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治研究》
共进国际法:实然描绘、应然定位以及一些核心原则
【作者】 易显河
【作者单位】 武汉大学中国边界与海洋研究院及国际法研究所{首席专家}
【分类】 国际法学
【中文关键词】 国际体系;国际法体系;国际法精神;共进国际法;内在发动行为
【期刊年份】 2015年【期号】 3
【页码】 117
【摘要】

本文详述作者的“共进国际法”(the international law of co-progressiveness)概念,先对这一概念作为世界的实然描绘和应然定位作出阐述,然后尝试鉴别出该法的一些核心原则。共进国际法是作者自创的术语,用来描述一种以下述精神为特征的国际法:包罗万象,因而是“共同的”(co);在促进道德或伦理适度进步方面比在其他方面更为关注,且以人类繁荣为其终极目标,因而是“进步的”( progressiveness )。该法的最重要部分是对共进的倾向和对自我驱动或内在发动行为的强调。在“合作、共赢”的框架下,加上“共进”的精神会促进世界更加美好。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05288    
  一、引言
  很高兴在此参加和平共处五项基本原则发表六十周年纪念活动并思考现时或许是未来国际法的发展。我在2001年初发表了《向共进国际法迈步》一文,自那以来,一直走在推进共进国际法的历程当中。[1]在今天的发言中,我将首先着重从实然方面描绘我所理解的共进国际法(theinternational law of co-progressiveness)。共进国际法是我自创的术语,用来描述一种以下述精神为特征的国际法:包罗万象,因而是“共同的”(co);在促进道德或伦理适度进步方面比在其他方面更为关注,且以人类繁荣为其终极目标,因而是“进步的”( progressiveness)。接着,我将从对共进国际法的实然描绘转向共进国际法的应然定位,主张共进国际法不仅是统治后冷战时代国际关系的法,而且应当是统治国际关系的一般法。最后,笔者将尝试鉴别出一些共进国际法的核心原则。
  二、实然描绘
  冷战结束后,人们努力探寻国际社会和国际法的性质。正如看待世界的方式多种多样,看待国际法的方式也多种多样。在2001年发表的上述文章中,我选择某一时点或时期的国际法精神,也就是展现于这一体系有机组成部分—主体、形成、内容、执行—以及其他方面的精神,作为考察国际法性质的中心和重点。也就是说,国际法的精神是我考察和分析的瞭望点。在冷战的顶峰时期,国际法精神的主题是共处(co-existence );在缓和时期,是合作(co-operation );而在后冷战时期的今天,则是共进(co-progressiveness )。由于继共处(co-existence )、合作(co-operation)之后缺乏一个理想的先存术语,我不得不自创“共进”( co-progressiveness)一词,以描述我所观察到的状况。当然,无论哪个时期,其精神主题都不是我们唯一可以听到的旋律:在共处中有合作,共处是合作的背景乐,而共处与合作则是共进的背景乐。
  共存国际法主体主要是国家。其形成主要依赖于习惯国际法形成程序。其内容主要关乎自身的“独立存在”(separate existence),这自然而然会引致所有国家的“共同存在”(co-existence)。其执行基本上依赖于各国孤立和缺乏协调的行动,例如反措施(counter-measures),或最多是实施对等待遇(reciprocity)。和平得以保证,不过这是一种不自在的和平,或许是在“相互保证毁灭”的威胁下获得的。
