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北法学》
被害人学与犯罪学之间关系的辩证思索
【英文标题】 Dialectic View O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Victimology and Criminology
【作者】 高维俭【作者单位】 西南政法大学
【分类】 犯罪学
【中文关键词】 被害人学;犯罪学;关系;辩证思维;发展变化;整体宏观;学科整合
【英文关键词】 victimology;criminology;relationship;dialectic;development;macroscale;integrated
【文章编码】 1002—3933(2006)07—0030—05【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6年【期号】 7
【页码】 30
【摘要】

被害人学与犯罪学之间的关系问题是学界的一个宿疑。该理论问题非常根本、关键,而分支说和独立说的争议却始终莫衷一是。如果将发展变化、整体宏观的辩证思维运用于该理论问题的思索,问题可得迎刃而解:两学科之间的关系是发展变化的,且终应走向学科整合。

【英文摘要】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victimology and criminology is a longstanding issue within the academic realm.The issue is a fundamental and vital one,with which neither the opinion of branch nor the opinion of independence would be unanimously agreed.The dispute can be solved if we resort to dialectic way of thinking with the perspectives of developmental changing and integrated macroscale: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two subjects has been changing,and’would eventually be integrated into one subject.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0164    
  
  

被害人学[1](Victimology)和犯罪学之间的关系问题是一个具有基础理论意义的重大问题。然而对于该问题,学界还远未形成共识,有关的争议观点却似乎各有道理,这成为困扰两个学科发展的宿疑。申言之,该问题必须予以理清,否则,有关刑事学科的发展就会因此而受到根本的阻碍。本文中,笔者试图以辩证思维的方法来理清这一重大理论问题。

一、被害人学的产生及其学科定位的宿疑

1.犯罪中心主义的反思以及被害人学的产生

现代刑事学科理论体系[2],含犯罪学、刑法学、刑事诉讼法学、刑事政策学等,是以犯罪为中心构建起来的学科群。各学科联系的主线即犯罪。这一阶段刑事学科理论的研究以犯罪为出发点和归宿,即几乎所有的研究都围绕犯罪者及其行为来进行。这就是笔者所谓的刑事学科理论体系的“犯罪中心主义”。

“犯罪中心主义”的刑事学科理论体系几乎完全将作为刑事问题主角之一的被害者及其行为抛弃至被人遗忘的角落。对被害问题的认识上,有关的刑事学科理论体系停留于一种感性的意念,似乎将被害问题作为了犯罪问题的“影子”,而缺乏一种理性的自觉。这是犯罪中心主义的基本特征。在犯罪中心主义的刑事学科基本概念体系中,学者们一般认为:刑事等于犯罪{1}。基本概念是对理论的高度概括和反映。“刑事即犯罪”、“犯罪即刑事”的观念就是对“犯罪中心主义”的最集中概括。也正是这种片面构成了犯罪中心主义的理论基点。辩证宏观地思考一下,刑事等于犯罪吗?笔者认为,刑事之“事”不仅是犯罪之事,还同时是被害之事,是犯罪者和被害者同为“主角”之事。另外,刑事(社会)环境的影响作用也是其中的一方面要素[3]。

二战的巨大灾难性及犹太人被害的触目惊心触发了一大批仁人学者对人类社会问题的深切关注及理论反思。在刑事问题方面,一部分法学及社会学学者率先突破“犯罪中心主义”的樊笼,开始对现代刑事学科理论体系及有关的社会实践状况进行反思。可以说,二战是被害人学产生的直接历史机缘。

率先对现代刑事学科理论体系进行反思的学者中,有两位不可不提:即耶路撒冷的律师本杰民?门德尔松(Ben—jamin Mendelsohn)和德国犯罪学家汉斯·冯·亨蒂(Hans von Hentig,1887—1974)。一说认为,是前者创造了“被害人学”一词;而另一说认为,是后者{2}。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两位学者成就被害人学的奠基之作,即汉斯·冯·亨蒂于1948年发表的《犯罪人及其被害人》(The Criminal and His Victim)一书;本杰民·门德尔松于1956年在《国际犯罪学及警察技术评论杂志》上发表的《生物一心理一社会科学的一个新分支:被害人学》(A New Branch of Bio psychosocial Science:Victimology)一文。加上德国精神病学家亨利·艾伦伯格于1954年在《国际犯罪学及警察技术评论杂志》上发表了《犯罪人与被害人之间的心理关系》(Relations Psychologoques Enter Le Criminal et sa Victime)一文,这三部著述被认为是被害人学产生的标志。被害人学的产生是刑事学科界反思犯罪中心主义的阶段性、标志性成果。

