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比较法研究》
如何打造具有法理合理性的刑事诉讼法
【副标题】 审思2018年刑事诉讼法修正案
【英文标题】 How to Construct a Criminal Procedure Law with Legal Rationality
【英文副标题】 Consideration of 2018 Amendment to the Criminal Procedure Law
【作者】 左卫民【作者单位】 四川大学法学院{教授,法学博士}
【分类】 刑事诉讼法
【中文关键词】 刑事诉讼法修正案;法理合理性;目的合理性
【英文关键词】 amendment to criminal procedure law;legal rationality;purpose rationality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3
【页码】 53
【摘要】 2018年刑事诉讼法修正案及时回应了我国当下监察体制改革和司法改革,对我国刑事诉讼制度的发展具有积极意义。然而,从法理合理性角度审视,修正案的一些内容存在不足,主要是修法内容欠缺必要的法理合理性。这源于实用主义立法取向下过度注重修法目的合理性。未来刑事诉讼立法应当认真对待法理合理性,既要全面考虑法律体系的法理合理性问题,又要统筹考虑刑事诉讼法内部的法理合理性问题,还应通过科学的立法技术将法理合理性融贯于相关法律规定之中。
【英文摘要】 The 2018 Amendment to the Criminal Procedure Law responds promptly to China’s Current Supervision System Reform and Judicial System Reform,which has positive significance for the development of China’s criminal litigation system. However, if viewed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legal rationality,some of the contents of the amendment are insufficient. Mainly the content of the law lacks the necessary legal rationality. This stems from the excessive emphasis on the rationality and pragmatic orientation of the purpose of the law. In the future,criminal procedure legislation should focus on the rationality of the purpose as a whole,and take the rationality of jurisprudence seriously. It is necessary to comprehensively consider the legal rationality of the legal system,and also consider the legal rationality within the criminal procedure law. In addition,the rationality of the jurisprudence should be incorporated into relevant legal provisions through scientific legislative technique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70599    
  一、问题的提出
  2018年10月26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决定》(以下简称“修正案”),并于当日公布施行。修正案新增或修改了监察法与刑事诉讼法的衔接机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速裁程序、值班律师制度和陪审制度等内容。此次《刑事诉讼法》修改主要是为了应对监察体制改革和司法改革的迫切需要,可以说是一次“针对性修法”。[1]总体而言,修正案对进一步完善中国特色刑事诉讼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具有重要意义。[2]然而,在笔者看来,修正案的一些内容存在不足,而这主要缘于修法的法理合理性与目的合理性存在一定程度的不和谐乃至悖反。
  其实,程序规范/制度内在法理合理性的欠缺及其与目的合理性之间的张力甚至悖反,一直是中国刑事诉讼立法长期不同程度存在的问题,例如在2012年修法中对指定监视居住条款的修改,使其与作为羁押替代性措施基本不限制自由的本质相冲突。再如为了司法机关更有效定罪引人“排除合理怀疑”这一主观性证明标准表述,从而可能导致证明标准实质上的下降。[3]此次修法只是再次集中暴露了这一问题。然而,对于这一事关刑事诉讼立法水平与具体法律适用效果的重大问题,理论界与实务界至今为止并未予以充分关注,少数相关讨论更多关注立法技术的改进,而未就立法的法理合理性问题展开深度论析,[4]至于如何构建刑事诉讼立法法理合理性的问题就更未涉及。有鉴于此,本文拟结合修正案的相关内容,对如何打造具有法理合理性的刑事诉讼法律体系展开初步分析。
