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北外法学》
有组织犯罪防治视野下“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展开路径
【英文标题】 The Path of the Special Struggle to Crime Elimination in the Field of Organized Crime Prevention
【作者】 侯跃伟于冲
【作者单位】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2018级刑法学研究生}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硕士生导师}
【分类】 犯罪学
【中文关键词】 扫黑除恶;有组织犯罪防治;刑事政策;综合治理
【英文关键词】 crime elimination; organized crime prevention; criminal policy; comprehensive administration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2
【总期号】 总第2期【页码】 102
【摘要】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在吸收借鉴国内外经验的基础上,从横向的防治面、纵向的时间点、多元的治理模式等方面展现出中央全面制裁各种组织形态、各种发展阶段的黑恶势力违法犯罪的坚定决心。新时期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应当科学把握“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刑事政策,实现专项治理与综合治理的有机协同,实现“扫黑除恶”由相对单一制裁黑恶势力犯罪向全面防治黑恶势力违法、犯罪的转变,实现由打击某类犯罪向打击整个“犯罪链”“犯罪群”的转变,进而实现有组织违法犯罪的一体化制裁,将“扫黑除恶”斗争纳入系统化、规范化、法治化轨道,确保对黑恶势力犯罪防治的严密化、协同化、长期化。

【英文摘要】

On the basis of absorbing the experience model inside and outside the domain, the special struggle of “crime elimination” demonstrates the firm determination of the central government to comprehensively punish all kinds of organizational forms and illegal crimes committed by Mafia-like gangs in various stages of development from the aspects of horizontal prevention, vertical time points and multiple governance modes. Tn the new era, the special struggle for “crime elimination” should scientifically grasp the criminal policy of itself, realize the organic synergy between the special and comprehensive management, realize the transformation of “crime elimination” from relatively single punishment to comprehensiv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of crimes committed by Mafia-like gangs, and realize the transformation from combating certain kinds of crimes to cracking down on the whole “criminal chain” and “crime group”. These measures will further realize the integration of sanctions against organized crime, bring the struggle against “crime elimination” into the track of systematization, standardization and legalization, and ensure that th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of crimes committed by Mafia-like gangs is rigorous, coordinated and long-term.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82664    
  
  

自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决定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立法、司法与理论界对于“恶势力团伙”“黑社会性质组织”,以及与之横向、纵向伴生的“附属性犯罪”开展了体系化的治理与研究。同过去的“严打”“打黑除恶”等专项行动不同,新时期“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在打击力度、深度和广度上全面升格,在继续从严制裁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同时,重点关注与基层黑恶势力、腐败共生的黑恶势力;在发挥刑事制裁手段的同时,重点强调专项治理和系统治理、综合治理、依法治理、源头治理相结合,重点强调打防结合、打防兼备,展现了新时期“扫黑除恶”专项行动的新思路、新定位、新路径。

一 鉴往知来:“扫黑除恶”的既往实践与辩证反思

近四十年来,全国先后9次针对黑恶势力犯罪的进行严厉打击,取得了积极的成效和实践经验,但也存在诸多短板和后遗效应。[1]针对新一轮扫黑除恶斗争的新形势、新要求,有必要在客观全面反思既往经验教训的基础上,探索完善新阶段“扫黑除恶”工作的新理念、新思路。

(一)传统“打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阶段性缺憾

“严打”并非针对黑社会性质组织与恶势力团伙,而是更多地集中在打击杀人、抢劫、强奸等严重暴力犯罪、流氓犯罪、涉枪犯罪、毒品犯罪、流氓恶势力犯罪等各种具体的严重刑事犯罪上。1997年刑法明确规定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自此之后,依靠“严打”打击黑恶势力逐渐转向针对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打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形式。但是,由于缺乏对有组织犯罪一体化惩治的思维,“打黑除恶”的司法效果往往具有短期效应,在未能实现有组织违法犯罪一体化制裁的情况下,对于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与恶势力团伙的防治产生了较为明显的“后遗效应”。[2]

1.“周期化”打击模式下政策连贯性的纵向受限

历史地看,我国针对黑恶势力的防控打击主要经历了1983年“严打”“打击强奸、盗窃、流氓等犯罪团伙”、1996年“严打”“坚决打击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和流氓恶势力”、2002年以来“打黑除恶”专项斗争,阶段化、周期化、运动化特征明显,这也极大地制约了“打黑除恶”斗争的长期效果。[3]客观来讲,阶段化的专项治理,可以集中国家司法资源进而在短期内针对重大恶性犯罪进行严厉打击和制裁,但从长远看却无法取得长期化、常态化的“严打”效果,无法形成有效、有制、有力的“打黑”环境、“打黑”氛围和“打黑”力度,往往是打灭一茬又生一茬,甚至在阶段性的“打黑”运动结束之后,相应的黑恶势力犯罪反而呈现增长态势,甚至向黑社会性质组织等有组织犯罪的高级形态转化。

