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云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基层信访工作中的“开口子”:信访困局的郁结与疏解
【英文标题】 “Kai Kouzi”in the complain-affairs work in China: Entanglement in the complain-affairs work in China and its disentanglement
【作者】 朱政【作者单位】 湖北民族学院
【分类】 行政管理法【中文关键词】 信访;开口子;国家与社会;制度能力
【英文关键词】 complain-affairs work; “Kai Kouzi”; state and society; institutional capacity
【文章编码】 1671-7511(2016)05-0105-9【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6年【期号】 5
【页码】 105
【摘要】 “开口子”是当下基层信访工作的常规做法,系指基层政府在法律、政策允许的范围以外给信访人额外的经济好处。既有研究难以全面给出解释与回应。在国家与社会关系的理论进路中,信访困局在“开口子”这一切面上,呈现出多面向的复杂性。基于基层信访的经验调查,可将其划分为“关怀”式开口子、“妥协”式开口子和“出血”式开口子。这三类“开口子”遵循着完全不同的行动逻辑,并反映出中央政府、基层政府和地方社会迥异的态度与偏好。信访中大量的“开口子”,代表了基层政府面对信访者的相对弱势,说明在中国这样一个典型的“强国家”中,依然有制度能力衰弱的部分。通过对影响“开口子”重要因素的分析,应当适时进行微调,最终追求基层政府与信访者相互约束的“均势”,恢复信访制度的本源,保持国家与社会的良性沟通。
【英文摘要】 “Kai Kouzi”is a popular practice of the grassroots organizations involved in the complain-affairs work in China, which refers to the illegal additional economic benefits to the complainants given by the grassroots governments, and the previous studies in this field are inadequate. In view of the theory of the relations between the state and the social relations, the problems of such complain-affairs work are quite complicated. Based on the experience and investigation of the grassroots complain-affairs work, “Kai Kouzi”falls into three categories:“care-type”,“ compromise-type”and“great favorable-type”. The three types follow completely different kinds of action logic, and reflect the different attitudes and preferences of the central government, the grassroots governments and the local society. The vast amount of“Kai Kouzi”in our complain-affairs work reveals the fact that compared with the complainants the grassroots government is in a relatively inferior position, a reflection of