我国的被害人学是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的“舶来品”。其中,80年代中期有关的学者发表了一些翻译和介绍性的文章;后期(1989年),有三部著作问世:即张智辉、徐名涓编译的《犯罪被害者学》(群众出版社),赵可主编的《被害者学》(中国矿业大学出版社)和汤啸天、任克勤编著的《刑事被害人学》(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被害人学能在我国“生根”并茁壮成长也少不了其必要的因缘——历史文化的积淀、犯罪的严峻形势(尤其是80年代初后)和传统刑事司法的不足,以及学界在刑事学科发展到一定阶段应运而生的对犯罪中心主义刑事学科体系的深入反思等。

2.被害人学与犯罪学之间关系的学界争议——一个理论宿疑

该问题肇始于被害人学诞生之初,且至今悬而未决。在西方,门德尔松坚持被害人学是一门独立于犯罪学的学科;而亨蒂和艾伦伯格则认为被害人学是犯罪学的一门重要分支学科。这也是三位被害人学鼻祖的最大分歧{3}。在中国,这种分歧也同样存在。张智辉、徐名涓、赵可、汤啸天、任克勤等几位学者持独立学科的观点,绝大部分的犯罪学学者和一部分被害人学学者持分支学科的观点。笔者认为,这个分歧不仅具有重大性,而且具有根本性,不是一个可以忽略而过的问题。

分支说认为,被害人学是犯罪学的分支学科,不是一门独立学科。“因为犯罪是由犯罪人、被害人和犯罪行为三个要素构成的,专以犯罪为研究对象的犯罪学的研究范围自然应当包括对这三个要素从不同侧面进行的研究。如果犯罪被害人学中的有些问题为现在犯罪学所未及,那么这是一个拓宽研究领域的问题,勿需一定建立一门独立于犯罪学的新学科。”{4}也就是说,分支说强调被害人是从属于犯罪的,是构成犯罪的不可分割的要素。有犯罪就有相应的被害人。所谓被害人学方面的内容皆可纳入犯罪学的理论结构之中。于是,只要研究犯罪就必然会涉及相应被害人的研究,何必单立学科呢?

独立说认为,被害人学是和犯罪学并立平行的独立学科,而不应该是从属于犯罪学的分支学科。“最早提出被害人学这一术语的门德尔松坚持被害人学应当是一门独立的学科,因为其结构和目标都是独立的。”{4}按照笔者的理解,首先,被害人学的理论结构是独立的,即被害人学具有其自身的特有的理论结构,而无须依附于犯罪学的理论构架,且其中的许多内容非犯罪学理论结构所能包容,例如门德尔松提出的所谓“被害性”等内容;其次,被害人学的学科目标是独立的,即被害人学有着其自身特有的目标,这些目标虽然和犯罪学的学科目标之间有着密切的关联,但无法被其包容,例如被害救助、国家补偿等。

以上两种观点的争议已经历时半个多世纪,但至今仍未形成一致,任何一方都未能说服对方。在笔者看来,二者皆有其道理:一方面,分支说重点强调的是被害人学和犯罪学之间的不可分割性;另一方面,独立说重点强调了被害人学的相对独立的理论结构及学科价值,以及“刑事二元结构”的理念——“二元”即犯罪和被害,二者是刑事案件中存在着相对独立的两个基本方面,二者内部和之间存在着相对稳定的结构关系模式。对此,门德尔松有所谓的“刑事上的对立者”(Penal Couple)的类似理念{5};冯·亨蒂有所谓的“双重结构”(The Duet Frame of Crime)的类似理念{4}。但两种争议观点都未能道出被害人学和犯罪学之间关系的全貌,笔者认为,问题的关键在于未能自觉、合理地运用辩证的思维方法——即分支说受犯罪中心主义的影响,未能以动态发展的观念来全面地看待被害人学和犯罪学之间的关系;而独立说受现行刑事学科研究范式{6}的影响,未能以整合联系的观念来宏观地提升被害人学和犯罪学之间的关系。好饿但是不想动

二、“盲人摸象”的启示以及笔者的基本观念

盲人摸象的寓言是众所周知的,它给人们带来的启示至少有两点:其一,“象”是一个整体;其二,尽管不乏真理性,但盲人所感知到的只是象的某个局部,其不足在于未能全面、联系以及辩证地认识象的全貌;其三,我们在认识事物时,务必要自觉运用全面、联系以及辩证的思维方法,否则就会犯“盲人摸象”的错误,且让本属不同局部的认识之间形成旷日持久的争议。其中的道理,大家似乎都明白,但面临问题时,却常常不能幸免(包括本人在内)。盲人摸象的思维局限并非个别人、少数人或者部分人的问题,而是一个具有普遍性的思维问题,一个整个人类认识及学科发展所时刻力图超越的问题。这恐怕也正是此寓言的深远、经典之所在。目前学术界“盲人摸象”式的争议何其多也!被害人学和犯罪学之间关系的争议即是其中之一。

对于本题的有关争议,笔者认为,只要自觉、合理地运用辩证的思维方法来认识问题,问题即可迎刃而解,旷日持久的争议即可冰消雪融。其辩证思维方法主要包括两个方面:

