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现代法学》
美国海商法惩罚性赔偿演变:变动不居的模式
【英文标题】 On the Evolution of Punitive Damages in American Maritime Law
【作者】 杨树明 安丰明【作者单位】 西南政法大学
【分类】 海商法【中文关键词】 惩罚性赔偿;海商法;历史演变
【英文关键词】 punitive damages;maritime law;evolution
【文章编码】 1001—2397(2004)01—0144—05【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4年【期号】 1
【页码】 144
【摘要】

本文首先论述了美国惩罚性赔偿的历史演变以及立法与司法实践中支持派与反对派的论争,继而阐述了美国海商法惩罚性赔偿的司法历程,分析了在不同的历史时期美国不同的立法尤其司法(包括普通法)对海商法惩罚性赔偿的变动不居的态度,指出惩罚性赔偿在美国海商法中渐趋式微。

【英文摘要】

This article first tries to supply a more accurate and balanced historical account of punitive damages in America and introduces the different treatment among legislative bodies,courts and scholars.This article then discourses upon punitive damages in American maritime law in different periods since the pre—Jones Act.The history and analysis show that America will restrict or eliminate the right of maritime actors to seek punitive damage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73860    
  一、美国惩罚性损害赔偿的历史演进及论争
  惩罚性损害赔偿(punitive damages)是指给付被害人超过其财产损害范围的一种金钱赔偿。按照美国法律规定,当加害行为因被告具有暴力、滥用权利的行为、恶意、欺诈等情形,或轻率且不道德的行为使损害加剧时,用来慰抚被害人心理上的创痛、情感上的伤痕、耻辱、堕落,或其他由加害行为所造成的会使损害加剧的因素,或用来惩罚加害人的不法行为,或遏制他人为同一行为。因此称为惩罚性赔偿(punitive or punitory damages),或报复性赔偿(vindictive damages),或示范性赔偿(exemplary damages)。{1}学界大多认为,英美法中的惩罚性赔偿最初起源于1763年英国法官Lord Camden在Huckle v.Money一案中的判决,在美国则是在1784年的Genay v.Norris一案中最早确认了这一制度。17—18世纪,惩罚性损害赔偿主要适用于诽谤、诱奸、恶意攻击、诬告、不法侵害、占有私人文件、非法拘禁等使受害人遭受名义损失及精神痛苦的案件。自19世纪以来,惩罚性损害赔偿转向制裁和遏制不法行为,而主要并不在于弥补受害人的精神痛苦。进入20世纪后,惩罚性损害赔偿逐渐适用于产品责任,且数额愈趋提高。在美国,48个州都已采纳这一制度,惩罚性赔偿事实上已经成为美国固有的制度。{2}
  但是,惩罚性损害赔偿争议极大(highly controversial)。{3}一些认真负责的著名学者认为,惩罚性损害赔偿功能、效力鲜明,看不出废止它的合法理由。而改革派(或称反对派)呼声日甚,他们主张,公民个人无资格对其同类实施惩罚;当本法运用民事程序制裁时,它实际上非法规避了严格限制实施刑事罚金的宪法强制程序及其他安全保障;惩罚性金额已经并将继续呈现出完全的不可预测,因而不能提供足以透明的可谴责性标准使自觉守法的行为人遵从以避免遭受罚金;惩罚性损害赔偿对遏制不法行为并无效果。{4}另外,惩罚性损害赔偿责任能否保险的问题,以及如果可以保险从而保险人计算保险费的基础是什么,这两者的设计已经沉重地压在那些改革派的心头。{5}晚近,改革派偶有断言,惩罚性损害赔偿过于形成遏制,即惩罚性责任的威胁阻碍了愿意承担经济风险的行为;现代的惩罚性责任目标完全就是指向公司,因此实施惩罚性赔偿惩罚的不是别人,而是公司的股东;在当今现实诉讼过程中,原告企图索赔惩罚性损害赔偿所需的咨询代理比日常一般诉讼麻烦且复杂,原告(在代理律师的怂恿下)常常拒绝被告合理的处理方案,于是原告的期望竟成为“几近勒索”(“the near occasion of extortion”)。{6}
