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北法学》
航空器上法律事实与行为法律适用问题比较研究
【英文标题】 Analysis of the Application Rules of Air Law from the Aspect of Facts and Acts On Board
【作者】 王瀚孙玉超【作者单位】 西北政法学院
【分类】 国际私法
【中文关键词】 国际航空运输;法律适用;国旗国法;物之所在地法
【英文关键词】 international transportation by air;application of law;law of the flag;lex situs
【文章编码】 1002—3933(2006)02—0039—05【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6年【期号】 2
【页码】 39
【摘要】 航空法是一个复杂的法律部门,既包括公法又包括私法,既包括国际法又包括国内法。航空器高速飞行和跨界运输的特点,加之各国航空运输领域民事责任立法之问的歧异,不免引发国际航空运输有关法律关系的法律冲突。华沙公约体系也只是在有限的范围内仅仅调整航空运输责任,大量案件的处理需要由冲突规范指引。受海商法的影响,航空法中的国旗国法原则逐渐被各国实践及公约所接受,但是,与船舶主要航行在无主权存在的海域航行不同,飞机主要在主权国家的上空,所以航空器上的事实与行为能在多大范围内适用国旗国法原则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主要从国际私法层面对航空器上发生的事实与行为的法律适用规则中的国旗国法原则及例外作初步探讨。
【英文摘要】 Air law is a complex legal branch complicated with public law and private law,international law and domestic law.The big difference between domestic laws and the characteristic of the aircraft of high speed contribute to the conflicts of law in many legal relationships.Many civil aviation cases have to be dealt with by the guide of the legal conflicts rules.Warsaw System only can be limitedly applied in the scope of transportation liability.Influenced by the Maritime Law.many countries and treaties gradually accepted the principle of the law of the flag.But aircraft often fly over the sovereign areas,while the vessel often navigate on the High Sea,so the emergence question is to make sure the extent to which the principle of the law of the flag can be applied.This article deeply analyzes the application rules of air law,mainly from the aspect:facts and acts on board.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0253    
  
  

引言

航空法是一套调整人类航空活动中各种法律关系的规则体系{1}。自从18世纪晚期,法国蒙特戈费兄弟制造的可用于运载的热气球升空,人类在空气空间的航空活动把世界上所有地域连结起来,既不受海洋的分隔,也无高山可以阻挡,这恰恰是船舶、火车、汽车等交通工具所不具有的。航空活动的这种特殊性质,一方面决定了航空法的国际性,另一方面也决定了航空活动与海上运输、陆上运输的差异性。航空运输这种速度快、高风险的活动会产生许多其他运输所不可能产生的特殊法律问题。比如,对于发生在航空器上的法律事实与行为的问题,由于各国法律存在差异,不可避免地在国际航空运输活动中引发各种法律冲突,因而在国际航空运输争议的处理上产生复杂多样的法律适用问题,对航空运输活动产生了许多方面的影响。

解决这些法律冲突的一个有效方法就是制订统一的实体法。统一实体法这种方法是指有关国家间通过双边或多边国际条约的方式制定统一的实体法,以直接规定涉外民事关系当事人的权利义务关系,从而避免或消除法律冲突。自从1910年在巴黎召开的政府间的航空会议首次接受航空器的国籍国法原则之后,1919年在巴黎签订的国际航空管理公约、1944年芝加哥公约也进一步确认。所以有人倡议在处理航空运输中产生的各类法律问题时,把航空器的国籍作为一个重要的连结点,并类推适用船舶的国籍原则在法律适用上的法律地位,从而利用航空器的国籍原则解决航空运输中的法律冲突。由于适用统一实体法规范即避免了在国际民事交往中可能发生的法律冲突,有的学者称其为“避免法律冲突的规范”,而冲突规范则是“解决法律冲突的规范”。从这个角度来讲,用统一实体法规范调整涉外民事关系较之适用冲突规范确实前进了一步。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统一实体法规范可以完全取代冲突规范的作用。统一实体法规范作为国际统一私法渊源的上述优点便决定了它也必然存在一个缺点,即国际条约的机械性{2},因为采用直接调整方法在解决海事法律冲突上,也有其自身的局限性:首先,统一实体法主要见之于国际条约,但国际条约原则上只对条约的缔结国和参加国有约束力,如果涉外民事关系有一方当事人不是该条约缔结国或参加国的法人或自然人,那么条约中的统一实体法就不一定能用来调整该涉外民事关系当事人的权利和义务了{3}。其次,华沙公约体系仅仅调整航空运输中承运人的赔偿责任问题,不但该公约不涉及航空运输其他方面的法律冲突,而且在统一承运人责任方面也存在其固有的缺陷。再次,在实践中,用航空器的国籍国法处理相关的航空运输法律问题,的确给处理该问题的法院带来了方便,但是另一个基础性的问题是航空器与船舶在国籍问题上是否具有同一性,因为船舶的国籍问题在一定程度上是受历史久远的海商法的影响,且船舶主要航行在无主权的公海上,公海自由原则是17世纪格老秀斯的《战争与和平》中早已确立的原则{4},同时为各国所接受,而航空器主要航行在国家主权范围的上空,空域主权原则是自从航空法诞生以来的一项基本原则,虽然也有人提议在航空运输中适用航空自由原则,但终究还是空域主权原则被国际航空运输实践所确认。最后,更何况有些统一实体法公约的强制性适用之外并不排除当事人另行选择法律的权利。所以统一实体法不能取代冲突规范在调整海事法律关系方面的重要作用。

