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应用)》
刑事诉讼中语言障碍问题的解决路径
【副标题】 以云南省涉及少数民族公民的刑事司法实践为例
【英文标题】 Path of Solving Language Obstacles in Criminal Litigations
【作者】 潘晓辉【作者单位】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分类】 刑事诉讼法【期刊年份】 2018年
【期号】 1【页码】 48
【摘要】

我国是多民族国家,各民族公民都有使用本民族语言文字进行诉讼的权利,但语言障碍不可避免地影响着刑事诉讼效率及诉讼参与人权利的平等实现。我国大部分少数民族地区的司法机关都将双语诉讼作为保障不通晓当地通用语言文字的诉讼参与人行使诉讼语言文字权利的主要途径。双语法官、检察官进行诉讼的实践中出现了人员严重不足和断档流失以及难以胜任翻译工作、翻译质量不高等问题;翻译人员参与刑事诉讼的实践也暴露出刑事诉讼法在保障少数民族被追诉人诉讼权利方面的不足和规范少数民族语言诉讼程序方面的缺陷,特别是翻译制度的缺失,使得这些问题尤为棘手和突出。建立翻译人员信息库和完善双语司法模式,是目前较为现实的路径选择。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35041    
  一、问题的提出和研究意义
  刑事诉讼中的语言障碍是指由于刑事案件涉及外国人(或者无国籍人、国籍不明人员)、少数民族人员和聋哑人,司法办案人员与诉讼参与人之间由于语言不通而产生的交流障碍。刑事诉讼中的语言障碍主要有两种情形:一是诉讼参与人不通晓当地通用语言文字;二是司法人员不通晓当地通用的语言文字。刑事诉讼中的语言障碍影响着刑事诉讼的效率,影响着诉讼参与人的诉讼权利。在司法体制改革的当下,员额制改革使得法官、检察官的办案量增加,司法责任追究更加严格,庭审实质化改革更加强调庭审效果,这些都要求刑事诉讼中语言障碍问题应方便快捷地予以解决。
  由于独特的地理位置和经济发展状况,云南省司法机关办理的刑事案件中涉及少数民族人员和外国人(或者无国籍人、国籍不明人员)的案件比例较高。云南省共有56个民族成分,覆盖了全国所有的民族成分,少数民族人口约占全省人口的三分之一,人口在5000人以上的25个少数民族中除了回、满、水三个民族使用汉语外,其余22个少数民族使用的语言达26种之多。[1]云南省有跨境少数民族16个,人员往来频繁。因此,刑事诉讼中语言障碍问题在云南省比较普遍,本文选取云南省作为研究对象具有典型性。
  本文从对我国立法现状的分析出发,归纳了解决刑事诉讼中语言障碍的两个基本途径;通过对我国在两个途径上的实践分析,总结了实践中存在的现实问题。为探求解决问题的路径,笔者考察了域外各国和地区以及中国历史上的具体做法并进行评析,提出了排除我国刑事诉讼中语言障碍的路径建议。
  二、立法现状
  我国宪法、刑事诉讼法、民族区域自治法,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以下简称《规则》)、《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以下简称《规定》)均对我国各民族公民使用本民族语言文字进行诉讼的权利作出了规定。2013年5月1日开始施行的《云南省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工作条例》(以下简称《条例》)指出了云南省少数民族公民实现该项权利的基本方式。
  1.宪法第一百三十四条规定:“各民族公民都有用本民族语言文字进行诉讼的权利。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对于不通晓当地通用的语言文字的诉讼参与人,应当为他们翻译。在少数民族聚居或者多民族共同居住的地区,应当用当地通用的语言进行审理;起诉书、判决书、布告和其他文书应当根据实际需要使用当地通用的一种或者几种文字。”刑事诉讼法第九条对此亦作出规定。《解释》第76条、79条、81条进一步规定:“被告人供述、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如具有应当提供翻译而未提供的,应当提供通晓聋、哑手势的人员而未提供的,其笔录不得作为定案证据。”《规则》第198条、《规定》第199条对上述问题亦作了规定。
  2.民族区域自治法第四十七条规定:“民族自治地方的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应当使用当地通用的语言审理和检察案件,且应合理配备通晓当地通用的少数民族语言文字的人员。对于不通晓当地通用的语言文字的诉讼参与人,应当为他们提供翻译。法律文书应当根据实际需要,使用当地通用的一种或者几种文字。保障各民族公民都有使用本民族语言文字进行诉讼的权利。”
  2015年4月3日,最高人民法院、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民族地区民汉双语法官培养及培训工作的意见》(法[2015]80号),要求“到2020年前,基本解决民族地区人民法院双语法官短缺问题;各民族地区人民法院共培养出双语法官1500名;涉双语案件较多的民族地区人民法院,要力争培养4名左右既精通审判业务又能熟练运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和当地少数民族语言文字的专家型法官。”
  3.《条例》第十七条规定:“各民族公民都有使用本民族语言文字进行诉讼的权利。各级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司法行政和其他国家机关应当根据实际需要,为不通晓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少数民族公民提供翻译服务。”
