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湖南警察学院学报》
论大数据背景下的侦查合成作战
【英文标题】 The Investigation and Synthesis Operation Under the Background of Big Data
【作者】 马志宏马振鹏
【作者单位】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侦查与反恐怖学院2017级侦查学专业{硕士研究生}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侦查与反恐怖学院2017级侦查学专业{硕士研究生}
【分类】 人工智能【中文关键词】 大数据;合成作战;智能作战
【英文关键词】 big data;integrated operations;smart operation
【文章编码】 2095-1140(2019)01-0037-0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1
【页码】 37
【摘要】 大数据互联网时代对我国侦查合成作战的模式产生了强大的冲击,如何让数据在共享、交换、使用中产生新价值并服务于侦查破案已成为理论研究的热点。现行侦查合成作战存在的主要问题是:合成作战水平偏低、联动指挥能力欠缺、系统内部受约严重、合成考核效果欠佳,这些问题在不同程度上影响了侦查合成作战的整体效能。鉴于此,公安机关应紧跟大数据发展的潮流,通过建立常态化的作战运行机制、构建精准化的数据管理模型、创建立体化的全息研判中心、创立动态化的合成考核机制等途径走出困境,不断提升公安机关的合成作战能力。
【英文摘要】 The era of big data internet has a strong impact on the mode of China' s investigation and synthesis operations. How to make data generate new value in sharing, exchange and use and serve to detect and solve crimes has become a hot topic of theoretical research. The main problems in the current synthetic warfare mode are: low level of synthetic operations, lack of joint command capability, serious internal contracting, and poor performance of synthetic assessment. These problems affect the overall effectiveness of the investigation and synthesis operations to varying degrees. In view of this, the public: security organs should follow the trend of big data development, and get out of the predic,ament by establishing a normalized operational operationa J mechanism, constructing a precise data management model, creating a threer dimensional holographic research center, and creating a dynamic synthetic assessment mechanism. Constantly improve the synthetic combat capability of public security organ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56815    
  
  随着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技术的飞速发展,数据已成为信息化社会的自由资源,谁掌握了数据,谁就掌握了主动权。数据的井喷式增长和多样化形态不仅给人们的日常生活带来巨大冲击,而且衍生出高度智能化和极具破坏性的高科技犯罪,导致传统的合成作战模式已无法满足大数据时代的侦查要求。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侦查合成作战将面临着新的机遇和挑战,一场由大数据引发的合成作战模式的转型势在必行。为此,笔者拟对当前侦查合成作战的现状做些反思,并在此基础上探索大数据时代提升侦查合成作战能力的有效路径,以期对我国的“智慧警务”建设有所裨益。