其一,发展变化的观念,即从纵向维度来全面关照问题,将对象作为一个不断发展变化的而不是静止的问题来研究。对于被害人学和犯罪学之间的关系问题,发展变化的观念认为,被害人学是一门从产生伊始就不断发展变化的学科,随其发展变化,其与犯罪学之间的关系也在相应变化发展。这个过程可以大致分为三个阶段:阶段一,被害人学在其产生之初,没有脱离开犯罪学的理论结构,而是基本被包容其中,是犯罪学的分支学科,其学科名称冠以“犯罪被害人学”比较贴切;阶段二,随着被害人学研究范围的扩展,除犯罪被害人以外,其他被害者(如民事、行政被害人,自然灾害被害人以及群体、国家被害)也被纳入其研究范围,于是广义上的被害人学——被害者学形成,其与犯罪学之间形成一种交叉学科关系;阶段三,随着其理论结构的完善、学科目标的健全以及“被害行为”理论的形成,被害人学形成与犯罪学的并行对应关系,并获取了相对独立的学科地位,其学科名称也应当发展为“被害学”与犯罪学相对应。

其二,整体宏观的观念,即从横向维度来全面关照问题,将对象的整体纳入宏观的视野中予以整合性的研究,而不是割裂相关事物之间的内在关联以及整体存在,作分割流散的研究。分支说实际上强调了被害人学和犯罪学之间关系的不可分割性;而独立说实际上强调了二者关系的相对独立性。综合两说,可以得出被害人学和犯罪学之间的关系是“一体两面”的关系,即为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的关系,“一体”(一个问题)即刑事问题,“两面”即犯罪和被害。那么,对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的研究应当重点强调整合性的研究,而且有关研究的内在矛盾也必然要求对刑事问题的“一体两面”作整体宏观的整合性研究,而不是割裂其内在有机联系的离散性研究。总之,犯罪学和被害学二者之间的关系是不可能分割的,随着学科的进一步深入发展,二者的关系将趋向于互补及整合。

三、被害人学与犯罪学之间关系的发展变化辩证

被害人学(Vietimology)的发展大致可以分为三个基本阶段:即犯罪被害人学、被害者学和(刑事)被害学,与此相对应,被害人学和犯罪学之间的关系也可大致分为分支学科、交叉学科和(对应)独立学科等三个阶段。

1.产生阶段——犯罪被害人学——犯罪学的分支学科

众所周知,被害人学脱胎于犯罪学的理论结构之中。在产生初期,被害人学所主要关注的理论问题大致可以分为以下三个方面:

其一,犯罪人和被害人的关系问题。该问题是被害人学的一个核心问题。也正是对犯罪人和被害人之间互动关系的系统揭示,才使得被害人角色的能动性被人们清楚认识,被害人也从此逐渐脱离“模糊”、“影子”的印象,被害人学的学科意义也就凸现出来。对此,亨蒂指出:犯罪人和被害人之间存在着互动关系,互为诱因;被害人“影响并塑造了”他的犯罪人;二者是“相辅相成的伙伴关系”。

其二,被害人心理问题。在刑事案件发生的前前后后。被害人的心理状况有着一系列的演变过程和规律,这方面的研究可以从心理学的角度反映出犯罪人和被害人之间的内在关系,以及“被害性”。德国精神病学家亨利·艾伦伯格于1954年发表的《犯罪人与被害人之间的心理关系》一文就是被害人学产生初期的有关代表作。我国学者任克勤主编的《被害人心理学》(警官教育出版社1997年版)也属此列。

其三,几类典型的被害人及其有责性。汉斯·冯·亨蒂在《犯罪人及其被害人》一书中,对谋杀犯罪被害人、性犯罪被害人和欺诈犯罪被害人的特性及有责性进行了比较深入的分析,并发现被害人对刑事案件的发生往往具有不同程度的可归责性。被害人的有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陈兴良.当代中国刑法新境域(M).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2.200.

{2}许久生.德语国家的犯罪学研究(M).中国法制出版社,1999.176—177,174.

{3}Mendelsohn.The Origin of the Doctrine of Victimology;郭建安.犯罪被害人学(M).北京大学出版社.1997.28.我不休息我还能学

{4}郭建安.犯罪被害人学(M).北京大学出版社.1997.29,28,36.

{5}张智辉,徐名涓编译.犯罪被害者学(M).群众出版社。1989.35,12—13.

{6}高维俭.刑事三元结构论——刑事学科研究范式的理论(D).北京大学2004届博士学位论文.

{7}徐永强.论犯罪被害人的法律地位和救助(D).北京大学2002届博士毕业论文,49.

{8}张智辉.徐名涓编译.犯罪被害者学(M).群众出版社,1989.35—38;郭建安.犯罪被害人学(M).北京大学出版社,1997.23、155、156.

{9}储槐植.许章润。等.犯罪学(M).法律出版社,1997.160—167.

{10}(德)汉斯·约阿希德·施奈德.许章润,等译.国际范围内的被害人(M).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1992.4—5.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016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