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武大国际法评论》
《海牙判决公约草案》中共同法院条款研究
【英文标题】 On the Common Courts Provision under the Draft Hague Convention on the Recognition and Enforcement of Foreign Judgments
【作者】 钱振球【作者单位】 武汉大学法学院{2016级博士研究生}
【中文关键词】 海牙判决公约草案;共同法院;国际法院;判决的承认与执行;判决来源国
【英文关键词】 Draft Hague Convention on the Recognition and Enforcement of Foreign Judgments; common courts; international court; recognition and enforcement of foreign judgments; court of origin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1
【页码】 59
【摘要】 共同法院条款是《海牙判决公约草案》谈判中各国争议的关键性条款。区别于传统意义上属于一国司法系统的法院,共同法院是处理国际民商事纠纷的国际法院。因此,《海牙判决公约草案》需要重新定义法院判决和判决来源国。为了保证共同法院条款的有效实施,共同法院判决的承认与执行除了需要满足一般法院判决承认与执行的条件外,还需要满足相关的声明要求。同时,共同法院条款也可以推动中国的国际民事诉讼改革,有利于参与全球司法竞争,并通过组建或参与组建共同法院与其他国家进行司法合作。
【英文摘要】 The common courts provision is a key clause with debate among different countries in the negotiation of the Draft Hague Judgment Convention. Traditionally, the courts are affiliated with the judicial system of a country, but the common courts in nature are the international courts that deal with internationat civil and commercial disputes. Therefore, the Draft Hague Convention is required to redefine the “judgment of court” and “court of origin”. In order to guarantee the effective implementation of the provision, the recognition and enforcement of the judgments rendered by the common courts still has to satisfy the requirements of the declaration required by the Convention, in addition to the conditions declaration of the Convention. Meanwhile, the common courts provision can also promote China’ s international civil litigation system, facilitate the participation in global judicial competition, and create judicial cooperation with other countries through the establishment or joint establishment of the common court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53478    
  引言
  共同法院是指由两个或两个以上国家共同设立的,对国际民商事案件享有管辖权的国际法院。共同法院是《承认与执行外国判决公约草案》(Draft Convention on the Recognition and Enforcement of Foreign Judgments,以下简称《海牙判决公约草案》)谈判中的焦点问题之一,也是中国与美国、欧盟、澳大利亚等大国相互博弈之处。2017年2月,美国和欧盟共同提议在《海牙判决公约草案》中增加共同法院的内容,[1]随后,该提案正式进入第二次特委会的讨论,并写入2017年3月公布的正式文本。在2017年11月第三次特委会的讨论中,各成员国对这一问题进行进一步磋商,但是没有取得突破性进展,而只能留待未来讨论。
