑人利好的结果—变更强制措施(通俗语言就是“取保候审”或“释放”)。而司法工作中的常见思维是本地人员更适宜取保候审,外地人员不太具备变更强制措施条件。其理由主要是外来人口流动性较强,不利于被释放后的监管,会影响诉讼顺利进行。S市作为全国一线特大城市,外来人口流动性大,对于那些被变更强制措施的本地籍、外地籍的嫌疑人、被告人,后续是否影响了诉讼顺利进程且是否有较大差别,将在很大程度上能验证上述经验思维是否准确。据此,我们作如下统计:
  通过对被变更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户籍情况分析可以发现,被变更强制措施的人员中S直辖市外籍占据了绝大部分。再进一步观察可以发现,这些S直辖市外籍中,安徽、福建、江西、江苏、河南、四川等籍属于大类。因此,可以初步认为,外地人员不太具备变更强制措施条件因而不宜释放的说法并不可靠。如果值得质疑,也只能质疑S市犯罪总人口中,S市籍犯罪嫌疑人在犯罪嫌疑人总量中本就不高,外籍占据了绝大部分理所当然。纵然如此,仍不可否认对如此多的外籍人员变更强制措施仍然是对“外来人口流动性较强,不利于释放后的监管”的反证,即户籍地归属并不能影响刑事诉讼进程中符合条件的犯罪嫌疑人平等地享有羁押必要性审查“利好”结果[4]。
  (三)罪名分布情况
  2013年为F院羁押必要性工作开局之年,因其所在地区刑事法治思维转变较快,全年共办理羁押必要性案件191人次,对77人做出了释放或变更强制措施建议,其中,寻衅滋事28人,故意伤害15人,此两类占据了建议总额的55.84%。剩下的44.16%共计36人所涉的罪名分布如下:
  值得注意的是,严重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的故意杀人罪、危害公共安全的放火罪、重大责任事故罪均在其中。经实证考察个案,发现故意杀人罪、放火罪人员被建议取保候审,主要因为案件发生于亲属间,未造成严重后果,双方当事人相互谅解,矛盾再次发生的基础消除,及时变更羁押状态更有利于家庭关系修复。
  基于2013年地区性刑事司法观有所改善,2014年度建议办案机关(部门)作出释放或取保候审建议240人次,占审查总人数的54.30%,其中,寻衅滋事70人,故意伤害22人,此两类案件占据半数比重,共占据建议总数的38.33%。在剩下的61.69%中,涉及的罪名分布于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罪、侵犯公民人身权利、侵犯财产罪、贪污贿赂罪、渎职罪等各个章节,按数量排名如下图:
  值得注意的是,通常认为的较为严重的不宜释放的侵犯人身权利强奸罪也在其中,而且根据历年刑事政策作为严打对象的开设赌场罪、容留卖淫罪也在其中。
  2015年对220件案件作出释放或取保候审建议。其中,寻衅滋事78件,故意伤害31件,此两类案件还是全年重头戏,共占据建议总数的49.55%。在剩下的50.45%中,涉及的罪名分布于侵犯财产罪、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罪、侵犯公民人身权利、贪污贿赂罪、渎职罪等各个章节,按数量排名如下图:
  相比于2014年建议情况,涉盗窃罪有了较高增长。而观念中通常认为较为严重的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的强制猥亵妇女,作为严打对象的开设赌场罪、容留卖淫罪仍在其中。
  总体而言,通过羁押必要性审查三年实践可以发现,F院司法实践中常见罪名的犯罪人员均有被建议变更强制措施的可能,罪名特点显示侵财类案件、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犯罪、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犯罪、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犯罪中一些固定罪名在释放或变更强制措施上有迹可循,下文详述。
  (四)变更强制措施建议采纳情况
