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山东警察学院学报》
域外有关中国暴恐新闻报道的批评语篇分析
【副标题】 兼论公安新闻语言的运用【作者】 刘震宇
【作者单位】 山东警察学院外语教研部【分类】 公安管理法
【中文关键词】 中国暴恐事件,新闻报道,批评语篇分析【文章编码】 1673-1565(2018)03-0155-06
【文献标识码】 A【期刊年份】 2018年
【期号】 3【页码】 155
【摘要】

恐怖活动历来是媒体密切关注和重点报道的对象,发生在中国的暴恐事件也引起了国际媒体的广泛关注。选取《纽约时报》有关中国暴恐事件的新闻报道作为研究对象,运用批评语言学和系统功能语言学理论,从文本、话语实践和社会实践三个向度进行批评性分析,旨在透过语言本身,揭示西方媒体如何看待发生在中国的暴恐活动以及在反恐问题上所体现出来的双重标准,拓宽公安机关在新闻舆情分析方面的理论视角,探索符合公安工作实际需求的舆情分析工具与方法。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41663    
  新闻在向人们传递政治、经济、文化、娱乐等信息的同时,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人们的价值观念以及对世界的认识。新闻的特点决定了新闻话语并不是一种自然透明的媒介,而是在语言外壳下起导向作用的社会化意识形态的反映,所以新闻媒体语言一直是人们认识世界的价值观念体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本文在吸取前人研究经验和成果的基础上,选取美国《纽约时报》有关中国暴恐事件的新闻报道作为研究对象,在文本-话语实践-社会实践的分析框架下进行批评语篇分析。[1]
  一、批评语篇分析的理论基础
  批评语篇分析,又称批评语言学,是20世纪80年代初首先在英国兴起的有关语篇分析方法的学科。它通过分析语篇的语言特点和生成的社会历史背景来考察语言结构背后的意识形态意义,进而揭示语言、权力和意识形态之间的复杂关系。批评语篇分析的核心概念是“批评”,它并不表示对语篇的负面评价,而是对符号、意义和支配语篇结构的社会历史条件之间的关系进行批评性研究。
  批评语篇分析在实践上常采用费尔克拉夫三维分析模型(Fairclough’s Three - Dimensional Model,简称TDM)作为理论框架。该分析模型是指费尔克拉夫所提倡的把以语言学为方向的语篇分析和与语言相关的社会政治思想结合起来,在三个向度的框架——文本、话语实践和社会实践范围内进行语篇研究的分析步骤。该分析模型的第一阶段采用传统的功能语言学方法包括词汇、语法、语义和语句连贯等在内的语言文本进行分析;第二阶段是话语实践阶段,涉及语篇的生成、传播和接受;第三阶段是社会实践阶段,主要揭示霸权、权力和权力关系系统,隐藏的意识与语言使用的关系。费尔克拉夫认为,批评语篇分析的这三个阶段相互联系,同时又有其各自的目的。因此,潜在的隐藏在语篇背后的意识形态是在对每个阶段综合分析的基础之上被揭示出来的(如图1所示)。{1}
  (图略)
  图1语篇三维分析模型(Fairclough, 1992)
  二、域外有关中国暴恐新闻报道的批评语篇分析
  (一)文本分析
  1.分类
  分类是指对人或事件的命名或描述,主要通过语言功能中的词汇选择来实现。其是用语言赋予外部世界以秩序,是人类最基本的认知能力。{2}分类是新闻报道语篇分析中重要的方法,隐藏的观点和意识形态意义可以通过分类体现出来。
  表1词汇选择