  合作国际法开始涵盖更多的主体和/或参与者,例如个人,至少在某方面如此。其形成亦获得大量非传统法律形式的支持,例如君子协定(gentlemen’s agreements)、声明(declarations),或软法(soft law),等等。其内容主要关乎促进国家间的缓和与合作及其相互利益。共同体利益理念伴随国际法对世权利义务观念(erga omnes)的出现而得以加强。[2]缓和时期,合作精神使数个重要概念的构建成为可能。正如学者卧虎岗·夫理德曼(Wolfgang Friedmann)[3]指出的那样,其执行通常表现为某种形式的“成员资格制裁”( membershipsanction ),即一个合作共同体直接将怠于执行的国家从该共同体中开除出去从而剥夺其从共同体获得的利益。
  就主体和/或参与者而言,共进国际法包罗万象,以致个人甚至非政府组织得以成为这样的主体和/或参与者,尽管未达最大程度。这使得,通过参与和影响,没有哪个参与者被排除于体系之外成为可能。这些新角色的参与以及创造性地援引联合国安理会决议成立国际刑事法庭等,或者,在某些人看来,甚至实行人道主义干预,或时下的保护的责任,促进了该法的形成。内容上,其在适度促进道德伦理进步方面,比在其他方面更为专注,并以最大限度的人类繁荣为终极目标,因此每个个体都能够而且愿意去实现有价值的追求或者实现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这可从那些重要规范的进一步具体化和大量协定的缔结当中得以反映。在该法中,实施成为重心,并越来越以某种“成员资格认同”( membership identification)和“形象制裁”(image sanction)为特征。前者中,一国希望被其所处的共同体认定为良好成员;后者中,各国和国际社会则寻求对违法者进行公开羞辱,以诱导它返回守法的道路。共同体利益(community interest)理念得以强化,在国际事务管理或者全球治理,或者简单地说,在国际法的实施当中的组织化或共同努力,同样得到强化。法治为确保权利义务被尊重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在国际关系和法律中占有特殊的一席之地。
  该法的终极目标,正如其他任何社会一样,是人类繁荣。人类繁荣,指的是这样的一种状态,即某一个体,因某一有意义的事业、目标和价值驱动去过其生活。这一导向令我不满于常说的消极自由(negative liberty)和积极自由(positive liberty)观念。探索价值内涵之途的努力不是来自于原子个人的任何先天品质,而是诱发于共同体,共同体的文化、历史和关系网,从这一意义上说,我主张考虑“诱发性自由”( induced liberty)的角色。如是,没有国家,个人就不会考虑诸多选择。主权观念因而渗透并左右人格认知。从这个角度看,强盛国体对于人类繁荣必不可少。我还相信,诱发性理念比我刚才所述还有更大的发挥余地。
  当然,共进国际法的这幅图画并非完全白璧无瑕。这一体系的各个方面还存在很多问题,但该法的总体基调是共进。这些问题包括军国人道主义(militant humanitarianism)或人道主义干预( humanitarian intervention)事件时有发生。由于这些瑕疵或问题的缘故,当我在创造共进国际法一词时,对采用与其他术语相比(例如自由或民主)更为冷静的一词进步(progressiveness)感到如意。对进步(progressiveness)一词的选择,同时反映出我对某些激进的倾向或超道德化(这或许可以说是行进在国际关系中的某种超常速度,若然这是唯一的问题)并不满意。
  自我的原文在2001年春天发表以来,世界见证了一些惊人的事件,诸如9·11事件和随后的反恐战争,“震畏”战法(shock and awe warfare ),阿拉伯之春,极端天气条件(例如克特里娜飓风),网络攻击和混战(包括棱镜门丑闻),东海和南中国海地区更加紧张的局势,以及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联邦等。传统和非传统的挑战共同提醒我们世界尚未理想,同时使我们猛然意识到我们实际上坐在同一条船上,命运相同,面对共同的痛苦,共同的挑战和共同的抱负。尽管存在这些偏轨和弯路,国际社会的总体基调仍是共进,而国际法的进步仍在继续而没有退减,虽然我们现在比过去不断作更多深刻的自我反省。
  三、应然定位

