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北外法学》
论刑事被害人保护的系统性建构
【英文标题】 On the Systematic Construction of Criminal Victim Protection
【作者】 刘坤【作者单位】 天津市人民检察院{一级检察官}
【分类】 刑事诉讼法【中文关键词】 犯罪被害人;诉讼权利;被害人补偿
【英文关键词】 victim of crime; procedural rights; victim compensation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2
【总期号】 总第2期【页码】 87
【摘要】

在中国的刑事诉讼流程中,长期存在重视被告人权利而忽略被害人的倾向,进而导致后者的诉讼权利形同虚设。其中最为突出的现象,即为被告人享有的许多权利不为被害人所享有,譬如阅卷权等。由此可见,我国尚缺乏一部专门保护被害人权利的法律,亦缺失被害人的补偿制度,而这与国际通例相悖。随着我国法治化进程不断推进,加大对被害人的保护力度已成为一项重要课题。通过对域外被害人保护机制的挖掘,可以探索赋予中国的被害人更多诉讼权利并建立起相对完善的补偿制度,以保护被害人的合法权利,提高其诉讼地位。

【英文摘要】

in Chinese criminal procedure, the tendency of focusing on the rights of the defendant and ignoring the victims has long existed, which leads to the virtual existence of the litigation rights of the latter. Among them, the most prominent phenomenon is that many rights enjoyed by the defendant are not enjoyed by the victims, such as the right to read the papers. It can be seen that our country still lacks a law that specifically protects the rights of victims, and also lacks a compensation system for victims, which is contrary to the international general rule. With the continuous progress of China’s rule of law, it has become an important proposition to increase the protection of victims. Through the excavation of the protection mechanism for victims outside China, we can explore how to grant more litigation rights to victims in China and establish a relatively complete compensation system to protect the legal rights of victims and improve their litigation statu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82668    
  
  

一 域内程序的缺失

犯罪被害人是刑事诉讼中重要的当事人,其不仅承担着刑事诉讼控告和揭发的职能,更承担了证人的职能,其存在不仅是指控犯罪的一种需要,也能更好地帮助司法机关查清犯罪事实。保障被害人的司法权利能更好地帮助被害人表达诉求,同时,被害人因犯罪行为合法权益受到侵害,帮助修复被害人受损权益,也是法律伸张正义的一个方面。因此,保护犯罪被害人的合法权利,既是国家法律保障人权的基本要求,也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客观需要。

(一)相关的定义、地位与范畴

这里所说的被害人专指犯罪被害人,是指其人身、财产或其他权益遭受犯罪行为侵害的人。[1]有些国家将犯罪被害人的亲属也纳入被害人的范畴,例如,韩国《犯罪被害人保护法》中的“犯罪被害人”,是指因他人的犯罪行为遭受被害的人及其配偶(包括事实上的婚姻关系)以及直系亲属与兄弟姐妹,[2]笔者对此观点并不赞同。被害人的近亲属只有在被害人缺位的情况下才代为行使被害人的部分权利,其中主要是在附带民事诉讼中,担任诉讼原告人并索要赔偿的行为,而被害人的诉讼地位是近亲属不能取代的,因此在诉讼权利的保护中被害人更倾向于直接受害者。

被害人在刑事诉讼中承担着部分控诉的职能,虽然随着国家追诉原则的产生,被害人不再担任原告人的角色,在英美法系国家其主要处于证人的地位,协助公权力部门完成定罪处罚的任务,但是被害人毕竟不同于证人,证人应当是独立于案件利害关系、具有一定中立性的,被害人与案件息息相关,因此其诉讼参与作用也应增强,尤其是在自诉案件中,被害人拥有独立的起诉权,其应当作为诉讼当事人参与到刑事诉讼中,而不仅仅是诉讼参与人。

被害人的范畴不应当仅仅通过刑法所保护的客体范围来确定,例如,扰乱公共秩序的犯罪,其保护的主要法益是公共秩序,但是实施此类犯罪行为也会对一些个人造成伤害,因为此犯罪受到侵害的个人也应当纳入被害人的范畴。据此,笔者认为被害人的范畴应当以实际损失为限,因犯罪遭受实际损失的人均应纳入被害人的范畴。因为我国刑事诉讼不支持精神损害赔偿,所以该损失应当以物质损失为限,且应当在诉讼中提供相应的证据予以佐证,证据要求不必过高,可以证实其因犯罪遭受损失即可。同时,该损失应当为直接损失,间接的无形的损失不应列入被害人损失的范畴。

(二)保护内容的缺陷

1.被害人诉讼地位下降。随着我国刑事诉讼的发展,国家专断刑罚权不断深化,被害人逐渐丧失了在诉讼中的主体地位,实际控制权转移到公权力机构手中,被害人无法更多地控制诉讼进程,被害人仅保留了告发权和参与权,在诉讼过程中更多的是以证人的身份出现。因此,适时增强被害人在诉讼中的地位,使其更多地参与到诉讼中,保障诉讼程序,保护被害人被侵害的利益。

