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西南政法大学学报》
“属地原则”与“正当程序”的整合
【英文标题】 Conformity of Territoriality and Due Process:Interstate Jurisdiction over Corporations in the U.S.A.
【作者】 高云丽【作者单位】 西南政法大学
【分类】 民事诉讼法
【中文关键词】 属地原则;正当程序;整合;管辖承认理论
【英文关键词】 territoriality;due process;conformity;theory of consent of jurisdiction
【文章编码】 1008—4355(2005)0099—07【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5年【期号】 3
【页码】 99
【摘要】

在美国民事诉讼中,地域管辖规则要求初审法院必须对当事人享有属地上的管辖权,联邦宪法要求初审法院对当事人的这种管辖权必须符合其第十四条修正案中规定的正当程序的要求。在将这两种原则性的管辖规则整合适用方面,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作出了若干相关判例。这些判例中的一些思想对于我国地域管辖的完善是有借鉴意义的。

【英文摘要】

In American civil proceedings,the territoriality principle requires that a trial court have territory jurisdiction over the relevant party.Further,the US Constitution provides that such a jurisdiction must conform to the due process prescribed in Amendment 14.As to the conformity of territoriality and due process,the US Supreme Court has set up some cases for lower courts to follow.In this author’s opinion,the ideas revealed by these cases may have some referential meanings for us to improve the principle of territoriality in China.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82907    
  