  在2013年度建议公安局、检察院审查起诉部门变更强制措施77人,占审查总数的40.31%,其中,建议公安变更45人,建议公诉部门变更31人,建议法院1人;其中公安采纳44人,公诉部门采纳29人、法院采纳0人。采纳数占建议变更数的94.8%。
  在2014年度建议办案机关(部门)变更强制措施240人,占审查数的54.30%,其中建议公安变更163人,建议公诉部门变更76人,建议F院反渎部门1人;其中公安采纳147人,公诉、反渎部门全部采纳。采纳数占建议变更数的92. 92%
  在2015年度建议办案机关(部门)变更强制措施220人,占审查数的53.66%,其中建议公安变更143人,建议公诉部门变更76人,建议F院反贪部门1人;其中公安采纳128人,公诉、反渎部门全部采纳。采纳数占建议变更数的93. 18%
  综合三年情况观察,公安机关对作出的变更强制措施建议有较高认同性,这也为双方之间形成新的逮捕条件,或者说细化逮捕必要标准提供了基础,同时折射出公安办案方式与办案理念正在悄悄发生改变;F院内部相关部门对变更强制措施建议完全认同,除了法律标准认同之外,工作内部性协调可能也是一个原因;因对法院制发变更强制措施建议数量不多,对法院关于羁押审查的理念暂时无法定论。
  (五)变更强制措施建议被采纳及不采纳原因分析
  法律作为静态文本,其实施实现要靠法律人的解释,法律人的法律观不同,法律解释与法律结论自然也不同。对于制发释放或变更强制措施建议的,采纳有采纳理由,不采纳有不采纳的理由。为详细分析采纳原因,现以办案数、建议数均为最多的2014年为样本,分析如下[5]:
  1.因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于逮捕后赔偿或取得被害人谅解的,变更数量为153人,占总数的69.68%;此类情形多集中于侵犯人身权利、侵犯财产权利,以及危害公共安全犯罪、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犯罪中的故意伤害、寻衅滋事、盗窃、诈骗、故意毁坏财物、妨害公务等罪名。
  2.因退赃、补交税款或上交罚款的有26人,占总数的11.76%;此类情形多集中于虚开增值税发票、污染环境、非法经营、职务侵占、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假冒注册商标、生产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等罪。
  3.因批捕时不认罪,在羁押必要性审查阶段经辩护律师会见后认罪的有人12人,占总数的5.43%,如李**非法拘禁案,律师会见后书写亲笔供词,并赔偿了被害人损失,被害人出具谅解书,对其建议变更强制措施并或采纳。
  4.因批捕标准措施过于宽泛后认为无羁押必要的有10人,占总数的4.52%,主要是伪造事业单位印章罪(数量为2-3份,盈利仅为几十元)、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时间短,未造成后果)。
  5.因身体状况变化的6人,占总数的2.71%;此类被建议人员主要是指那些符合暂予监外执行标准的在押人员,如具有严重高血压、高血糖、癌症等病症,从尊重人权角度,检察机关建议变更强制措施更有利于犯罪嫌疑人康复。
  6.因家庭变故、扶养需要等情况变更的有6人,占总数的2.71%。
  7.考虑公司经营需要或个人情况(在校生)的有4人,占总数的1.81%;此案件常见于拒不支付劳动报酬、非法拘禁等罪。
  8.因继续羁押可能超出刑期的有2人,占总数的0.90%;
  9.因在申请起诉阶段,检委会讨论后认为证据不足后变更1人,占总数的0.45%。
  而综合此三年案件审查中公安机关、公诉部门不采纳建议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一是共同犯罪案件中,已经变更了部分人员,其他人员因案件侦查、起诉之需要继续关押。比如有些案件中,兄弟、父兄、夫妻均为同案犯,不宜全部变更。二是已经起诉至检察院,公安机关暂时失权无法变更。三是案件即将移送审查至法院审判,结合案情,直接进入轻案快办或速裁程序由法院判决更有利于犯罪嫌疑人获得有利结果。
