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现代法学》
视听资料的合法性审查与运用
【英文标题】 On the Legal Investigation and Application of Audible and Video Materials
【作者】 李秀芬【作者单位】 山东大学
【分类】 诉讼法学【中文关键词】 视听资料;收集;秘密;证据
【英文关键词】 audible and video materials;collection;secrecy;evidence
【文章编码】 1001—2397(2001)03—0111—05【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1年【期号】 3
【页码】 111
【摘要】

视听资料是随着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而出现的一种新的诉讼证据。在整个证据体系中,视听资料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并且随着科学技术的进一步发展,视听资料的运用将更加普遍。但是,在司法实践中,视听资料的收集往往受到很多限制。尤其是行政机关和司法机关的工作人员,常常曲解法律条文,限制当事人对视听资料的运用。为此本文着重阐明合法的视听资料的构成要件,以及收集视听资料的合法渠道和方式,以期扩大视听资料的适用范围,促进国家行政机关和司法机关依法行使职权。

【英文摘要】

Audible and video materials are a kind of new legal evidence which arises with the development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They play an important role in the whole evidence system. And their application will be more and more popular with further development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But in judicial practice,the collection of the audible and video materials is so limited. The officials,in particular,in the administration and judicial organs,often distort the legal clauses and restrain the client application of audible and video materials. Thus,in this article,the author dwells on the composition of the legal audible and video materials and the right way of collecting them in order to enlarge the applicable range of them and promote the administration and judicial organs to exercise their powers by law.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73404    
  
