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云南大学学报法学版》
试论人民陪审员制度的完善
【副标题】 以新西兰环境专员制度为鉴
【英文标题】 On the perfection of the people's jury system
【英文副标题】 as New Zealand environment commissioner system for example
【作者】 沈跃东【作者单位】 福州大学
【分类】 法院
【中文关键词】 人民陪审员;新西兰环境专员;司法民主;司法公正
【文章编码】 CN53—1143/D(2009)01—0100—05【期刊年份】 2009年
【期号】 1【页码】 100
【摘要】

人民陪审员制度是一项具有中国特色的司法制度,更是一项宪政制度。人民陪审员制度以实现司法民主、确保司法公正为宗旨,其正当性毋庸置疑。但是,人民陪审员制度的构造却与这一宗旨的实现存有相悖之处。人民陪审员制度在选任程序、任职资格以及人民陪审员参与案件审理程序等方面亟需完善。新西兰环境专员制度与我国人民陪审员制度具有相似之处,这一制度为我国人民陪审员制度的完善,提供了许多可资借鉴的经验。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46376    
  
  人民陪审员制度,作为一项具有中国特色的陪审制度,诞生于上世纪30年代及40年代的革命根据地,自新中国成立以来,几度沉浮。[1]特别是1982年宪法没有明确规定人民陪审员制度后,在理论界和实务部门对人民陪审员制度的存废,曾进行过激烈的论争。2004年8月28日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通过了《关于完善人民陪审员制度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并于2005年5月1日施行。为了确保在该《决定》生效时人民陪审员能统一上岗,最高人民法院为此发布了《关于人民陪审员选任、培训、考核工作的实施意见》(法发(2004)22号)(以下简称《实施意见》),专门安排了陪审员选任和培训的时间表。2005年5月8日,全国近3000所地方法院中,有27000名取得资格证书的陪审员走马上任[2]。至此,关于人民陪审员制度的存废之争应该有一了断。但是,上述《决定》实施以来,人民陪审员制度的运行并不尽如人意,对这一制度进行完善的理论和实务的讨论并没有停止[3]。特别是在培育司法公信力,提高人民对司法的满意度的背景下,人民陪审员制度的完善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要对人民陪审员制度进行完善,我们首先应该回到问题的逻辑起点:为什么要建立人民陪审员制度?理清这一问题后才能提出如何完善的对策。
  一、人民陪审员制度的设立宗旨
  1954年宪法第75条对人民陪审员制度的规定,应该说是新中国人民陪审员制度的起点。在1954年宪法制定过程中,彭真同志在给中共中央的报告中对陪审制度的作用作了说明。他指出:“在一审案件中,由群众选举公正的陪审员参加审判,不仅容易在较短的时间内把案情弄清,因而使案件容易得到正确处理,并且可以密切法院与群众的联系,使群众切实感到自己是国家的主人,增强群众对国家的责任感。”[4]从彭真的说明中,我们可以看出新中国建立之初,建立人民陪审员制度的宗旨就是要使案件得到正确处理,使民主得以体现。使案件得到正确处理,这是司法公正的体现,使群众在案件审理中感受到自己是国家的主人,这是政治民主在司法中的体现,就是一种司法民主。尽管后来宪法对人民陪审员制度的规定发生了变化,但这一宗旨却一以贯之。
  2004年4月2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100务委员会第八次会议上,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沈德咏在其所作的《〈关于完善人民陪审员制度的决定(草案)〉的说明》(以下简称《说明》)中明确指出:“实行人民陪审员制度的主要目的是通过人民陪审员参与审判活动实现司法民主,确保司法公正”。
  “实现司法民主,确保司法公正”的宗旨,其正当性毋庸置疑。立法权掌控钱袋子,行政权拥有枪杆子,司法权除了进行判断之外,一无所有。司法权只有依靠公正的裁判获得公众的信赖而安身立命。人民陪审员制度作为司法制度的组成部分,理应要确保司法公正。我国现行宪法第二条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司法权是国家权力的一个分支,当然也归属于人民,人民陪审员制度作为一种司法制度,也要体现司法民主。
  二、对人民陪审员制度的质疑
  (一)人民陪审员制度能否实现司法民主
  根据《决定》及其相关规范性文件,主要通过下列方式,实现人民陪审员制度的司法民主性:
  1.规定了较为宽松的人民陪审员的任职资格。公民担任人民陪审员的积极要件是: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年满二十三周岁;品行良好、公道正派;身体健康;一般应当具有大学专科以上文化程度[5]。公民担任人民陪审员的消极要件是: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组成人员,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司法行政机关的工作人员和执业律师等人员,不得担任人民陪审员;因犯罪受过刑事处罚的、被开除公职的人员不得担任人民陪审员。
  2.精心设计人民陪审员选任程序。符合上述条件的公民既可自己申请也可被推荐担任人民陪审员。基层人民法院根据审查结果及本院人民陪审员的名额确定人民陪审员人选,并由院长提请同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任命。确定人民陪审员人选时,还注意到要吸收社会各阶层人员,以体现人民陪审员来源的广泛性。从人民陪审员名单中随机抽取,确定人民陪审员参加合议庭审判。人民陪审员也是任期制,任期5年。果然是京城土著
