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杂志》
金融犯罪主观特征解析
【副标题】 Analysis of the Features of Financial Crime
【作者】 屈学武【作者单位】 中国社会科学院
【分类】 刑法分则【中文关键词】 明知故意 分则明知 双重明知 目的犯
【期刊年份】 2004年【期号】 1
【页码】 22
【摘要】

我国《刑法》分则中的事实明知规定,并不必然代表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因而分则中的明知规范未必尽皆为故意犯罪设定。但是,《刑法》中关于金融犯罪的主观特征中的明知规定却都为故意犯罪所设,且都具有双重明知故意特征。还要注意金融犯罪中的间接故意犯罪发生“目的犯”的一般与特殊问题。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9847    
  在中国金融犯罪的主观特征中,以双重明知故意犯与目的犯最具罪过向特殊性。
  一、我国金融犯罪的主观特征中的明知故意犯罪
  (一)我国刑法中关于明知故意的一般规定。刑法上的明知故意有广狭二义之分。广义上的明知故意,包括刑法上的直接故意与间接故意。这是因为,我国《刑法》第14条明文规定“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并且希望或者放任这种结果发生,因而构成犯罪的,是故意犯罪”。可见本条定义的故意既包括直接故意,也包括间接故意,而这两种罪过形式均以“明知”为其得以成立的法定前提要件。因而广义的“明知”内容不仅是相对于行为所造成的“危害后果”而言。而且是相对于行为人对“危害后果”有认识而言。至于其意志上是希望还是放任其后果发生,刑法概不过问。狭义的,即严格意义上的明知故意则不然,它不仅表现为对危害后果的明知,而且表现为对特定的事实或行为对象的明知。主要特征为:
  其一,狭义的明知故意是法律概念而非法学概念。刑法学理中有多种关于故意的法学分类,如确定故意与不确定故意、简单故意与复杂故意等。然而,这都不是法律上的故意,明文规定于现行《刑法》之中的关于故意的法律分型寥寥无几。狭义的明知故意,有其法律条文的依据,它不仅在《刑法》总则第14条有“明知”规定,而且在于刑法分则或其他分则性条款之中的“明知”罪状规定。
  其二,狭义的“明知”故意在明知内容上的二重性,是由刑法总则第14条刑法分则相关条文的“双重明知”规定所决定的。一般而言,狭义的明知故意犯罪,除要求刑法北大法宝14条所规定的对“行为后果”的明知以外,还要求对分则条文法定的另一层次内容的“明知”,即其对行为“对象违法”或“确定的事实”明知。
  其三,《刑法》分则与总则在“明知”内容上的差异,决定了分则的“明知”并非一概而论地构成故意罪,惟有具备明知内容上的双重性者,才成立狭义上的“明知故意”。
  这是因为,行为要成立故意犯罪的前提条件是针对“行为危害后果”的明知,而非对其行为本身的明知或故意。而分则上的明知却是对“确定的事实”或行为“对象违法”的明知——它本身并不必然地包含对该行为会肇致危害后果的“明知”。有鉴于此,分则上的“明知”,尽管可能为狭义的明知故意提供法律依据,但鉴于在明知“确定的事实”或“确定的行为对象”的场合,行为人仍然可能没有认识到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后果,此种场合,行为人不可能构成故意犯罪;法律有规定的场合,能够成立的也是过失犯罪。这一点,不仅出自刑法学理上的分析推断,也为我国现行《刑法》分则规定所印证。在我国现行《刑法》分则之中,有29个分则罪状含有“明知”规定,其中之27个条文为明知故意犯罪。然而,按照《刑法》第138条的规定,“明知校舍或者教育教学设施有危险,而不采取措施或者不及时报告,致使发生重大伤亡事故的”,构成教育设施重大安全事故罪。显然,这里之“明知”仅属对于本条法定的“确定事实”的明知,即对“校舍或者教育教学设施有危险”的明知,不包括对其实际上会发生重大危害社会后果的当然明知,因而这里之“不作为”所构成者,仅是责任事故型的过失犯罪而非故意犯罪。
