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评论》
欧盟《民商事管辖权及判决承认与执行条例》介评
【英文标题】 Comments and Analyses on the EU Regulation and Recognition and Enforcement of Judgments in Civil and Commercial Matters
【作者】 郭玉军向在胜【作者单位】 武汉大学
【分类】 国际私法【中文关键词】 欧盟 管辖权 判决的承认与执行
【期刊年份】 2002年【期号】 2
【页码】 134
【摘要】 近年来,国际程序方面的立法一直是欧盟统一国际私法工作的重点,《民商事管辖权及判决承认与执行条例》的通过是欧盟这方面工作的最新成果。它不仅意味着欧洲公民可以享有一个更高水平的安全和司法环境,而且还意味着内部市场的顺畅运作有了良好的司法保障。同时,该《条例》的通过还标志着在民事司法合作方面,由共同体直接立法的时代的到来。本文比较深入地研究了《布鲁塞尔条例》的制定过程、法律基础及其对《布鲁塞尔公约》的修订和更新等问题,最后就《条例》制定的特点及意义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4158    
  
  随着共同体内部市场的建立,统一国际私法的立法日益引起欧洲联盟的重视。近年来,欧盟先后通过了《成员国间送达民商事司法文书及司法外文书公约》、《婚姻事项管辖权及判决承认与执行公约》等重要的法律文件。需注意的是,欧盟国际私法立法还呈现出了另一个重要的发展趋势,即其立法的形式逐渐由原来的《公约》向共同体立法转变。2000年12月22日欧盟理事会正式通过的《民商事管辖权及判决承认与执行条例》[1](下称《布鲁塞尔条例》或《条例》)是这一发展趋势的重要标志。该《条例》是对《民商事管辖权及判决承认与执行公约》(下称《布鲁塞尔公约》或《公约》)进行修订的结果,是《欧盟条约》签订之后欧盟在统一国际私法立法方面的最新发展。
  一、《布鲁塞尔条例》的制定过程
  《欧盟条约》第2条确定了将联盟建设成为自由、安全和正义的区域的目标,要求在保证人员自由流动的同时,还要保证诉讼当事人在该区域能够自由主张其权利,使其能够享受像在其国内法院诉讼那样的便利。欲实现这一目标,当务之急乃是在共同体内部就跨国民商事案件确立清晰明确的管辖权规则,并简化和加速民商事判决的承认与执行程序,这不仅是建立欧洲司法区域的重要步骤,同时亦将为联盟内的每一企业和公民带来切实的利益。
  《布鲁塞尔公约》是由欧共体最初的六个成员国,即法国、联邦德国、意大利、比利时、荷兰和卢森堡,为了建立共同市场和推行自由贸易而于1968年签订的。1971年,成员国还签订了一个协定,授予欧洲法院对《布鲁塞尔公约》进行解释的权利。目前,《布鲁塞尔公约》不仅适用于欧盟每一成员国,而且其规则还于1988年以《洛迦诺公约》的形式延伸适用于欧洲自由贸易区(European Free Trade Association,EFTA)。但值得注意的是,《布鲁塞尔公约》的签订已有30多年,这期间,欧洲法院在适用《布鲁塞尔公约》方面已经积累了大量的判例,与此同时,共同体内部的经济关系发生了很大变化,科学技术有了飞跃发展,贸易活动在不断演变,而新的商务活动方式亦在不断涌现。因此,《布鲁塞尔公约》的某些规定已不能完全适应内部市场的顺畅运作对法律确定性和快捷执行程序的时代要求,对其进行修订已势在必行。