  当前,惩罚性损害赔偿争论激烈,并且反对派处于优势地位(in the ascendancy)。在审判实践中,美国最高法院在20世纪90年代审理的几个案子,经历了从一开始不肯定被告有任何权利主张,到肯定被告不仅有程序上正当法律程序的保障,还有实质上正当法律程序的保障,故时常把惩罚性损害赔偿金的判决驳回重审或改判。{7}
  在立法实践中,美国在80年代里根政府受改革运动的影响而提出很多修正法案控制惩罚性损害赔偿,很多州的立法及1992年美国“总统竞争力的评议会”也订定一个《惩罚性赔偿示范法》,以限制惩罚性赔偿金制度。这个州示范法对惩罚性赔偿金订定几个比较严格的要件,包括:第一,必须使用明白有说服力的证据。第二,被告必须恶意,只在重大过失还不该当。第三,把陪审团的审理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不去审理惩罚性赔偿金而只审理补偿性赔偿金,在补偿性赔偿金判决后,第二阶段才去审理惩罚性赔偿金。第四,须考虑同一类的不法行为判处惩罚性赔偿金之后,对于以前的赔偿或以后请求权人的影响。第五,惩罚性赔偿金的数额不可超过原告所可请求之补偿性赔偿金的数额。基于以上限制,美国许多立法对于惩罚性赔偿金设立上限。{8}美国州立法限制惩罚性赔偿上限,一般均是将赔偿额限制在固定金额或补偿性赔偿金额一定倍数以下,或是前两者较高金额者以下(如科罗拉多州:不得超过补偿性赔偿金额;康涅狄格州:在产品责任诉讼不得超过二倍补偿性赔偿金额;佛罗里达州:原告如提出明确的证据以证明较高的惩罚性赔偿金额不会过高,则最高金额可以达到补偿性赔偿金额的三倍以上;新泽西州:不得超过三倍补偿性赔偿金额或三十五万美元二者较高者;等等)。美国国会也曾立法以限制产品责任诉讼惩罚性赔偿的最高额(如《1998年产品责任改革法案》规定,资产五十万美元以下的小资产的自然人和二十五名以下全职员工、年营业额低于五百万美元的小企业的惩罚性赔偿责任,不得超过二倍的补偿金或二十五万元金额的较低者)。{9}
  由上可见,美国惩罚性损害赔偿改革派似乎对惩罚性赔偿唱起挽歌,其预测惩罚性赔偿呈衰微之虞。立法与司法亦经过一番心路历程,由变动不居渐趋规范和协调。但是,正如有学者认为,由于美国侵权行为法上的积极主义使法院担负起侵权行为法现代化的任务,并使其从规范当事人间平均正义的传统机能,转向担负分配财富的使命,成为一种隐藏的公法。{10}因此,可以断定,惩罚性赔偿必将沿着约束与规制的轨迹继续存在于美国法律制度中。
  二、美国海商法惩罚性赔偿——以1920年《琼斯法》和1990年Miles v.Apex Marine Corp.判例为分水岭
  从美国海商法的起源起,海员就早已被称作“海事受监护人”(the“wards of the admiralty”),有资格以各种理由在人身伤害和有关诉讼中享受特权和优惠地位。而现实情况表明,美国海商法惩罚性赔偿这一课题一度遭受学者冷遇(indifferent)。《海商法杂志》(Journal of Maritime Law and Commerce)编辑顾问团成员大卫·W·罗伯森(David W.Robertson)1997年撰文指出,在仅有据可查的18篇涉猎美国海事惩罚性赔偿的著名法律评论文章中,其中11篇为学生作品,其余7篇为执业律师和难辨身份的海商业内人士所做。最早发表于1967年《哈斯庭兹法学杂志》(Hastings Law Journal)上的一篇学生(Boeckman)作品将美国海事惩罚性赔偿的历史彻底颠倒(badly wrong),但不经意间却被树为历史的标志,使其他一切法律评论作者、法院甚至教材课本紧紧步其后尘,造成当今法律凭依不真实的根基,因此有必要对扭曲海商法惩罚性赔偿的历史进行证伪,还历史以更加真确的本来面貌。
  综观历史,美国海商法可以1920年《琼斯法》(the Jones Act)颁布和1990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对Miles v.Apex Marine Corp.一案判决为分水岭,划分对海商法惩罚性赔偿的历史界限。
  (一)在前《琼斯法》时代。光宗耀祖支撑着我去教室