2.“专项打击”模式下“防治面”的横向受限

以往的“打黑除恶”专项斗争集中在特定时期对特定犯罪类型进行有针对性的专项治理,颇具“救火式”特征,对于重点领域、重点行业、典型犯罪类型具有迅速压制、遏制犯罪态势的短期性、显著性效果,但往往只能是“定点灭火”,无法从面上解决“火源”问题,无法解决“火灾预防”问题。因此,过度强调“打黑除恶”斗争的“专项性”“定点性”而忽视黑恶势力犯罪的链条化、集团化特征,过度强调专项斗争的“救火”功能而忽视“防火”功能,是以往“打黑除恶”专项斗争的一大短板。

3.专项斗争模式下政策性偏强而规范保障偏弱

传统的“打黑除恶”专项斗争受“严打”刑事政策的影响过于明显,因而呈现较强的政策性,而对于相应的配套性立法、司法解释重视不足,对于相应的规范保障重视不足。例如,司法实践中对于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特征认定仍然存在认识的困境,对于“恶势力”这一非规范性概念缺乏明确的法律依据和规范特征,仅仅具有政策参考,这不利于专项斗争的有序、有力开展。我反正不洗碗,我可以做饭

4.“以刑为主”的单一治理模式“后遗效应”突出

无论是“严打”还是“打黑除恶”专项斗争,主要集中在对于严重刑事犯罪的打击和制裁方面,在迅速打压犯罪态势、维护社会稳定方面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但是,过度依赖刑事手段,对于行政治理等其他治理手段重视不足,导致了严重的“打黑后遗效应”,陷入“割韭菜”式困境,无法从根本上长期遏制黑恶势力犯罪。同时,这种“重打轻防”的模式也逐步形成了一种“打黑怪圈”:要么盲目扩大刑事制裁力度和打击半径,将并不属于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形态认定为黑社会性质组织;要么严守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四大规范特征,极度缩小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司法认定范围,从而在某种程度上放纵了相关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

(二)传统“打黑除恶”斗争实践的辩证反思

不可否认,梳理我国惩治黑恶势力犯罪的司法实践,曾存在“周期化”“运动化”“扩大化”“重刑化”的弊病,存在重打击轻防治以及重专项治理轻综合治理源头治理的固有缺憾,甚至存在一定的“严打”依赖症。但需要强调的是,既往的“打黑”实践也具有其阶段的不可回避性和相应的积极价值。一方面,针对一定时期或一定领域内出现的突出问题,运动式的专项治理通过统筹整合多个部门、机构的公权力资源,容易在短时间内实现“立竿见影”的效果,对黑恶势力活动产生强大的威慑力,不但有助于遏制既有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还能对潜在的涉黑犯罪分子形成震慑。另一方面,随着社会结构的日益复杂、黑恶势力形态的迅速演变,针对一定时期内、一定领域内出现的突出问题,这种追求短效的运动式治理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应付各种黑恶势力犯罪层出不穷、不断变化的现实,维持对黑恶势力活动的威慑力。

从社会治理能力的供给和需求的角度来看,缓解社会矛盾、调节社会纠纷、解决社会突出问题对政府的治理能力提出了巨大的需求,而我国政府治理资源相对稀缺所带来的治理能力相对不足决定了,对于黑恶势力这样严重危害社会安定的社会问题,常规的治理方式往往不能满足公众的期待和要求。因此,在政府治理能力“供不应求”的情况下,采取短效的运动式治理方式确实是最好的选择。当前,在我国社会治理体系现代化不断推进的新时代背景下,《通知》适时地提出了“切实把专项治理和系统治理、综合治理、依法治理、源头治理结合起来”的要求,提出要“形成长效机制”,这必然意味着要逐步摒弃短效的运动式治理,在扫黑除恶方面贯彻新的治理理念和方式,这是探索适应未来国家治理体制的“扫黑除恶”斗争的必由之路。