  一、侦查合成作战的现状分析
  现阶段,我国正处于经济社会转型的阵痛期,诱发刑事犯罪的各种消极因素大量存在,一些传统接触性犯罪逐渐呈现出网络化、产业化和智能化的趋势。侦查合成作战是公安机关积极应对刑事犯罪新变化的必由之路,也是为公安信息化建设添砖加瓦的内在要求。自2010年公安部提出“合成作战”以来,经过8年的探索,各地公安机关都相继建立了侦查合成作战平台,在侦破大案要案中屡见奇效。但综合分析发现,目前侦查合成作战仍存在一些问题,主要表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一)合成作战水平偏低
  近年来,为了遏制刑事犯罪高位运行、新型犯罪不断涌现、犯罪动态化持续加剧的严峻形势,公安部要求全国公安机关强化合成作战机制建设,各地公安机关也建立了相应的合成作战平台。从横向来看,各警种、各部门之间确实加强了合作,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警力分散、各自为战的不利局面,短期内也起到了很好的效果。但很多合成作战平台只是为了债务某一或某类案件而临时搭建的,侦查合成作战未能形成一个固定的、常态化的运行机制,无法为侦查实践提供全方位、多层次的服务。从纵向来看,公安机关现行的合成作战模式层次较少,很多基层部门都停留在合成作战的初级阶段,各个系统的涉案线索和信息数据未被有效整合和利用,信息共享遭遇政策性壁垒。侦查人员在办案过程中仍以人工线索流转为主,缺乏依靠其他线索流转的能力;侦查合成作战机制的不健全导致情报研判的功能单一,案件重点信息的研判能力不强,侦查人员运用情报信息并案侦查的意识偏弱,缺乏对涉案数据的深挖能力,无法在第一时间扩大战果,致使情报资源在案件侦破过程中发挥的效果欠佳,影响了合成作战的整体效能。
  (二)联动指挥能力欠缺
  在我国,基层公安机关受上级公安机关和地方政府的“双重领导”,特别是在地方政府提供主要活动经费的前提下,警务合成作战的指挥受到来自多方面因素的影响,上级公安机关和地方党委、政府都可以对警务合成作战指挥权施加影响[1],使得侦查合成作战的指挥机构难以作出清晰、明确、有效的作战命令;其次,在侦查合成作战体系中,公安机关必须时刻与地方、行政部门和其他相关部门进行沟通和协调,特别是在处理突发危机事件时,参与合成作战的应急联动单位有好几个,合成指挥作战的联动能力不足,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侦查合成作战的效率;再次,从现行公安机关的组织体系来看,基层公安机关的机关单位和业务部门庞杂,职能交叉、分工过细和警力分散导致侦查合成作战的效能欠佳。与此同时,公安机美各部门之间的业务分工日趋单一,作战层面缺乏行之有效的手段,指挥指令下达效率不高,这与侦查合成作战的初衷大相径庭。
  (三)系统内部受约严重
  侦查合成作战需要承担反恐、处突、维稳、打击等多项任务,由于每项任务中涉及的组织程度、对象数量、作战要求、社会舆情等存在差异,使得侦查合成作战时需要考虑方方面面的因素,各警种、各部门承担的合成作战任务与工作职能时而出现错位,在合成作战过程中沟通欠佳,工作推进过程中有时出现难以协调、警务资源分配不均的情况,使得侦查合成作战在系统内部受约频频,很难做到快速、准确地打击违法犯罪活动,也无法为侦查破案及时提供多维度的服务。
  侦查合成作战不仅是相关警种、部门的合成,更是侦查手段、措施的合成,而且还是警务资源与社会其他资源的合成,换言之,侦查合成作战是集一切有利资源为侦查破案服务。侦查实践中,大量数据广泛散布于各警种、各部门和社会其他信息系统中,而各个系统之间缺乏信息互通和共享机制,信息壁垒致使数据访问遭遇政策性屏障,大量涉案信息不能及时被发现和利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侦查破案的时效。各部门、各警种之间的合成作战大多都停留在形式上,实际上仍存在着各自为战、单打独斗的现象.使得公安机关对涉案犯罪信息的搜集、整合、研判程度不高,合成作战效果欠佳,数据整合不够充分。各个部门的民警在数据的使用过程中都有各自的不同习惯,涉案数据信息的储存方式各异,同时也缺乏统一规范的操作程序,致使侦查合成作战深受内部的层层约束,很难达到联合侦查、资源共享、形成合力的作战目标。
  (四)合成考核效果欠佳