  联邦最高法院1851年审理的Day v.Woodworth非海商案件,成为美国历史的重要标志,表明在19世纪中叶美国法律已经牢固建立了惩罚性赔偿制度。该案所反应出的三个重要特点极富现代意义:(1)惩罚性赔偿有时同补偿性赔偿难以区分,但必须要努力区分;(2)惩罚性赔偿主要由被告的可归责程度衡量;(3)“惩罚性”、“报复性”、“示范性”和“补偿金”(smart money)是同一含义。其中,在Day v.Woodworth之前的1790—1851年间,据统计,有25例关于海商法的著名案件报道,包括承运人虐待乘客、侵犯海员权利、奖金和其他财产占有和碰撞等案件。有4个案例判决惩罚性赔偿,该阶段其他案件含有海商法视惩罚性赔偿为非例外(unexceptional)的法官判决附言或其他提示。如一些法院否决惩罚性赔偿是因为所诉行为没有达到足够的可归责性;另外一些法院则认为被告雇主或船舶同侵权行为人雇员缺少足够的串通和共谋;或者是因为原告根本就没有提出惩罚性赔偿的要求。如果说Day v.Woodworth案例发生前的几十年间海商法判决很少使用“惩罚性赔偿”这一词语,而且一些法院对“惩罚性赔偿”和“示范性赔偿”做了区分的话,那么,联邦最高法院在Day v.Woodworth案中具有分水岭般的判决意见(watershed opinion)中则使用了所有这三个词(连同“补偿金”)。随之,在Day v.Woodworth之后的法院判决中“惩罚性赔偿”一词则大行其道,而“报复性赔偿”一词已不合适宜。在1851—1920年间,据统计有34起有关著名案例的报道,其中10件判决惩罚性赔偿,包括3件上诉案被推翻但没有说明否决惩罚性赔偿的理由。其他24起案件也支持这样的一种观点:19世纪海商法真正认可适用惩罚性赔偿,以保护权利被严重侵犯的旅客、海员和其他海商行为人的利益。{11}
  (二)1920—1990年间,即《琼斯法》颁布到Miles v.Apex Marine Corp.一案发生期间,作为对海商法惩罚性赔偿划分的第二阶段。
  这期间所涉案例各巡回区法院意见相左。总起来讲,许多州法院及联邦地区法院事实上均对违反船员供养费和医疗费的雇主判决惩罚性赔偿,仅在联邦上诉法院就产生十几起支持船员供养费和医疗费惩罚性赔偿或推翻下级法院拒绝判决惩罚性赔偿的案件。同时,对于受伤船员供养费和医疗费的救济,海商法赋予受伤船员按照不适航原则(under the doctrine of unseaworthiness)对船东提出严格责任之诉,按照《琼斯法》则对雇主提出过失责任之诉。对于不适航之诉,此间法院一般感到惩罚性赔偿没有问题。第二、五、六、九巡回法院都指明,惩罚性赔偿存在于不适航之诉中。但《琼斯法》就比较复杂,它提供给船员及其家属对船员雇主三种不同的过失之诉,即由受伤船员提起的人身伤害之诉(a personal injury action);如发生致命伤害时,代表船员家庭提起的船员伤病后死亡前工作损失赔偿之幸存之诉(a survival action)以及代表船员家属因船员死亡造成损失提起非法死亡之诉(a wrongful death action)。非法死亡之诉是死者家属在失去亲人遭受的痛苦和伤害时提起的,而幸存之诉则是代表死者财产或家属假如死亡没有阻止诉讼请求时死者本应获得的损害赔偿。{12}
  论及海事管辖权内侵权结果导致的海上死亡,我们会发现法院、国会以及州立法做出了不同情形下可以请求的交叉重叠甚至部分相互矛盾的救济措施,包括:(1)包含《联邦雇主责任法》(the Federal Employer’s Liability Act,FELA)在内的《琼斯法》,规定了对船员雇主的过失造成死亡提起非法死亡之诉和幸存之诉;(2)《公海死亡赔偿法》(the Death on the High Seas Act,DOHSA),规定因在离海岸一海里之外的公海发生的侵权事件造成的死亡,可以提起非法死亡救济(而没有幸存之诉的救济);(3)普通海商法(非成文法)体现的非法死亡救济,限制在边境水域(即内河和离海岸一海里之内的水域),包括五大湖水域。(4)普通海商法(非成文法)体现的幸存之诉的救济,适用于边境水域和公海上的死亡;(5)各州的非法死亡法规规定;(6)各州的幸存法规规定。{13}许多年来一直到现在,上述可以请求救济方式仍然处于尴尬的混乱状态,或者相互排除,或者交叉相容。因此,请求惩罚性赔偿之诉随之呈现亦步亦趋、变动不居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Black’s Law Dictionary 390 (6th Ed.1990).谢哲胜.惩罚性赔偿(A).台大法学论丛(C).台北:30(1):117—118.