  视听资料是指以图像、声音形式证明案件事实情况的证据材料,包括录音、录像、照片、胶片、声卡、视盘、电子计算机以及其他高科技设备储存的材料等。视听资料是随着现代科学技术发展而出现的一种新的诉讼证据。国外将视听资料作为证据进行诉讼活动已经有七十多年的历史,{1}我国对视听资料的使用则始于本世纪80年代。在1979年制定的《刑事诉讼法》中,对于视听资料未予规定。1982年制定的《民事诉讼法(试行)》中,第一次将视听资料作为独立的诉讼证据予以规定,这是我国立法史上的一项创举。[1]在以后颁布的有关法律中,都相继将视听资料作为独立的证据。视听资料作为独立证据的确立,不仅顺应了现代社会科学技术发展日新月异的需要,而且也标志着视听资料在我国诉讼证据体系中的地位得以全面确立,表明了我国诉讼制度的进一步完善,为维护司法公正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同其他证据相比,视听资料具有其独特的优势:首先,视听资料的形成、储存和再现,具有较高的准确性和逼真性,可以将与案件有关的形象和音响,甚至案件发生的实际情况直观地再现在人们的面前;其次,视听资料具有物征、书证所不具有的动态连续性,能够较完整地展现案件事实。虽然视听资料的收集需要借助一定的物质设备,但是随着科学技术的普及和高科技产品消费的大众化,人们将比过去更容易收集到视听资料。如银行、交通、商业、企业等系统已经广泛应用现代科学手段,收集了大量的视听资料。但是,视听资料也存在着明显的缺陷,一方面,对视听资料中记载的内容的真伪性,人们很难作出准确的判断,例如,对于一段录像,我们不容易判断其内容是真实的“记录片”,还是虚构的“故事片”;另一方面,视听资料,尤其是采用秘密方式取得的视听资料,往往会侵犯个人的隐私权;在视听资料的收集过程中,可能会侵犯公民的权益。因此,与其他证据相比,无论从证据的收集方式,还是从证据的审查判断,视听资料都受到了比较严格的限制。但这决不是司法机关排斥使用视听资料的依据。那么,究竟什么样的视听资料才能被作为定案的证据?下面,我们将根据不同的情况予以分别讨论。
  一、视听资料的制作与取得
  视听资料的制作与取得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视听资料的制作,是指运用一定的设备将某一事情的经过记载下来的行为,如照相、摄影、录音等;而视听资料的取得是指,对视听资料的占用或者使用的方式,如租借、扣押、没收、偷盗等。
  在讨论合法的视听资料之前,我们首先排除一种不能作为定案证据使用的视听资料,那就是虚假的视听资料,即视听资料中所记载的内容是人为虚构的、不真实的;这类资料不论以何种方式制作和取得,都不能作为证据来使用。这样,我们所要讨论的问题就变为:内容真实的视听资料是否可以作为定案的证据来使用?
  (一)视听资料的制作
  视听资料的制作是指视听资料形成的过程。在视听资料的制作过程中,有时采用公开的形式,有时采用秘密的方式;有些是司法机关制作的,有些则是公民自己制作的,那么以何种方式制作的视听资料才算合法、才能被采信呢?
  人们一般认为,在通常的情况下,以公开的方式制作的视听资料应当是合法的。以公开方式制作的视听资料又可分为两种基本情况。一种情况是,当事人同意他人为其制作视听资料。以这种方式制作的视听资料,不论事件发生在公共场所、公开场所,还是私人场所,其制作方式都是合法的。另一种情况是,在公共场所或公开场所非针对特定人制作的视听资料,虽然当事人可能不知道自己被无意“监视”,但以这种方式取得的视听资料仍然是合法的。例如银行、车站、机场、码头、商场等部门制作的视听资料。
  以秘密方式制作的视听资料可否作证据使用,在实践有诸多争议,法律对此也作了很多限制。但仅就制作方式而言,只有依法执行公务的国家机关的工作人员,才有权依照法定程序用秘密方式制作视听资料,否则即视为以非法手段制作视听资料,具体包括执行公务的国家工作人员违反法定程序使用秘密方式制作视听资料和公民以秘密方式制作的视听资料。
  但是应当注意的是,视听资料的制作方式是否合法,并不是决定视听资料是否合法的唯一依据,因为以合法的方式制作的视听资料也可能被他人以非法的方式(如盗窃、强迫)取得。以秘密方式制作的视听资料的证明力,我们将在后面予以讨论。
  (二)视听资料的取得
  自己亲自制作,是视听资料取得的主要方式。但是,在有些情况下,当事人不得不利用别人已经制作好的视听资料。
  前面指出,视听资料的制作与取得是有一定区别的。无论是在民事诉讼活动中,还是刑事诉讼活动中,都有相当一部分视听资料不是当事人自己制作的,而是向别人借的,或者依职权调用、扣押等。在最高人民检察院颁布的《关于检察机关侦查工作贯彻刑诉法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中指出,视听资料方面的证据可以采用下列方式收集:(1)向有关单位和个人调取;(2)犯罪嫌疑人、同案人交出;(3)有关知情人、证人提供;(4)犯罪嫌疑人家属或者聘请的律师提供;(5)搜查、扣押;(6)勘验检查中提取;(7)侦查过程中检察人员直接制作;(8)侦查过程中检察机关指派有关人员制作。由此可见,以上述方式取得的视听资料,其取得方式都是合法的。当然,取得的方式合法并不一定意味着视听资料的制作过程就一定合法。例如,个人制作的视听资料有许多是以秘密方式制作的,对这样的视听资料司法机关只能把它作为证据材料来使用,而不能作为定案的证据来使用。