  二、具体程序制度的法理合理性评价
  所谓法理合理性,是指整个刑事诉讼法律体系应遵守一定的诉讼理念、诉讼规律,每一具体的法律条文或相关机制均应符合支撑整个诉讼法律规范体系的科学、基本的法律理念、规律。换言之,这种原则或理念应当贯穿于整部法律之中,不能有与之相悖的原则或理念存在于同一领域、同一条文中。而所谓目的合理性是指一项法律制度的立法初衷具有值得肯定的积极意义,根据这一目的展开的具体机制设计也应契合这一目的。根据上述界定,刑诉法修正案文本相关内容具有显而易见的目的合理性,在刑事诉讼制度建设方面具有诸多亮点。[5]然而,一旦将视野扩大到整部刑事诉讼法,从法理合理性角度审思,修正案的不少内容则经不住推敲:一些新条文与刑诉法既有条文之间存在较为明显的冲突;一些新制度所依托的“新法理”与关联法律秉持的法理之间存在不同程度的抵牾,并集中表现在以下相关程序与制度之中。
  (一)留置案件移送起诉先行拘留条款
  在笔者看来,修正案中对被监察机关留置的犯罪嫌疑人采取先行拘留条款的法理合理性问题相当突出,甚至直接相悖于刑事诉讼的基本法理。修正案第12条第2款(即新刑事诉讼法第170条第2款)规定,“对于监察机关移送起诉时已采取留置措施的案件,人民检察院应当对犯罪嫌疑人先行拘留,留置措施自动解除”。从文义解释的角度而言,立法者事实上是将先行拘留作为该类案件留置措施与强制措施的衔接机制,并由此创设出了一种几乎完全不同于一般刑事诉讼法理的“先行拘留”(以下简称“新先行拘留”)。具体而言,这种区别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首先,就制度目的而言,通常的先行拘留是为了保障查明案件事实,新先行拘留的主要目的则是作为职务犯罪调查阶段向审查起诉阶段的过渡措施。其次,适用条件不同。通常的先行拘留主要适用于现行犯包括准现行犯,以及住所不明或姓名不明以及有逃跑可能等紧急情形,它强调的是案情的紧急性。[6]新刑事诉讼法第82条基于该原理列举了可以采取“通常意义上的先行拘留”的七种情形。相比之下,新先行拘留适用的条件是监察机关移送起诉时已采取留置措施。当留置案件移送审查起诉时,已经有按照审判标准收集的证据指控嫌疑人构成犯罪,[7]此时不再具备适用通常先行拘留的实质要件—“案件的紧急性”。再次,二者适用的诉讼阶段不同。通常的先行拘留是在诉讼前期的侦查阶段决定和执行的强制措施,新先行拘留则适用于侦查终结进入审查起诉阶段的诉讼中期。最后,决定机关不同。通常决定先行拘留措施的是公安机关等侦查机关,而新先行拘留的决定机关是负责审查起诉的检察机关。
  通过上述比较不难发现,修正案新规定的“先行拘留”制度事实上完全改变了既有刑事诉讼法中先行拘留的定义和适用条件,使得同一部刑事诉讼法中存在两种概念、目的、条件、内容和实施主体完全不同的先行拘留措施。显然,这种职务犯罪移送起诉后的“先行拘留”,与通常公安机关“先行拘留”的法理依据迥然不同。前者是检察机关审查起诉的保障性措施,后者则是侦查机关的紧急性侦查措施,表面上二者同属于拘留,但实际上南辕北辙,这不能不说是一个严重的法理悖反问题:同一法律概念、法律举措理应规定同一对象与适用条件,但在此却适用于两种迥然相异的场景,服从于不同的诉讼目的,从而造成了刑事诉讼立法中最为突出的一个法理悖反,以至于诉讼法学者从理论上难以甚至根本无法圆其漏洞,立法的法理合理性受到严峻挑战。
  (二)认罪认罚从宽条款
  与前述“先行拘留”内在自我矛盾的问题不同,修正案中认罪认罚从宽条款的问题在于,实体性规则与程序性规则在逻辑上未能完全协调一致。在此次刑事诉讼法修改中,涉及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规定共有13条,分别是修正案的第1条、第7条、第9条、第11条、第13条至第16条、第18条至第22条。除了第1条之外,其他皆为程序性规定。修正案第1条规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承认指控的犯罪事实,愿意接受处罚的,可以依法从宽处罚。”其原则性地规定认罪认罚“可以”而非“应当”依法从宽处理,因此,这一原则性的规定不具有强制力。不仅如此,认罪认罚从宽的规定实质上确立了一种程序性量刑情节,即“认罚从宽”而不仅仅是“认罪从宽”。但是,修正案并未参照刑法中法定量刑情节的规定,对认罚从宽的幅度作出一般性规定。这在实践中就很可能导致如下的结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认罪且认罚,但无法得到实体上的从宽,[8]即追诉人“认罪认罚”,并不必然“从宽”。实践中,“认罚”与“从宽”在逻辑上也存在操作困难问题。从语词理解,“认罚”之“罚”指的是检察机关的量刑建议。如果检察机关先行提出一个较高的量刑建议,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对此予以认可,那又有何必要再降格处罚?如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不予认可,那又如何称得上“认罚”?