  二、羁押必要性审查法律适用问题梳理
  早期上海市的相关规定、最高人民检察院2016年实施的《规定(试行)》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相关内容,表明羁押必要性的审查法律适用标准已有一定共识。在F院三年多的实践中,也可以发现上述规定之外其他值得探讨的实体法适用情形,这些情形未被法律规定,但实践当中却越来越有思维定型的倾向。但这些倾向本身是否合理?下述每一个标题既可做疑问句理解,也可以作为陈述句理解。
  (一)能被判处缓刑是被变更强制措施的提前条件
  当前羁押必要性审查工作在制发释放或变更强制措施建议时,特别关注犯罪嫌疑人能否被判处轻缓刑罚。换言之,刑罚轻缓是被释放或变更强制措施建议的必要条件,而其中,能否被判处缓刑成为羁押必要性审查工作的重要评估项。据三年数据统计,被变更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基本都被判处了缓刑,个别案作撤案、不诉处理。在一些地方规定或考核中,对于被建议变更强制措施但被法院判处实刑的作为考核扣分项目。因此,对于那些无判处缓刑可能性的,其被变更强制措施的可能性渺茫。
  (二)前科劣迹排斥了变更强制措施可能
  评估被逮捕犯罪嫌疑人逮捕后的社会危险性是羁押必要性审查的重要内容。而变更强制措施或释放后社会危险性的判断标准,如前所述,与逮捕必要性的标准一样,但侧重点不一样。据《刑事诉讼法》第七十九条关于社会危险性规定,可以大致分为两类:一是可能实施新的违法行为或犯罪行为;二是妨害诉讼活动顺利进行。而判断是否实施新的违法行为或犯罪行为又可以有更细标准,在实践中一般依据前科劣迹情况、案发和到案后的认罪情况、被羁押期间表现进行判断。
  后两项在其社会危险性识别上并无太大争议,但有前科劣迹的对其再违法、再犯罪的危险性有较大影响。据三年数据统计看,如果有前科劣迹的,鲜有被建议变更强制措施。简言之,前科劣迹排除了变更强制措施的适用。
  (三)共同犯罪人中的特殊情形如何确立羁押审查标准
  共同犯罪案件犯罪嫌疑人申请变更强制措施在实践中并不少见。共同犯罪嫌疑人申请变更强制措施具有一定的跟风效应,一人申请往往会带动其他同案犯一起申请。共同犯罪人羁押必要性审查中遇到的难题有:(1)如果对部分犯罪嫌疑人变更强制措施,如何向其他未变更犯罪嫌疑人释法说理,是否应对所有共同犯罪嫌疑人都变更强制措施?实践中的做法是除情节有明显差别的,基本会对所有犯罪嫌疑人均变更强制措施,而一旦对所有共同人均变更强制措施,公安机关、检察院相关部门会有不同意见。(2)对于先行到案的共同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事实已经查清、证据已经固定到位,但其他同案犯尚未到案的,其若申请变更强制措施,是否予以批准?公安机关、检察院相关部门经常认为案件事实未查清、证据尚未收集固定有继续羁押必要,一般不予变更。
  (四)羁押必要性审查中量化评估情况可否推广
  为了体现司法工作的科学性、规范性,当前一些地方羁押必要性审查工作尝试开展了量化评估,在2016年《人民检察院办理羁押必要性审查案件规定(试行)夫妻本是同林鸟》第十六条中也明确可以采取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封红梅.检察院羁押必要性审查实施模式研究—以刑事羁押救济为视角[J].法治研究,2013,(4).

{2}谢小剑.羁押必要性审查制度实效研究[J].法学家,2016,(2).

{3}蓝向东.美国的审前羁押必要性审查制度及其借鉴[J].法学杂志,2015,(2).

{4}夏阳,徐静村,潘金贵,刘晴,黄常明,汤茜茜.羁押必要性审查制度的理解与适用[J].人民检察,2013,(23).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2317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