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北外法学》
强迫得利:类型化、界分与体系融合
【英文标题】 Forced Profit: Type, Boundary and System Fusion
【作者】 陶鑫明
【作者单位】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民商法典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分类】 不当得利和无因管理【中文关键词】 债法;无因管理;不当得利;强迫得利
【英文关键词】 law of obligation; negotiorum gestio; illegal profit; forced profit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2
【总期号】 总第2期【页码】 28
【摘要】

债法理论研究是我国民法学近年来的研究重点,作为独立债之原因的不当得利与无因管理更是被广为讨论。但对于强迫得利而言,似乎已有默认的共识,实践中亦按照“强迫得利不发生返还请求权”处理。然而,如是见解是否得当,值得探究。《中国民法典草案》设专章规定“不当得利”“无因管理”,个中规范对强迫得利法的规范是否妥适,亦可研究。以类型化归纳审判实践之强迫得利纠纷,逐一检讨,可知传统理论能够适应实践需求。理论上区分强迫得利与无因管理、不当得利情形,对比强迫得利各情形与无因管理、不当得利子类型的异同,可知强迫得利在制度层面并无独立之必要。结合我国民法典草案规范,强迫得利的规范设计有两种方案。

【英文摘要】

The theoretical study of debt law is the focus of civil law research in recent years. Unjust enrichment and negotiorum gestio management, as the causes of independent debt, are widely discussed by scholars. However, there seems to be a tacit consensus on compulsory gains, which is also handled in practice according to the principle of “no claim for return of compulsory gains”. If this opinion is appropriate, it is worth exploring. The Draft Civil Code of China has special chapters stipulating “improper enrichment” and “ negotiorum gestio management”. Whether the norms in this chapter are appropriate for the norms of compulsory enrichment law can also be studied. It concludes the disputes of compulsory gains in trial practice by typification, and reviews them one by one, which shows that the traditional theory can meet the needs of practice. In theory, we can distinguish forced enrichment from negotiorum gestio and improper enrichment. By comparing the similarities and differences between forced enrichment and negotiorum gestio and improper enrichment, we can see that forced enrichment is not independent at the institutional level. Combining with the norms of the Draft Civil Code of China, there are two schemes for the design of the norms of compulsory enrichment.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82661    
  
  

十字路口乞讨者擦车、景区人物扮演者强制合影收费屡见不鲜,其中涉及强迫得利问题。强迫得利学界关注甚少。一般认为,强迫得利属不当得利之例外,受损人不享有不当得利返还请求权。[1]此单一规范需面对实践中错综复杂之强迫得利情形,是否得当?另外,强迫得利在构造、法效上与不真正无因管理相近,二者何处存有差别?《民法典各分编(草案)》不设债法总则,将无因管理与不当得利作为准合同置于合同编,强迫得利规范应否规定?疑问种种,皆待厘清。

故此,本文首先自丰富的审判案例资源入手,兼采学理研究成果,以强迫得利行为作标准对此进行类型化,检验前述规范是否足以处理实践之需。其次,将强迫得利与相近制度进行对比,以展现其不同之处,力争进行准确定义。最后,从立法论的角度审视强迫得利规范的存在必要,及学理解释上其与无因管理与不当得利之融合。

一 强迫得利之类型

强迫得利之类型可归纳为六种。

类型一:“以新换旧”型强迫得利。“以新换旧”属损害赔偿责任承担方式之一种,即对于物之损害,以“新物”替代。[2]最为典型者,即为汽车碰撞后,将受损零部件更换为全新,价值上高于碰撞前已经使用的老部件。“以新换旧”涉及损益相抵的问题,应具体区分再作侵权人有否权利主张折抵的结论。具言之,即受害人是否确实受有利益。[3]“以新换旧”给受害人之物造成了价值增加的后果,此非出自受害人的意思表示,可能构成强迫得利。唯在受害人所受利益非出于自身意思的情况下,成就强迫得利。在一起案件中,侵权人家漏水,损坏了被侵权人家装修,侵权人对此进行重新装修并主张被侵权人从中获得装修利益。法院对此予以否认。[4]此案未直接以强迫得利处理,而是否认了侵权人主张损益相抵规制的适用。内在逻辑上,这种因侵权行为而发生的装修更新非基于被侵权人的意思,属于强迫得利,侵权人对此不能主张相应获利部分的返还。