  自海牙“判决项目”重启以后,《海牙判决公约草案》就以制定一个面向未来的全球承认与执行外国法院判决的公约为工作目标,因而,共同法院被纳入到《海牙判决公约草案》当中。目前,共同法院条款已经得到欧盟、美国、澳大利亚、瑞士等国家的实际支持(substantive support)。[2]但是,也有不少国家对其表示了担忧。[3]正如中国代表团的代表所言,共同法院判决的承认与执行与外国法院判决的承认与执行应当遵循互惠的理念相冲突。共同法院与《海牙判决公约》的成员国之间缺乏此种互惠基础,因为这些共同法院并没有承认与执行其他国家法院的规定,也并无相关的实践。如果在《海牙判决公约草案》中增加共同法院的规定,则共同法院判决可以依据公约到其他缔约国进行承认和执行。这样无疑增加了尚未组建或参与组建共同法院的成员国的负担。[4]虽然共同法院可以在普通法国家施行,但不代表它就可以适用于其他国家。[5]本文从共同法院的性质、共同法院判决和判决来源国的界定以及共同法院判决承认与执行三个层面来分析《海牙判决公约草案》中的共同法院条款。同时,总结中国在共同法院条款形成过程中的贡献,探求共同法院条款对中国的潜在影响。
  一、共同法院:审理国际民商事案件的国际性法院
  (一)共同法院的范围
  学术界并未对共同法院予以明确界定,但是根据《海牙判决公约草案》[6]第22条第1款的规定,共同法院是指由两个或两个以上国家共同设立的、对公约所涵盖的事项享有管辖权的法院。[7]因此,第22条所规定的共同法院应当具备以下两点因素:两个或两个以上国家共同设立;管辖事项属于《海牙判决公约草案》的范围。[8]
  首先,两个或两个以上国家共同设立的国际法院。《海牙判决公约草案》并未像界定“被告”和“判决”一样对法院作出统一的定义,因为界定“法院”困难重重,不仅《海牙判决公约草案》没有界定,其他的国际公约也没有对法院作出界定,比如2005年海牙《选择法院协议公约》。但是,多数人支持的观点认为,法院是指属于成员国司法系统中任何一级的法院或者根据成员国的法律对某一特定事项行使管辖权的永久性法院或者根据预先设定的程序性规则,独立、自主地行使管辖权的法院。[9]与这种定义不同,共同法院并不属于一国的司法体系,而是由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国家,根据国家间所达成的国际条约所设立的法院。这就使得共同法院具有了国际性法院(international court/international adjudication)或超国家法院(supernational court)的性质。
  国际法院是国际法上的重要概念。[10]根据国际法院与仲裁庭项目(the Project on International Courts and Tribunals, PICT)[11]的定义,国际法院应当包含以下几个方面的因素:永久性机构;有独立的法官;裁决双方和多方主体之间的纠纷,该主体可以是国家和国际组织;存在预先设定的程序性规则;所作裁决具有约束力。[12]欧盟的统一专利法院(The Unified Patent Court, UPC)符合这一定义。第一,统一专利法院的组建是基于各国之间的协定,而非某一个国家的决定。2013年2月,24个欧盟成员国签署《统一专利法院协定》,组建统一专利法院。第二,统一专利法院是永久性的专利审判机构。统一专利法院包括初审法院和上诉法院。初审法院包括中央法庭、地方法庭和地区法庭。中央法庭设在法国巴黎,依照缔约国请求可在其境内设立一个地方法庭,依照两个或两个以上缔约国请求可设立地区法庭,并由缔约国指定法庭所在地,地区法庭可以在多地审理案件。统一专利法院的上诉法院设在卢森堡。第三,法官的独立性。法官包括具备法律资格和技术资格的两种法官。法律资格的法官必须满足各成员国任命司法官的条件;技术资格的法官必须拥有大学学位,并被认定为技术领域的专家。第四,统一专利法院所裁决的是双方和多方主体之间的专利纠纷。第五,判决对《统一专利法院协定》的缔约国具有拘束力。此外,《共同法院条例》[13]第71d条又将统一专利法院的效力扩及于其他的欧盟成员国。
  反之,一个国家所设立的专门性法院不在《海牙判决公约草案》范围之内,比如新加坡国际商事法院和迪拜金融中心法院。[14]一般而言,这些法院被称做国际商事法院,它是某一国家为了提高自身的司法竞争力而设立的法院,这些法院都是由一个国家设立,因而它不属于《海牙判决公约草案》所称的共同法院。
  第二,共同法院所管辖事项属于《海牙判决公约草案》的范围。《海牙判决公约草案》第1条和第2条对该公约的适用范围作了规定,一方面,《海牙判决公约草案》适用于民商事判决的承认与执行。[15]另一方面,其也不适用于已经制定有相关的公约,或者很难达成多边一致的事项,比如,自然人的身份及其法律能力、诽谤等。