  上述规定,明确了各民族公民都有用本民族语言文字进行诉讼的权利,并确定权利的实现方式有两种:一是司法机关配备通晓当地通用语言文字的人员,由懂得少数民族语言的法官、检察官等使用当地通用的语言文字开展诉讼;二是司法机关聘请翻译人员参与刑事诉讼,由翻译人员为少数民族诉讼参与人提供帮助。但上述规定较为原则,缺乏具体的操作规范,各地在实践中出现了一些问题。
  三、由双语法官、检察官办理案件的现状和存在的问题
  (一)现状
  我国大部分少数民族地区的司法机关都将由通晓当地通用语言文字的工作人员办理案件作为保障不通晓当地通用语言文字的诉讼参与人行使诉讼权利的主要途径。双语法官、检察官开展诉讼时解决诉讼中语言障碍的具体做法是由审判人员、检察人员同时充当诉讼翻译人员。有研究者对云南省的法院和检察院双语法官、检察官开展双语诉讼的情况进行了调研,具体情况如下:
  1.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所辖的大理市法院共有法官76名,其中双语法官16名。2013年至2015年,大理市法院审理、执行案件8471件,其中使用民族语言开庭审理、调解的案件2942件。大理市法院在审理少数民族诉讼当事人(主要是白族和彝族)参与的案件时,一般由通晓白语、彝语的法官承办,白族或彝族诉讼参与人在诉讼过程中可以充分使用白语、鼻语。法院在案件审判过程中基本上不会遇到太多的语言障碍,法官和少数民族诉讼参与人之间能够充分沟通。
  2.云南省昆明市所辖的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法院共有法官41人,其中只有4名法官能够熟练使用彝语、苗语进行审判。2015年该院调解、审理和执行案件3886件,平均一名法官一年审理200多个案件。由于该县少数民族(如彝族、苗族)传统习俗较多,且存在大量语言分支及亚分支,同时当地少数民族群众法律素养偏低,导致对国家司法机关的信任度欠缺,汉族法官很难进行审理工作。在同一民族公民参加诉讼时,由通晓该民族语言的法官进行调解或审判;不同民族的公民参加诉讼时,该院一般指定由通晓不同民族语言的法官组成合议庭,在审理过程中,由双语法官兼任诉讼翻译人员。
  (二)由双语法官、双语检察官办理案件存在的缺陷
  (1)由双语法官、检察官办理案件不能妥善解决案件中所有的诉讼障碍。在语言相通的少数民族公民参与的诉讼中,由通晓少数民族语言的双语检察官、法官对案件进行检察、审理,可以有效保障少数民族诉讼参与人行使诉讼语言文字权利(这种情况下还存在裁判者与翻译人员的角色冲突)。但在语言不通的公民(如不同少数民族公民之间、汉族和少数民族公民之间以及语言不通的同一民族公民之间)参与的诉讼中,由于诉讼参与人双方并不通晓对方的语言,他们之间的意思沟通包括起诉、答辩、讯问、法庭调查、法庭辩论等一系列环节仍需要翻译人员的参与。
  (2)双语检察官和双语法官的选拔、培养制度未能实现制度设计的初衷。我国近年来虽不断注重落实双语检察官、法官的培养,但尚未形成专门的双语法官、检察官培养机制,以至于他们还无法接受系统的培训。目前大部分双语检察官、法官通过国家公务员考试进入司法机关,但是司法机关没有根据实际需要有选择地对具备条件的双语人员进行侧重性的优先录用,造成双语检察官、双语法官队伍在法检系统的比例严重失衡。而一些曾经定向培养双语法官的高校,由于对各少数民族地区风俗习惯和语言多样性的关注和了解不足,造成定向培养的双语法官在少数民族地区难以与当地少数民族公民沟通。同时,由于双语检察官、法官门槛高、工作任务重,少数民族地区检察院、法院招录双语司法人员困难,双语检察官、法官缺口较大。更令人担忧的是,由于少数民族语言支系庞杂,现已配备的双语检察官、法官根本不足以完成检察、审判任务,巨大的工作压力又会导致现有人才的流失。
  四、翻译人员参与刑事诉讼的现状和存在的问题
  (一)现状
  司法实践中,司法机关对于诉讼中存在语言障碍的案件,主要通过以下途径聘请翻译人员:1.通过当地民族宗教局、公证处、法律援助中心、外事办、翻译协会、高等院校、特殊教育学校、科研院所等机构联系聘请翻译人员;2.聘请该案侦查、起诉阶段的翻译人员;3.临时聘请本单位通晓少数民族语言的工作人员为翻译人员。特殊情况下,由于无法找到合适的翻译,甚至出现过司法机关聘请少数民族当事人的同乡、与聋哑人共同生活的家庭成员作为翻译人员的情况。
  选定翻译人员后,司法机关一般会告知翻译人员相关的权利和义务。关于让翻译人员提前了解案情,有的法院对于简单的案件采用当庭翻译的方式,翻译人员在庭前对案件毫不知情;对于案情复杂的案件,办案人员会向翻译人员口头介绍案情,或者安排翻译人员通过起诉书、一审判决书等材料了解案情,以保证诉讼顺利进行。翻译人员履行翻译职责后,办案人员会将翻译费用支付给翻译人员。
  (二)翻译人员参与刑事诉讼中存在的问题
  由于相关法律规定的空白,各地在实践中的做法缺乏规范,具体包括:
  1.聘请翻译人员的必要性常被忽视。在办理涉及少数民族公民的案件时,有的被告人没有被告知有使用本民族语言文字进行诉讼的权利。办案人员仅仅询问被告人能否听懂庭审语言,在被告人似懂非懂或者自称说慢点可以听懂的情况下,案件常常会继续审理而没有翻译人员。有的办案人员只是在开庭中与被告人简单沟通后,自认为其能听懂庭审语言而不聘请翻译,案件继续审理。
  2.聘请翻译人员缺乏程序规范。首先,聘请翻译人员没有统一的渠道。办案人员经常是通过个人关系,联系以前经常合作的翻译,或者通过熟人介绍寻找能够与被告人沟通的人员。其次,司法机关对翻译人员的资质以及是否存在回避事由等情况很少进行审查。
  3.翻译人员参与刑

  ······

法宝用户,请登录会让它误以为那是爱情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3504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