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大连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论数字作品所有权转让与著作权许可的区分
【副标题】 基于首次销售原则的考察
【英文标题】 On the Distinction Between the Selling and Licensing of Digitalized Works
【英文副标题】 An Investigation Based on the Principle of First Sale
【作者】 马晶杨天红【作者单位】 重庆大学法学院重庆大学法学院
【分类】 著作权法
【中文关键词】 数字作品;首次销售;所有权转让;著作权许可
【英文关键词】 digitized works; first sale principle; ownership transfer; copyright license
【文章编码】 1008-407X(2017)01-0017-0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7年【期号】 1
【页码】 17
【摘要】 数字作品的特性决定了其所有权转让与著作权许可之间的易混淆。同时,因著作权人为规避首次销售原则的适用,以“许可”之名冠之销售之实的协议大量出现,造成诸多法律纠纷,美国、欧盟在审理该类案例时以首次销售原则为核心进行分析论证。我国面对数字作品所有权转让与著作权许可争议纠纷时,应在尽快确立首次销售原则的基础上,以公共利益为判断元规则,通过整体考察方法,运用格式条款规则进行分析,同时利用科技防护规则平衡数字作品适用首次销售原则时所有权人与著作权人间的利益。
【英文摘要】 Characteristics of digitalized works pose challenges to ownership transfer and copyright license. Meanwhile, to evade the first sale principle, copyright owners are repeatedly transferring ownership of digitized copies in the name of copyright license, resulting in many legal disputes. The first sale principle has been widely applied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European Union to settle such disputes. We propose that the first sale principle should also be used based on public interest principle. To protect the interests of the digitized copy owners and the copyright owners, the overall investigation method, format terms and rules as well as technological protection rules should be employed.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27130    
  
  “亚马逊删除电子书”事件被eWeek资讯网站列为2009年度最不受公众欢迎的九大事件之首{1},也是亚马逊进军电子书领域以来最糟糕的一起事件,突显了网络环境下数字作品所有权转让与著作权许可之间界限日趋模糊、著作权人与所有权人权利难以区分的困境。“首次销售原则”是传统著作权法中平衡著作权人利益和社会公众利益的重要规则,目前对数字作品是否适用虽仍有争议{2},但已有部分数字作品著作权人采取许可协议方式规避该原则的适用,进一步模糊了数字作品所有权转让和著作权许可之间的界限。根据数字作品的特性,本文以“首次销售原则”为理论基础,通过美国和欧盟相关案例的介绍,明确了首次销售原则的制度价值,指出我国著作权法应尽快确立首次销售原则,并进一步指出审理数字作品所有权转让与著作权许可纠纷时应遵循的具体规则。
  一、电子书引发的所有权与著作权之争