┌────────┬───────────────────────────┐
│描述对象    │词汇选择                       │
├────────┼───────────────────────────┤
│暴恐事件    │民族暴力(ethnic violence)、暴力冲突(violent clashes)、│
│        │流血事件(bloodshed)、民族流血事件(ethnic bloodletting)│
│        │、突发暴力事件(spasm of violence)           │
├────────┼───────────────────────────┤
│反恐措施    │警察的高压行动(the highhanded actions of the police)、│
│        │一系列的压制(systematic repression)、镇压(security cra│
│        │ckdown)、过度使用武力(use of excessive force)     │
├────────┼───────────────────────────┤
│暴恐分子    │抗议者(protesters)、疑似袭击者(the alleged attackers) │
├────────┼───────────────────────────┤
│东突势力头目  │“维吾尔流亡领袖”(exiled Uighur leaders)、“海外维吾 │
│        │尔族拥护团体”(overseas Uighur advocacy groups)、“维 │
│        │吾尔族持不同政见者”(Uighur dissidents)        │
├────────┼───────────────────────────┤
│中国的民族政策 │政府对宗教的限制(government restrictions on religion) │
│        │、政府对伊斯兰宗教和文化的歧视            │
│        │(government discrimination against Islamic religion an│
│        │d culture)                      │
└────────┴───────────────────────────┘