类型二:添附型强迫得利。此为主要的强迫得利类型,亦是学界关注较多的一种,多发生于房屋装修中。如未经出租人同意,承租人擅自对房屋进行装修,使得房屋的客观价值上升。添附物的存在契合经济价值与社会秩序之维护,不宜强行分离以恢复原状。[5]《合同法》第223条确认了租赁物改良的规则,《城镇房屋租赁合同司法解释》第9~14条细化之,重点规范租赁期间形成的装修归属问题。据此,对于形成附合的装修物,依双方约定处理,或出租人对此享有恢复原状请求权,但应受制于司法解释中关于双方过错分担的问题。在一起案件中,被告对于房屋的装修改善属于因经营而必要的改造,但对于原告而言无价值,且双方对此未进行约定,原告构成强迫得利,无须返还不当得利之债。[6]实践中还有出现的一种情况是:侵权人强行占有他人房屋并装修之,法院对此认定为强迫得利。[7]此为典型的强迫得利。对于目前制定法的规范,有学者批评不应因受损人善意与否而差别待遇。[8]这里涉及对于受损人主观状态的认定,对此后文将有论述。

类型三:强制缔约、违约型强迫得利。由于违约行为而发生的强迫得利,如物业管理公司在物业服务合同到期后未按约定腾退、办理移交手续,而是超期滞留在服务小区并向业主主张超期期间的管理费用,法院对此认定为强迫得利。[9]超过合同约定的数量、标准履行合同,也可能构成强迫得利。如双方约定一定数量车桩的涂漆服务,进行涂漆工作的一方超过约定数量为更多车桩涂漆。[10]但严格来说,这并不是因违约而导致的强迫得利,因为合同本身所要求的义务已履行完毕,然可以归入强制缔约型强迫得利。除此之外,合同未生效的情况下的行为也可能构成强迫得利。如在一起承揽合同纠纷中,原被告的广告合同未能生效,而原告单方发布了广告,这一单方行为构成强迫得利,由此造成的经济损失由原告自身承担。[11]这样的强迫得利还包括开篇所述的乞讨人员擦车、景区内扮演卡通人物合影收费。总之,这种类型的强迫得利发生于合同的前后两端。

类型四:代偿型强迫得利。此一类强迫得利系由于他人的代偿行为而生。如一起案件中,原告为银行客户经理,被告向原告工作的银行贷款,因贷款到期被告未偿还,原告在知晓该笔贷款存有抵押的情况下为被告还款。一审法院认为其属强迫得利,二审法院认同之。[12]此类强迫得利有与其他行为区分的必要。首先,其与误偿他人之债的不当得利不同,后者给付者主观状态系误认为自己负有清偿义务。其次,其与无因管理不同。就本案而言,贷款存有担保,保证银行作为贷款人的利益,原告的给付对被告作为借款人而言,难谓有利管理。最后,其属“明知无给付之义务而为给付”之子类型,不得请求返还,《德国民法典》第814条即如此规定。

类型五:帮工型强迫得利。对此类型的强迫得利认定,宜仿效《侵权责任法》中对于用人者责任认定的规则,即被帮工人对于帮工者的帮助行为是否接受。《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14条第1款第2句后半段规定,被帮工人就帮工人的人身损害在受益范围内进行适当补偿。这一规定系基于公平原则进行风险分担,虽在最终结果上对被帮工人不利,但与强迫得利中受益人无须返还受益并不冲突。需要区分的是其与无因管理的关系,尤其是受益人缺乏当场拒绝的可能时。

类型六:侵权型强迫得利。这一类型不同于“以新换旧”型强迫得利,后者是由于承担侵权责任而产生的强迫得利,而前者则是因为侵权行为本身导致案涉财产价值上升。如侵权人擅自对他人土地进行耕种,属侵权行为,因侵权行为而致耕地效益增加的部分属于强迫得利,侵权人不得主张返还。[13]

“以新换旧”中,判断强迫得利成就与否的标准在于“新”是否契合受害人主观意愿。添附型强迫得利中,因行为构造的特性,所有人可主张恢复原状,由此所产生的费用由行为人负担,原物之外的材料、物件自然归于行为人。恶意添附除强迫得利外,还可能构成侵权。[14]强制缔约、违约型强迫得利因行为超出当事人合意,相应效果不应强加于相对方,受益人无须返还。代偿型强迫得利中,考虑受损人主观状态而有不同处理方式。可以明确的是,若受损人明知相应后果(故意、恶意),受益人无须返还相关利益。帮工型强迫得利要求受益人明确拒绝帮工,在此之下所受利益无须返还。侵权型强迫得利易与添附型强迫得利重叠,且与损益相抵规则有关。考察重点仍应集中在受益人对利益的主观契合之上。

