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
当前刑事裁判文书制作需要规范的两个问题
【作者】 周道鸾【作者单位】 国家法官学院
【分类】 刑事诉讼法【期刊年份】 2006年
【期号】 11【页码】 63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3696    
  一、第二审发回重审的裁定应否在裁定书中具体写明发回重审的理由并取消内部函
  传统的做法是:发内部函,指明原审法院判决具体存在哪些实体和程序问题,但在裁定书中只概括写明发回重审的理由。
  以刑事裁定书为例。按照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三)项和第一百九十一条的规定,原判决事实不清楚或者证据不足的,或者发现第一审法院的审理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可能影响公正审判的,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法院重新审判。而根据1992年《法院诉讼文书样式(试行)》(以下简称《试行样式》)的规定,“在本裁定书中,对于发回重审的问题和理由,只作概括的叙述,其具体内容另行附函向原审法院说明”。民事和行政裁定书样式亦然。
  刑事裁判文书改革的做法是:取消内部函,在刑事裁定书中具体写明发回重审的理由。
  在1996年10月至1999年3月为修订《试行样式》中的刑事诉讼文书样式部分而征求意见过程中,对于二审发回重审的案件,在刑事裁定书中应否具体写明发回重审的理由,应否取消内部函,曾有过三种不同意见。第一种意见主张在裁定书中具体写明发回重审的理由,以增强裁判文书的公开性、透明度和说理性。第二种意见主张对于以原判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发回重审的,理由可只作概括叙述,具体存在哪些问题另行附函说明;对于以违反法定程序为由发回重审的,则应当按照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一条规定的5种情形具体写明。第三种意见主张维持《试行样式》的写法。经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两次认真讨论,最终采纳了第一种意见。大家一致认为,过去的习惯做法不符合1996年修正后刑事诉讼法的立法精神,不符合公开审判原则,不利于控辩双方充分行使控诉权和辩护权,因而不利于原审法院更好地查明案件事实(法律事实)和证据,及时纠正一审在实体上和程序上可能发生的错误。因此,决定第二审人民法院在发回重审的裁定中,不论是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不清或者证据不足,还是违反了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原则上都应当在裁定书中具体写明发回重审的理由,不再另行附函向原审法院说明。
  为此,经1999年修订的《法院刑事诉讼文书样式(样本)》(以下简称《修订样式》)在“二审发回重审用”的刑事裁定书(样式16)中规定,在裁定书的正文“本院认为”部分,要“具体写明原判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或者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的情形,阐明发回重审的理由”。并在“样式16的说明”中强调:“在本裁定书中,原则上应当具体写明发回重审的理由”,“不再向原审法院另行附函说明,特殊情况除外。”特殊情况主要是指涉及国家秘密包括审判秘密的情况。这是刑事裁判文书的重要改革。
  当前存在的主要问题。
  尽管《法院刑事诉讼文书样式》明确规定,二审在发回重审的刑事裁定书中应当具体写明发回重审的理由,并取消内部函,但据笔者了解,真正按照此要求制作刑事裁定书的为数并不多,大多数经二审或者死刑复核发回重审的案件,仍然习惯于给原审法院发内部函,指出原审判决在认定事实上或者执行法定程序上存在的问题,在刑事裁定书中只概括写明发回重审的理由;二审发回重审的民事和行政裁定书,由于还未进行修订,现在执行的仍然是1992年的《试行样式》,这种制作方法更具有普遍性。