  侦查合成作战除了指挥决策、部门运行、线索经营等机制外,还有利益分配、监督机制、激励机制和保障机制。由于我国各级公安机关在组织设置、人员构成和工作职能等方面不尽相同,不同地区的公安机关在推进侦查合成作战的过程中,人事管理工作面临着不同的问题和挑战。部分地区的基层公安机关受资金、技术等条件的限制,在合成作战绩效考核工作中缺乏可以量化的考核标准,破案成果和时效性鉴定相当困难。由于不同区域、警种、岗位之间存在着差异,使得考评难以把握对象之间的可比性,考核指标在没计上失去了质与量的平衡性,考核结果出现了一些不公平的现象,由于考核结果缺乏相应的公示环节,使得合成作战的利益分配机制、监督机制和激励机制不能发挥很好功效,最终的考评结果也很难让人信服。
  现行合成作战的工作目标难以分解,绩效考核的指标也很难量化,考评机制的不健全使得考核主体在考评过程中太过主观,考核的方法也很单一。这些问题的存在致使合成作战的考核结果很难做到客观公正,各参战主体的工作积极性严重受挫,导致合成作战的功效很难达到预期的目标。
  二、大数据时代提升侦查合成作战效能的途径
  (一)建立常态化的作战运行机制
  侦查合成作战在推进初期,各警种、各部门都是为了满足具体业务需求而合成的,各个系统间形成了信息不共享互换、功能不关联互动以及信息与实践相脱节的局面。海量的数据信息在各警种、部门之间传递不太顺畅,合成作战过程中普遍出现了数据寻找难、数据共享难、数据不对称等问题。
  大数据背景下的侦查合成作战,应充分运用大数据信息处理技术,建立一个基于业务驱动各警种、各部门合成作战的大数据共享平台,将治安、交管、刑侦、禁毒、技侦、网安等各部门的信息资源高度整合,打破不同警种、部门之间的信息壁垒,确保数据在合成作战平台上自由流通、转换。基于传统侦查技战法的应用,应将数据共享的理念贯穿于合成作战的方方面面,将案件信息、案情线索、优质经验等资源信息进行横向的跨部门共享,以实现多应用系统数据的高度整合。公安机关要深化合成作战内部机构改革,建立常态化的合成作战运行机制,形成由刑侦牵头的大数据合成作战体系,将线上合成与线下合成相结合,统一指挥各警种、各部门联合行动,加强合成作战人员和业务的整合,充分发挥各参战部门的的优势和特长,实现侦查资源与侦查措施的有效整合。此外,还要依靠大数据处理技术规范各种数据的结构和标准,优化数据的采集、过滤和应用程序,加强公安内外信息网络的无缝对接,注重各类信息平台的互联互通,实现数据资源和网络系统的高度融合。例如,2016年1月18日凌晨,武陵区某酒店停车场内发生系列盗窃车内财物案,经前期侦查与案件串并,武陵分局依靠侦查合成作战工作机制,将情报、技侦、图侦等工作有机融合,充分运用大数据高清天网和大情报应用模块成功破获此案[2]。
  (二)构建精准化的数据管理模型
  数据是信息社会的伴生物,其存在是由科技、网络等因素交织而成的结果,对大数据的运用能力已成为提升公安机关核心战斗力的关键。各警种、各部门对现有系统平台上的数据大多都停留在读取和存储上,主要用于侦查工作中结构化数据的简单处理,对非结构化数据的挖掘一片空白,侦查人员无法从大量潜在的数据中搜寻到涉案关键信息。其实,侦查合成作战不缺数据,缺的是对涉案数据的深挖能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马忠红,刑事侦查学总论[M].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09.
{2}马忠红公安机关现行侦查体制存在的问题评析[J].山东警察学院学报,2016(04).
{3}徐永胜,徐公社,试论大数据背景下侦查合成作战机制[J].山东警察学院学报,2017(04).
{4}陈刚,秦帅,电信诈骗案件侦查中合成作战机制研究[J],公安学刊(浙江警察学院学报),2015,(4):40.
{5}李亦中论新形势下合成作战在公安刑事侦查工作中的运用[J].上海公安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16,(4):34-39.
{6}玛祖存.“互联网+”背景下的侦查合成作战研究[J].贵州警官职业学院学报,2016,(5).
{7}杨郁娟.大数据侦查的证成:从信息化到大数据[J].铁道警察学院学报,2017,(3):2(1):23.
{8}何军大数据与侦查模式变革研究[J].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 (1).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5681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