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
“毒鼠强”案的法理分析
【作者】 于天敏王飞【作者单位】 重庆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
【分类】 法理学【期刊年份】 2003年
【期号】 4【页码】 69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5540    
  基本案情
  被告人赵某和被告人钱某均是经营日杂用品的个体小商贩。2001年5月及7月,赵某先后两次从外地共计购进7公斤国家禁止销售的剧毒鼠药“毒鼠强”粉剂到某县城销售。其间,钱某曾向赵某购买“毒鼠强”鼠药到其居住的乡下销售。2002年1月20日,钱某在赵某处购买1.5公斤以标有“多味杂糖”字样的塑料袋包装的“毒鼠强”粉剂,企图再次带回其居住的乡下销售。当日下午,钱某携带其所购鼠药至该县城汽车站乘车时,不慎将鼠药丢失在候车站。村民孙某拾得鼠药后,误将鼠药当作汤圆面带回家中煎成油饼与其家人及邻居等6人食用后中毒死亡。
  分歧意见
  对本案二被告人的行为如何定性,有以下几种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被告人钱某从被告人赵某处非法购得剧毒鼠药后,在公共场所丢失,危害公共安全,二被告人的行为均应以过失投放危险物质罪论处。
  第二种意见认为,二被告人非法携带剧毒鼠药至公共场所,其行为危及公共安全,应以非法携带危险物品危及公共安全罪论处。
  第三种意见认为,二被告人以营利为目的,非法销售国家明令禁止销售的剧毒鼠药“毒鼠强”,造成了严重的后果,其行为均应以非法经营罪论处。
  第四种意见认为,二被告人非法买卖国家明令禁止销售的毒害性物质“毒鼠强”,危害公共安全,其行为应以非法买卖危险物质罪论处。
  评析意见会让它误以为那是爱情
  笔者认为,本案实际上涉及到对刑法上的因果关系的理解问题及准确界定过失投放危险物质罪、非法携带危险物品危及公共安全罪、非法经营罪与非法买卖危险物质罪的问题。现分论如下:
  一、二被告人非法买卖“毒鼠强”的行为及被告人钱某遗失“毒鼠强”的行为与孙某等人的死亡结果之间没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
  关于刑法上的因果关系问题,理论界各说不一。司法实践中,在只有一个危害行为和一个损害结果的案件中,无论以哪种理论来判断,都不难判断出危害行为与危害结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但在一个危害行为的发展过程中,又介入其他因素而导致某种危害结果发生的情形下,如何确定先在的危害行为与最后的危害结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却比较困难。美国刑法因果关系理论中的双层次原因说将因果关系的原因分为“事实原因”(cuase in fact)和“法律原因”(cause in law)两个层次,事实原因是第一层次,法律原因是第二层次。{1}“判断一个行为是否已造成特定的后果,要求进行两个步骤的分析。首先,被告的行为必须是该结果产生的‘事实原因’,如果能够肯定,那么,被告的行为还必须是该结果产生的‘近因’。只有在两个条件都符合时,才能说被告的行为‘造成了’这一结果。{2}所谓事实原因,就是引起结果的必要条件,其理念是建立在直观基础之上的,由公式“butfor”来表达,即“无A,则无B”。由于事实原因中包含着结果发生的条件,故其存在着覆盖面过大的缺陷,它只是因果关系理论的基础层次(即第一层次)。为了弥补第一层次的缺陷,限定事实原因的范围,就需要从事实原因中筛选出一部分原因作为刑事责任的客观基础,被选出的这部分原因即为法律原因。然而,在筛选的标准上,又存在近因说、预见说和刑法功能说等不同的观点。其中,近因说认为,“近因”(Proximate cause)就是没有被介入因素打破因果链的、当然地或盖然地引起结果发生的事实原因。{3}对于在危害行为发展过程中,又介入自然现象、他人行为、受害人自身行为等其他因素而导致某种危害结果的情况下,如何认定先在的危害行为是不是危害结果的近因问题,该说提出下列两条规则:
  1.考查介入因素和先在行为之间的关系的性质是独立的,还是从属的。如果介入因素本身是先在行为引起的,则从属于先在行为,那么,先在行为就是危害结果的近因;否则,介入因素独立于先在行为,先在行为就不是危害结果的近因。如18世纪英国著名的“爆竹案”中,被告人希波特向人群抛出一个点燃的爆竹,落到B身旁,B为了保护自己,将爆竹拾起来抛到C身旁,C出于同样的目的,也把爆竹扔出去,结果落到D的头部爆炸,炸瞎了D的一只眼睛。在该案中,法官认为希波特的行为是D眼睛受伤的近因,因为,B和C的行为都是希波特的行为反应的结果,从属于他的行为。又如,A轻伤B,B在去医院的途中被C驾驶的车扎死。因C的行为独立于A的行为,所以A的行为不是B死亡的近因。
  2.考查介入因素本身的特点是异常的,还是非异常的。如果是异常的,则先在行为不是结果发生的近因;如果是非异常的,则先在行为是结果发生的近因。如A刺伤B,在B住院治疗过程中,医院失火,B被烧死。因医院失火是异常现象,故A的行为不是B死亡的近因。又如,少女C被D强奸后,C出于羞愤而自杀。该自杀行为是非异常现象,所以D的强奸行为是C死亡的近因。
  在具体的案件中,判断介入因素与先在的行为之间的关系的性质是独立的还是从属的,或介入因素本身的特点是否异常的标准是一般人的生活经验和社会实践,即所谓的“常识+公正”。
  对于存在介入因素的情况下,如何判断先在行为与危害结果之间是否存在刑法意义上的因果关系的问题,我国刑法理论界有学者主张以客观的相当因果关系说为依据进行判断。{4}其主要观点认为,在判断行为与结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时,应以行为时客观存在的一切事实为基础,依据一般人的经验进行判断。在通常情况下,某种行为产生某种结果被认为是相当的场合,就认为该行为与该结果具有因果关系。在存在介入因素的场合下,判断介入因素是否对因果关系的成立产生影响时,则强调通过对相当性的判断来予以确定。在判断相当性时,则从以下三个方面着手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5540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