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厦门大学法律评论》
职务发明奖酬制度的困境解读与理论反思
【英文标题】 The Institutional Predicament and Its Solution of the Employee Reward System in China
【作者】 肖冰【作者单位】 厦门大学知识产权研究院
【分类】 知识产权法
【中文关键词】 职务发明条例;职务发明制度;职务发明奖酬;专利法
【英文关键词】 employee invention; employee invention system; employee reward plans; patent law
【期刊年份】 2016年【期号】 1(上半年卷)
【总期号】 总第二十七辑【页码】 213
【摘要】 利益分配作为职务发明制度重要的组成部分,体现为奖励与报酬两种途径,是实现激励创新这一目的最直接也是最重要的方式。欲实现职务发明利益的合理分配:首先,应明确“奖酬”与劳动报酬的区别;其次,在功能方面应该明确“奖酬”是一种利益分配机制而非利益生成机制;最后,在实现途径方面,应通过授权性规范确认发明人享有获得奖酬的权利。
【英文摘要】 The Employee Invention System can be divided into two parts: ownership system and compensation or reward system, among which the reward system generally regarded as the employee reward plans which consists of bonuses and payment. In order to coordinate the various interests reasonably under the compensation or reward system: Firstly, a distinction must be made between labour reward and employee reward. Subsequently, It's should be emphasized that the employee reward plans is based on the market reaction of the related inventions. Finally, In respects of realization way, the Laws should regulated that the employee have the right to get compensation or reward from the Employee-Invention.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15155    
  国家知识产权局与国务院法制办分别于2014年3月和2015年4月,正式对《职务发明条例草案(送审稿)》进行公开并征求社会各界的意见。从各界的反馈来看,与职务发明相关的一些重要问题尚存争议。由于权利的归属与利益的分配,是职务发明制度所需要解决的核心问题。因此,本文在《职务发明条例草案(送审稿)》公开征求意见的背景下,结合最新的司法判例对职务发明奖酬问题在实践中所遇到的困境以及理论研究所存在的争议进行讨论。
  一、制度困境的现状解读
  (一)立法与实践中所面临的困境
  根据《专利法》及其实施细则的规定,现阶段我国对于职务发明奖酬问题采取“约定为主,法定为辅”的规制模式。一方面尊重当事双方的意思自治,承认并保护双方之约定;另一方面,又辅以法定的计算标准,对双方未就奖酬达成约定的情形加以补充。现实中我国职务发明奖酬制度所面临的问题,具体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其一,在于企业作为奖酬的给付方,依法承担有给付奖酬之责任,但或疏于落实,或有意违反。明显欠缺执行相关法律规定的诚意与积极性。其二,在于发明人依法享有获得奖酬之资格,但或迫于压力,或疏于维权,亦表现出不甚积极甚至消极的态度。