  对《布鲁塞尔公约》的修订工作大致经历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基本上截止到《阿姆斯特丹条约》的生效。该期间对《布鲁塞尔公约》的修订仍计划采取《公约》的形式,并继续保持《布鲁塞尔公约》和《洛迦诺公约》的平行关系。1997年12月,欧盟理事会指定成立了一个临时联合工作组,以开始对《布鲁塞尔公约》和《洛迦诺公约》进行修订。该工作组由共同体各成员国和EFTA国家的代表及来自各界的观察员组成,并于1999年4月就两公约的修订文本达成了一致。随后,欧盟委员会根据《欧洲联盟条约》第K3(2)条款的规定,以临时工作组的研究成果为基础,提交了一份公约草案。但1999年5月1日《阿姆斯特丹条约》的生效打断了对两公约的修订工作,新的公约没有得到签订。尽管如此,欧盟理事会还是在5月28日的一次司法与内务会议上,原则上批准了临时工作组针对两公约的修订文本,而且欧盟委员会亦宣布,其将根据《欧共体条约》第四章(Title IV)尽快提出一项共同体立法草案,而且该草案将全面反映上述公约文本所达成的实质内容。
  第二阶段则是围绕条例草案中的电子消费合同管辖权规则,进行反复酝酿、讨论和修改的过程。1999年7月,欧盟委员会推出了《布鲁塞尔条例草案》。在该《草案》中,考虑到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对电子消费合同管辖权作出了规定。该规定与目前已通过的《布鲁塞尔条例》的有关规定基本上是相同的,采纳的是“目的地”原则(the“country of destination”principle),即以消费者居住地作为电子消费合同的管辖权基础。这一规定很快引起了企业、消费者及各相关利益集团和学者的广泛关注。欧盟委员会遂于1999年11月邀请有关利益团体和学者召开了一次名为“电子商务:管辖权和法律适用”的听证会,以征求各方对电子消费合同管辖权规定的修改意见。会上很多组织均陈述了自己的观点,其中企业界表达了强烈的反对意见,认为草案的“目的地”原则将使企业受到每一个成员国法律的约束。该听证会达成的共识是,应对草案中对电子消费合同管辖权的规定给予重新审查。[2]在2000年,条例的制定工作亦不顺利。在举行上述听证会以后,该草案又遭到经济与社会委员会的质疑,它们认为第15条的“针对活动”概念(“directing activities”)不够清晰。[3]2000年6月电子商务指令[4]的定稿使得“目的地”原则的合理性再一次受到质疑,代表企业利益的组织认为,草案中的“目的地”原则与指令确立的“来源地”原则(the“country of origin”principle)是冲突的。同年9月,欧洲议会通过咨询程序对草案提出了修改意见。该意见从本质上改变了原来草案的规定,允许企业决定管辖权,“这样企业只能在其注册地被起诉”,但其同时又附加了一项限制性条款,即“网站必须就该问题提醒消费者”。[5]但随后该草案又得到进一步修改,并最终又回到了委员会最初的立场,即现有的“目的地”原则。
  欧盟理事会和欧洲议会于2000年12月22日最终通过了《布鲁塞尔条例》,该《条例》已于2002年3月1日生效。之所以推迟生效,主要有以下考虑:(1)《条例》中有关电子消费合同的管辖权规则对企业不利,应给企业一定的适应时间;(2)《布鲁塞尔条例》生效后,《布鲁塞尔公约》并不当然废止,还应继续对其作出修改,《布鲁塞尔条例》推迟到《布鲁塞尔公约》修改之后生效更为合适;(3)更重要的原因则是为了配合其他消费者争议解决机制的建设。消费者争议的特点之一在于,其争议额往往小于解决该争议的诉讼成本。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在欧盟目前的司法框架下,只有在争议额超过2000欧元的情况下,诉讼对消费者才会有积极的经济意义。[6]事实上,诉讼并不是解决消费者争议的最好方式,而是在其他方式不能奏效时不得已选择的最后救济方式。目前欧盟非常重视运用ADR的方法解决消费者争议,并正抓紧时间建设欧洲司法外争议解决机制网络(the European Extra—Judicial Network),以及解决小额争议的特别诉讼程序。《布鲁塞尔条例》等到上述机制建成之后生效,可以彼此配合,形成一套高效率、低成本和多层次的消费者争议解决机制。
  二、《布鲁塞尔条例》的法律基础