因此,有必要研究航空运输过程中的法律适用问题,特别是航空器的国籍原则是否适用及能在多大范围内适用的问题。同时,华沙公约体系自本世纪20、30年代开始统一国际航空运输责任,到1999年蒙特利尔公约的生效,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国际航空运输责任的规则体系,但华沙公约体系只能解决统一承运人责任方面的问题,并不能涵盖所有航空运输领域中的统一私法问题。因此,该公约体系能在多大范围内调整国际航空运输也是一个重要问题。本文拟就航空器上发生的法律事实或行为的法律适用问题进行初步研究。

一、大陆法系的航空器国籍国法原则的立法与实践

航空器上法律事实与行为是指发生在飞行中的航空器上并能够引起法律意义上的后果的事实与行为,一般包括:航空器上的缔约行为、航空器上的侵权行为、遗嘱行为、出生或死亡的事实等。此时的航空器仅仅是该事实与行为的发生地,因此发生在航空器上的事实与行为不但与航空运输合同无关,而且与航空器本身也无关。这时的航空器作为法律事实与行为的发生地,只是该法律事实与行为的诸多连结因素之一。由于飞行中的航空器的法律性质是一个极易引起争议的问题,所以在国际航空私法领域,大陆法系与英美法系在航空器上发生的法律事实或行为的法律适用问题上存在不同的立法与实践。大陆法系在处理此类案件时适用航空器的国籍国法原则,而英美法系则适用属地原则来处理,二者差异很大。

在大陆法系,对于航空器上的事实与行为一般用积极冲突的规则指引适用航空器的国籍国法。如《1979匈牙利国际私法》第33条第2款规定,如果侵权行为或不法行为是对登记的船舶或飞机实行的侵权行为的损害及其后果,应依发生法律上损害时该船舶或飞机的旗帜国或标志国法决定,即使该损害发生于该国的国家管辖之外,也是一样。依照这一条的规定,即使航空器位于他国境内,对该航空器实施的侵权行为所造成的损害,应该适用该航空器旗帜国的法律,从而排除了侵权行为地法的适用。再如,1975年《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关于国际民事、家庭和劳动法律关系以及国际经济合同适用法律的条例》第17条第2款也规定,对于船舶或航空器在公海或公海上空的活动所造成的损害行为,应当适用该船舶或航空器所悬挂的旗帜或国徽所属国的法律。采此立法体例的国家还有1931年希腊航空法(第5条)、1949年伊朗民用航空法(第29条)、1949年叙利亚的关于在叙利亚上空的航行法(第22条)、1955年法国民商航空法

典(第8条)、1937年比利时航行法规(第10条)等国的法律尽管表达不同,但对于航空器上的事实与行为一般适用航空器的国籍国法。虽然如此,但仔细看一下这些规则,他们在适用范围与内容方面仍有巨大差别。比如1937年比利时航行法规适用这一规则时有一个条件:当事人没有选择其他法律。

还有一些国家的立法在这些领域只硬性地规定单边冲突规则,直接适用内国的法律而限制法院适用外国法。这一点最突出的例子是墨西哥的法律,根据墨西哥公共交通法第309条的规定,下列情况应当适用墨西哥法:在墨西哥航空器上发生的事实与行为,无论发生在墨西哥领域内,或者是非领域内,除非事实与行为本身影响到外国国家的安全与公共秩序,都要适用墨西哥法。同样,西班牙航空法6条、委内瑞拉1944民用航空法21条也采此规定,直接由内国法调整和支配航空器内的法律事实与行为,事实上是在法律方面将航空器视为本国的拟制领土,不管其航空器在哪里都将航空器上发生的法律事实或行为视为在其领域内发生的法律事实和行为,直接受内国法的支配。