  美国民事诉讼中的管辖权主要是确定联邦法院或者州法院对某一案件是否有权受理和审判的问题。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以及其它各种社会关系的变化,美国民事诉讼管辖理论承受的压力日益增长,司法实践中的诉讼管辖问题进一步复杂化。各州都面临着将自己的司法管辖权扩展出州界的需要,司法实践也呼唤一种独立于单纯地以有形力量限制民事被告的管辖原则。但是如果州的权力扩张了,那么权力的逻辑伴侣——约束也就成为一种必要。在美国当代民事司法管辖理论中,权力的扩张及其限制相结合生成民事司法管辖的两个基本决定因素:属地原则和正当程序。
  美国民事诉讼地域管辖规则要求初审法院对当事人必须享有属地上的管辖权,联邦宪法还要求初审法院对当事人的管辖权必须符合联邦宪法第14条修正案所规定的正当程序[1]的要求。尽管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对这两种原则性要求的整合,已经作出了若干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判决,然而有关对人管辖的相关法律规则仍然令美国的法官们难以取舍。其中尤其令美国法官们头疼的法院管辖现象便是:州法院根据外州法人团体登记法来对外州法人团体行使的一般管辖权。在美国,很多联邦初审法院和州法院都基于一种“管辖承认”理论坚持了这种司法实践。尽管这种实践似乎并未超出美国联邦宪法第14修正案中“正当程序”的保护,并且还在一定程度上保持了正当程序条款的开放性,但这种过于严苛的管辖要求却产生了民事法律关系当事人对司法管辖权的不确定性。因而,尽管“正当程序”条款并未禁止法人团体登记法中一般管辖权的规定,但这些规定所产生的不确定性仍然将这种对人管辖产生的依据——“管辖承认”理论对属地原则的扩充违宪化。
  一、美国司法实践中的“管辖承认”理论:属地原则的扩张
  美国有关管辖的法理可以追溯到1877年以前{1},这一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对彭诺耶诉内夫(Pennoyer v.Neff)一案[2]的判决在很大意义上是现代管辖原理的奠基石。该案中,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确立了对人管辖的一般原则,即:法院的管辖权必须限定在法院所属州的地域范围之内,法院取得对人管辖权的依据主要有被告自愿出庭、出现在本州、在本州有住所、居所或财产等;而对州外的人行使管辖权则必须是对人进行直接送达。同时联邦法院还关注横向的联邦主义问题,即承认各州拥有独立的主权。美国联邦政体内平等主权的共存意味着任何州都不能对其州外的人和物直接行使管辖权。彭诺耶案的审理所基于的一个假设前提是:不适当的管辖权本身就构成了对公民自由的侵犯——一种能为人们所认知的司法伤害。在该案中美国联邦最高法院阐释了能够调整这种伤害的管辖原则,以期通过限制州的权力来减少其发生机率,弱化其负面影响。该案的判决采纳了属地作为管辖权的限制性因素,并认为裁判权的限制应该与州的地理界限一致。因而,只有在被告出现在该州地域内(并通过适当的送达程序进行了送达时)行使管辖权才是适当的。这一点适用于所有的案件。可以说,在彭诺耶案之前,美国司法中州内送达更多的是一种实践需要而非原理性的配置,该案对州内送达的要求实质上确立了一种限制诉讼滥用的机制。然而,无论是原理性的配置,还是单纯的一种审慎性的考量,属地始终是管辖的一个决定性因素。
  同时,美国司法实践证明,将一个州的地理界限与其裁判管辖权完全对应配置这种做法过于粗劣,以至于根本无法适应跨州法律关系类型的增加及其数量的增长。面对将管辖权扩展到州外被告,尤其是州外法人被告的需要,美国各州在联邦最高法院的支持下,开始接受非本州居民被诉的案件。这种司法管辖范围的改变意味着在彭诺耶案中发出州内送达强制令的背后,人们对公正的关注不再那么急迫。尽管各州扩大司法管辖范围的需要源于其行使主权,加强自身抵制复杂法律关系离心倾向的能力的需要,但由于管辖权不当已经被定性为一种宪法损害,其扩张不容轻易为之,也不能仅仅作为州单方面的一种特权。同时主权扩张的正当性不可避免地被任何坚持属地外管辖权的行为都侵犯了他州的主权这一事实所折损。例如,在彭诺耶案中,俄勒冈州法院所获得的管辖权正是加利福尼亚州所丧失的。联邦最高法院曾试图通过彭诺耶案来确定管辖权的限制性原则:即便是州内送达作为管辖权的必要条件被抛弃,联邦最高法院仍然坚持一种属地逻辑。比如在赫斯诉保罗斯克(Hess v.Pawlosk)案中,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设计出一种法律拟制的替身来对外州机动车辆驾驶员的管辖权作出规定,而不是简单地放弃州内送达这一管辖权成立的要件。
  如此,将管辖权宪法化的一个显著后果便是对该质疑的解释不可避免地集中在相关当事人的各自权益上。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认为,对人管辖权要求保护个人的自由利益,它对司法权力的限制并不是“权力”问题,而是关于个人“自由”的问题;对人管辖权的行使,必须使诉讼的进行不违反传统的公平竞争和实质正义理念。因为对人管辖权首先体现的是个人的权利,所以像其他权利一样,该权利也是可以放弃的,当事人可以通过各种各样的法律操作来对法院的对人管辖权表示明示的或者默示的承认。据此,法院所主张的管辖权不利于哪方当事人,哪方当事人就有权放弃其正当程序利益。在麦当劳诉迈比(McDonald v.Mabee)案中,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指出无论该州有无送达司法文书的权力,相关当事人都可以以出庭的方式接受该法院的管辖。换句话说,正当程序的保护只适用于未承认管辖权的被告,如果某个当事人承认了管辖,正当程序对其保护的程度就会大打折扣。
  美国学者弗里德瑞克·朱恩纳(Friedrich Juenger)认为,“承认”作为管辖权的成立根据至少可以追溯到拉法依特保险公司诉法国人(Lafayette Insurance Co.v.French)案{2}。这一点十分重要,因为其在美国联邦宪法第十四修正案制定之前,从而成为联邦最高法院斯卡利亚(Scalia)大法官裁定州内送达不应受独立的正当程序性分析的限制的原因{3}。实际上,美国联邦第八巡回上诉法院已经表明了这一点。作为管辖权的基础,“承认理论”像“存在理论”一样,也是对属地原则相当典型的扩张。即便是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在彭诺耶案中阐释了对管辖权严格的地域限制,我们也必须承认“承认”或“自动出庭”会构成例外。从管辖权法理角度来看,“承认”并未被局限在自愿出庭的范围内。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有关“管辖承认理论”的主要案件之一,爱尔兰保险有限责任公司诉魁里康柏涅铁矾土公司(Insurance Corporation of Ireland,Ltd.v.Compagnie Des Bauxites de Guinee)案表明了“承认”是如何发展成为管辖权一个强大的理论依据的。在魁里康柏案中被告在按发现程序的要求行为时(作出该要求的目的在于使原告履行证明其起诉的法院享有管辖权的举证责任)搪塞了事。作为一种制裁,美国该联邦地区法院免除了原告的举证责任,维持了管辖权,“联邦地区法院法官发出如下的警告……‘除非你能出示数据或其它信息证明情况并非如此,否则我们将推定本法院对本案具有管辖权。’”{4}这一裁定得到了美国联邦第三巡回上诉法院的支持。而且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也维持了该裁定,并明确了根据“承认”理论,不论是否跟法院地有联系,法院都可以对相关当事人主张管辖权。据此,该联邦地区法院对管辖权的坚持是正当的。