2.被害人损害救济途径缺失。目前我国对被害人损害的救济更多地局限在司法救济方面,在制度设计方面,对被害人缺乏有力的保护机构和救助体系。司法救济的途径单一,力量有限,应当建立被害人补偿制度,调动国家和社会的力量,成立专门的保护机构,建立救助体系,实现对被害人全方位的保护。

3.被害人诉讼权利缺失。我国《刑事诉讼法》尚存在重被告人权利轻被害人权利的现象,现行《刑事诉讼法》对被害人的权利规定明显不足。在侦查阶段,被害人只有告发的权利,司法机关不会将案件进展情况通报给被害人,被害人基本没有侦查介入权。案件到审查起诉阶段,检察机关才会听取被害人的意见,庭审中也只能在法庭允许的情况下,发表对案件的意见。被害人连最基本的阅卷权都不享有。在诉讼中提升被害人地位、赋予被害人更多的诉讼权利,也是一项十分重要的课题。

二 域外体系的可借鉴性老婆觉得我剪头发浪费钱

随着保护人权思想的广泛推广,世界各国陆续通过立法,建立被害人保护制度。有的是采取综合性立法的方式,有的是采用修订部门法的方式,世界各国越来越重视对犯罪被害人的保护,不仅强调被害人的诉讼权利,也制定了各种救济制度。我国无论是在诉讼权利方面还是在补偿制度方面,对被害人的保护都比较薄弱,应当学习他国经验,借鉴他国的立法成果,从而完善和构建我国的被害人保护制度。

(一)德国经验

20世纪80年代,被害人保护理念在德国出现了深刻变革。在1984年秋季召开的德国第55届法律人大会上,人们围绕“犯罪被害人之法律地位”的主题进行了探讨。[3]这次会议的召开成为1986年《被害人保护法》的立法基础。此外,2001年3月15日,欧盟理事会在框架决议中提出了改善刑事诉讼程序中被害人地位的详细建议。[4]这些立法建议推动了许多强化被害人保护的法律的出台。据此,德国形成了一套完善的被害人保护制度体系。

相较于其他国家的被害人保护制度,德国的《被害人保护法》主要规定对被害人诉讼程序权利的保障,而其他社会救济手段较少,其主要内容如下。①对被害人知情权和获得律师帮助权的保护。通过《被害人保护法》明确规定了被害人享有对程序终局性裁决的知情权、阅卷权、对自己程序性权利的知情权和获得律师帮助的权利。②该法明确了被害人在法庭作为证人出庭,并通过证人权利的保护来实现被害人保护,包括发问权的限制(“可能给证人带来耻辱”的问题禁止发问[5])、证人出庭时被告人退庭、同步录音录像等。③冲突和解与损害修复。德国的刑事制裁体系突出了被害人的利益,只要犯罪人能全部或者部分地补偿其行为所造成的损失,则可以对其减免刑罚,并且在确定罚金和缓刑条件时也可以从轻。④取回救济。取回救济是指刑事追诉机关可以通过查封、扣押的方式来保全犯罪行为所得财产,并将该财产用于对被害人的补偿,从而保护被害人的利益。[6]⑤控告和自诉的权利。⑥诉讼费用援助的权利。⑦强制起诉的权利。强制起诉的程序是指,当检察院认为犯罪行为并不存在而终止侦查程序时,被害人不同意检察官的决定,又不符合提起自诉的条件,可以通过强制起诉程序来请求审查检察官的该项决定。[7]被害人可以先向总检察长提出抗告,抗告被驳回时,被害人可以通过律师向州高等法院申请裁判。如果法院作出应当提起公诉的裁定,则检察院必须执行。通过强制起诉制度对被害人进行保护,是德国特有的。许多国家和地区认为,起诉权是检察官所享有的权利,检察官本身就享有对起诉的自由裁量权,而法官的强制起诉制度,系对检察官起诉裁量权的干预,各国基于检察院起诉的自由裁量权和法院审判的中立性原则,一般不设立强制起诉制度,而德国虽然设立这一制度,在实践中也很少被应用,更多起到预防作用,一方面限制检察官的起诉裁量权,另一方面是对被害人起诉的保护。

德国的被害人保护措施是制定了一部综合性的《被害人保护法》并通过一系列部门法律的实施形成完整的保护体系,这点值得我国借鉴。同时,德国在被害人诉讼权利方面的保护比较完善,我国应当加以学习,完善被害人在诉讼方面的权利地位,但是德国在被害人权利救济以及社会援助方面保护明显不足,我国在完善被害人保护时应当在这方面加以弥补。

(二)美国立场

美国自1965年至1985年出台了一系列被害人保护方面的法律法规,成立了多家专门的被害人援助机构。美国建立了包括被害人调查、被害人诉讼权利保护、被害人补偿、被害人援助等在内的较为完备的被害人保护制度。在美国的刑事诉讼中,被害人不是当事人,主要扮演的是证人的角色,[8]这一点与我国《刑事诉讼法》规定不同,我国赋予被害人诉讼当事人的地位。虽然美国没有确定被害人的当事人地位,但赋予了被害人诉讼参与权、知情权、求偿权、受保护权等各项权利,在刑事诉讼过程中加强了对被害人的保护。美国的被害人补偿制度也比较完备,对补偿的对象、范围、金额、程序以及经费都作出了详细规定。