离婚不离婚是人家自己的事


  我希望已为共进国际法描绘了一幅美丽的图画,尽管运用的是粗笔触。这副图画虽带有些许印象派风格,但假若它大体准确,我们可以从中得到什么?如果我们可以说,冷战结束以来主流国际法的实然面貌以共进精神为特征,那么我们从中可以提炼出怎样的应然主题?
  通常地,人们倾向于略去任何过渡性步骤而从实然描绘直接跳到应然定位,即在主张某物“是什么”的同时主张其“应当是什么”。不过,哲学家们很久以前就教导我们不应走得太快;我们必须为这一跳跃提供充足的理由。在此,我要说,对于共进国际法,其实我们可以作这一跳跃,并得出这样的结论:共进国际法不仅仅是统治后冷战时代的法,而且应当是统治国际关系的一般法。在此我将为这一跳跃提供一些我认为是令人信服的理由。
  首先,法律应尽最大限度尽可能准确地反映社会的总体精神(相对物质现象而言),这是必不可少的。不然,普遍守法的状态将不存在,如此将无法律可以存活。由是观之,共进国际法做得比其他候选者要好。我对该法所作的实然描绘大体上是准确的。共存国际法(和平共处五项基本原则,尤其在“法律意念”( opinio juris)方面,成为共存国际法的强力促进者)被批评专注于各国的独立存在,而对促进国家间的联合和合作以及国际关系的组织化(现在全球治理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着力甚少。全球化法和合作法基本上以国际关系的物质方面为中心,而这当然不过是社会情景的一部分而已。
  其次,法律不仅要反映社会的总体精神,而且更重要的是反映该精神中的优质部分。否则,该法是没有前途的;另一种法律将取代它。这一观点可从被中国共产党党纲信奉的基本原则之一—党必须代表社会先进生产力和先进文化那里获得支持。从这一标准看,共进国际法亦比其他候选者要强。如前所述,当今国际环境的精神之优质部分即是共进。我们不清楚,以和平或独立、平等、互惠为中心的共存国际法是否能够适当吸收这一进步精神。但专注于物质发展的其他‘法律”,亦不能很好地完成这一任务。再者,人们认为,物质发展受财富积累和效率的驱动,不过最为杰出的法律经济学家理查德·波斯纳(Richard Posner)已经承认财富积累—至少,在我看来,对财富积累的单一追求—作为一种价值取向,已经面临强有力的挑战。[4]事实上,没有任何地方比亚洲能为这一观点提供更好的证据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和战争中日本建立大东亚共荣圈这一臭名昭著和灾难性的运动现在依然令我们记忆犹新。毫不夸张地说,对缺乏进步(progressiveness)意义的繁荣(prosperity)的追求是可怕的。因此,“共同发展”(commondevelopment)或“共同繁荣”(common prosperity)本身不应成为法律或社会的终极目标;共进应当是终极目标。促进发展(development)或繁荣(prosperity)的法不应成为统治国际关系的一般法;共进国际法应当是这样的法。
  再次,法律必须能够通过为解决问题的运行提供框架和充分的理论基础从而帮助解决社会的紧迫问题。从这一标准看,共进法同样做得更好。例如,以国家的独立存在和孤立行动而不是国家间的联合和合作为重点的共存法,在面对共同挑战和共同抱负时很难有所作为,在此方面需要高强度的全球规模的合作和组织化。强调平等和互惠的共存法,依对法律原则的通常理解来应对如习近平提出的大国关系或国际关系总体的新模式或样板,“共同但有差别”(common but differentiatedresponsibility)原则或大国在处理气候变化中的责任(在合理的权利义务框架下,某些国家须放弃某些权利或承担更大的义务),或者领袖型国家的权力、义务和责任,将会遇到更大的困难。后一类型的问题同样存在于合作法,除非我们认为合作意指对所有问题均毫无准则地予以接受。共进国际法倾向进步,强调实施相称标准、开明的平等,以及强调分担共同命运和处理共同问题,为这些问题提供更好的分析,为解决这些问题提供更好的框架,为解决这些问题的实际运作提供更好的说法或理论基础。
  最后,国际法应当不仅只是反映国际社会的总体精神,或甚至乎该精神中的优质部分,或者通过为问题解决的运行提供框架和充分的理论基础而帮助解决社会的紧迫问题,还应帮助改变国际社会使其更加美好。一些关心法律体系、社会体系或者总体格局运转的人士已以各种不同的方式表达这一理念。例如,一首不朽诗篇写道:
  来点运气你我是否可以合谋
  抓起这可怜的世道,
  我们还不把它掷碎,然后
  捡起来捏得接近我们心胸的祷告![5]
  美国前总统肯尼迪据传曾经申斥拒绝被邀请担任美国首席出庭律师(Solicitor General of theUnited States,美国政府在美国最高法院的首席出庭律师,多名后来成为最高法院法官)的著名宪法学教授保罗·佛莱恩德(Paul Freund),其拒绝理由是早已打算去书写最高法院的历史。肯尼迪称他感到遗憾并以为保罗·佛莱恩德教授“会更喜欢创造历史而不是书写历史”。[6]人们当然记得马克思的教导:哲学家只是在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7]人们很容易想到,国际法或许不应满足于它的“反映”角色,而应当在物质和道德伦理两方面催生全世界、全社会的进步。
  就这一标准而言,共进国际法亦将比其他候选者做得好得多。从本文以下将要列出的核心原则中可以发现,共进国际法重点倾向于每一问题的进步而需要每个国家或合适的参与者对外与通常标准比拼进步或者至少对内与自身的标准或自身已取得的成就比拼。这将成为进步的自我驱动引擎。该法强调自愿行为以及推动各国和人们行动的内在力量。可以说,这一强调所带来的发展不会是超常速的,但每个国家和参与者向前增长的每一步,必将令世界总量变得相当可观。再者,一些外在的诱导,而非胁迫,有可能给推动发展和进步的主要用内在动力的引擎加把马力。“阿拉伯之春”行动之后的一个时期里所发生的时事证明,当人们还没准备好的时候,我们不可能走得太快而跳进一个完美的世界里。这同样适用于那些被认为发生“宪政倒退”的地方,或许也适用于对于欧盟宪法宏大远景的踌躇。
  作为一种温和的价值导向法,由于倾向于决策的内在自省以及外在的诱导而非胁迫,共进国际法大有希望胜任在未来挫败任何残酷的军事冒险或相似行动而将世界往上升和进步方向推进的任务,除行之于世的最基本价值,不会带来被人为强化了的普世价值(steroidized universal values)或者那些认为强化了的价值的实施,也就是说,这一进程不会导致人为和烦人的雷同横跨整个国际社会。对共同命运体以及自被《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

打遮阳伞就显得很娘

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0528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