the institutional weakness. Through the analysis of the key factors affecting “Kai Kouzi”,it is suggested that timely fine-tune should be implemented in order to achieve an equilibrium between the grassroots governments and the complainants, and to ensure the smooth operation of the complain-affairs work and the good communication between the society and the government.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18399    
  一、问题与进路
  (一)问题的提出信访工作已经成为当下基层政府的核心工作
  之一,乡镇一般是由分管政法口的副书记主持工作,乡镇党委书记、乡镇长都是第一责任人。工作中,基层干部逐渐形成了一些常规做法的“口头语”。“这些语词被运用在公权运作过程中,具有重复性话语实践色彩,因其口语甚至俚俗的外观,看起来难登大雅之堂,通常处于‘日用而不知’、‘习而不察’的自发状态。”{1}(P90)其中,“开口子”一词出现的频率极高。可以说,它已经是基层信访工作的常规方法。很多时候,甚至是摆平事情的唯一方法。这就是俗话说的,“人民群众的事情用人民币解决”。
  基层信访工作中,“开口子”屡屡奏效,至少能够做到“稳住”信访者。频繁对信访者“开口子”,代表了随着政府对维稳工作的重视和地方财力的增强,信访治理的空间不断拓展,调整手段越来越趋于灵活和多样化。但是,它本身又极具争议,往往突破法律、政策的范围,处于灰色地带。那么,我们怎么理解基层政府这种非常规的常规做法呢?面对信访治理的巨大空间,该如何处置?对于“开口子”,是存是废?是否可能优化?如何优化?这正是本文提出并试图回应的问题。
  (二)既有研究回顾在既有的研究中,虽然信访问题已获得重视,
  成果颇多;但透过灵活和多样的信访工作方法,剖析信访困境的,尚不多见。尽管如此,通过文献梳理,还是能大致把握学界对信访困局以及基层信访中“开口子”的基本态度及其理论解释。
  第一,废除信访论。这种观点的代表人物于建嵘认为,信访制度存在诸多缺陷,很难适应当下法治建设和市场经济的环境,客观造成了国家政治认同的流失,应予以废除。{2}(P26-28)还有学者认为,信访制度只是应急之策,不符合建设法治国家的发展方向。{3}(P136-139)废除论往往从宏观层面将信访制度认定为有害无益,因而既缺乏微观的社会治理视角,也从根本上否定了改进信访制度的可能性。第二,信访法治论。尽管废除论影响很大,但多数学者还是认为信访制度应在法治框架中进行改良和重新定位,而非简单废除。杨小军认为,信访制度应依据法治化改革的思路,调整信访受理范围,注重法治的处理标准,加强程序原则和完善法律依据。{4}(P22-33)童之伟则指出,保留信访制度仍有必要,但应在我国宪法框架下,“明确宪法框架在结构和功能上以核心政制为主体,信访体制等辅助政制处在襄助者的位置”。{5}(P16)还有一些学者,建议提升信访的立法层次,制定《信访法》。{6}(P33-35)持信访法治论的学者很多,是信访研究的主流。在这种研究进路中,信访治理的巨大空间以及突破法律、政策范围的工作方法,难以获得合法性依据,因而需要法律的规训。第三,功能改造论。这种观点意图将信访改造为发挥特定功能的制度装置,与法律体系相配合。周永坤认为,应“将信访机构还原为一个下情上达的信息传递机构”。{7}(P47)还有人指出,可将信访制度前置,调整至政府决策环节,增强公众参与。{8}(P121-131)总之,功能改造论的方向很多,有意图强化信访的,也有弱化的。第四,信访治理论。贺雪峰及其团队,基于基层信访的经验研究,提出强化乡村治权,主张基层政权的政治性原则,力图重建国家的“专断权力”。{9}(P5-10)这种理论进路,敏锐地察觉到基层信访中的不同类型,区分维权型上访与谋利型上访,进而提出不同的治理方式。最终,信访的工作方法服务于治理目的。