  以非法方式取得的视听资料主要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公民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取得的视听资料,如采用偷窃、欺骗、抢夺、仿造等方式取得的视听资料;一种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以非法方式取得的视听资料。《刑事诉讼法我不休息我还能学》第43条规定:“审判人员、检察人员、侦查人员必须依照法定程序,收集能够证实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罪或者无罪、犯罪情节轻重的各种证据。严禁刑讯逼供和以威胁、引诱、欺骗以及其他的方法收集证据。”如果有关人员以非法方式让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交出其自己制作的视听资料,即使这些资料具有证据价值,也属于以非法方式取得的。以非法方式取得的视听资料不能作为证据使用。
  (三)视听资料的制作与取得之间的关系
  根据视听资料制作和取得的方式不同,我们可以将视听资料分为四种基本的类型,下面分别用A、B、C、D四个类型表示:
  A型:以合法方式取得的以合法方式制作的视听资料;
  举例: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执行公务,依法定程序制作的视听资料;其他公民经当事人同意而制作的视听资料;机场、码头、超市依法制作的视听资料;司法机关依法扣押、调用的上述视听资料。
  B型:以合法方式取得的以非法方式制作的视听资料:
  举例:司法机关依法定程序调用、扣押的、制作人以非法手段制作的视听资料,包括(1)司法机关未经法定程序制作的视听资料;(2)其他公民使用非法器材、非法手段秘密制作的视听资料。
  C型:以非法方式取得的以合法方式制作的视听资料;
  举例:司法机关或者公民以非法手段获得的他人以合法方式制作的视听资料,包括:以威胁、引诱、欺骗、刑讯逼供、盗窃等非法手段取得的他人以合法方式制作的视听资料。
  D型:以非法方式取得的以非法方式制作的视听资料。
  举例:以威胁、引诱、欺骗、刑讯逼供、抢劫、盗窃等手段获取的他人以非法方式制作的视听资料。
  二、视听资料的种类
  为了本文论述的方便,我们首先对视听资料作一基本的分类。
  (一)按视听资料制作的主体不同,可将视听资料分为国家机关制作的视听资料、社团法人制作的视听资料和个人制作的视听资料。
  在通常的情况下,国家机关(包括法院、检察院、公安机关以及其他国家机关等)制作的视听资料,其可信度和证明力要高于社团法人和个人,个人制作的视听资料其可信度和证明力往往较低。此外,个人制作视听资料的手段和设备受到限制,例如,公民不得窃听他人的电话、不得使用窃听器材等。但是,视听资料能否作为诉讼证据来使用,不是看制作的主体是谁,而是看视听资料的制作或取得的方式是否合法。
  (二)按视听资料制作的公开程度,可以将视听资料分为两种:一种是采取公开方式制作;一种是采取秘密方式制作。
  以公开方式制作的视听资料又可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情况是对全社会公开,其对象是所有过往人员和全体顾客,并不以被检测或被监视对象的同意或明知为前提。象海关、机场、重要会议场所,以及银行、超级市场等,在这些场所安装的检测仪器或监视器,其检测和监视的对象是所有过往人员而非特定的人。这种以公开方式形成的视听资料都是证据材料,这些证据材料经查证属实后一般可以作为证据来使用。
  第二种情况是对特定人公开,其对象是特定的人,是在特定的场所对特定的人进行的。如婚礼、各种庆典仪式等,所有参加人员都知道或应当知道自己正在被录音、录像或监视,因为他们能看见或者应当看见有人正在为他们制作视听资料。但是,与前者不同的是,以这种方式形成的视听资料只能对特定的人公开,要想扩大公开范围,需经有关当事人的同意,否则就可能侵犯他人的合法权利。对于以这种方式制作的视听资料经查证属实,一般也可以作证据使用。
  以秘密方式制作的视听资料是指在对方不知道的情况下而形成的视听资料,对于这类证明材料能否作为证据来使用,目前存有颇多争议。也是本文讨论的重点。
  (三)按事件发生的场所不同,可将视听资料的发生地分为公共场所、公开场所或私人场所。
  前者主要指发生在机场、

  ······

法宝用户,请登录菊花碎了一地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王红岩,周宝峰.证据学(M).包头:内蒙古大学出版社,1993.185.

{2}陈一云.证据学(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1.190—191.

{3}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检察机关侦查工作贯彻刑诉法若干问题的意见(S).第四条.

{4}王谢春.音像证据若干问题探讨(J).法学家,1997,(6):72—79.

{5}傅宽芝.违法证据的排除与防范比较研究(J).外国法译评,1997,(1):58—59.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7340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