二 新阶段的新思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法理解读

国家制裁黑恶势力从“严打”到“打黑除恶”再到“扫黑除恶”的政策演变,彰显了加大对黑恶势力打击制裁力度的同时,不断实现对黑恶势力制裁的精准化和全面化。

(一)打击黑恶势力由“打”向“扫”的路径转变

在治理路径和政策选择上,“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由“打黑”转变为“扫黑”,这种由“点”向“面”的转变,无疑是对黑恶势力犯罪规律与犯罪特征的有效回应,是对“打黑”这种集中在某个关键点、相对短促而剧烈、被动反应的传统治理模式的积极修正,代之以侧重打击更大范围的对象、打击频率更高、持续时间更长,在行为方式上更加主动,尤其强调全面、彻底的“清扫”。

具体言之,(1)在治理对象上,“扫黑”意味着打击面的扩展,不但要打击黑恶势力违法犯罪本身,还着眼于黑恶势力“犯罪群”及其背后职务腐败“犯罪链”的解决;不但要打击黑恶势力犯罪,还要打击尚未构成犯罪的相关违法行为,即“打早打小”“打准打实”。(2)在治理模式上,“扫黑”说明手法更加灵活多边,不再单纯强调刑事手段,而是提出综合运用包括行政管理、治安处罚在内的多种手段。(3)在治理效果上,强调主动性、预防性,要求相关部门主动发现和通报突出问题,强调全面性、彻底性,尤其强调针对基层黑恶势力要深挖其“保护伞”,铲除其滋生的土壤。

(二)打击黑恶势力的治理模式转变

有鉴于基层黑恶势力的滋生,逐渐成为威胁人民群众切身利益和日常生活的重大毒瘤,同时逐步侵蚀基层组织的有效性和基层政权公信力,成为政治安全和社会稳定的严重威胁。《通知》要求,在本次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要把打击黑恶势力犯罪和反腐败、基层“拍蝇”结合起来,还要把扫黑除恶和加强基层组织建设结合起来。

具体言之,(1)继续关注重点地区、重点行业、重点领域“扫黑除恶”的同时,加大基层“扫黑除恶”的力度。当前,黑恶势力在农村基层地区不断出现高发态势,严重危害了人民群众的人身财产安全和社会稳定,败坏了国家政权的基础,危害极大。“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强调基层“扫黑除恶”,就是要塑造、培育和坚持长期、长久、常态化的“扫黑除恶”斗争态势,让群众最直观地感受到国家同黑恶势力作斗争的坚定决心,避免社会形成一种惧怕黑恶势力、容忍黑恶势力,甚至崇拜、敬畏黑恶势力的社会氛围。(2)“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发挥社会治安综合治理优势,推动各部门各司其职、齐抓共管,摒弃过去在一个领域由一个主管部门自上而下推动开展的方式,在有效整合不同部门的公权力资源的基础上,构建长效机制,形成强大合力,确保取得常态化成果。

(三)打击黑恶势力的治理手段转变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开展,不再狭隘地强调“一根线”的“打黑”,否定了以往过度依靠刑事手段打击黑恶势力的做法,不再过于强调单一的刑事手段,而是采用行政治安治理等综合治理手段,由“严打”转向“严扫”,扫的面更宽,由“以打为主”转向“打防兼备”。

具体言之,(1)改变“重打轻防”的传统做法,打防兼备,打防结合。以往的打黑行动往往是打多防少、追求短期严打效应,忽视长远整治效果,造成了打黑极易反弹的尴尬局面。“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则要消除“割韭菜怪圈”,避免割完一茬又生一茬的法治尴尬,消除其赖以产生的根源,严防黑恶势力坐大为黑社会性质组织、一般违反团伙坐大为犯罪团伙,要刑事手段、行政手段多头出击。(2)传统实践中,打黑除恶几乎完全依靠刑事手段去进行,这就使未能进入刑事打击半径的“黑恶势力”无法得到有效制裁。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作为有组织犯罪的高级形态,被严厉地纳入刑法的打击半径之内,从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入境发展黑社会组织罪到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不断严密对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法网。但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毕竟属于少数,刑法打击的范围也是有限,需要综合治理手段开展,通过刑事手段与社会综合治理体系的结合,增大对黑恶势力违法犯罪的防控打击力度。

三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框架思路

新时期的“扫黑除恶”斗争在吸取经验、借鉴域外的基础上,全面将黑恶势力违法犯罪的专项治理同综合治理、系统治理、依法治理和源头治理结合起来,转变“扫黑除恶”工作的传统理念和传统模式,形成“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法治氛围和法治环境,跳出“扫黑除恶”必须依赖运动化、周期化、刑罚化治理的怪圈,确保政治效果、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

(一)坚持依法“扫黑除恶”



  ······

小词儿都挺能整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8266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