美国被害人保护的特色在于其被害人调查制度和完善的被害人援助制度。美国于1972年开始,每年开展全国范围内的被害人调查工作,这项制度在其他国家是比较罕见的。每年美国司法部都会在美国人口调查局的协助下,耗费大量精力去调查被害人遭受犯罪侵害的情况,并将调查数据公布于众,方便被害人援助机构、司法机关、社会公众查询和了解被害群体的信息和特点,进而有针对性地采取被害人保护和被害预防等各项措施。这一点值得我国借鉴和学习。

美国的被害人援助制度,是指被害人的合法权益受到了犯罪行为的侵害,应得到全社会的理解、支持和帮助。美国是最早对被害人实施援助的国家,于1975年成立了第一个被害人援助机构即全国被害人援助组织。[9]目前,美国有数千家被害人援助机构为被害人提供各类服务,范围也逐渐扩展到所有犯罪被害人,并且美国的社会机构也参与到被害人保护的工作中。调动社会力量参与被害人保护,而不仅仅是依靠国家救济,这是美国不同于其他国家的地方,这一点也值得我国借鉴和学习。

(三)我国台湾地区的实践

1993年2月,我国台湾地区法务相关部门起草了“犯罪被害人补偿法草案”,并提交行政当局审议。之后,在长达五年多的时间里,台湾有关部门又对该草案进行了多次修改和审议,于1998年5月5日审议通过,同时将名称修改为“犯罪被害人保护法”。此后,台湾于2002年7月、2009年5月先后两次对其进行修改。[10]台湾地区的“犯罪被害人保护法”出台时间相对较晚,颇有博采众家之长的意味,但其缺陷是被害人在诉讼中的权利保护没有规定,这也是台湾地区被害人保护制度的一大特色。其主要是针对被害人补偿,对被害人补偿的对象、范围、程序、经费来源等作了翔实的规定,并对各个机关在被害人保护中发挥的作用作了详细规定,操作性很强。

台湾地区被害人保护制度的主要特点如下。①明确了保护对象。相较于美国的被害人保护适用于全部被害人,台湾地区将被害人保护的对象适用于三类:一是因犯罪行为被害而死亡的被害人及其遗属;二是因犯罪行为被害而受重伤的被害人;三是性侵害犯罪行为的被害人。②多种多样的保护方式:台湾地区被害人保护主要方式有给予经济补偿和提供其他措施保护两类,其他措施主要包括安置收容、医疗服务、法律援助、社会救助、调查协助、安全保护、心理辅导、生活重建、信托管理、访视慰问等。③明确了经费来源。④检察机关的求偿权:在支付了犯罪被害补偿金后,在补偿金额范围内,由支付补偿金的地方法院或其分院检察署对犯罪行为人或依法应负赔偿责任的人行使求偿权,时效为两年(在支付补偿金时,犯罪行为人或者应负赔偿责任之人不明的,自得知犯罪行为人或者应负赔偿责任之人时起算)。[11]⑤专门的被害人保护机构:为了协助重建被害人或其遗属的生活,台湾“犯罪被害人保护法”规定,法务相关部门应会同内政相关部门成立犯罪被害人保护协会。

三 未来的完善路径

随着刑事诉讼的发展,被害人的诉讼地位发生了重大变化。最早,被害人是诉讼程序的发动者和程序进展的推动者,但是随着公权力的介入,国家司法部门掌握了刑事诉讼的主动权,被害人逐渐丧失了主体地位,失去了对刑事部分的掌控力。虽然我国在《刑事诉讼法》中赋予了被害人当事人的地位,但是其诉讼权利也受到了限制,主要表现在:知情权受到限制;对刑事部分没有上诉权和发言权;民事赔偿的范围较窄;缺乏救济措施。因此,我们应当提高被害人在刑事诉讼中的地位,完善被害人的诉讼权利。

(一)被害人及其诉讼代理人的诉讼参与权

我国《刑事诉讼法》明显更侧重于被告人权利的保护,而忽视了被害人的权利。由于我国实行公诉制度,检察机关代位行使了公诉权,被害人在某种程度上失去了控方的地位,但是,也应当修改立法,保障被害人在诉讼中的权利,使其更多地参与到诉讼中。对被害人及其诉讼代理人的权利保护主要应当在以下几方面进行完善。

一是案件知情权。被害人应当对案件基本事实、自己享有的诉讼权利、案件的进展情况及终局性的裁决结果享有知情权。目前,我国《刑事诉讼法》对被告人的知情权保障比较充分,像案件移送审查起诉、提起公诉、开庭审理等均须告知被告人,但对于告知被害人没有法律强制性规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8266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