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应用)》
关于基层担保公司运行质态的调查报告
【作者】 宋长琴徐俊华【作者单位】 江苏省大丰市人民法院
【分类】 债权【期刊年份】 2010年
【期号】 23【页码】 69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67694    
  
  信用担保行业是我国市场经济体制下的新兴行业,它的诞生对消除贷方顾虑、缓解借方融资难题、促进地方经济发展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受世界金融危机的冲击,我国的中小企业面临资金紧张、贷款门槛抬高的双重压力,担保公司通过有偿出借自身信用资源为客户解决融资难题,促进经济复苏,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也获得了更多的商机。在此背景下,各类商业性担保公司犹如雨后春笋在全国迅猛发展。然而在行业繁荣的背后,也逐渐暴露出业务运作失范、内部管理松弛、风险管控能力不足等问题。为更好地规范基层担保业发展,防范行业风险,规避社会风险,促进经济又好又快发展,笔者以江苏省大丰市65家担保公司为调查样本,以近年来涉及担保公司的33件诉讼案件为素材,对基层担保公司运行质态进行深度剖析,以期挖掘影响基层担保业发展的深层次原因,并从法律及外部监管的视角提出规范行业运作、促进经济发展、维护社会稳定的相应对策和建议。
  一、大丰市担保公司的基本情况
  据工商部门企业登记资料反映,截止2010年3月底,大丰市共注册登记各类商业担保公司65家(其中2家为担保公司分公司),总注册资本为人民币6.5亿元。总体呈以下特点:
  行业发展轨迹:行业起步晚,近年发展迅猛
  工商登记资料反映,该市担保业发展起步较晚,大致分为两个阶段:一是起步阶段(2004年-2006年)。2004年,该市第一家商业性担保公司成立。之后两年,每年新设一家担保公司。二是加速阶段。从2007年起,该市担保业进入了加速期,当年注册登记6家公司,随后担保公司登记注册数呈井喷态势,逐年翻番,2008年新登记注册17家,2009年新登记注册33家,2010年前三个月新登记注册6家。
  注册资本总量:总体规模小,低资本注册多
  从65家公司的注册资本看,该市担保公司总体规模较小,低资本公司居多。以注册资本500万元人民币为界线,低于500万元的公司为50家,占全市担保公司的77%;500万元(含500万元)以上的为15家,占全市担保公司的23%。在注册资本低于500万元的公司中,低于100万元的有14家,占全市担保公司的21.5%,其中最低的仅有3万元。在注册资本500万元以上的公司中,1000万元(含1000万元)以上至亿元以内的公司有6家,占全市担保公司的9%;超亿元的公司有4家,占全市担保公司的6%,最高注册资金为1.36亿元。
  投资主体结构:股东人数少,个人股东多
  在现有担保公司中,按投资主体身份性质划分,投资主体结构大致分为三种类型:一是公司单独或共同投资,共有6家,占全市担保公司的9%。二是公司、个人共同投资,共有6家,占全市担保公司的9%。三是个人单独或共同投资,共有53家,占全市担保公司的82%。按股东数量划分,单一股东公司27家,占全市担保公司的41.5%,其中个人独资公司26家,占独资公司的96%;二至三位股东公司27家,占全市担保公司的41.5%,其中个人共同投资设立公司21家,占该类公司的78%;三位以上股东公司11家,占全市担保公司的17%,最多股东为18人,其中个人共同投资设立的公司7家,占该类公司的64%。
  经营范围及行业名称:非融资担保居多,商务服务业为主