  另一方面,我国现行《刑法》第370条第1、2款分别规定了故意或过失提供不合格武器装备、军事设施罪。但罪状都是“明知是不合格的武器装备、军事设施而提供给武装部队的”。由此可见,定性的关键仅仅在于对其危害社会后果的明知及其意志因素怎样。
  其四,明知故意与直接故意之间既不存在等同对应关系,也不是属概念与种概念的关系。广义的明知故意是上位概念,它涵括直接故意与间接故意两种故意形态。而狭义的明知故意,除却对行为的社会危害性明知外,余下的明知内容仅限于对行为对象或确定事实违法的明知。例如,明知是赃物即属于意识范畴而非意志范畴。而直接故意与间接故意的不同,主要不在于对其行为的社会危害性的意识因素(认识程度)上,而在于对其危害后果的意志因素上。
  (二)我国《刑法》中金融犯罪中的明知故意犯罪。在我国金融犯罪中,运输假币罪、持有使用假币罪、洗钱罪、票据诈骗罪,本文均界定其为狭义的明知故意犯罪,它们具有下述特征:
  首先,上述四例明知故意型金融犯罪罪状中的分则明知,均属就行为“对象违法”的明知。其次,上述四种明知型犯罪,均属故意犯罪。进一步而言,尽管刑法分则中对上述犯罪均无明确的“目的”规定,但就其中几种犯罪的性质看,大多具有明知其“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却“希望”该危害结果发生的心理,因而行为者构成直接故意犯罪。另一方面,上述几种属于明知故意的金融犯罪中,也有既可由直接故意,也可由间接故意构成的故意罪。例如,明知是假币而持有者,对其危害后果所报的心理态度,就可能因人而异,有的抱着“希望”危害后果发生的心理态度;又有的人抱着“放任”危害后果发生的罪过心理。再次,根据分则罪状规定可见,《刑法》第194条第1款所规定的票据诈骗罪中的对确定事实的明知,仅属构成该罪的选择性要件。因为《刑法》本条对该罪法定的行为方式有下述五项,即:(1)明知是伪造、变造的汇票、本票、支票而使用的;(2)明知是作废的汇票、本票、支票而使用的;(3)冒用他人的汇票、本票、支票的;(4)签发空头支票或者与其预留印鉴不符的支票,骗取财物的;(5)汇票、本票的出票人签发无资金保证的汇票、本票或者在出票时作虚假记载,骗取财物的。由此可见,除第一、二项为明知故意型的票据诈骗罪外,第三、四项至少不是法定的明知故意犯。
  二、我国金融犯罪中的目的犯罪与间接故意犯罪
  目的犯与明知故意犯一样,也是刑法学从主观罪过角度对特定刑事犯罪的概称形式之一。学理上它也有广狭义之分。广义上的目的犯等同于直接故意犯。这是因为,从犯罪心理角度看,所有的直接故意犯,实际上都把特定行为导致的危害结果,当作其直接希望且追求达到的“目标”。从这一意义看,所有的直接故意犯,其实都属于有一定目的的“目的犯”。然而,广义的目的犯,毕竟出自法学推理,而非法律规定,因而其仍属学术概念而非法律概念。狭义(即严格)意义的目的犯则不然,它是指立法上已着意将确定的“目的”规制于相关刑法分则罪状之中,从而令法定“目的”成为构成该罪必备要件的特定犯罪。例如,《刑法》第175条明确规定:“以转贷牟利为目的,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高利转贷他人,违法所得数额较大的”构成该罪。由此可见,根据刑法本条的规定,行为人即使套取了金融机构的信贷资金并高利转贷他人,只要不是出于“转贷牟利”的“目的”,行为便不能成立该罪。
  在我国金融犯罪中,严格意义上的目的犯规定有:高利转贷罪,用 来自北大法宝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984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