  自魁里康柏案之后,美国司法界一般认为“承认”是管辖权成立的合理依据。当然该案并非“承认管辖”理论的根源;它只是代表了近年来“承认”是管辖权成立的有效根据,而不论当事人和法院地是否有联系这种观念的加强{5}。同时魁里康柏案还明确指出这种“管辖承认”可以在特定纠纷发生前作出。也正是以这种“先前承认”理论为基础,基于法人团体登记而取得的一般管辖权才得以确立。当然,美国各级法院坚持这种管辖权并不是基于某种拟制的法人团体的“物理存在”,而是基于被告的先前承认。这一点在克诺尔顿(Knowlton)案中已表明:“承认”是管辖权的另一个历史悠久的根据……不同于对物管辖的是,对人管辖主要关注的是对个体当事人的公平。相关个体的管辖异议权可以通过明示和不及时主张这种默示的方式予以放弃。被告可以自愿承认或接受原本对其没有管辖权的法院的管辖权。作出这种承认最为可靠的方式之一便是在该州内设立一个代理机构,接受司法文书的送达。[3]
  最终,美国联邦第八巡回上诉法院得出结论,认为这种“承认”是对人管辖的有效根据,而求助于最低限度联系或正当程序的分析来论证管辖的合理性都是不必要的。该法院还指出联邦最高法院在审理魁里康柏案时,没有在其“承认行为”列表中列出法人团体登记和派出代理机构的事实可以归因于这种承认在本质上是不证自明的:尽管派出登记的代理机构接受司法文书的送达不是最高法院在魁里康柏案中罗列的承认行为的具体形式,却是一种长期以来广为人们所接受的概括承认的方式之一,从最高法院的列表中省略也许是因为其存在是如此久远以至于被视为理所当然的事{6}。
  二、美国联邦宪法第14条修正案:正当程序对管辖权的制约
  在美国,管辖的作用在于为援用高于个人生命、自由和财产的州权力设置一道门槛,因为不适当的管辖对当事人是一种毫无根据的侵害。从对人管辖权的历史发展来看,英美法系国家对人管辖权的标准变化很大,也很复杂。美国联邦法院对人管辖权的标准是根据该法院所在州的法律规定而定的;因此对人管辖权的问题,实际上是由各州法律规定的。但是有一点勿庸置疑的是,美国各州法律的规定必须符合联邦宪法第14条修正案中的正当法律程序条款(第4条第5款)。
  由于美国各州管辖权的扩张使得权力的行使更具风险性,因而作为彭诺耶案件第二笔遗产的对管辖权正当程序的质疑被提到了相当的高度。如果属地原则和正当程序都成为对人管辖的限制性因素,则美国司法实践对这两项原则的坚持更加强了管辖损害是一种被告有权请求保护的宪法性损害的理念。尽管日益增长的法律责任的压力可能会迫使司法行为脱离宪法领域,但从彭诺耶案中得出美国联邦宪法第14修正案涵盖了管辖权问题仍然是恰当的。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认为法院对其没有管辖权的当事人作出的判决不符合法律规定的正当程序要求。正如其在国际鞋业集团公司(Inernational Shoe Co.v.Washington)案件中提出的,只要达到了现在为人们所熟知的“公平竞争和实质正义”的要求,即使没有地理上的联系也认为管辖权成立{7}。但是即使有了这些标准,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还是在无意中透露出这些标准的不易操作性。联邦最高法院认为判断某种管辖权的坚持是否符合正当程序没有固定的标准来套:“很明显我们借以划定法人团体的哪些活动可以被诉,哪些活动不能被诉的标准不能被简单地机械化或量化。”{8}事实上,尽管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仍然面临着管辖权正当程序的问题,相关证据已证明其在该问题上已经表现得更加灵活、有弹性。
  回顾美国正当程序规范的发展历史,正当程序性分析从来就不是量化的或机械化的微积分,在很大程度上模式化的正当程序性审查(如在马苏斯诉艾尔瑞兹(Mathews v.Eldridge)案中作出的)事实上是一种平衡各方利益的集中型程序。然而,尽管平衡性的审查可以提高司法灵活性,但过于强调灵活性就会减损管辖的确定性,至少在法理学角度上讲必然与确定性构成一种此消彼长的辩证关系。在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布雷南(Brennan)大法官看来,对正当程序追问恰恰是博恩汉姆(Burnham)案件{9}最为深远的影响。
  当然,美国国内也有学者对管辖权的完全宪法化提出质疑。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斯卡利亚大法官就认为,尽管在司法管辖权问题上美国公民有受宪法保护的悠久传统,却仍然会有一些完全摆脱正当程序条款的限制而行使管辖权的依据。他认为摆脱任何意义上的——无论是形式上的还是功能上的——正当程序性分析已经有了充分的根据。[4]这一点完全可以看作是博恩汉姆案遗留下来的一笔司法财富。在美国,州内送达的历史根基{10},对联邦宪法第14修正案中正当程序精神的提前运用及其体现的严格的属地性共同构成了一般管辖的基础,因而不需任何独立的正当程序性分析。尽管斯卡利亚大法官已经对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在谢弗诉海特纳(Shaffer v.Heitner)案件中裁定各州法院坚持管辖权都应当根据国际鞋业集团公司案件中确立的正当程序标准来衡量这一点作了强调,他仍以被告是否在审判地出现来区分说明谢弗案件的合理性。“谢弗案中的逻辑认为……不能强行认为出现在审判地州的被告应该与为出现在该州的被告受到同等的对待。”在此可以看出美国各州州内送达原则是如此的牢固和广泛,以至于本质上与正当程序没有什么区别。这就暗示着,由于州内送达对管辖权的正当行使曾经一度是必要的,因而也应是充分的。从而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即管辖权的长期性充分根据并不受正当程序条款的限制。
  综上所述,“管辖承认”理论作为基于法人团体登记而取得管辖权的前提,和州内送达一样,相当脆弱,不堪一击。与斯卡利亚大法官抛弃独立的正当程序性分析恰恰相反,同为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法官的布雷南大法官坚持认为必须将正当程序性分析独立适用于任何主张管辖权的问题,他认为美国所有的管辖规则,实质上包括古代的管辖规则都应该满足同时期的正当程序理念。也许布雷南大法官在寻求给自动管辖设立一种障碍这一点会让它误以为那是爱情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Harold L.Korn,The Development of Judicial Jurisdic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Part1,65 Brook.L.Rev.948—49.