  《阿姆斯特丹条约》旨在修改《欧洲联盟条约》,扩大欧盟在民商事领域的立法权。《欧共体条约》的第四章(第61—69条)涉及民事领域的司法合作问题,其中第65条就具有跨国性质的民事领域的司法合作,如民商事案件的管辖权及判决的承认与执行作出了规定,而第61条(c)款则授权理事会就第65条所规定的合作事项采取适当措施。《阿姆斯特丹条约》的生效使得随后对《布鲁塞尔公约》的修订可以采取条例的法律形式。条例是共同体立法的一种,有三个基本特征:(1)普遍的适用范围;(2)全面的拘束力;(3)在成员国内的直接适用性。[7]采用条例的形式不仅可以克服公约在统一国际私法方面所具有的诸多不便和不合理之处,而且还可以确保管辖权和判决执行规则能够通过欧盟得到统一实施,从而增加法律的明确性、一致性和透明度。
  另外,《欧共体条约》第四章作为《布鲁塞尔条例》的法律基础,对《布鲁塞尔条例》和《布鲁塞尔公约》的关系亦有影响。简单地说,《布鲁塞尔条例》是对《布鲁塞尔公约》的修订和更新。但二者的关系并非如此简单。《布鲁塞尔条例》的生效并不意味着《布鲁塞尔公约》的当然废止。《欧共体条约》第四章不适用于联合王国和爱尔兰,除非它们按照有关联合王国和爱尔兰地位的附属协定所规定的方式“选择加入”(opt in)。在1999年3月的理事会会议上,上述两个国家宣布了与共同体在民事司法合作方面保持完全协调一致的立场。这样,《布鲁塞尔条例》亦将适用于这两个国家。根据有关协定,《欧共体条约》第四章同样亦不适用于丹麦,但丹麦随时有权放弃其“不参加”(opt out)的立场。但丹麦至今尚未表达加入的愿望。因此,《布鲁塞尔条例》将只适用于除丹麦之外的其他14个成员国,在丹麦和其他14个成员国之间,仍将继续适用《布鲁塞尔公约》。另外,《布鲁塞尔公约》还将继续适用于被《欧共体条约》第299条排除在外的某些成员国的领土单位,如与联合王国有特殊关系的一些海外领地等。
  三、《布鲁塞尔条例》对《布鲁塞尔公约》的修订和更新
  《布鲁塞尔条例》在调整范围上与《布鲁塞尔公约》是保持一致的,并基本上采纳了《布鲁塞尔公约》原来的体系,且继承了其“双面性”,即既确立了管辖权规则,又规定了判决的承认与执行。但《条例》又对《公约》做了不少修订和更新之处,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管辖权规则
  1.规定了合同义务履行地的自治定义。根据《布鲁塞尔公约》第5条第1款有关合同事项的特别管辖权规则,除被告住所地法院外,合同义务履行地法院亦可享有管辖权。根据欧洲法院的解释,“履行地”的确定由成员国法院依其本国的冲突法规则来选择应适用的法律,进而判断合同的履行究竟发生在何地。这么做不仅使“履行地”的确定失去了必要的统一性和明确性,而且亦可能成为增加管辖权冲突的催化剂。《布鲁塞尔条例》第5条第1款(a)项虽然保留了原来的规定,但却在(b)项中根据货物买卖和服务提供两种情形,分别为两种情形的义务履行地给出了自治定义:就货物买卖而言,履行地为成员国内货物被交付或应被交付的地方;就服务提供而言,履行地为成员国内服务被提供或应被提供的地方。当然,如果双方当事人就义务履行地有明确的约定,则应从其约定。因此,根据《条例》,合同履行地的确定就有了明确统一的标准。不过需注意的是,如果根据上述自治定义指定的履行地位于非成员国,则不适用(b)项规定而适用(a)项规定,此时管辖权问题仍由有关国家的国际私法规则确定。
  2.《布鲁塞尔公约》关于自然人住所的定义在《条例》中得到保留,但同时《条例》又为公司或其他法人的住所规定了自治定义,从而代替了过去援引法院地冲突规范的做法,避免了有关法人管辖权的积极冲突和消极冲突。《条例》第60条规定确定法人住所有三条可供选择的标准,即法定所在地(the statutory seat)、管理中心地或主要营业地,这一规定与《共同体条约》第48条(原第58条)关于在共同体内设立公司的权利的三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415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