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杂志》
论大数据时代背景下我国检务公开信息化平台建设
【英文标题】 On the Building of Informationalization Platform on Procuratorate Information Transparency in China in the Big Data Era
【作者】 吴俊明高丽【作者单位】 安徽师范大学安徽师范大学
【分类】 检察院【中文关键词】 大数据时代;检务公开;信息化平台
【英文关键词】 the big data era; procuratorate information transparency; informationalization platform
【期刊年份】 2016年【期号】 5
【页码】 103
【摘要】

大数据时代使得当今社会搜集和处理各类信息数据的过程变得更为简单便捷,数据分析技术亦被广泛应用,已经深入影响到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检务公开作为最高人民检察院提出的对外公布检察机关履行职责情况及相关信息的一项司法改革举措,其相关信息数据的公开,自然也面临着来自大数据时代的机遇与挑战。面对这一日益凸显的发展趋势,加强检务公开信息化平台建设,以公开促公正、以公正促和谐,是积极应对网络舆论监督的正确途径。努力加强大数据时代背景下我国检务公开的信息化平台建设,不仅是对检察权行使进行有效监督的时代要求,更是实现“公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的目标使然。

【英文摘要】

The big data era has made the procedure of collecting and processing different kinds of information and data which become simpler and more convenient in our society nowadays. Data analyzing technology has been widely applied, it has deeply influenced every aspect of social life. Procuratorate information transparency has been made as a measure of the judicial reform to make public the details of duty performance and relevant information to the society by the Supreme People’s Procuratorate. And make public the relevant information and data facing the challenge and opportunities of the big data era. Facing the increasingly prominent development trend, we must enhance the building of informationalization platform on procuratorate information transparency. We should make public to promote justice, and have the justice to promote harmony. And we believe this is the right way to respond positively to the supervision by public opinion online. To enhance the building of informationalization platform on procuratorate information transparency in the context of big data era, is not only the requirements of the times to supervise the procuratorial power, but also to realize the target that we should made citizen felt justice and fair in every judicial cas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29662    
  
  英国著名法官丹宁勋爵曾言:“正义不仅要实现,而且要以看得见的方式和步骤去实现。”[1]检察机关作为我国司法体系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维护司法公正、保障公民合法权益、实现社会公平正义等方面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因此,从某种程度来说,检察机关推行“检务公开”就是在以人们看得见的方式维护和实现正义。我国构建的以“人民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网”为代表的检务公开信息化网络平台,在取得增加检务公开信息数量、加大检务公开范围力度、满足公众对检务公开期待要求的良好社会效果的同时,也存在一些不足。而随着以云计算为代表的大数据时代的到来,因其通过数据整理、分析与挖掘所表现出来的数据整合与控制力量远超以往,大数据的影响力已经深入到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所以,我国检务公开的信息化平台建设也面临着新一轮的机遇与挑战。
