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犯罪研究》
浅析侦查讯问既得实体价值和程序性价值的平衡问题
【副标题】 以超社会正常评价体系为根本视角【作者】 陈慧慧
【作者单位】 华东政法大学【分类】 刑事侦察学
【中文关键词】 侦查讯问;公平;效率;实体价值;程序性价值;价值平衡;超社会正常评价体系
【英文关键词】 investigation and interrogation; fairness; efficiency; the entity value; procedure value; value balance; ultra normal social evaluation system
【期刊年份】 2012年【期号】 4
【页码】 20
【摘要】 公正和效率作为刑事诉讼的两个基本价值目标,在侦查讯问中有其具体体现和要求。在侦查讯问中,公正和效率之间的本质关系是侦查讯问既得实体价值和程序性价值之间的平衡问题。在方兴未艾的世界法治化潮流和建设社会主义法治社会目标的推动下,如何在侦查讯问中秉承效率与公平并重,更加注重公平之理念,实现侦查讯问既得实体价值和程序性价值的平衡,是司法体制改革当中的一个重要课题,本文试从超社会正常评价体系的视角,对于这个问题做一些浅薄的初探。
【英文摘要】 Fairness and efficiency of criminal procedure as the two basic value goals,in investigation and interrogation has specific reflect and ask,in investigation and interrogation, the essence of relationship between fairness and efficiency is the investigation and interrogation is the entity value and procedure value balance problem .In the just unfolding world legalization trend and construction of socialist rule of law society, how to in investigation and interrogation of adhering to the efficiency and fairness pay equal attention to, pay more attention to fair concept, realization of investigation and interrogation is the entity value and procedure value balance ,is the judicial system reform is an important topic, this article from the super normal social evaluation system perspective, for this problem to do some superficial exploration.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63549    
  
  在我国刑事诉讼中,侦查讯问被合法地赋予诉讼性侦查措施的法律地位,发挥着不可小觑的线索功能和证据功能;为打击惩罚犯罪抒写浓墨重彩的一笔。同时,伴随世界呼声甚高的民主法治、保障人权的时代潮流和我国“尊重和保障人权”的立宪理念的提出,我国传统的侦查讯问模式受到颇多质疑和挑战;如何在合理有效的司法诉讼制度体系下构建侦查讯问正当程序模式[1],成为我国刑事诉讼领域的一大难题。很多学者亦畅所欲言,各抒己见,对侦查讯问正当程序模式提出了诸多建设性构想,为侦查讯问之改革夯实了强有力的学术基础和思想支撑,给犯罪嫌疑人在侦查讯问阶段的权利保障带来福音。我认为,这一点,无疑是可喜的。但我更感觉到,侦查讯问正当程序模式的倡导,鉴于学者人生观价值观上的若干差异,未免在模式的构建过程当中因为理念或者道德习惯上之差异而对于侦查讯问程序主体的一方给予更多的主观偏重和关注,呈现一定程度的模式倾斜状态,可是,这又是我们所不愿意追求和看到的结果。
  因此,我窃以为,侦查讯问正当程序模式的合理构建,必须关注侦查讯问既得实体价值和程序性价值之间的平衡问题。
  一、侦查讯问价值传统论
  作为价值的一种表现形式,刑事诉讼的法律价值在根本上表现为一定社会所认可的,在刑事程序立法和司法中应当满足和实现的特定利益。侦查讯问是侦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侦查讯问人员与犯罪嫌疑人之间的直接较量。因此,侦查讯问的价值主要是指侦查讯问活动能够满足特定讯问主体的某种需要,实现侦查讯问人员的某种期待利益。传统的侦查讯问价值理论认为,侦查讯问的价值主要包括获取线索价值、证据价值和附带价值。其中,线索价值指侦查讯问是获取破案线索的一种手段,从而推进侦查,查明案件事实,实现犯罪控制和刑罚目的。证据价值强调,作为法定诉讼证据之一的犯罪嫌疑人的供述和辩解,既可以在公安机关面临取证难、证据链薄弱的困境下给案件侦破带来便利,也可以作为法定证据在法庭调查中给公安机关创造优势。而侦查讯问中所取得的附带价值,则通常指在讯问过程中通过犯罪嫌疑人的供述和辩解发现其他犯罪事实和查获其他犯罪人,查处积案余案,深挖余罪,扩大战果。
  二、传统论在平衡侦查讯问实体价值和程序性价值的缺陷