  从工商核准的公司经营范围看,尽管表述不一,但以是否开展融资性担保业务为标准,全市担保公司经营范围大致可分为以下两类:一是为中小企业及个人提供担保(除融资性担保),共44家公司,占全市担保公司的68%;二是为中小企业及个人提供担保服务21家,占全市担保公司的32%。从工商登记资料列明的行业名称看,在65家担保公司中,40家公司为商务服务业,占62%;2家公司为投资资产管理,占3%;23家公司为其他金融、其他金融活动或其他非列明金融活动,占35%。
  公司地理分布:乡镇公司略多,资金规模略小菊花碎了一地
  从企业分布情况看,市区范围内设有担保公司30家,占总数的46%;乡镇设有35家,占总数的54%,且以低注册资本公司为主,仅有5家公司注册资本超过500万元,85%的乡镇担保公司注册资本低于500万元,其中22家公司注册资本在100万元(含100万元)以内,占乡镇公司的63%,其中最少的只有3万元。
  二、基层担保公司涉诉情况之梳理
  2006年以来,江苏省大丰市人民法院共受理涉及担保公司诉讼案件33件,涉案标的额375万元,涉及5家担保公司,涉诉担保公司占全市担保公司的7.7%。按年度分布为:2006年1件,2007年2件,2008年11件,2009年14件,2010年一季度3件。总体呈现以下特点:
  诉讼性质:诉讼地位相对固定,案件性质相对集中。33件诉讼案件中,有32件担保公司以原告身份出现,仅有1件以被告身份出现。在作为原告的32件案件中,30件案件系担保公司代偿借款后以原告身份向借款人和反担保人追偿,案由为担保合同追偿纠纷;2件案件系担保公司作为出借人起诉借款人,案由为民间借贷纠纷。作为被告的1件案件,系出借人直接起诉借款人和担保公司,案由为借款合同纠纷。由此可见,除2件系担保公司自行向外出借资金外,其他31件均因担保公司为他人借款提供担保所引发的纠纷,诉讼性质相对集中。
  合同主体:借贷双方均以个人居多。从出借人身份看,33笔借贷中,担保公司2笔,银行2笔,其他均为个人对外出借资金,占出借人的88%。共涉及自然人9人、29笔,其中16笔借贷相对集中在4个特定自然人身上,对外出借资金次数最多的个人共有7笔借贷,出借资金100万元,单笔借贷高达50万元。从借款人身份看,33笔借贷中,借款方为个人的有27件,占82%;借款方为小型企业的有6件,占18%。在27件个人借款中,共有18人借款人身份为个体工商户,占个人借款案件67%,占所有借款案件的55%。
  借贷约定:借款金额小、借期短、利率高。从借款金额看,最大借款为50万元,最小借款为1万元,且以小额借款居多,其中5万元(含5万元)以内的借款有15件,占诉讼案件的46%,2万元以内的借贷就有8件;5-10万元的有8件,占诉讼案件的24%;10-20万元的有5件,占诉讼案件的15%;20-30万元的3件,占诉讼案件的9%;30-50万元的有2件,占诉讼案件的6%。
  上述借款,不论是担保公司对外出借资金,还是担保公司的担保借款,其借期均小于6个月,最少的只有20天,系典型的短期借款。其中借期在1个月以内的11件,占总数的34%;2个月的4件,占总数的12%;3个月的7件,占总数的21%;4个月的2件,占总数的6%;5个月的1件,占总数的3%;6个月的8件,占总数的24%。
  以同期银行流动资金贷款利率为基准,除2笔银行贷款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执行外,其他借款利率均高于同期银行流动资金贷款利率,最低月利率为10.1‰,最高月利率43.2‰,其中5笔超过同期银行流动资金贷款利率的4倍。
  担保保护:反担保设立多,反担保人被告多。在担保公司提供的31笔借款担保中,有29笔(占94%)要求借款人提供了反担保。从反担保方式看,一律地为保证担保,俗称“人保”,抵押、质押等物保方式很少适用。从反担保人身份看,以个人反担保为主,共24笔,占83%,反担保人身份涉及公务员、教师、银行职员、个体工商户、工人、农民和私营企业业主,且以个体工商户、公务员为主(其中公务员5件,教师2件,个体工商户12件,农民2件,私营企业业主1件,银行职员1件,工人1人)。私营企业提供反担保5笔,占17%;从反担保的范围看,担保公司均要求借款人提供严格的100%反担保,既包括借款本息,又包括违约金、担保费及实现追偿权发生的一切费用(包括诉讼费、律师代理费等)。