  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受传统做法的影响,一些法院和法官逐渐形成了一种思维定式,从不考虑这种做法是否符合公开审判原则,是否有利于维护双方当事人的诉讼权利,是否有利于司法公正,从而印证了“习惯势力是最可怕的势力”的名言。另一方面是担心如果将发回重审的具体理由写在裁定书上会泄密,使审判工作陷入被动。实质上,是司法机关和司法工作人员长期存在的重实体、轻程序思想在作祟。
谁敢欺负我的人

  树立程序公正的司法理念,认真落实公开审判的宪法原则。
  裁判文书改革是司法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司法改革的最高价值取向是司法公正,人民法院制作的已生效的法律文书是司法公正的最终载体。司法公正包括程序公正和实体公正两个方面,缺一不可,而且在审理案件的整个过程中首先要做到程序公正,切实贯彻包括公开审判原则在内的一系列诉讼原则、制度和程序。公开原则是裁判文书改革应当遵循的原则之一。这一原则要求在制作裁判文书时,庭审举证、质证、认证的过程要公开,裁判的理由和裁判的结果要公开。如果在裁定书中不具体写明发回重审的理由,而以向原审法院发内部函的形式来代替,显然在这个环节上剥夺了当事人享有的知情权和诉权,有违公开审判原则,有悖司法公正。
  担心在发回重审的裁定书中具体写明发回重审的理由会造成泄密的思想也完全是多余的。因为法院审理的绝大多数刑事、民事和行政案件都不涉及国家秘密;少数案件涉及国家秘密,属特殊情况,仍可以采取发内部函的形式,不在裁定书中具体写明发回重审的理由。在发回重审的裁定书中具体写明发回重审的理由,也是世贸组织规则的要求。法律透明度原则、司法程序的独立与公正原则是WTO规则确立的重要原则之一,人民法院在审判活动中必须遵守这些规则。
  笔者注意到,最高人民法院在《人民法院第二个五年改革纲要(2004至2008)》中提出,要“进一步落实依法公开审判原则,采取司法公开的新措施,确定案件运转过程中相关环节的公开范围和方式,为社会全面了解法院的职能、活动提供各种渠道,提高人民法院审判工作、执行工作和其他工作的透明度。”在2006年6月最高人民法院召开的全国高级法院院长座谈会上,肖扬院长指出,公正不仅应当实现,而且应当以人们看得见的方式实现。再次强调,要继续全面落实公开审判制度,扩大审判活动公开的范围,“除了涉及审判秘密的活动和程序,要逐步实现审判活动的全程公开”。笔者认为,在二审发回重审的裁定书中,不具体写明发回重审的理由,而用发内部函的方式来替代,就属于在案件运转过程中相关环节上实行暗箱操作,这在司法的历史上应当说是一种倒退,因而属于应当扩大审判活动公开的范围。建议最高人民法院在修订民事诉讼文书样式和行政诉讼文书样式时,采取司法公开的新措施,取消内部函,在发回重审的裁定书中,明确具体地写明发回重审的理由,实现阳光下的审判。
  二、死刑复核刑事裁判文书证据的表述:是只罗列证据的名称,还是应当写明证据所证明的事实?
  在最高人民法院和各高级人民法院制作的死刑复核刑事裁判文书中,认定事实的证据有两种不同的表述方法。
  一种是:所引证据只罗列证据的名称,不写明证据所证明的事实。例如,2005年复核的王×贪污案,裁定书首先写明了经复核确认的事实:被告人于1995年至1998年间,在代办处负责代理长春证券公司发行企业债券过程中,多次超量发行债券,总计人民币2186.8万元,后又采取自己填写收条、冒充他人签名等手段将发行款陆续提出据为己有,并多次利用伪造的委托发行协议书和长春证券公司收款凭证在代办处平账。接着,裁定书在证据部分写道:“上述事实,有张××、刘×欣、王××、王×、刘×心等证人证言,委托发行协议书、审计报告、伪造的长春证券公司收款凭证等书证,文检鉴定结论和追缴的赃款、赃物等证据证实,被告人王×亦有供认,足以认定。”
  只罗列证据名称而不写证据所证明的事实的理由是:死刑复核案件实行的是书面审理;一、二审对证据已进行了庭审举证、质证和认证,没有必要在死刑复核裁判文书中再重复,以保持裁判文书的简明扼要。
  另一种是:不仅写明所引证据的名称,而且写明证据所证明的事实。例如北京市高级人民法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我我我什么都没做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369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