  上述几种理论进路,对于我们理解基层信访困局和信访“开口子”的灰色空间,颇有助益,但它们都各自存在缺陷,无法有效回应本文提出的问题。废除信访论,对于断然取消信访的社会风险和政治风险缺乏认识;信访法治论主要停留在法治理念层面,强调立法,忽视了基层信访及其执法的复杂性;功能改造论提供了各种制度设想,但失于空泛,普遍缺乏实践可操作性;信访治理论极具启发意义,揭示了治理能力的视角,强调基层政府的治权,然而往往又难以与“基层法治”相衔接,并且在如何增强基层信访的治理能力上,众研究者也语焉不详。
  (三)研究进路
  本文以基层信访中的“开口子”切入,将基层政府的实际工作作为经验基础,深入基层信访的具体场域、法治目标、体制环境和社会环境,寻找经验现象之间的内在联系。并尝试将这些经验现象,置于国家与社会互动的框架之下,力求加深对信访困局的理解以及有助于困局的疏解。
  在晚近的政治学理论中,国家权力是应被提防和控制的,并且权力的行使需置于法治原则之下。然而,这并不必然得出削弱国家权力的结论。弗朗西斯·福山指出,对于国家概念的诠释,应当区分“强度”与“范围”两个维度。“国家制度的力量大小从广义上讲比其职能范围宽窄更为重要。”{10}(P19)另一方面,国家与社会的关系并非总是相互配合的,相反,两者也可能发生剧烈的冲突。米格代尔适切地指出,国家与社会之间往往会展开社会控制的争夺。本质上,它是国家和其他社会组织争夺社会生活该如何组织的结构性冲突。{11}(P25-35)国家与社会关系的理论进路,将信访事件置于一个冲突的背景下,而赋予其重要性,使得基层信访困局在“开口子”这一切面上,呈现出多面向的复杂性。一是,基层政府与信访者的冲突、配合乃至共谋;二是,国家及其内部科层机构,在强化治理能力上的努力与挣扎;三是,信访者做出反抗所调动的各类资源。
  二、“开口子”的经验分类
  “开口子”通常指破例。然而,频繁破例,破例本身就转变为常态,甚至形成新的规则。如应星所定义的,信访工作中,“‘开口子’是指基层政府满足上访者的经济要求”。{12}在本文中,“开口子”具体指基层政府在法律、政策允许的范围以外给信访人额外的经济利益,这类经济利益除了真金白银的钞票,还包括各种生活用品和生产资料,小到大米、食用油,大到生产机器、原材料等,以及通过基层政府分配国家社会保障获得的经济好处,如低保、社保、贫困救济,等等。相较于应星教授,笔者试图用半列举的方式定义“开口子”,显得多少有些笨拙。但有时候,笨拙有笨拙的好处。通过累述,至少能够让人隐约感到,“开口子”有不同的类型,它们之间差别很大,甚至可能完全不是一回事。
  对“开口子”进行分类,必须着眼于基层政府。因为,信访“属地管理”的原则,决定了大量的工作是他们在做。面对形形色色的信访者,《信访条例》(2005) 主要区分了集体上访与个人上访、正常上访与非正常上访。顺着这一思路,申端锋提出“分类治理”{13}(P5-23)的策略,陈柏峰进一步将信访者分为“有理上访”、“无理上访”和“商谈型上访”,{14}(P28-42)然而,在实际工作中,有理也好,无理也好,不管是哪一种上访,都有可能要“开口子”。
  对于基层政府,第一类“开口子”是能够摆上台面的。对此,他们并不为难。这类“开口子”常常被基层政府称作“关怀”。例如,我们在广东省清远市某镇的调查,当地信访的一个主要群体是对越自卫还击战的退伍老兵。根据国家相关规定,享受一定数额的津贴上。但这些老兵还是会找镇政府的麻烦,进行集体上访,要求镇政府提供额外的“待遇”。主要理由是珠三角地区地方政府给同样的退伍老兵远超国家标准的津贴。清远市在广东省属于欠发达地区,地方政府的财力不允许在这些问题上向珠三角看齐。即便如此,为了减少老兵群访和越级访,镇政府会时不时给一些“小恩小惠”,如平时送米送油,春节看望,拜年发个红包。用该镇党委副书记的话说:“他们给国家立过功,应该多‘关怀’。”同样的,面对真正生活困难的群众上访,不论上访事由,最终开这种“口子”,几乎无法避免。
  第二类“开口子”,虽然不那么光明正大,但基层政府一般也不讳言。这类“开口子”常常被称作“妥协”,是一种无奈,但又是没办法的事情。例如,在江苏省南京市某县城镇,由于近十年来地价持续上涨,征地拆迁的难度增加,总会有少数“钉子户”与镇政府对峙,要求远高于标准之上的拆迁补偿。乡镇政府嘴上虽然严厉,但每每到工程进度的后期,还是会“迁就”极个别的“钉子户”。按照该镇镇长的话说,“拖了(拆迁)后腿,(经济上)不划算。个别情况,多给点钱,算了。”在个案上,曾有过拆迁补偿款翻倍的情况。对于基层政府来说,这种“开口子”虽属于无奈之举,但总体上还是能够接受。