  此外,由于立法层面上的摇摆不定,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有关法律法规的落实。从立法沿革的角度来看,我国职务发明奖酬制度伴随着专利制度,特别是职务发明制度的发展而不断完善。总体上,经历了从法定模式到法定模式与约定模式相结合,再到约定模式为主法定模式为辅的过程。从保护劳动者的角度,法定模式无疑是最为直接的,保护力度也最强。但是这种模式已经在实践中证明了并不可取,即不宜基于单方面强调对特定主体的保护而制定过于复杂的法定奖酬标准。[1]为此早在2001年修改《专利法实施细则》时就是否采取“分情况具体计算”的方式进行了论证,但是却发现无论怎样细化都难免“挂一漏万”,而且划分得越细,实施起来就越复杂,产生矛盾纠纷的可能性就会越大。[2]事实上,对于不同行业、不同地区、不同产品之职务发明的奖酬差别可能很大,法律不可能作出统一的规定。[3]相比之下,约定模式更符合市场经济发展的要求,也符合民事立法尊重当事人“意思自治”的立法趋势。但若完全依靠约定的方式对奖酬加以确定,就必须面对如何使双方在经济地位不平等的客观实际情况下,进行平等自愿协商的问题。
  现实中,法律所期望的“平等协商”受限于当事双方地位的不平等,因而通常是难以实现的。用人单位的一方可以通过各种途径和资源来保障自身的利益。例如,在原告张某诉被告3M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3M中国公司)、3M创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3M创新公司)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设计人奖励、报酬纠纷一案中。[4]法院于2012年11月27日受理了此案,但一直到2013年11月19日才得以开庭审理。期间被告(3M中国公司)作为用人单位,先以法院无管辖权为由提出异议,然后又分别以主体资格不符、劳动关系不存在、公司奖励标准优先适用以及原告主张缺乏事实依据为由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显然,在上述诉讼过程中,发明人作为劳动者的欲对上述诸多事项逐一回应是非常具有难度的。于是在相关法律规则制定的过程中,需要在通过何种手段实现激励创新之目的,以何种手段规范企业的行为,以何种手段促进制度落实等一系列问题上进行反复的权衡与取舍。
  (二)理论研究中所存在的争议
  学者们对职务发明奖酬的必要性和合理性问题已不存在争议,这些共识也早已被立法所吸收并形成了明确的法律制度。但是对于职务发明奖酬利益之来源、制度之功能、调整手段之选择等问题,依旧没有形成较为统一的观点。有关争议主要体现在以下五个方面:
  其一,关于职务发明奖酬的本质,有学者认为是劳动报酬,或者在一定条件下可以被视作劳动报酬。[5]有学者则认为职务发明报(奖)酬属于知识产权的客体。因为职务发明报酬权是发明权的组成部分,是发明权中的财产权。所以,职务发明创造报酬权也是知识产权。[6]还有学者将职务发明奖酬认定为工资之外的报酬,用企业知识产权薪酬这一概念加以概括,并将其解释为是企业根据法律规定或者劳动合同约定,对在职和离职职工基于其在劳动合同履行期间对企业知识产权在创造、运用和保护方面所作贡献而支付的不同于一般工资的特别报酬。[7]其二,对于职务发明报酬的利益来源,有学者认为:职务发明奖酬实际上可以理解为源于保护发明人利益之目的,而使企业依法承担之义务。概言之,利益之源,源自于法律规定。同时,有学者将职务发明奖酬理解为源于合理分配利益之目的,是市场交易活动的结果。概言之,利益之源,源自于市场活动。其三,对于奖酬制度之功能,可以理解为保障发明人之利益,以促进创新;也可以理解为向市场主体利益分配提供规则,进而促进创新。其四,对于奖酬制度的合理性问题,有学者认为源自于发明人所付出的劳动,有学者认为源自于激励创新的需要。