  一、我国检务公开信息化平台建设的现状
  (一)检务公开制度的发展历程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要“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该项诉讼制度改革无疑会强化审判的中心作用,由此所形成的倒逼机制将会使得检察机关在诉讼活动中的重要性愈加凸显,推进检务公开自然是这项改革的必然要求。
  一般来说,检务公开是指“检察院在行使职权时除涉及国家秘密、个人隐私和未成年人等案件外,必须向社会以及诉讼参与人公开与检察职权相关的事项。”[2]它以“让检察权在阳光下运行”为价值取向。为此,1998年最高人民检察院下发《关于在全国检察机关实行“检务公开”的决定》,决定向社会公开包括“检察院职权及其内部机构的工作职能、法律依据、直接受理立案侦查案件的范围、诉讼参与人权利和义务、办案纪律、办案期限”等在内的十个方面的内容。纵观这些规定,虽然只是一般事务性公开,但却是检察机关为提高检察工作透明度、主动接受人民群众和社会各界监督、正确履行法律职能而作出的一项重大改革举措,因而它也就被视为我国检务公开制度的开端。1999年,为了使检务公开实现程序化和规范化的目标,最高人民检察院紧跟时代步伐,又颁布了《关于“检务公开”具体实施办法》,对检务公开的形式进行了拓展,除了传统形式之外,还规定要运用现代信息手段建立检务公开信息平台、咨询平台,开展检务公开宣传日、宣传周,以及召开新闻发布会或情况通报会等形式,进一步拓展了检务公开的途径。2006年,最高人民检察院制定了《关于进一步深化人民检察院“检务公开”的意见》,进一步充实、完善“检察人员任职回避和公务回避、不起诉案件公开审查规则、国家刑事赔偿规定、检察机关人民监督员制度试点工作规定”等13项内容和“真实充分、及时便民”等4项原则,不仅在实务方面做了更加充分细致的规定,还深化了检务公开理论,为实践中检务公开制度的持续发展提供了正确的方向指引和理论支持。近些年,随着互联网的迅速发展、《刑事诉讼法光宗耀祖支撑着我去教室》等法律法规的修改,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各级检察机关在检务公开方式、内容等方面也都做了顺应潮流的探索。2014年10月,最高人民检察院下发《人民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工作规定(试行)》,对重要案件信息的内容、生效法律文书的种类以及查询何种案件程序性信息作出了明确规定。2015年2月,为了细化并落实四中全会决定提出的“构建开放、动态、透明、便民的阳光司法机制”的要求,在深入调研、总结各地经验做法的基础上,最高人民检察院又制定了《关于全面推进检务公开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要求检察机关从侧重一般事务性公开向案件信息公开转变,但涉及国家秘密、商业秘密、个人隐私等依照法律法规和有关规定不应公开的内容除外,并对新形势下检察机关全面推进检务公开工作的基本原则、方式方法、内容范围、制度机制、目标任务等提出明确要求,给我国检务公开信息化平台的建设工作以有效指导。
  (二)我国检务公开信息化平台建设情况
  纵观我国检务公开制度发展历程可以发现,实践中检务公开的形式呈现多样化特征,并正从以办案依据、办案结果为主的静态公开向办案过程的动态公开转变,从以单向宣告公开为主向双向互动公开转变。多年以来,检察机关以方便社会公众为出发点,不断创新丰富检务公开方式方法,从最初印发宣传画册、设置宣传栏、借助传统媒介,到组织检察开放日、召开新闻发布会,再到建立检务公开大厅实体平台、充分利用新媒体平台,基本实现了对检察机关司法依据和结果的常态化、全媒体、全方位的公开。随着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意见》更明确地指出了要进一步创新、完善检务公开的方式和方法,“改造升级检察门户网站,以人民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系统为主平台,建立网上查询、电话查询、触摸屏自主查询和案管岗位查询‘四位一体’案件信息查询机制”。
  “人民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网”是目前我国最主要的检务公开信息化网络平台,网站建设相对完善,包括案件程序性信息查询、辩护与代理预约申请、重要案件信息、法律文书公开等四大版块,几乎包含了检察机关行使检察职权的全过程,内容丰富,方式便捷,有效地扩展了检务信息的公开渠道、公开力度与公开范围。
