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大连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从结束开始:快递末端投递法律问题再审视
【英文标题】 Starting from the End: A Review of Legal Issues on the Terminal Delivery of Express Delivery Service
【作者】 郑佳宁【作者单位】 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
【分类】 民法总则
【中文关键词】 快递末端投递;法律结构;法律责任;快递条例
【英文关键词】 terminal delivery of express delivery service; legal structure; legal responsibility; regulations on express delivery
【文章编码】 1008-407X(2016)04-0098-07【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6年【期号】 4
【页码】 98
【摘要】

我国快递末端投递通过直营、加盟连锁、代理和智能投递四种模式完成。直营模式是“总公司—子公司—分公司”组成的金字塔结构;加盟连锁模式是纵向法律关系和横向法律关系的交织结构;代理模式分为“快递公司—代理人”和“快递用户—代理人”两种不同的代理模式,均遵循代理法则的基本结构;智能投递模式包括直营式智能快件箱和第三方智能快件箱,在后者中智能快件箱运营者与快递公司形成租赁和承揽的双重法律关系。快递立法应对这四种模式的法律结构进行深入且具体的剖析,并在此基础上,明晰相关主体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确定责任的主体、类型、范围和具体的承担规则。

【英文摘要】

Terminal delivery of express delivery service in China is mainly accomplished by four modes: the corporate direct mode, franchise chain mode, proxy mode and intelligent delivery mode. The corporate direct mode, consisting of “parent company-subsidiary-branch”,is a pyramidal structure. The franchise chain mode is a structure in which vertical legal relationship is interwoven with lateral legal relationship. The proxy mode comprises two different proxy forms, “express delivery enterprise-agent” and “user-agent”,both of which conform to the basic structure of proxy rules. The intelligent delivery mode includes the intelligent delivery locker provided directly by the express delivery enterprise and the intelligent delivery locker provided by the third party, and in the latter the third party operator of intelligent delivery locker and the express delivery enterprise who uses the locker belongs to the dual legal relationships, namely the leasing relationship and the working relationship. The legislation on express delivery