  第三类“开口子”最让基层政府恼火,并且属于“只能做不能说”、“拿不上台面”的事情。这类“开口子”有时会被上访者称作“出血”。主要是针对无理上访,但也不尽然。例如,我们在湖北省恩施市某乡的调查,当地最大的上访团体是清江水库移民,有些老上访户已经持续上访达20年之久。很难说清楚,清江移民上访是有理上访、无理上访或协商型上访。一是,当时《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2011)尚未颁布,补偿标准参照1991年国务院发布的《大中型水利水电工程建设征地补偿和移民安置条例》以及1998年湖北省长江水利委员会编制的《规划大纲》,恩施州自行制定《清江水布垭水利枢纽工程库区恩施市移民安置管理暂行办法》(恩市政文[2003]17号),拆迁补偿的标准偏低;二是,工程后期的部分移民是在2003年至2007年搬迁的,几年过去,物件上涨,补偿标准滞后,移民普遍感到显失公平;三是,移民工作中,存在暴力强拆,标准执行混乱等现象,甚至有反映市乡两级领导挪用、贪腐移民款的问题。应当说,移民上访原初属于维权性质的有理上访。此后,恩施州多次向移民发放“价差补偿”,提高补偿标准,绝大多数移民能够安居乐业,已经息访。然而,历史遗留问题总还是有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乡领导班子换了几届,当时移民的是是非非更是越来越难说清楚。[1]正是这些“说不清楚”被少数人揪住不放,坚持缠访、越级访和进京访。这其中,有的是有组织的集体行动,有的是个人行动,此起彼伏,诉求千差万别。一般来说,信访人的策略是一讲历史,二说贫困,三提要求。有的要求乡政府解决生活困难,在不符合条件情况下,落实低保;有的要求逢年过节给予救济和补助;有的要求乡政府为其修房子;有的做生意,要求乡政府垫资;有的则是在敏感时期,赤裸裸地以进京访要挟给钱。近几年,面对顽固的信访户,乡政府一般只有开或大或小的“口子”,花钱买平安。从几百块到十数万不等,基层政府与信访者反复纠缠,不断“出血”。
  “开口子”的三分法,显然是韦伯式的“理想类型”。事实上,这几类“开口子”在信访工作中,常常相互交叉,在某一信访者身上又会随着时间推移发生动态转化。但作为理论分析,它依然有意义。因为,同样是“开口子”,基层政府有时感到像做了好事一般光荣,有时却被气得背后骂娘、直跳脚。显然,其背后隐藏了更为深刻的行动逻辑。
  三、“开口子”的行动逻辑与多方偏好
  “开口子”的三分法,首先源于田野调查的“经验质感”。更重要的是,透过庞杂的经验现象,能够体察到,三类“开口子”体现了信访工作中完全不同的话语体系和行动逻辑。还牵涉到中央政府、基层政府和地方社会各自的态度和偏好。理解“开口子”,有助于我们剖析国家与社会在这一中国特色制度上的冲突与合作,正视和应对当下信访工作的复杂性,以及寻找未来制度创新的路径。
  第一,“关怀”式开口子,体现了对信访工作的特殊定位,因而深深地嵌入了“政治正确”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从1951年《关于处理人民来信和接见人民工作的决定》(“五一决定”)创建伊始,信访工作就一直是党的群众路线的一部分。“毛泽东时代的信访制度是中国共产党所锻造的全新的制度,这一制度主要为塑造人民共和国服务,是一种政治实践而非政法实践,也非纠纷解决实践。”{15}(P153)虽如冯仕政所言,1978年以后信访工作的重心开始偏离“社会动员”,转向“冲突化解”。{16}(25-47)但国家对信访工作的态度始终没有真正做到“去政治化”。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在系列讲话中提到,“要处理好维稳和维权的关系,把群众合理合法的利益诉求解决好,使群众由衷感到权益受到了公平对待、利益得到了有效维护。”{17}国务院副秘书长、国家信访局局长舒晓琴在不同场合多次提到,“我国建立和完善信访工作制度,基本定位就是党的群众工作的一个重要平台,党和政府联系群众的桥梁、倾听群众呼声的窗口、体察群众疾苦的重要途径。”