  网站四大板块各有侧重,其中案件程序性信息查询版块和辩护与代理预约申请版块面向特定人群,具有办事功能,属于依申请公开。通过“案件程序性信息查询”板块,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辩护人、诉讼代理人等可以查询相关案件的案由、受理时间、办案期限、处理结果、强制措施等程序性信息,时时掌握检察机关处理相关案件的进度与状态,进行程序性监督。而通过“辩护与代理网上预约”板块,辩护人、诉讼代理人可以网上进行“申请阅卷、会见”“提供证据材料”“申请自行收集证据材料”等事务的预约申请,不仅方便了律师参与诉讼,也在很大程度上有力地保障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诉讼权益。“法律文书公开”版块和“重要案件信息公开”版块则面向社会大众,不需要申请即可浏览查阅,不仅切实保障了公众的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还能有助于法制宣传,提升公众的法律意识水平。此外,人民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网还包含了全国共32个省级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的网站链接,而在每个省内部则又囊括该省各个市县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的网站链接,所以通过这一平台,可以快速便捷地进入国内任何地方检察院的案件信息公开网站,了解各地检察信息与司法动态。
  (三)存在的问题
  据悉,人民检察院案件信息网上公开系统自2014年10月全面上线运行以来,截至2015年2月26日,全国各级检察机关在网上导出案件程序性信息950005条,发布重要案件信息28410条,发布法律文书148952件,案件信息公开工作取得了突破性进展。[3]但由于各种原因,该网站建设也存在一些不足,主要表现在:
  1.检务信息公开不及时。实践证明,在信息化时代,检察工作越公开就越有公信力,越是及时主动公开,就越能促进公正执法、赢得人民群众的信赖。虽然《意见》明确提出“逐步开展《人民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工作规定(试行)》范围之外的其他生效法律文书统一上网和公开查询以及其他案件信息发布”,基本涵盖了检察机关所有的案件信息。但在实际公开中,有的省市人民检察院重要案件信息的公开并不及时,如河北省沙河市人民检察院在2014年11月7日就已经对杨虎增等四人涉嫌贪污罪作出提起公诉的决定,却直到2015年3月13日才公开这一信息;[4]又比如截止2015年9月27日,吉林省人民检察院、辽宁省人民检察院最近一次更新重要案件信息的时间分别是2015年1月12日和13日。[5]法律文书的公开更不尽人意,与及时性要求相距较远。最高人民检察院网站所列的32个省市级别的检察院,截止2015年9月27日,辽宁省、黑龙江省、上海市、江苏省、浙江省、安徽省、山东省、河南省、重庆市、贵州省、西藏自治区、陕西省、宁夏回族自治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新疆建设兵团等15个人民检察院的网站未见法律文书公开发布,约占47%;天津市、河北省、湖北省、湖南省、甘肃省、青海省等6个人民检察院网站只公开了一件法律文书,约占19%;吉林省、江西省、海南省、内蒙古自治区等4个人民检察院只发布了2件法律文书,约占13%;四川、云南两省人民检察院发布法律文书4件,约占6%;山西省、福建省人民检察院发布法律文书6件,约占6%;广东省、广西自治区、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网站公布相关法律文书12件以上,约占9%。有的即便有少量法律文书公开,但网站更新的速度太慢,例如,截止2015年9月27日,吉林、内蒙古、甘肃、海南等省级网站最近一次更新相关法律文书的时间分别是2014年11月20日和2015年4月4日、27日、28日。[6]不及时更新案件信息和法律文书,不仅不利于公众知情权的实现,同时也不利于公众对检察人员依法办案的监督,不能形成有效的倒逼机制,从而难以发挥公众对案件办理实际的监督作用。
  2.法律文书释法说理不充分。法律文书公开是检务公开制度的重要内容,因为起诉书、抗诉书、不起诉决定书等法律文书的公开,不仅是社会公众充分了解案件信息及检察机关依法办案程序以起到监督作用的过程,同时也是开展法制教育、提高全民法律素质的过程。因此笔者认为,法律文书公开应该做到既让公众“看得见”,更要让公众“看得懂”。但纵观已经公开的各类法律文书,无论是对具体案件作出相应处理所依据的法律条款、适用理由,还是所犯罪名等,使用的均是专业性较强的法律概念、法律术语,释法说理性普遍较弱,让大多数的普通公众难以理解。另外,在公开的法律文书中,均隐去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姓名、身份证号码、家庭住址等详细信息,这种做法体现了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个人隐私的保护,但“这种格式化的法律文书或许会引发社会公众对其真实性的质疑,甚至可能进而导致对检察机关执法公信力的质疑,从而违背法律文书公开及建立检务公开制度的初衷。”[7]
  3.与社会公众的交流互动欠缺。从单向宣告式的结果公开到双向互动式的过程公开是我国检务公开方式的重大转变,但就总体来看,无论是依申请查询案件程序性信息、办理辩护与代理网上预约,还是普遍发布重要案件信息、公开法律文书,人民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网的公开形式都仍属于单向的结果公开,缺乏与公众的交流和互动。检务公开不只是检察机关的单方行为,社会公众就是检务公开制度的重要参与者,作为主要的信息化平台,不仅要保障其知情权和监督权,更要保障其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2966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