  3.合议庭评议案件时,贯彻了司法民主原则。人民陪审员对事实认定、法律适用具有独立的表决权。同时,合议庭评议案件时,实行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这一程序,真正贯彻了司法民主原则。
  上述实现司法民主的制度架构,除了第三点之外,不仅在实施中存在问题,在理论上也遭到批评。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统计工作办公室,以《决定》实施以来全国法院及部分高级法院的相关数据为基础,对人民陪审员制度的实施情况进行统计的数据显示:人民陪审员中具有大学以上学历的占39.18%;大专学历的占48.13%;高中以下学历的占12.69%。其中男性比例占66.96%。人民陪审员来自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科研院校、离退休、农民工等各个层面,其中党政机关(含单列基层组织)人员占47.7%;企事业单位人员占25.31%,科研院校人员占6.41%;离退休人员占4.9%;农民工占2.53%;无业人员占2.87%;其他人员占10.28%。[6]根据这些统计数据,可以发现人民陪审员制度在实施过程中,其民主性并没有得到很好的体现。农民工和无业人员加在一起还不到6%的比例,而我国农民在总人口中却占绝对多数。人民陪审员近70%是男性,而我国目前的男女比例是108:100,男性人民陪审员的比例太高。大专以上的人民陪审员占了近90%,而据2003年的统计,大专以上学历的只占我国总人口的5%左右。
  上述应然与实然的落差,既有制度本身的问题也有对司法民主的误读。制度本身的问题表现为:一方面,人民陪审员制度要承载公民直接参与司法审判的司法民主的重任,另一方面又规定大专以上的任职资格,这一资格规定将95%的公民排除在外,这一矛盾弱化了制度的民主功能。
  司法制度是国家民主制度的一个分支,代议制民主已经成了民主制度的代名词。所谓的司法民主就一定要表现为普通公民直接参与司法活动,直接行使审判权这样一种直接民主吗?如果必须是这样的话,人民陪审员制度也不完全与此项吻合,它也有进入的条件设置,一个公民能否成为人民陪审员主要还是取决于基层法院的院长将其确定为人民陪审员的人选,还需要同级人大常委会的任命。在我国,人民法院由人大产生对人大负责,组成法院的法官也有准入资格的规定,也需要由各级人大常委会任命,这样的司法民主形式并没有人质疑。“如果说陪审员来自普通民众便是公众和社会的代表,法官同样也来自老百姓,为什么陪审员在保障民主方面比法官优越?”[7]
  综上,人民陪审员制度要体现司法民主的宗旨本身无可厚非,但实现这一宗旨的制度却与此有相悖之处。究其因,主要是对司法民主的误解。司法民主不是人人都去行使审判权,在代议制民主国家,审判权属于人民就已实现司法民主了。个案中审判权由谁行使,如何行使,与司法民主并无必然的联系。而让最有能力,最适合行使这一权力的人去行使,才是不辜负权力所有人的最佳方式。
  (二)人民陪审员制度能否确保司法公正
  人民陪审员制度怎样确保司法公正呢?《说明》中对此作了解释,即“人民陪审员参与审判案件,既充分体现了社会主义司法民主,又注重从社会道德标准等方面对案件进行分析、判断,与法官形成思维互补,有利于查清案件事实,正确适用法律,确保裁判公正”;“人民陪审员来自人民群众,他们参与审判,对于提高审判活动的透明度,促进司法公开,约束法官严肃执法、秉公办案具有重要作用。同时,对于向广大人民群众进行法制宣传教育,加强诉讼调解,说服当事人息诉服判,也具有良好效果”。
  从以上解释可以看出,人民陪审员制度确保司法公正的途径是:第一,人民陪审员着重用社会道德标准来认定案件事实和适用法律,与法官的法律思维互补,从而确保裁判公正;第二,通过人民陪审员参与案件审理过程,从而约束法官的暗箱操作和监督法官秉公执法;第三,迟到的正义非正义,利用人民陪审员进行法制教育、诉讼调解,使当事人息诉服判,提高司法效率,从而确保司法正义。
  这样的制度设计看上去已经比较精美了,但是,制度的运行却问题多多。例如、根据对《决定》实施以来的统计,上海法院在诉讼须知中明确告知当事人具有陪审员参审选择权,当事人申请陪审员参审的案件占全部参审案件的8.74%。[8]人民陪审员制度既然是这样既民主又能促进司法公正的制度,当事人为何不积极去申请使用呢?如果不是法院阻扰的话,就是制度本身存在问题,当事人选择这一制度并无多大利益。而根据制度的安排和实践的考察,法院阻扰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
  那么,制度本身存在什么问题?人民陪审员的任职资格虽然有学历的要求,但并无专业要求。虽然对人民陪审员有进行培训的制度,但是这种培训与专业训练还是有很大的差别。由于专业知识和能力的缺乏,尽管赋予人民陪审员在案件审理中享有与法官同等的权利(担任审判长除外),但在审判实践中,部分人民陪审员还是难以发挥其与法官享有同等权利的作用。据在上海高院对陪审员参审判案困难的调查中,“11.3%的陪审员认为是通过证据确认事实,54.8%的陪审员认为是法律适用,34.46%的陪审员认为是在综合分析判断环节上。”[9]据此,可以认为,通过人民陪审员制度确保司法公正的第一个途径并不能取得预期效果。
  上述人民陪审员的知识结构和审理能力的问题,也影响通过人民陪审员制度确保司法公正的第二个途径的效果。应该说合议庭的评议过程,特别是人民陪审员与法官的意见出现分歧时,如何解决分歧最能体现人民陪审员约束法官的暗箱操作和监督法官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4637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