  30件借款合同追偿纠纷案中,担保公司单独起诉反担保人的13件,占案件总数的43%;单独起诉借款人的3件(反担保人下落不明),占案件总数的10%;同时起诉借款人、反担保人的14件,占案件总数的47%。可见,起诉要求反担保人承担反担保责任的高达90%。
  诉讼效果:缺席审理多、判决多、调解少;执行申请多、执结少、到位少。我们可以从以四个方面对担保公司涉诉案件诉讼效果进行考察:一是从当事人到庭情况看,审结的31件诉讼案件中,有17件案件借款人、反担保人庭审不到庭,缺席判决率高达58%。二是从结案方式看,31件案件中判决结案21件,案件判决率68%;调解撤诉结案10件,调解撤诉率32%。三是从申请执行情况看,2006年以来,担保公司涉诉案件进入执行程序25件,申请执行率为81%,说明判决后自觉履行少,绝大多数案件进入了执行程序。四是从执行效果指标看,实际执结率51%,表明仅有五成案件能够得到彻底有效地执行,尚有近五成案件因被执行人下落不明或无可供执行财产作了程序性终结处理。执行标的额到位率58%,表明执行到位金额尚不足申请标的总额的六成,一方面说明案件未能执行,另一方面说明部分申请执行人作出执行让步,权利未能充分实现。
  三、基层担保公司现实、潜在问题之透视
  规模偏小,抗风险能力差。主要反映在以下三方面:一是注册资本低。担保公司属于资金密集型企业,其业务特点决定了它必须有充分的代偿能力去面对潜在的赔付损失,而注册资本金数量是衡量一个公司担保能力强弱的重要指标。{1}如前所述,该市77%的担保公司注册资本低于500万元,21.5%的担保公司注册资本还不足100万元。担保公司注册资本规模小,担保能力差,抗风险能力弱,往往经不起一笔坏账的冲击。二是独资公司多。目前该市有超过四成的担保公司为独资公司,其中个人独资公司占独资公司的96%,77%的个人独资公司注册资本在100万元以下。普遍存在投资主体单一、资本总量有限、自身积累缓慢、增资扩股困难、风险评估不足等多重问题,难以应对担保业固有的高风险。三是资金放大倍数高。担保公司的资金放大倍数与担保风险成正比例,资金放大比例越大,收益越多,同时可能产生的风险也就越大。{2}由于担保公司规模普遍偏小,但为了追求利润最大化,少数担保公司盲目扩张业务,承接与自身资金水平不相对称的大额借款担保,资金放大倍数过高,超越其风险控制能力和代偿能力,借款人一旦不能偿还到期债务时,根本无法履行保证责任、承担代偿义务。
  发展偏热,公司治理失范。自2007年起,该市担保业进入了加速期,从逐年翻番的数据中就能体会到该行业的热度。2009年以来,一个县级市陡增39家担保公司说明,这个行业中六成的公司是去年以来刚刚入市的“新手”。投资人在抓捕商机、快速出击的同时,往往对担保业务研究不多,对担保业高风险的特征估计不足。在担保业务打理上,普遍存在“三凭”治理模式。一是凭感觉治理公司。多数公司仓促上马,尤其是个人独资企业,缺乏详尽的公司治理规范和严密的公司组织机构,一人治理现象较为普遍,凭个人好恶治理公司,存在很大的随意性。二是凭经验评估风险。担保机构存在的基础是对信用风险的经营和管理,加强风险评估、研判和管控是担保公司持续发展、立足市场的基础。实践中,部分担保公司缺乏完整的风险评估机制,对某一借款是否提供担保取决于经营者个人经验,一旦借款人或反担保人下落不明、企业歇业、业主出走,担保公司将面临代偿后的追偿难问题。本次调查的30件借款合同追偿纠纷案中,担保公司单独起诉反担保人或借款人的有16件,占案件总数的53%,即超半数案件没有获得“双保险”,只能向一方追偿。案件判决后,还存在执行难问题。加之多数公司未建立风险准备金制度,隐藏着代偿资金不足的问题。三是凭人脉开展业务。多数担保公司业务集中在公司周边范围内,主要依赖于公司经营者个人人脉关系开展业务。从担保公司分散风险的原理来看,风险分散的核心就是通过空间、时间来分散大量个体风险,在信用、还贷良好的地区收取保费,抵偿违约率高地区的损失;经济繁荣期积累保费抵偿经济衰退期的赔付。{3}而目前大部分担保公司这种小范围分散风险经营模式,无法充分分散风险,也会受到局部地区经济波动的强烈影响,不利于自身的长期稳定发展。