  电子阅读已日渐成为一种主流阅读方式,这种阅读方式的转变给法律提出了诸多难题,其中较为典型的是2009年的亚马逊删除电子书事件。《动物农庄》是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的作品,消费者向亚马逊公司购买该电子书时,首先由其向亚马逊公司支付价款,亚马逊公司再通过网络将该电子书传送至消费者的电子阅读器Kindle上。但是在2009年7月,奥威尔小说权利人通知亚马逊公司,该公司并无合法权利散布该著作,应立即将该电子书从网络上撤下。为避免版权纠纷和承担法律责任,亚马逊公司在事先未告知消费者的情况下,远程操控消费者的Kindle,删除其下载的《动物农庄》电子书,这引起了消费者的极大愤怒{3}。消费者认为其已向亚马逊公司支付了对价,取得了电子书的所有权,亚马逊公司的删除行为构成侵权;但亚马逊公司认为,根据其与消费者间的使用协议,其只是许可消费者阅读该电子书,亚马逊公司有权直接删除消费者下载的电子书。
  与传统纸质作品相比,数字作品复制成本低、速度快、质量高,提高了数字作品的市场替代率,易使著作权人的利益受到损害{4}。著作权人为维护自身利益,不得不采取多种措施保护其在数字作品上的权利,如采取一定的科技保护措施,避免他人重制。而通过协议的方式将数字作品所有权转让合同转变为著作权许可合同则是一种基于法律手段的保护措施,虽一定程度上保护了著作权人的利益,但却模糊了数字作品所有权转让与著作权许可的界限,使得司法实践中出现大量法律纠纷。在国际化背景下,著作权保护的程度应如何调整,才能最大化著作权人的权益,又不损害使用者的权益是亟待探究的问题。
  二、美国、欧盟相关判例的经验与启示
  美国与欧盟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较为完善,有关数字作品所有权转让与著作权许可的纠纷近年来经常出现,以下选取美国和欧盟较为典型的相关判例进行介绍分析。
  1.美国关于数字作品所有权转让与著作权许可区分的相关判例
  美国关于数字作品所有权转让与著作权许可区分的判决中,以Vernor v. Autodesk案{6}较为典型。
  Autodesk公司在出售绘图软件AutoCAD Release14时,向消费者提供了一份“许可协议”,消费者只有同意该协议方可安装启用AutoCAD软件。根据“许可协议”,Autodesk公司保留所有著作权,消费者取得的是非专属、不得转让的用户许可,且消费者不得修改、还原、移除所有权通知。
  Cardwell/Thomas &Associates公司从Autodesk公司取得了10套AutoCAD Release14软件的授权使用。在将这10套软件升级为AutoCAD2000后,并未根据“许可协议”规定销毁AutoCAD Release14版本,反将其转售于当事人Timothy Vernor, Vernor随后通过eBay公开拍卖该10套软件。Autodesk公司得知后,根据《千禧年数字版权法》以著作权侵害为由要求eBay中止拍卖。eBay从网站撤下该争议软件后,Vernor亦马上向eBay提出抗辩要求复权。在来回几次“通知-撤下”、“抗辩-复权”后,Vernor向华盛顿州西区联邦地方法院提起确权之诉,要求法院确认其拍卖二手AutoCAD Release14软件行为应受首次销售原则保护。地方法院作出了有利于Vernor的判决,Autodesk不服上诉至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院。
  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院认为,首次销售原则仅针对所有权转让行为,本案争论的焦点在于Autodesk公司将AutoCAD Release14交付Cardwell/Thomas&Associates公司是所有权转让还是著作权许可。经分析,法院认为,判断数字作品所有权转让和著作权许可主要考察三项要素:第一,著作权人是否指明授予使用人者为授权使用;第二,著作权人是否严格限制使用人移转软件的能力;第三,著作权人是否课以显著的使用限制。
  该案中,Autodesk公司已在软件许可协议中作出相关声明,如:保留AutoCAD Release14软件所有权;未取得Autodesk公司书面同意,软件不得转让或出租,即使被允许转让,也不得转让于西半球以外区域;作出明确的使用限制,要求消费者不得修改、还原、移除所有权通知,不得破坏任何重制保护装置等。第九巡回上诉法院据此判决:Autodesk公司将AutoCADRelease14交付给Cardwell/Thomas &Associates公司的行为系著作权许可而非所有权转让,因此Cardwell/Thomas &Associates无权将AutoCAD Re-lease14软件转售Vernor, Vernor亦无权公开拍卖该软件。
  2.欧盟关于数字作品所有权转让与著作权许可区分的相关判例