should perform in-depth and specific dissection of the legal structure of the four modes, on the basis of which legislators should clarify relationship of rights and duties among relevant subjects, and determine the subjects, types, scopes and the specific undertaking rules of responsibility.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27126    
  
  近年来,我国快递行业蓬勃兴起,已成为现代服务网点迅速扩张的表象之下,快递末端投递服务差、效率业乃至国家整体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然而,在快递低等弊病也日益显现。仅在2016年5月,用户针对快递末端投递服务的申诉高达5707件,占申诉问题总量的45%。快递末端投递的乱象已经引发社会关注和研究,虽然提出了改进服务、强化责任等建议,但是缺乏对快递末端投递的具体模式的法律结构分析,因此不能一一提出有针对性的对策方案,从根本上解决快递用户索赔的痼疾。快递服务合同始于收寄,终于投递,快件在经历了揽收、分拣、运输等环节后,最终通过末端投递到达快递用户手中,投递行为直接关系到寄递活动是否能够及时、妥当的完成,直接关系到用户的服务体验和服务评价。从结束开始,正是从快递末端投递入手,重新审视不同投递模式下的法律结构,剖析投递模式背后更深层次的法律关系,从而明确快递服务合同中相关主体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和责任承担规则。总结我国快递行业的发展经验,我国快递末端投递通过四种模式完成:直营模式、加盟连锁模式、代理模式和智能投递模式。每种模式均有其独特的法律结构,快递公司会根据其经营理念和经营能力选择其一或几种作为末端投递的主要方式,以进一步优化自身的末端投递网络,提升快递服务的整体水平。
  一、金字塔组织结构中的直营模式
  直营模式系指以快递总公司为主导,由其直接投资拓展的经营网点开展具体的快件投递服务,并对各地的经营网点进行统一经营、管理的快递末端服务模式。在直营模式下,快递总公司能够准确把握公司的市场定位,实施专业化经营策略,以及建立具有核心竞争力的标准化体系。在我国,采取该模式进行投递的有顺丰速运(集团)有限公司和中国邮政速递物流股份有限公司。
  1.直营模式的法律构造
  快递末端投递的直营模式是一种典型的“总公司—子公司—分公司”的金字塔组织结构。金字塔的上层为总公司,由其构建并管理公司事业的组织系统;中层为在一定区域设立的快递子公司,负责特定地区快递公司的组织管理和专项业务;下层为区域内部的若干快递分公司,负责在其所属区域内开展具体的快递业务。其中,主要由最下层的分公司来从事快递末端投递。这种金字塔组织结构是由快递服务的全网性特征决定的,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首先,快递服务覆盖的地域范围广,需分散在各地的经营网点通力协作,形成贯穿一体的寄递网络;其次,快件的寄递需要依靠完善的运输网络,包括干线运输网络和末端的收寄网络、投递网络;最后,快递服务需要在统一的信息系统下进行指挥调度和财务结算。
  在金字塔组织结构中,直营模式下的快递总公司持有子公司的全部股份或一定比例以上的控股股份。快递总公司与快递子公司之间的关系为各自独立的法人,并非行政隶属关系,但是快递总公司可以基于股权行使资本多数决来影响快递子公司的重大经营事项,对其进行宏观和间接的管理。而直营模式下的快递分公司与其本公司之间则属于公司体制内部的管辖关系,快递分公司作为其本公司的分支机构,在法律地位上依附于本公司。概言之,快递子公司具有独立的法人地位,其控股股东为快递总公司;快递分公司隶属于快递总公司或快递子公司,不具备独立的法人地位。
  2.刺破面纱:快递子公司法人地位的质疑