  业务偏窄,发展后劲不足。一是主、兼营业务组合搭配不尽科学。从工商核准的公司营业范围看,大多数担保公司除主营担保业务外,还兼营汽车租赁、资产管理、对外投资、信息咨询等多项业务。但实际并不如此,少数公司对一些兼营项目未能有效开展,不能起到主、兼营项目在赚取利润上相互补充、在防范风险上分散风险的作用,影响了公司发展后劲。二是主营担保业务服务面相对狭窄。基层担保公司主要服务于个人之间的小额、短期民间借贷。业务量少,担保额小,担保收入少,这对于以营利为目的的商业担保公司而言,将直接制约着其后续发展。三是自助型担保公司对外业务相对封闭。实践中,部分民营企业主为解决自身企业及股东融资担保问题,往往会共同出资组建一家担保公司,尔后通过担保公司为自己或股东担保。这种自助型担保公司不以营利为目的,一般不对外承保,担保只是民营企业之间相互拆解资金的一个平台,投资各方对担保公司发展并不关心,甚至通过资金运作将注册资金抽逃或挪作他用。以上情形,将对做大、做强基层担保业、缓解融资难题、促进地方经济发展造成负面影响。
  营业偏轨,暗藏多重危害。一是超范围经营。个别担保公司工商行业分类为商务服务业,但为赚取高额利息,违反金融管理,超范围经营,对外高利放贷。二是恶意连环经营。为规避金融管理,实现利润最大化,少数担保公司既是担保人、又是出借人,开展放贷、担保连环经营业务。具体操作中,担保公司一边以某自然人名义(往往为担保公司股东亲属)对外出借资金,收取高利,一边以担保人名义为该笔借款提供担保,收取保费,既规避了不得对外放贷的金融管理制约,又收取了担保费用。同时为降低放贷风险,担保公司往往要求借款人另行提供反担保。如此运作的结果等同于担保公司放贷、借款人借款、反担保人提供担保。一旦借款人逾期还款,担保公司名义上代偿借款后会直接向借款人、反担保人追偿,这与担保公司直接对外放贷在本质上、目的上都是一致的。三是“软暴力”讨债。实践中,少数担保公司雇请社会闲散人员追讨欠款,并参与庭审、调解等诉讼现场,尽管没有过激言行,但现场气势明显会给对方一种心理胁迫,迫使借款人、反担保人放弃对高息、复利等抗辩。这种既通过诉讼追偿,又借助社会特殊势力压制的方式,成为当前包括担保公司在内的民间放贷人的讨债模式之一。担保公司偏离正常业务轨道,将会造成多重危害:其一,扰乱正常金融秩序。担保公司违规放贷、高息放贷,具有明显的高利贷特征。少数开展连环经营业务的担保公司对到期债权故意拖延行使,一般在保证期限或诉讼时效临近届满前方名义代偿并起诉追偿,目的是获取更多利息及违约金。其二,滋长黑恶特殊势力。少数年轻无业人员、刑释人员,不务正业,以赚取出场费为其生活主要来源,极易滋长黑恶势力蔓延,增加社会不稳定因素。其三,影响正常民事诉讼。由于担保公司连环经营的隐蔽性和“软暴力”讨债的威慑力,法院很难准确查明借贷客观事实,也难以组织双方进行调解。其四,涉嫌诈骗犯罪。实践中,部分借款人下落不明,担保公司以代偿借款为由绕开借款人直接起诉反担保人,反担保人却辩称出借人(担保公司)与借款人之间并无借贷发生,属恶意串通,坑害反担保人。对此,反担保人难以举证加以证明,法院也很难支持其抗辩。尽管目前尚无证据证明这一现象的存在,但也难以消除这一现象存在的隐患。
  四、担保公司发展问题的原因剖析
  市场商机催生担保业膨胀发展。伴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在提高生活质量、创业等方面的融资需求增势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6769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