  欧盟关于数字作品所有权转让与著作权许可区分的判决中,以UsedSoft v. Oracle案{7}较为典型。
  Oracle公司允许客户直接从公司网站下载由其研发、销售的客户端服务器软件,但必须向Oracle购买授权,同时客户安装时须点击同意附随软件的“许可协议”才能正常使用软件。“许可协议”规定客户除可于Oracle公司服务器永久储存此软件外,特定数量用户可通过网络下载至计算机平台使用该软件,但用户就该软件仅取得“不可移转”的非专属授权,并仅限定于用户公司内部业务需要使用。
  UsedSoft公司为二手软件销售商,2005年10月,该公司推出“Oracle特别销售方案”,消费者可直接从Oracle公司的网站下载相关软件,再从UsedSoft公司购买其他用户已使用过的“授权权限”。Oracle公司知悉后,起诉至慕尼黑第一地方法院,要求UsedSoft公司停止贩卖其二手软件的“授权权限”。慕尼黑第一地方法院支持了Oracle的诉求,UsedSoft公司不服上诉至德国联邦最高法院。德国联邦最高法院认为该案审理结果有可能奠定未来类似案件的审理方向,因此交欧盟法院审理。
  欧盟法院认为,该案核心在于著作权人与客户间“许可协议”中允许客户下载软件的约定,是否可解释为欧盟2009年计算机软件指令(以下简称指令)第4条第2项所规定的软件程序“首次销售原则”{8}。指令并未就“销售”给出明确定义,欧盟法院遂以一般社会观念对“销售”进行解读,认为“销售”指的是一方以给付价金的方式取得另一方转让有形或无形客体所有权的行为。Oracle公司认为,客户下载软件后的使用行为受“许可协议”规范,虽然“许可协议”规定软件可无期限使用,但同时亦明确了其“非专属”、“不可移转”的属性,因此,其提供客户下载软件的行为不构成“销售”。针对此点,欧盟法院认为,软件“许可协议”未必构成软件下载行为的限制或条件,“许可协议”与下载行为应“整体观察”,否则会造成客户虽能下载但却无法使用的窘境。就Oracle公司构建的客户下载制度和软件“许可协议”整体观察,二者都以针对软件下载行为使著作权人获利为目的,并不因用户是利用网络下载或通过购买软件储存媒介以取得软件而有所不同。同时,欧盟法院强调,指令所指“销售”若不采广义解释,原立法目的将落空,任何出卖人均得自行将合同命名为“许可”,而非“销售”,以规避首次销售原则的适用。因此,欧盟法院认为,即使著作权人在提供给客户软件时附之以“许可协议”,但提供软件行为依然构成指令所称的“销售”。
  Oracle再度提出抗辩,认为指令所称“销售”应仅限于“有体”著作物,不应包含“无体”计算机软件。欧盟法院拒绝接受该观点,理由有三:一是指令在规范“销售”时,从文字上看并未区别著作物“有体”、“无体”;二是指令所称“软件”应采广义见解,包括以有形媒介形式呈现的软件,以及以无形方式传输的软件;三是以经济观点而论,计算机软件以有形媒介储存贩卖与利用网络传输下载使用,并无差异,基于“平等保护原则”,指令第4条第2项之首次销售权利耗尽效果可于“有形”、“无形”软件一体适用。
  3.美国、欧盟相关判例的经验与启示
  从美国与欧盟关于数字作品所有权转让与著作权许可纠纷有关判例可得出如下经验与启示:
  (1)首次销售原则是著作权和所有权内在张力的平衡器
  在美国与欧盟的相关案件中,都提到了首次销售原则,且在所有权转让与著作权许可的判断上都以该原则为依归,从本质上体现了首次销售原则在平衡所有权与著作权内在张力上的重要性{9}。
  权利是公民追求的价值,但只有符合价值秩序的行为才是“正当的”,权利的边界便是这种行为“正当性”边界,而造成权利边界模糊或冲突的原因则是法律没有厘清不同价值间的关系,冲突的解决只有依靠法律重新规定“正当性”的范围和边界{10}。首次销售原则即是法律对所有权和著作权边界的界定。
  著作权本质上属于垄断性权利,基于保护创新而通过法律明确对著作权人予以特殊保护,但创新应以服务大众为依归,因此著作权法同时也规定了一些制度来限制著作权人的独占垄断行为,如著作权的合理使用,即在特定条件下,允许他人自由使用享有著作权的作品,而不必征得著作权人许可,也不必支付报酬。首次销售原则亦是一种对著作权的限制,它使著作权人非专属于其人身的权利在著作物销售行为发生后被切断,从而使著作物所有权人得充分行使物权法所规定的所有权。
  (2)适用首次销售原则的关键在于界定“销售”
  首次销售原则适用与否关键在于判断发生在著作物上的交易是否构成“销售”,即著作物所有权是否转移。根据传统合同法,“销售”指的是一方付出价金,另一方通过交付让与标的物所有权的行为。但在网络环境下,数字作品一方面呈现出“无形”的特点,是否“交付”难以判断,另一方面著作权人通常人为规避首次销售原则的适用,常以“许可”之名冠之于“销售”之实,使得数字作品所有权转让与著作权许可之间难以区分。