  因此,共同法院不包括下列法院或者法庭:(1)专门处理国际公法纠纷的国际法院。一般认为,国际法院仅指对国际公法范围内的事项享有管辖权的法院,比如国际法院只能受理国家之间的纠纷;欧洲人权法院对人权问题享有管辖权。这些法院的公法性质决定了其不属于《海牙判决公约草案》中的共同法院。(2)行政性或宪法性国际法院。《海牙判决公约草案》第1条第1款规定本公约不适用于税收、关税和行政性事项,因此,行政性和宪法性法院不属于共同法院。(3)国际仲裁庭,因为《海牙判决公约草案》不适用于仲裁和与仲裁相关的程序。[16]
  总之,共同法院是指对国际民商事案件享有管辖权的国际法院或超国家法院。目前世界范围内存在以下八个共同法院:非洲商法协调组织内设的司法与仲裁共同法院、安第斯共同体法院、欧洲联盟法院、枢密院司法委员会、加勒比海法院、东加勒比海最高法院、比荷卢法院和统一专利法院。
  (二)共同法院的类型
  第22条第1款还从法院的审判权角度对共同法院进行了划分,即仅有上诉审判权的共同法院和兼有初审权和上诉审判权的共同法院。在前述的共同法院中,前者如安第斯共同体法院和司法与仲裁共同法院。后者如欧洲联盟法院、比荷卢法院和统一专利法院。
  但是,此种划分也会带来一些问题,因为有些共同法院的初审管辖权和上诉管辖权并不一致,比如加勒比海法院的初审所管辖的事项不属于《海牙判决公约草案》的范围,但是上诉管辖权又属于《海牙判决公约草案》的管辖范围,对于此种性质的共同法院在未来公约中的定位应在海牙“判决项目”的文件中加以明确。
  (三)共同法院的产生原因
  从全球范围看设立共同法院已成为一种趋势,它的出现反映了区域经济一体化组织争端解决机制的发展方向、区际互信的增强以及特定民商事纠纷解决的现实需要。[17]
  首先,共同法院是区域经济一体化的结果。为了实现区域经济的迅速发展,各国常常需要共同构建体系性规则,其中包括争议解决规则。依据区域一体化的不同程度,这些国家创设了很多区域性的争议解决机制,比如法院、仲裁庭和调解。这些争端解决机制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区域一体化的运行与实施。
  另一方面,双边投资协定在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这些协定旨在促进贸易和投资,而争议解决机制正在成为双边投资协定最为重要的内容。尽管目前与投资有关的争端主要通过仲裁加以解决,但是由于国际投资法缺乏多边机制的有效引领,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探索新的机制来加以解决,共同法院就是最新尝试之一。[18]
  其次,区域互信的增进。一直以来,判决的自由流动都是判决承认与执行的最终目标。但是,由于各国司法体系差异性太大,一直无法实现全球范围内判决自由流动。判决的自由流动仅能在一些地区间实现,比如欧盟《布鲁塞尔条例Ⅰ》通过废除执行令、免除认证等措施来促进欧盟成员国判决在其他国家的承认与执行。尽管如此,这些措施依然不能完全解决欧盟区域内判决的自由流动问题,因为“民商事”、“判决”这些概念解读以及公共政策的适用依赖于成员国和成员国法院进行。总之,这些因素使得判决的自由流动效率大打折扣。
  近年来,一种新的理念正在逐渐形成,即互相信赖(mutual trust)。以欧盟为例,随着欧盟一体化程度的提高,互相信赖原则正在逐渐取代判决自由流动原则。互相信赖原则逐渐成为欧盟国际私法,尤其是欧盟国际程序法的未来趋势和支柱。[19]这种变化在经过《共同法院条例》修订的《布鲁塞尔条例Ⅰ》中表现为以下三个方面:第一,成员国法院概念的扩张。《布鲁塞尔条例Ⅰ》第71a条规定,条例所称的共同法院应被当做成员国法院。第二,有限度的长臂管辖。第71b条第3款规定,共同法院对于侵犯欧洲专利、其损害结果发生在欧盟领域内的案件享有管辖权。此外,共同法院还对此种侵权在欧盟领域外造成损害的案件享有管辖权。但是,这种长臂管辖存在两个方面的限制:(1)被告有财产置于欧盟任一成员国境内;(2)与任一成员国有充分的联系。第三,判决在其他欧盟成员国承认与执行。第71d条第1款规定,共同法院作出的判决可以在非共同法院成立文件的欧盟成员国进行承认和执行。
  最后,共同法院为解决特定民商事问题的解决提供了新路径。共同法院产生的另一动力是特定民商事问题解决的实际需要。无论共同法院的组成国家是否地缘相近,都常常需要面对一些共同的问题,比如知识产权的跨境保护和投资争端的解决。这些问题解决需要依赖区域一体化的发展,共同法院正是解决此类问题的试验之一。[20]