  从表1可以看出,在《纽约时报》有关中国暴恐事件的报道中,暴恐事件往往被描述为“民族暴力”、“所谓的恐怖袭击”,采用这些词汇描写发生在中国的恐怖袭击事件,质疑中国警方对这些暴力恐怖袭击事件的定性。暴恐事件发生后,中国政府采取正常有效的反恐措施,但在《纽约时报》的新闻报道中却被描述为“警察的高压行动”、“过度使用武力”等,这些词汇给读者呈现出中国政府专制、集权、暴力的负面形象。在对人的描述中,《纽约时报》把暴恐分子描述为“抗议者”,肆意歪曲对暴恐事件人物的定性,把东突势力头目称为“维吾尔流亡领袖”,别有用心地抬高其在国际上的地位。在新闻报道中多次提到中国的民族政策,称之为“政府对宗教的限制”、“政府对伊斯兰宗教和文化的歧视”,处处体现出中国政府对新疆维吾尔族的“民族压制”,严重扭曲了事实,误导了新闻受众。快醒醒开学了
  2.转换
  转换是指句法变换或选择性措辞,在新闻语篇中被广泛使用,它涉及呈现给读者的新闻信息的顺序,报道者会有选择性地决定成为关注焦点的部分。名物化和被动化是转换的两种具体表现形式。
  一是名物化。名物化即通过删除一些句子成分,把动词结构或从句转换为名词结构。例如,“维吾尔族人的怨恨是由普遍的贫困和政府限制造成的。(The resentment among Uighurs is fueled by widespread poverty, government restrictions.)”“镇压维吾尔族人是造成暴力的原因。(Repression of Uighurs is responsible for the violence.)”表示动作意义的动词“怨恨”、“镇压”被转换为表示状态意义的名词,报道者留给受众了解详情的空间很少,并没有过多透露其中的细节,使受众误认为憎恨、指控和对维吾尔族的压迫是一种常态化的状态。
  二是被动化。被动化是把表示受事的宾语成分移到句首,充当有标记主位,以突出该成分所表达的信息。通过这种方式,读者更容易把关注的重心放在句首,而忽略参与者之间的关系,同样可以起到实施意识形态控制的目的。例如,“59人作为恐怖分子被警方当场击毙。(59 people described as terrorists have been shot dead by police.)”通过被动语态的使用,新闻报道者把想要突出的信息置于句首,如“59人”,一方面弱化了恐怖分子的暴行,另一方面使中国警方打击暴行的正当性大大减弱。新闻报道者通过行为主体的模糊化来达到一种“非人格化”的效果。
  3.情态
  情态通常用来表达说话者对事物所持有的态度和看法,涉及能够表达说话者意图的多种评价手段。在新闻报道中,情态通常被报道者用来表达对事情发展的个人意愿、强制和推测,从而有意无意地影响读者的态度或行为。{3}因此,在新闻报道语篇的批评性分析研究中,对情态的分析有利于体现报道者的立场、意图和对受众认知的干预,从而具有解释其意识形态的意义。通常情况下,情态可以表达四种感情状态,即事实或预测、强制、允诺和愿望。
  (1)事实或预测。依据肯定程度不同,可以分为高值、中值、低值,由情态动词、副词、形容词来表达,在汉语中表示绝对、大概、可能的含义。例如,“去年的天安门袭击可能是一个转折点,和这次事件一起预示着更多的暴恐事件可能会遍布新疆以外的区域。(The Tiananmen attack last year could be called a turning point, and together with this incident indicates that more terror activities could spread beyond Xinjiang.)”“这绝对是情报失败。(Absolutely, it’s an intelligence failure.)”“这次袭击可能会促使新疆安保升级。(The attack is likely to prompt heightened security in Xinjiang.)”“这些报道消失了,看起来像是政府在努力扼杀对于死亡的惊恐和愤怒。(Those reports disappeared, in what appeared to be a government effort to stifle alarm or volatile anger about the deaths.)”
  “可能”属于中情态词,在用法上表示有一定的可能性。第一个例句表达了天安门暴恐事件有可能成为一个转折点,以及中国的暴恐事件从新疆蔓延开来的可能性。副词“绝对”表达出新闻报道者在对暴恐事件原因分析时所表现出的绝对肯定口气。形容词“可能”的使用,表示一种不确定的语气,袭击事件的发生有可能会加强新疆安保等级。“看起来像是”在肯定值范围上属于低值语气,在该例句中,恐怖袭击发生后,新闻报道者揣测中国政府试图封锁消息,来遏制公众对暴恐事件的恐慌和愤怒。对于这种毫无事实依据的判断,新闻报道者只能采用肯定语气最弱的“看起来像是”。
  (2)强制。说话人规定参与者必须或应该遵守提议中的具体要求,通常通过情态动词“必须”、“应该”来表达。例如,“中国政府必须重新思考现在的政策,否则那种暴行还将继续。(The Chinese government must rethink its current policy or else such violence will continue.)”“中国政府应该重新思考新疆的反恐策略,中国应该更加尊重新疆区域内不同的文化、宗教和语言。(The Chinese government should rethink its approach to counter - terrorism in Xinjiang and China should be more respectful of the different cultures, religions and languages within Xinjiang.)”
  在第一个例句中,“必须”属于高情态词,表现了美国媒体的居高临下的姿态,同时传达出一种强制的态度。在第二个例句中,连续使用两个情态动词“应该”,显示出美国把自己树立成某种权威力量,要求对方服从自身,“应该”去做什么,对中国政府指手画脚,体现出美国的霸权主义思想。从以上两个例子可以看出,新闻报道者把恐怖袭击事件与中国的民族宗教政策联系在一起,肆意干涉和指责中国的民族宗教政策,并要求中国政府“必须”和“应该”按照其想法去对待中国的反恐问题。
  (3)允诺。允诺是指报道者对参与人的行为给予认可和允许。例如,“我无法想象谁会以如此残忍的方式杀害无辜的人。(I just cannot imagine who would want to kill innocent people in such a cruel fashion.)”“我认为我们会需要一些公开的政治动机,这些细节都很粗略。(I think we would need to have some overtly stated political motivation, and those details are quite sketchy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Fairclough, Norman. Language and Power[M].Longman London and New York, 1989.24-26.

{2}Fowler, Roger, Bob Hodge, Gunther Kress and Tony Trew. Language andControl[M]. London:Routledge & Kegan Paul, 1979.78-79.来自北大法宝

{3}Fowler, Roger. Language in the News: Discourse and Ideology in the Press [M]. London:Routledge, 1991.85-86.

{4}{6}辛斌.批评语言学:理论与应用[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5.75.114-115.

{5}Fairclough, Norman. Discourse andSocial Change[M]. Cambridge: Polity Press, 1992.103-104.

{7}Geis, M. L. The Language of Politics[M]. New York: Springer - Verlag, 1987.130-132.

{8}邵培仁,李梁.媒介即意识形态——论法兰克福学派的媒介控制思想[J].浙江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1,(1):106-107.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4166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