实践中,法院对于强迫得利的处理多认为受损人不得主张受益人返还其所受益。但也有法院认为强迫得利受益人应支付相应的款项,认为“基于民法‘强迫得利’原则,被告作为受益人,应当支付该项增加工程项目的工程价款”[15]。通过运用强迫得利受损人不得主张受益返还的规则,大部分案件审理得以获得合乎期待的裁判结果。然值得注意的是,法院在适用这一规则时,未见有对强迫得利之构成展开阐述者,均为直接认定,或排除相近规则,如无因管理、不当得利之适用。笔者认为,对于强迫得利的构成仍需总结,以避免错误认定。

二 强迫得利与无因管理、不当得利的界分

(一)强迫得利本体论

一个可得大概接受的对于强迫得利的描述是:受损人因其行为使受益人获益,但此获益有违受益人的主观意愿。从中可知,强迫得利之发生必基于受损人自身行为,因此行为而使他人获得不符其本人意愿或经济计划之利益。在主体上,得主张强迫得利的仅限于受损人。换言之,因第三人行为、自然事件、受益人自身行为而致受益人无法律上原因获得利益的,不属于强迫得利。[16]首先,强迫得利之“强迫”要求,排除了受益人自身行为导致强迫得利的情况;其次,自然事件所致强迫得利发生多属不可抗力或意外事件;最后,因第三人行为所致强迫得利不影响受损人和受益人之间依据不当得利法规范进行调整,仅第三人向受益人或受损人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即可,一般为侵权责任。诚值注意者,“强迫”非同民法其他制度中所使用那般强调“行为人一方以现时的身体强制,使表意人处于无法反抗的境地而作出意思表示的行为”,[17]而是指不符合自然人之本意,故该“强迫”仅作通常理解。

对受损人的主观状态的分析同样重要。其不但涉及强迫得利构成要件的确定,还与相关制度的区分有一定关系。受损人的主观状态无非故意、过失或无过错三种情况。若受损人故意为某种行为,导致自己受损而他人得利,且此得利不符合受益人的真实意愿或经济计划,这种情况下受损人不能主张相应的利益返还。受损人对于其行为和产生的后果是知晓的,在此之下仍为之,在解释上可理解为受损人对于这一部分利益的放弃或赠与。认可受损人的利益返还,有强行买卖之嫌。受损人的主观状态为过失的情况下,可细分为一般过失和重大过失。重大过失相较于一般过失而言,其过错的可责性更接近故意。以误为他人洗车为例,若受损人的汽车与受益人的汽车并排停放,且车型一致,外观相近,车牌亦相差无几,此时受损人将受益人的汽车清洗一遍,为一般过失下的强迫得利。倘若二车系不同车款,受损人因刚睡醒午觉而未注意,将受益人的汽车清洗一遍,为重大过失下的强迫得利。重大过失之下的强迫得利,宜否认受损人得主张利益的返还。因为一方面,这里的获益本身即非受益人计划范围内,属于强加而来;另一方面,受损人的主观过错较大,理应自己承担,否则对于受益人而言不甚公平。一般过失之下的强迫得利,本文认为原则上应否认受损人主张返还获益的权利,但若如此处理造成双方利益严重失衡时,应酌情调整。受损人的损失仍是自身的过错造成的,应自己负担后果,但受益人若基于此获得显然有失公平的利益,法律应加以纠偏。如上述汽车案例中,若受损人将价值数万的保养套装应用于受益人车上,受益人的车辆恰好需要进行保养。对此,受益人得在其汽车通常情况下所需的保养费用范围内对受损人进行补偿。如受益人之前的汽车保养费用为5000元,而受损人所用保养套装价值2万元,则受损人可向受益人主张5000元的利益返还。需注意的是,受益人对受有利益必须是契合主观意愿的,或者至少对此不予排斥,否则无须返还。毕竟本人无利益取得,则无任何债务负担。[18]最后,若受损人主观无过错,应根据民法的公平原则理念,考察此受益之于受益人的主观感受以确定如何纠正之。对此可归纳如下。

表1强迫得利受损人、所受利益与受益人的主观契合及利益安排

┌───────┬────────┬────────────────────┐
│受损人主观状态│受益人与所受利益│利益安排                │
├───────┼────────┼────────────────────┤
│故意     │在所不问    │受损人不得主张返还           │
├───────┼─────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法小宝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8266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