还有学者指出,就职务发明成果产生的过程而言,企业一方所投入的主要在物质层面,而发明人主要提供智力方面的投入。而对于一项发明成果来说,所有的投资人都应当具有法律上的权利主体资格从而享有这项发明成果的财产权利。[8]故发明人与企业都有获取相关收益的合理性。其五,对于法律调整方式的选择问题上,有学者分析与职务发明类似的职务作品问题时指出,尽管职务作品是为履行劳动合同的义务创作的,虽然在我国劳动力不是商品,但是并不能由此认为,职务作品的著作权关系应该主要由劳动法调整。[9]因为,在职务发明成果获得专利授权之后,在权利人与非权利人之间就形成了特定的人身关系或者财产关系,在专利权属于企业的前提下,发明人若想进一步获得额外的收入,那么实际上就在双方之间形成了平等主体之间的财产关系。故应充分发挥市场的调节作用,尽可能减少人为的干预。当事双方以订立合同作为解决问题的方案即可,也就是说充分发挥合同的作用是解决职务发明创造相关问题的一个简单而有效的途径。[10]也有学者认为,职务发明奖酬,是受劳动法律保护的劳动收入,企业与发明人的关系,是雇佣与被雇佣的关系。[11]现实中发明人根本就没有与企业平等协商的可能,所以法律应给与发明人以特别的保护。职务发明主体之间首先是劳动关系,职务发明创造法律关系以劳动法律关系为基础和前提。[12]故而,应适用劳动法的原则与调整手段。
  综上所述,发明人获得的奖酬其法律性质究竟为何?其利益之源是源自于市场,还是源自于法律的规定?应以民法的调整手段还是劳动法的调整手段对奖酬制度进行调整等重要的问题,在理论上都没有形成较为一致的观点。
  二、困境的成因分析
  劳动关系的存在,模糊了职务发明奖酬制度本应具有的作用,使得在理解职务发明奖酬制度的功能上产生混淆。相关问题的解答,需要从现实中制度为何难以落实,以及理论研究过程中为何难以形成共识这两个方面进行分析。
  (一)为何制度难以落实
  首先,经济发展的剧变促使职务发明奖酬制度所依赖的基本前提不复存在。我国职务发明奖酬制度的制定之初是基于这样一个隐含的条件的:即企业的经营者、普通职工都是企业的主人,都在政府的领导下和谐地工作,法律要求鼓励职务发明,所以所有报酬都会得到落实。[13]这一前提适用于国有企业、集体企业中占企业总数绝对优势的环境。但是,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私营企业逐渐成了市场交易活动的主要力量,而上述假设的前提在私营企业中缺乏得以实现的基础。于是,发明人与企业之间的利益冲突日渐突出。
  其次,历次法律的修改与完善,均触碰到了企业最为敏感的神经。其一在于经营成本;其二在于自主经营之权利。职务发明奖酬为何会与企业经营成本相联系,这与职务发明问题的特殊性以及现阶段法律调整模式有关。首先,作为专利法而言,其所调整的社会关系是平等主体之间的人身关系与财产关系。但是,相较于专利法中的其他制度,由于劳动关系这一基本前提的存在,使得职务发明制度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在普遍的观念中,作为劳动者的发明人面对作为雇主的企业时总是处于弱势地位。因此,法律应该给予发明人以倾斜性的保护。在这种背景下,职务发明制度的作用就演化为以保障为核心,在保障发明人利益的基础上以期实现激励创新之目的。例如,有学者指出保障弱势的受雇人为职务发明制度的要旨。[14]但是,这种模式的问题在于以保障发明人利益为基础,其实现大多以增加企业的义务抑或负担为途径。同时,在长期的司法实践中职务发明奖酬都被视作是劳动报酬。制度的运行就演化成为以劳动报酬为砝码,去协调企业与发明人之间的利益关系。制度越是难以落实,则认为发明人的利益越是难以保障。进而进一步增加保护发明人的力度,结果就是不断以立法的形式让企业承担越来越多的责任,实际上就造成企业经营成本的增加。由此,对发明人以倾斜性保护的动机本无可厚非,但是将职务发明奖酬视作劳动报酬并以此作为协调企业与发明人利益关系的手段,则是值得商榷的。这不仅会进一步激化劳动者与用人单位之间的对立关系;同时也会使企业自然地选择以消极的态度面对相关法规。其实,对劳动者而言奖酬乃是劳动报酬之外的收益,对企业而言劳动报酬与经营成本有着直接的联系,而职务发明奖酬则并不会直接导致企业经营成本的增加。概言之,不论是保障发明人利益之需要,还是激励创新之需要,保障与激励都不宜建立在片面使企业承担额外负担的前提之下。