  快递子公司作为独立法人,无论快递总公司拥有其多少股权,均无权撼动子公司的法人地位。二者需在业务经营和事务管理上保持法律上的明确区分,并依自己责任的基本法则,对各自的行为负责。然而,实践中,快递公司的运作并非如法律最初设定的那般理想化,快递业务具有极强的全网性特征,快递总公司不仅通过股权持有对快递子公司的网点进行宏观管理,还凭借统一信息系统控制着各网点的物流调度和财务结算。如此这般,就意味着快递总公司实际直接控制、支配快递子公司的经营活动,二者具有业务混同之嫌。此外,在直营模式下,快递总公司与下设子公司之间的财产很难做出清晰区分,极易发生日常营业利润、公司账目等财产混同的情形。业务或财产的混同,必然会导致子公司法人人格形骸化,使得子公司成为母公司经营的工具{1}。
  公司独立承担法律责任的基础为法人制的现代经济组织形式,法人制下公司股东出资产生公司财产,公司对该部分财产享有独立的所有权,并以其作为对外承担法律责任的来源和限度。但法人制时常成为股东逃废或悬空债权的工具。针对这一现象,我国《公司法》引入了“法人人格否认制度”。本文认为,当快递总公司与其下设子公司之间具有业务或财产上的混同时,二者之间明确的法人界限业已被打破,本质上违反了公司独立法人地位存在的基本要件。因此,可直接通过法人人格否认制度,使快递总公司与快递子公司共同对外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也就是说,在此种情形下,如果快递子公司在快递末端投递过程中,导致快递用户及他人的合法权益受损时,受害人对快递总公司和子公司均具有损害赔偿请求权。实践中,快递子公司多为总公司全资投资,此时应按照一人公司的规定,实行举证责任倒置,由快递公司承担证明人格混同事实不存在的举证责任。
  3.末端管控:快递分公司行为的规制
  在直营模式中,众多的快递分公司犹如一个个分子组成了快递末端投递网络,由他们直接与快递用户“对话”,并提供“门到门”的快递服务。显然,快递分公司的投递服务是整个快递服务的“终点”,其行为直接影响用户的服务体验。需要注意的是,快递分公司并不是法律意义上的独立主体,法律只能通过向设立分公司的本公司追责,以间接规制快递分公司的行为。
  基于快递分公司的法律地位,虽然快递末端投递行为由分公司进行,但是其本公司才是快递服务合同的主体。快递分公司依其设立主体的不同,可分为两类:一是快递总公司直接设立的快递分公司;二是由快递子公司设立的快递分公司。因此,快递总公司和快递子公司都有可能成为快递服务合同的主体。依快递服务合同之要旨,快递公司应当在约定的时限内,安全而迅速地将快件运至收件人处,这是其必须履行的基本义务。如果快递分公司在快递末端投递过程中,产生投递迟延以及快件毁损、丢失或短少等情形时,实属合同义务之迟延履行或不完全履行,依据分公司与本公司在法律上的管辖与隶属关系,快递总公司或子公司需对用户承担违约责任。此外,快递末端投递的安全性也将直接牵动用户的人身和财产安全,快递公司应尽到合理的注意义务,维护正常的投递秩序,保障用户和他人的合法权益,实现自我利益与他人自由的有机平衡。如果快递分公司在快递末端投递过程中,因其不法行为而造成用户或他人合法权益受损的,快递总公司或子公司应对受害人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
  二、纵横交错关系中的加盟连锁模式
  加盟连锁模式是指被加盟者在服务网络、组织结构、人员培训以及经营管理等方面为加盟者提供支持,加盟者则需给予相应对价并进行快递末端投递,且加盟者之间相互协作的快递末端投递模式。加盟连锁模式最早由申通快递有限公司创立{2}。该经营模式因能以相对较低的投资成本在短时间内快速实现全国性的市场网络布局的优势,成为我国众多快递公司在发展初阶的首选,诸如圆通速递有限公司、中通速递服务有限公司以及上海韵达货运有限公司等知名民营快递公司均采用了此种模式。
  1.纵向与横向关系的交织体
  在加盟连锁模式中,无论是加盟者还是被加盟者都必须是取得快递业务经营许可证的法人,所以,基层的快递经营网点一般不具有法人资格,其仅为加盟者的分支机构。加盟连锁模式包含纵向和横向两重法律关系。纵向法律关系是指,加盟者和被加盟者基于加盟合同所形成的权利义务关系。在纵向法律关系中,依据加盟合同,被加盟者对加盟者负有授权其使用品牌商标、商号、快递运单、运输网络等经营性资源,并对加盟者的人员培训、组织架构以及经营管理等方面予以协助指导等义务。与之相应,加盟者负有支付相应的加盟费、提供标准化快递服务、不得无故停业以及接受被加盟者监督等义务{3}。加盟者与被加盟者之间的纵向法律关系是加盟连锁模式中的主线,其支撑了加盟连锁模式的主体法律结构。