“解决群众合理合法的利益诉求,是信访部门义不容辞的重大责任。”{18}“要健全和落实信访工作责任制,切实做到群众诉求合理地解决问题到位、诉求无理的思想教育到位、生活困难的帮扶救助到位、行为违法的依法处理。”{19}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话语体系下,基层政府乐于遵循中央的精神,以“关怀”的方式安抚信访群众,解决纠纷,尽力消除潜在的不稳定因素。显然,如此“开口子”,中央和基层政府态度是一致的,遵循的是“政治逻辑”。另一方面,地方社会对于“关怀”式开口子同样表示欢迎,这满足了人民群众不断高涨的权利诉求。事实上,人民群众热切地盼望中央政府加大对乡村的投入,要求基层政府不拘小节、有所作为,积极解决各类民生问题,为民谋利。恰如裴宜理所言,中国人的权利观,不是用来对抗政府的“自然权利”,而是“人有权要求生存并且政府的合法性在于满足这种要求”。{20}(P52)不得不说在这一点上,中央对信访工作的定位与群众的期望高度契合。当然,地方社会的态度和偏好并非铁板一块,基层政府的“关怀”终究只能惠及少数人,常常也会引起“不患寡而患不均”的难题。基于简化分析的目的,大致可以认为总体上对信访工作中“关怀”式开口子,中央、基层政府和地方社会表现出高度相似的正面态度和选择偏好。三者共同决定了,短期内“关怀”式开口子难以在信访工作中消退。
  第二,“妥协”式开口子,主要遵循市场经济的“经济逻辑”,出于成本-收益的考量。现代国家已经高度介入社会经济生活,而我国的地方政府更具有独立的利益立场和“谋利化”倾向,不完全受到中央的节制。诚如周飞舟关于土地开发与转让的分析,“体制外资源的巨大增长以及软预算约束问题的持续存在使得中央-地方关系已经不再是‘一抓就死、一放就乱’的集权-分权主导模式,而是陷入了这样一个困境:中央政府即使加强集权,也难以改变地方政府的行为,从而出现了形式上的集权与实际上的分权并存的局面”。{21}(P51)地方政府可以通过各类土地税费获得巨额收益,这强化了在征地拆迁补偿上,以“妥协”式开口子的方式解决信访问题。不惟土地问题,在地方政府具有独立利益立场的地方,“经济逻辑”都可能占据首要位置。
  在我们的调查中,谈到这类“开口子”,基层领导虽然感到无奈,但总体上还算坦然:“算一下经济账,说到哪里都说得通。”然而,中央政府和地方社会的态度则更加复杂和微妙。中央的立法以及对信访的期望,主要是希望通过地方政府尽力解决群众反映的问题,将社会矛盾化解在基层,并通过信访对在基层的“代理人”实施监控。地方政府“妥协”式开口子,有助于解决一部分社会矛盾,这自然受到中央的欢迎。但另一方面,突破法律、政策的相关规定,也会使得相关立法(如征地补偿)的法律实效打了折扣,这显然又是中央不希望看到的。省、市政府对此心知肚明,一般也很少表态。至于地方社会的态度,主要是反对性的。少数“钉子户”在与基层政府的博弈中额外获益,让其他人感到不公。某些“钉子户”的“事迹”,会培育出更多的无理信访者。而有些“钉子户”会因为一次获益,转变为谋利型上访,从此踏上让基层政府不断“出血”之路。
  第三,“出血”式开口子,让基层政府深恶痛绝,但常常又不得不“屈从”,其背后遵循的是“治理逻辑”。信访总量的高位运行,让中央和地方政府都倍感压力,2011年“全国县以上党政机关受理的来信来访总量为832.5万件(人)次”,{22}(P189-190)2013年前10个月为604万(人)件。{23}再加上大量的信访难案长期未决,使得信访洪流淤塞形成一条“地上悬河”。{24}(P130-143)在信访高压与中央的高度重视下,基层政府普遍的心态是,信访纠纷能盖就盖、能拖就拖,盖不住、拖不了的,就花钱摆平。总之,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信访者只要不把事情闹大,万事好商量。谋利型上访者抓住基层政府“怕事”的软肋,时而软磨硬泡,时而威胁勒索。基层政府只有遵循“治理逻辑”行事,“出血”买平安。
  中央当然反对地方政府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易江波.“做工作”:基层政法的一个本土术语[A].法律和社会科学(第13卷第2辑) [C].苏力,主编.北京:法律出版社,2015.