  (3)知识产权政策直接影响数字作品所有权转让与著作权许可的判断
  一国或地区的知识产权政策即对所有权与著作权的态度直接影响了数字作品所有权转让与著作权许可的判断。在更注重知识产权保护的美国,Vernor v. Autodesk案确立的区分数字作品所有权转让与著作权许可三原则因越来越多的著作权人规避首次销售原则的行为而较多适用,该判断标准较为宽松,压缩了首次销售原则的适用空间,突出了对著作权人的保护,但对消费者较为不利,同时也不利于著作物的流通。相比较而言,欧盟法院提出的“整体观察”原则在界定数字作品交易的性质时,更倾向于认定其为“销售”,即所有权转移,因此应适用首次销售原则,如此对著作权作出适当限制,既保护了消费者利益,又促进了社会公共利益。
  三、首次销售原则的制度价值
  “首次销售原则”的核心在于平衡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朱榕.电子书著作权授权研究[J].情报科学,2012,30(7):980-984.
  {2}王迁.论网络环境中的“首次销售原则”[J].法学杂志,2006,27(3):117-121.
  {3}李云.电子书版权保护与最终用户利益的平衡——对亚马逊删除电子书事件的思考[J].图书馆建设,2011,(11):23-26.
  {4}沈宗伦.数字著作授权与合理传输——论权利耗尽原则的新时代意义[J].智慧财产评论,2014,(1):1-36.
  {5}何天翔.国际贸易视野下的个人数字著作权侵权与应对——以针对网络粉丝创作行为的企业著作权执法策略为切入点[J].暨南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38(8):72-79.
  {6}BERRIER A L. Vernor v. Autodesk, Inc.:the last first Sale?[J]. Wake Forest Law Review, 2011,(46):867-885.
  {7}USEDSOFT GMBH v. Oracle International Corp[EB/OL].(2012-07-03)[2015-11-20].http: //curia.europa.eu/juris/documents.jsf?num=C-128/11.
  {8}Directive 2009/24/EC of the Europern Parliamen and of the counci of 23April 2009. On the Legal Protection of Com-puter Programs[EB/OL].[2016-01-07].http: //eur-lex.europa.eu/LexUriServ/LexUriServ.do?uri=OJ: L: 2009:111:0016:0022:EN: PDF.
  {9}冯晓青.知识产权利益平衡理论[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6:392.
  {10}王克金.权利位阶、权利平等抑或权利边界[J].长白学刊,2010,(4):86-90.
  {11}唐艳.数字化作品与首次销售原则——以《著作权法》修改为背景[J].知识产权,2012,(1):46-52.
  {12}胡心兰.数字著作授权契约对第一次销售原则之影响与滥用原则之适用[J].智慧财产评论,2014,(1):47-98.
  {13}PERZANOWSKI A, SCHULTZ J. Digital exhaustion[J].UCLA Law Review, 2011,58(4):889-946.
  {14}解亘.格式条款内容规制的规范体系[J].法学研究,2013,(2):102-118.
  {15}魏玮.论首次销售原则在数字版权作品转售中的适用[J].知识产权,2014,(6):21-28.
  {16}何怀文.二手数字出版物与发行权用尽——兼评美国“ReDigi案”与欧盟“UsedSoft案”[J].出版发行研究,2013,(6):93-97.
  {17}何炼红,邓欣欣.数字作品转售行为的著作权法规制——兼论数字发行权有限用尽原则的确立[J].法商研究,2014,(5):22-29.
  {18}王迁.论提供规避技术措施手段的法律性质[J].法学,2014,(10):31-45.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2713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