  跨境知识产权纠纷的解决一直是国际民事诉讼的难点,同时也是此次《海牙判决公约草案》谈判中各国争论的焦点内容。除了知识产权侵权和有效性的争论之外,知识产权制度对于地域性的坚持也加重了外国知识产权判决承认与执行的困难程度。于是,国际社会试图解决新的问题和新的困难,但最终随着海牙国际私法会议民商事管辖权和外国判决项目的失败而不了了之。[21]在无法形成以条约为基础的全球性的知识产权争端解决机制的情形下,一些区域统一化程度高的地区开始探索由主权国家让渡特定范围的知识产权审判权,共同组成专门法院来应对跨境知识产权纠纷,比如比荷卢法院和统一专利法院。
  此外,国际投资争端解决的司法化趋势越来越明显。尽管目前与投资有关的争端主要通过仲裁来加以解决,但是由于国际投资法缺乏多边机制的有效引领,投资规则的碎片化和意大利面碗效应越来越严重。于是,越来越多的双边投资协定开始对争端解决机制进行改革,比如构建投资法庭机制来解决投资者与东道国之间的投资纠纷。[22]以欧盟实践为例,欧盟TTIP的ISDS建议稿是将现有的投资仲裁机制司法化,不仅引入上诉机制,而且将仲裁庭的临时机制固化为常设的法官。[23]
  而且,知识产权问题和投资争端解决的交叉使得问题更为复杂。作为适格的投资客体,知识产权受到投资条约的保护,在此后签订的大多数国际投资条约的“投资”定义也明确将知识产权作为一种投资类型。近年来,国际投资争端解决机制在国际投资活动中发挥的效能越来越明显,但与知识产权相关的投资争端也开始出现。[24]这些纠纷不仅不属于既有的双边或多边争端解决机制的受案范围,而且原有的机制也无法完全解决此类纠纷。
  二、共同法院判决和判决来源国
  (一)共同法院判决
  《海牙判决公约草案》所规定的共同法院判决有两种:仅有上诉权的共同法院所作出的判决;兼有初审权和上诉权法院作出的判决。对于仅有上诉权的共同法院的判决,如果初审法院是《海牙判决公约草案》的成员国法院,则可以通过《海牙判决公约草案》进行承认和执行。反之,如果初审国法院不是成员国法院,则该判决不能通过《海牙判决公约草案》进行承认与执行。[25]相较于第一种共同法院作出的判决,《海牙判决公约草案》对兼有初审权和上诉权的共同法院作判决的承认与执行设定了更为严格的标准,即仅当该共同法院的所有成员国都是《海牙判决公约草案》的成员国时,才能对该判决进行承认与执行。这样规定是为了避免非《海牙判决公约草案》的成员国搭便车。[26]
  (二)判决来源国
  共同法院对于《海牙判决公约草案》的另一个挑战是,其需要重新界定“判决来源国”,因为共同法院是数个国家共同组建的法院,而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在国际民事诉讼中,判决来源国的认定极其重要。它在一般管辖权、特殊管辖权、专属管辖权的判定,拒绝承认与执行的理由,判决的效力等诸多方面都发挥着巨大的作用。在承认与执行外国法院判决时,判决来源国是指根据案件的情况,作出判决的国家,核准或达成和解书的国家,或者正式签发或登记公文书的国家。但是,在共同法院判决当中,却并不存在这样一个实际的判决来源国。这就需要重新考虑判决来源国的界定问题,因为判决来源国的确定事关外国法院判决能否在外国顺利被承认与执行。
  判决来源国的界定对《海牙判决公约草案》的意义更为重大。相较于1999年《管辖权和判决承认与执行公约草案》和2001年《管辖权和判决承认与执行公约草案》,本次公约更加务实。在前两个草案破产之后,专家组意识到想要达成一项既规定管辖权又规定判决承认与执行的双重公约,很难成功。[27]因此,《海牙判决公约草案》转向制定单一公约,即仅规定判决的承认与执行。而对于管辖权问题,主要是通过间接管辖和专属管辖进行规定。这就需要借助判决来源国的法院来判断间接管辖中自然人的经常居所地和推定管辖等。可以说,判决来源国在第5条和第6条管辖权过滤器确定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
  因此,《海牙判决公约草案》第22条对判决来源国作出了特别规定。在仅有上诉审判权的共同法院中,共同法院判决来源国的判断是其中最为关键的因素。《海牙判决公约草案》第22条第3款规定,如果共同法院组成国家中有部分是《海牙判决公约草案》的成员国,部分国家不是其成员国的,但只要案件的初审在成员国法院进行,就可以认为是成员国的判决。在兼有初审权和上诉审判权的共同法院中,《海牙判决公约草案》第5条和第6条中的判决来源国是指作出判决的法院享有管辖权的成员国的全体领域(entire territory)。
  三、共同法院判决的承认与执行
  (一)一般条件
  对于外国法院判决的承认与执行,各国法律都要求外国法院的判决须满足一定的条件,[28]《海牙判决公约草案》也不例外,其旨在为外国民商事判决承认与执行提供一个有效的制度,以促进判决的全球流通。具体而言,成员国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5347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