  {2}于建嵘.中国信访制度批判[J].中国改革,2005(2).
  {3}柴琳,黄泽勇.反思信访困境分解信访功能建设法治国家[J].理论与改革,2006(4).
  {4}杨小军.信访法治化改革与完善研究[J].中国法学,2013(5).
  {5}童之伟.信访体制在中国宪法框架中的合理定位[J].现代法学,2011(1).
  {6}冀刚毅.建议将制定国家信访法纳入立法规划[J].人大研究,2004(2).
  {7}周永坤.信访潮与中国纠纷解决机制的路径选择[J].暨南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6(1).
  {8}黄小勇.“信访前置”:信访制度改革的一个恰当选择——兼对信访改革争论的评价[A].公共管理评论(第十卷)[C].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9}贺雪峰.中国农村研究的主位视角[J].开放时代,2005(2).
  {10}[美]弗朗西斯·福山.国家构建:21世纪的国家治理与世界秩序[M].黄胜强,许铭原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7.
  {11}[美]米格代尔.强社会与弱国家:第三世界的国家社会关系及国家能力[M].张长东,等译.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12.
  {12}应星.一些基层政府的维稳机制有三个要素——拔钉子开口子揭盖子[N].北京日报,2013-8-12(19).
  {13}申端锋.乡村治权与分类治理:农民上访研究的范式转换[J].开放时代,2010(6).
  {14}陈柏峰.农民上访的分类治理研究[J].政治学研究,2012(1).
  {15}王炳毅.信访制度的奠基:毛泽东与信访制度(1949—1976)[A].政治与法律评论(2010卷)[C].强世功,主编.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
  {16}冯仕政.国家政权建设与新中国信访制度的形成及演变[J].社会学研究,2012(4).
  {17}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关于改善民生和创新社会治理[N].人民日报,2014-07-10.
  {18}把群众合理合法的利益诉求解决好——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同志关于信访工作的重要论述[N].人民日报,2014-3-5.
  {19}舒晓琴在全国信访局长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专题培训班上强调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全力推进信访工作制度改革[EB / OL].国家信访局,http:// www. gjxfj. gov. cn / gzyw /2014-09/17/ c_133650677. htm.
  {20}[美]斐宜理.中国人的“权利”概念(上)——从孟子到毛泽东延至现在[J].外国理论动态,2008(2).
  {21}周飞舟.生财有道:土地开发和转让中的政府和农民[J].社会学研究,2007(1).
  {22}张宗林.中国信访史研究[M].北京: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2012.
  {23}国家信访局:前10月全国信访总量604万件(人)次同比降2.1%[EB / OL].人民网,http:// politics. people. com. cn / n /2013/1128/ c1001-23683864. html.
  {24}刘正强.信访的“容量”分析——理解中国信访治理及其限度的一种思路[J].开放时代,2014(1).
  {25}吴思.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修订版)[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9.
  {26}张泰苏.中国人在行政纠纷中为何偏好信访?[J].社会学研究,2009(3).
  {27}[英]吉登斯.现代性的后果[M].田禾,译.南京:译林出版社,2011.
  {28}马怀德.设立“法治GDP”推动行政法治[N].检察日报,2013-3-28.
  {29}田先红.治理基层中国:桥镇信访博弈的叙事:1995~2009[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2.
  {30}兰荣杰.“照章办事”还是“开口子”?——单位内部纠纷解决机制研究[A].司法(第一辑)[C].徐昕,主编.北京:法律出版社,2006.
  {31}郭道晖.社会权力:法治新模式与新动力[J].学习与探索,2009(5).
  {32}贺雪峰.基层“责大权小利少”合理吗? [J].决策,2015(5).
  {33}朱政.国家权力视野下的乡村治理与基层法治[J].中国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6).
  {34}[美]戈夫曼.日常生活中的自我呈现[M].冯钢,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
  {35}[英]吉登斯.社会的构成:结构化理论大纲[M].李康,李猛译.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8.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1839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引证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