  在经营成本之外,自主经营之权利也是企业非常敏感的一根神经。最新的职务发明条例草案,专门增设了各种程序性规定以保障制度的运行。行政部门可以依职权启动监督核查程序进入企业,审查其职务发明制度。[15]但企业则认为,相关规定会为行政权力干预企业经营提供条件,存在可能干预自主经营之虞,进而提出了明确的反对意见。可见企业对待尚未生效的规定已经是如此的态度,即便生效企业也不会以积极的态度加以对待。究其原因,依然是将保障发明人的利益视作职务发明奖酬制度的核心功能。其实,现实中企业自发制定奖酬规定,并实现良好运行效果的例子也非常之多。企业作为市场的主体,对于人才的渴求以及对人才重要性的认识是最为深刻的。所以,立法的目的应该是为主体的活动提供指导、预测等作用。而非单方面的保障某一特定主体的利益,抑或是为干预市场主体的自由活动提供条件。
  (二)为何难以形成统一的认识
  作为专利法中的一项制度,职务发明奖酬的有关问题深受专利制度理论基础的影响。由于法律长期没有明确职务发明奖酬的性质,使得在理论上对该问题形成了不同的认识。从最高人民法院有关的解释中可以看出,在立法实践中始终将职务发明奖酬视作一种劳动报酬或融于报酬之中。[16]然而,有学者认为如果将职务发明报(奖)酬视作劳动报酬,事实上是赋予了单位在分配职务专利收益过程中的主动权。因此,不利于鼓励发明人进一步从事科技开发。[17]于是,学者们各自基于不同的理论对职务发明奖酬问题展开讨论,而讨论的结果却与现实问题产生了冲突又进一步激化了理论上的争议。因此,理论上难以形成共识的主要原因,在于理论研究与现实问题之间不断出现难以协调的情况。
  有关专利制度的理论基础,主要有以下几种观念:自然权利论、契约论、奖励论、发展经济论等等。上述理论中尤以自然权利论和报酬论与职务发明奖酬关系最为密切。按照自然法理论,权利是天赋的,法律只是对天赋人权加以确认。一个从事智力创作活动的人基于其创造性劳动而获得劳动成果即知识产品,则该劳动者就有权就该知识产品获得财产权。[18]发明人对于发明成果作出了贡献,就应该获得奖酬。对于职务发明制度而言,发明人作为弱势劳动者的现实情况,又强化了自然权利的观念。诚然,自然权利理论对专利制度的发展产生过重要的影响。这种“劳有所得”的自然权利观,确实与职务发明人同时也是劳动者的情况相契合。但是,专利制度的发展历史表明自然权利观已经逐渐被其他理论所替代。从报酬论(奖励论或台湾学者所称创新报酬论)的角度,整个专利制度就是要通过给予合理经济利益的方式使参与发明创造的市场主体获得收益,作为其付出创造性的劳动以及物质、资金方面投入的回报。发明人为了完成发明创造是必须耗费大量的人力和财力的,法律授予其专利权是作为对其预先支付的人力和财力的一种回报。[19]即发明人从事了脑力劳动,因而享有获得收益的权利。相应的在“按劳取酬”思想的支配下,职务发明奖酬制度的作用就是要在确保发明成果的物质投资人与智力投资人的权利均可以得到有效的确认。
  但基于上述理论的分析,职务发明奖酬制度实际上演化成为一种利益生成的机制,即该制度会使发明人当然地获得收益。然而现实中依照法律规定,职务发明奖酬是有明确的基本前提的。所谓奖酬有奖励和报酬两个部分。奖励给付的条件,在于发明成果获得专利授权;报酬支付的条件,在于发明成果作为产品在市场流通过程中产生了收益。于是,在忽略了利益产生条件与利益来源基础上的理论分析,在现实中必然会遇到冲突。因为实际上,职务发明成果能否获得专利授权,能否在市场上被接受从而产生利益,这一切至关重要的因素都是不确定的。在利益不确定的前提下,企业选择消极的态度以面对此项制度也是必然的。相应的,企业的消极态度影响到了法律的实施,又表现为发明人利益无以保障的现象。于是,理论研究又进一步以保障发明人利益为前提,如此往复一个恶性循环由此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1515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