  刑事诉讼中存在两种基本的价值取向,一种是实体价值,也成为结果价值。指通过讯问实现犯罪控制和犯罪惩罚,维护社会秩序,保障全社会成员的一般利益。另一种是程序价值,旨在保障作为社会成员中的特定个体免予某种被限制或剥夺的自由,体现诉讼程序公正的要求。着眼点在于保障个体的一般利益。而传统论中阐述的讯问三大价值,均在于强调实体价值,即侧重于查明案件事实真相,实现犯罪控制和惩罚犯罪上。却忽略了对于犯罪嫌疑人作为程序主体的权利的尊重和保障,无法体现讯问程序自身的独立价值。因此,传统论在平衡讯问实体价值和程序性价值上存在一定缺陷,有悖于现代民主法治的要求。
  三、合理定位侦查讯问既得实体价值
  侦查讯问作为一项法定的侦查措施和取证手段,在获取犯罪嫌疑人口供以及查明案件事实真相方面曾经令侦查主体屡试不爽。犯罪嫌疑人的口供,即包含两方面:供述和辩解。在犯罪嫌疑人供述方面,由于其作为案件的当事人和首要参与者,对于犯罪的时间、地点、目的、动机、过程等方面具有不可替代性,因此,一旦倘若他所做之述为真实供述,那么侦查主体在查明案件事实、还原案件真相方面将如履平地、轻松无疑。同样,犯罪嫌疑人的辩解对于惩罚犯罪保障无辜者不受刑事追究方面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另外,犯罪嫌疑人的辩解可以及时地使犯罪嫌疑人摆脱讼累,缩短侦查羁押期限,使其得到合理的权利保障和人身自由。更为重要的是,犯罪嫌疑人的供述和辩解如果真实有效,那么侦查主体在查破积案余案、实行并案侦查、深挖余罪等方面颇为受益,这又是一条不可多得的重要线索,或许正是某些疑难案件的突破口。“麦克维尔和巴维德进行的社会调查表明,在英国,有罪答辩的被追诉人中,有21%的人讲出了自己犯罪行为的信息。7%的人讲出了有关同伙的信息[2]。因此,在解释警察为什么如此钟爱讯问犯罪嫌疑人时,他们认为,重要的原因之一在于:“在讯问过程中,警察常常能够获得与正在调查的犯罪无关的其他犯罪信息。例如,“犯罪嫌疑人可能存在的其他犯罪行为方面的线索[3]。”这对于某些侦查手段和侦查技术有限、侦查水平与侦查效率低下的侦查部门来说,无疑注入了一支突如其来的强心剂。因为这实在是来的太及时了,可以向上级部门或者同级政府主管部门交差的心情远远掩饰了他们原本的忐忑不安。司法实践当中,犯罪嫌疑人的供述和辩解往往是侦查主体最为重视和依赖的。
  然而,作为被国家公权力追诉的犯罪嫌疑人往往并不是那么地不堪一击,因为其深知供述即意味着被起诉甚至定罪量刑。因此,犯罪嫌疑人总是本能地提供虚假抑或半真半假的供述,从而扰乱侦查办案人员的思维和混淆办案线索;而长期以来信奉“口供是证据之王”,“断罪必取服输供词”的办案人员一时难以做出合理规范的判断,那么这就无疑又给侦查办案增加了更大的难度,反而不利于及时侦破案件和惩罚犯罪。
  其次,口供不仅具有加大办案力度的现实危害性,并且具有极强的潜在危险性。侦查办案人员过分强调口供的线索和证据功能,从使然的角度,容易导致办案人员使用诱导、欺骗、威胁等手段甚至于刑讯逼供来获取犯罪嫌疑人的口供;而另一方面,由于我国立法上的暧昧和习惯上的使然,虽然法律明文规定“禁止刑讯逼供;禁止以诱导、欺骗、威胁等手段非法获取口供”,但是在我国的司法实践当中,由于法律上并没有确立非法证据排除规则,促使侦查办案人员紧钻法律上的漏洞,因为如何举证在实践中使用了非法暴力手段无异于一个更大难题。从而造成办案人员的有恃无恐。这在一定程度上滋长了侦查人员“坐堂问案”的办案作风,“缘供取证”的侦查经验而忽视艰苦的外围调查取证工作,给侦查办案人员增加了职业惰性,对于提高办案人员的整体素养极为不利,也一定程度上削弱了政府公信力和侦查主体形象。
  最后,一旦犯罪嫌疑人庭审翻供,如果确实缘于刑讯逼供,则给下一步的侦查工作带来巨大的困难,这时候需要展开正确、行之有效的调查取证工作纯属大海捞针,难上加难,使得原本就就极为有限的司法资源变得更加捉襟见肘,造成极为低下的诉讼效率和社会负面影响。
  综上所述,口供的不真实性或者潜在虚假性容易导致侦查讯问既得实体价值的不确定性和违法性。如此说来,过分强调犯罪嫌疑人口供,追求结果价值的做法并不可取,这种实体价值的存在意义并不是那么大,因为即便你最后获得这种真正意义上的实体价值,可是如果考虑办案成本、诉讼效率、行政形象等因素,这样的实体价值不免令人深感遗憾和质疑。
  四、重新审视侦查讯问的程序性价值
  那么,我认为,我们在司法实践中,应该突破和超越“社会正常评价体系”的制约,以侦查讯问的程序性价值为切入点,努力使这种价值倾斜状态达到一种应有的平衡,即力图通过立法守法执法等公平正义之手段在侦查讯问过程中追求相等的程序价值和实体价值。那么,这就有必要对程序性价作一些浅薄的探讨。
  第一,侦查讯问程序性价值,指在侦查讯问过程中,在侦查讯问正当程序主体和客体的相互关系中,作为客体的程序对主体依照其内在要求和目标所做努力给予的满足。侦查讯问程序性价值较实体价值而言,可能更具有隐蔽性潜在性和未知性以及无法估算性等特点。因而在司法实践中和社会正常评价体系中往往被忽略和轻视,甚至遭到践踏而埋没。
  第二,造成司法机关和社会大众对于程序性价值的模糊认识和不予关注,我认为与以下因素密不可分:第一,我国司法机关或者侦查主体长期以来重实体轻程序的价值观和做法,一度导致我国侦查讯问中不重视走程序法治之路,而一味地追求结果价值,不管获取证据的手段合不合法,这里所讲的法,是程序意义上的法。第二,侦查讯问制度本身的设计缺乏效率与公平的均衡性。我国《刑事诉讼法》第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6354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