这种单边冲突规则的理论根据是国际公法上的属地原则,即:每一个国家对其领空具有排他的、完全的主权。如乌拉圭航行法典第3条第1款规定,航空器所在空域的法律支配该域范围内航空器上的所有的事实与行为。属地原则与国旗国原则相反,它强调无论是外国的航空器还是内国的航空器,只要飞越在一定的空域内就要受到该国的控制。当一国的航空器飞越无主权国家存在的地域时,才一般认为该航空器受其国旗国的控制。可以看出,在航空器飞越在原则是重合本国的领土主权管辖范围内或无主权国家的公海上空时,属地原则与航空器的国旗国原则相重叠,此时适用航空器的国籍国法是完全可以的,但是当航空器飞越到外国主权管辖范围时就发生了属地原则与国旗国原则的冲突。意大利用互惠原则解决这一冲突,1942年意大利航行法典第3条之规定的理论基础就是国家空域主权原则,第4条规定意大利船舶或航空器航行或飞行在公海或自由空域时,该航空器被视为意大利领土。然而第5条放弃了属地原则,规定在航空器或船舶航行或飞越其他主权国家领土范围内适用国旗国原则,但这一原则仅建立在与意大利具有互惠(reciprocitly)关系的国家基础上的。这样,当连结点是行为发生地、合同签订地或事实发生地时,航空器国旗国原则一般适用,但是航空器如果进入外国的空域范围内,这一原则就不能适用。相反,如果外国航空器的国籍国承认意大利航空器上的事实与行为的效力,意大利就给予同样的优惠。

二、英美法系的属地法原则及其实践

与大陆法系完全相反,英美法系对于航空器上的法律事实与行为主要采用严格的属地原则。对于这一主题,霍尼格(Honig)在总结英国法的状况时说:“对于在航空器发生的行为,由行为发生时航空器所在地管辖与决定法律适用。”

从以往英国的实践来考察,对于侵权行为,如果该行为发生时航空器在英国领土、领水、领空范围内,只要英国法院对事件具有管辖权,就依属地原则确定适用英国法律。但是如果该侵权行为发生在国外,为了使案件具有更好的操作性,一般适用重叠原则,即一方面该行为被英国法识别为侵权行为,另一方面根据行为地法该行为必须是不正当的行为。在实际处理航空侵权赔偿案件时,一般则适用发生侵权行为时航空器的所在国法律,而如果航空器飞行在公海上,其法律适用就像船舶航行在公海上一样,或者适用英国法或者适用其国旗国法。

在合同领域,如果合同的签订地在航空器上,由当事人选择的或由法院根据当事人的意思推定的自体法似乎完全可以适用。通过使用航空器的所在地原则(属地原则),其中的连结因素都转移到签订合同时该航空器的所在地,而如果航空器飞经公海上空时,将会根据普通法原理考虑相关的因素。

此外,对于航空器上的遗嘱行为,适用1963年的英国遗嘱法。如果立遗嘱人处理的是动产,将适用其死亡时的住所地法,如果是不动产,将适用不动产所在地法,该法同样支配遗嘱行为的有效性。

对于航空器上的事实与行为的法律适用,值得一提的是:(1)1948年的英国国籍法32条规定,只要是出生行为发生在英国的航空器上,该婴儿就可以获得英国国籍;(2)1949民用航空法60条、第62条已经把管辖权扩展到所有英国航空器上的犯罪或侵权行为(不论在国内还是在国外)。根据第62条第1款,法院的管辖权有一个前提是行为发生时该行为被航空器所在地认为是犯罪。正如,在“里贾纳诉马丁案”(Regina v.Martin)中所说的,无论是根据大陆法还是根据英美法,该行为已经构成侵权。但是在“里贾纳诉尼勒案”(Regina v.Naylor)中认为,不论在国内还是在国外,第62条第1款适用于所有在英国注册的航空器上的行为。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中小学减的负已经加到家长身上了;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赵维田.国际航空法(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0 2.
{2}李双元.中国与国际私法统一化进程(M).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1993.363.
{3}韩德培.国际私法新论(M).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1997.134.
{4}王铁崖.国际法(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5.257.
{5}Bentivoglio.Ludovico Conflicts problems in air law(M).Recueil des cours,Volume 1199(1966-III),p114—115
{6}Verplaetse.International Law in Vcrtical Space(M).south Hackensack N.J.(U.S.A.).1960.P73.
{7}赵相林.国际私法(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2.234
{8}李双元.国际私法(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0.332
{9}戴西,英里斯法律冲突法·英文版(M)1993 1189.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025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