故与“认罪”不同,“认罚”很难作为一个程序量刑情节而存在。此外,修正案第7条将认罪认罚情况作为判断行为人社会危险性的重要考量因素,对逮捕措施的决定和执行有一定的影响,从而可能最终影响对行为人的实体处理结果,但这种影响是间接的、不确定的。[9]相比之下,修正案通过程序性条款,如第13条、第22条等,大幅简化了认罪认罚案件的诉讼程序,缩短了诉讼期限。由此可见,修正案规定的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能够带来的显性效果是程序上的从简和诉讼期限上的从快,而非实体处理上的从宽。就此而言,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似乎有些“名不副实”。这显然带来了更深层的法理合理性问题: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特别是如何从宽理应在实体法中规定,现在却阴差阳错地规定为程序法原则,并以从快的程序机制为基本内涵。这种在程序法中规定实体法原则并以程序法的具体内容来运行的做法,违背了程序与实体内容应正确界定并分别规定在程序法与实体法中的法律原理,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我国法律体系中程序法与实体法相对分离的总体格局。
  (三)缺席审判条款
  按照立法者的说法,修正案规定缺席审判程序的根本目的是为了促进反腐和追逃工作。[10]尽管如此,但这一工具性的立法意图仍与既有的诉讼法理相悖。在诉讼法理上,公正的审判程序模式应当是等腰三角结构,或至少是三角结构。[11]被告人的参与是公正审判不可或缺的一环,很难想像,没有被告人的参与,辩护权如何可能实现?或许正是虑及于此,我国2018年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206条规定:“在审判过程中,有下列情形之一,致使案件在较长时间内无法继续审理的,可以中止审理:(一)被告人患有严重疾病,无法出庭的;(二)被告人脱逃的;(三)自诉人患有严重疾病,无法出庭,未委托诉讼代理人出庭的;(四)由于不能抗拒的原因。”上述规定蕴涵的法理是,只有到案接受审判方才可能承担刑事责任,无法承担刑事责任便不能启动或继续刑事程序。与之相应,只有当事人参与,才有“三方组合”的刑事诉讼程序存在。相应地,无论是为了发现真实还是保障权利(如知情权、在场权、辩护权),刑事诉讼法通过一系列制度设计(如被告人有权举证、质证,被告人最后陈述被作为庭审程序通常不可或缺的独立部分,被告人享有使用本民族语言文字进行诉讼的权利,等等)表明当事人有权且应当参与诉讼的过程。然而,修正案新增的缺席审判程序明显悖离了前述法理,在某种程度上也有违刑事责任承担的最基本要求,限制甚至是剥夺了当事人的程序参与权。这种一部法律既要求在场审判并规定了相应的诉讼中止和诉讼终止制度,又同时设置了不在场审判,其间当然存在法理冲突且难以在立法中加以消除。总之,缺席审判程序的设立使得同一部刑事诉讼法出现了相互冲突的两种理论,并由此构筑了两种显著不同的审判程序。或许正因如此,有学者直言不讳地指出,刑事缺席审判程序是一项“天然”有缺陷的审判制度。[12]
  此外,诸种具体情形下的缺席审判程序内部也缺乏明确、统一的法理支撑。修正案规定的缺席审判程序,可以归纳为五种适用情形:(一)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境外的贪污贿赂等犯罪案件;(二)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境外,需要及时进行审判,经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的严重的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案件;(三)由于被告人患有严重疾病,无法出庭的原因中止审理超过六个月,被告人仍无法出庭的案件;(四)被告人死亡但有证据证明被告人无罪的案件;(五)人民法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判的被告人死亡的案件。[13]不难发现,仅情形(一)符合设立刑事缺席审判程序“加强境外追逃工作力度和手段”的立法初衷,其余四种情形均不符合预设立法目的且背后的法理不尽相同。[14]具体而言,情形(二)、(三)均具有一定的确保诉讼及时与降低程序成本的功能,但二者亦有一定的区别,前者是因为案件类型特殊,后者是因为被告人健康状况欠佳;情形(四)、(五)则都体现了对司法公正的追求,前者主要用于处置未决案件的诉讼程序以还死者清白,情形(五)则适用于法院主动纠正各种已决案件。由此可见,五种缺席审判程序缺乏相对一致的运用场景与法理逻辑。事实上,根据前文的简单分析,当前的缺席审判程序至少包含了三种不同的制度价值:加强反腐败追逃追赃、确保诉讼及时和保障司法公正。这种多元化的功能设计与预期目的,使得缺席审判程序的核心功能模糊,难以体现该制度的特殊性,更难以通过统一的法理阐释来融贯五种不同的适用情形。
  (四)陪审制度的相关规定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7059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