{2}王利明.违约责任论(修订版)(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517—19.参见Gotanda,Awarding Punitive Damages in International Commercial Arbitrations in the Wake of Mastrobuono v.Shearson Lehman Hutton,Inc.38 Harv.Int’l L.J.pp.59,110—112(1997).

{3}David W.Robertson,Punitive Damages in American Maritime Law.28 J.Mar.L.& Com.pp.75—76 (Jan.1997).

{4}Owen,Punitive Damages in Products Liability Litigation,74 Mich.L.B.Rev.1258,1267 n.41 (1976).

{5}Waddell,Punitive Damages in Admiralty,19 J.Mar.L.& Com.Pp.65,83—86,89(1988).

{6}Babst,Con:Punitive Damages and Why We Need Them,43 La.B.J.pp.257,263 (Oct.1995).

{7}陈聪富等.美国惩罚性赔偿金的发展趋势——改革运动与实证研究之对待——民法研究会第九次研讨会记录(J).法学丛刊,43(1):1998,99.

我我我什么都没做

{8}同上注.

{9}注{1},135—137.

{10}Green,Tort Law as Public Law in Disguise,38 Tex.L.Rev.(1995);P.H.Schuck,Tort Law and th e Public Interest,1991;另参阅R.L.Rabin,Perspectives on Tort Law,3rd ed.,1990;S.Levmore,Foundations of Tort Law,1994.王泽鉴.债法原理(三)(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1,55.

{11}同注{2},David W.Robertson,pp.88—92,97,99.

{12}同上注,pp.131—135.

{13}同上注,pp.134—135.

{14}Force,The Curse of Miles v.Apex Marine Corp.:The Mischief of Seeking“Uniformity”and“Legislative Intent”in Maritime Personal Injury Cases,55 La.L.Rev.pp.745,791 n.174(1995).

{15}同注{2},David W.Robertson,pp.135—137.

{16}同上注,pp.137—138.

{17}同上注,pp.138—139.

{18}同上注,pp.157—162.

{19}同上注,pp.162—163.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7386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