{2}59 U.S.(18How)404(1856).

{3}Burnham v.Superior Court,495 U.S.604,622(1990).

{4}Bauxites,456 U.S.PP·698—699.

{5}Friedrech K.Juenger,The American Law of General Jurisdiction,2001 U.Ch.i Legal F.144—45.Lafayette Insurance Co.v.French,59 U.S.(18How) 404(1856).

{6}Know Iton v.Allied Van Lines,Inc.,900 F.2d 1196,1199(8th Cir.1990).

{7}Int’I Shoe,326U.S.,P·316.

{8}Int’I Shoe,326 U.S.,P.319.

{9}495U.S.604,614(1990)(Scalia,J.,).

{10}Burnham,495 U.S.P·621.

{11}Helicopteros Nacinales de Colombia,S.A.v.Hall,466 U.S.408,419(1984).

{12}Matthew Kipp,Inferring Express Consent:The Paradox of Permitting Registration Statutes to Confer General Jurisdiction,9 Rev.Litig,1,1& n.1 (1990),.

{13}Friedrich K.Juenger,The American Law of General Jurisdiction,2001 U.Chi.Legal F.141,149—50.

{14}Knolton v.Allied Van Lines,Inc.,900 F.2d 1196,1200 (8th Cir.1990).

{15}Wenche Siemerv.Learjet Acquisition Corp.,966 F.2d179,183—84(5th Cir.1992).

{16}966 F.2d 179 (5th Cir.1992).

{17}966F.2d17915thcir.1992).北大法宝,版权所有

{18}Learjet Acquisition,966 F.2d,p.184.

{19}550A.2d 1105,1116(De.l 1988).

{20}Packaging Stone,Inc.v.Lewng,917 p.2d 361,363(Colo.Ct.App.1996).

{21}Freeman v.Second Judicial Dist.Court,1 p.3d 963,968 (Nev,2000).

{22}Davis v.St.John’s Health Sys.,Inc.,71 S.W.3d55,59(Ark.2002).

{23}Wenche Siemer v.Learjet Acquisition Corp.,966 F.2d 179,183(5th Cir.1992).

{24}Restatement(Second)of Conflict of Laws§44(1971).

{25}Pierre Riou,General Jurisdiction Over Foreign Corporations:All That Glitters Is Not Gold Issur Mining,14 Rev.Litig.741,759—64 (1995).

{26}Kipp,ibid14,PP.34—43.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8290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