  横向法律关系是指,横向的各个加盟者之间根据快递服务的需要所形成的合作关系。虽然,从表面上来看,作为独立的快递业务经营主体,各加盟者分别在其经营区域内从事末端投递行为,各自为政,形成“诸侯割据”的局面,彼此似乎并不存在任何权利义务关系,其仅与授予特许经营权的被加盟者之间存在纵向法律关系。但是,快递服务的实现依托于整个运营网络,每票快件的寄递都由收寄、分拣、运输、投递的环节构成,这便意味着处于不同环节的加盟者之间将不可避免地发生交集,产生横向法律关系。在横向法律关系中,数个加盟者均为独立的经营主体,他们通过相互合作对快件的分拨、运输和结算等事宜做出安排,按照相互之间的约定履行具体的义务。横向法律关系,是整个加盟连锁模式中的辅线,其与纵向法律关系的结合能够彻底盘活整个快递服务网络,保障快递末端投递的顺利进行。归根结底,加盟连锁模式的法律结构,由纵向的加盟合同和横向合作关系共同编织而成,呈现出纵横交错的之态。
  2.中流砥柱:加盟者的法律责任
  当事人缔结合同,意在保证快递服务的顺利进行,而合同目的的实现,则有赖于所有债权债务的履行。加盟者作为快递服务的具体实施者,其合同义务主要包括以下三项:一是,其须根据快递加盟合同,在所授权的特定区域内开展末端投递,并接受被加盟者的监督;二是,其须根据横向的合作关系,履行相应环节的职责,确保快件的正常流转;三是,其须妥当履行快递服务合同中的义务,在特定的时限内,安全且迅速地将快件投递至收件人处并获得签收。法律上的义务意味着对行为的约束与限制,一旦合同的履行遭遇阻碍,法律就应当提供相应的应对措施和手段,否则当事人依合同所获取的权利将会成为空头支票。因此,如果加盟者逾越合同,恣意行为,那么,合同的相对方可要求加盟者承担违约责任。除了违约责任之外,快递行业的加盟者在经营快递业务的过程中,亦须维护他人的自由,合理地限定自己行为的界限,担负起对快递用户和他人的人身与财产安全的合理注意义务。如果加盟者违反了该义务,对快递用户及他人的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其须承担侵权损害赔偿责任。当然,加盟者在快递服务过程中,导致快件丢失、毁损和短少的,通常情况下,快递用户对加盟者同时享有违约损害赔偿请求权和侵权损害赔偿请求权,产生请求权的竞合,用户可以择一行使。
  关于加盟者的法律责任,需要提及《快递市场管理办法》第14条的规定。该条规定,以加盟连锁模式从事经营快递业务的,加盟者与被加盟者应当就用户合法权益发生损害赔偿后的损害赔偿责任进行约定。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加盟者与被加盟者之间关于责任的约定对合同以外的第三人不具有效力。所以,不能以此认为,当加盟者的违约行为或者侵权行为导致快递用户合法权益产生损害的,需依据加盟者与被加盟者之间的约定确定责任主体。本文认为,根据立法者的本意,该条所规定的加盟者与被加盟者就损害赔偿责任的约定,是双方关于责任内部分配的约定,不影响外部责任的承担规则。
  3.运筹帷幄:被加盟者的法律责任
  加盟合同,作为连接加盟者与被加盟者之间的法锁,其在成立并生效后须被双方严守,合同主体应依约履行合同义务。一旦依加盟合同所形成的纵向法律关系遭到破坏,快递末端的投递服务将无从进行,加盟者会因此而陷入到进退维谷的境地。因此,当被加盟者怠于履行加盟合同,或者履行行为不符合约定之时,其须对此承担违约责任,以补偿加盟者所产生的损失。除此合同义务之外,被加盟者作为快递加盟连锁模式法律结构中的“指挥中心”,其负责指导、调控快递服务的各个环节,一旦“指挥中心”失灵,寄递网络将会随之而陷入瘫痪。因此,本文认为,基于被加盟者的重要地位,今后在快递立法中应明确要求被加盟者负担法定的全网服务义务。所谓全网服务义务是指,在快递加盟连锁模式中,被加盟者有义务提供并保障安全、高效和畅通的快递服务网络,并对加盟者之间的关系进行管理与协调,以保障快件能够及时、准确和安全地交至收件人处{4}。
  因被加盟者并非快递服务合同主体,一旦发生快件丢失、毁损或者内件短少等快递服务本身的问题时,快递用户无法根据快递服务合同向被加盟者追责。但是,被加盟者对此实际上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其行为实质上违反了上述全网服务义务,当属侵权行为。在此情形下,加盟者的行为亦构成侵权行为。虽然,二者的行为不具有主观上的共同过错,但是损害后果是由他们的侵权行为直接结合而发生的,出于对快递用户的保护,宜将此认定为共同侵权,由他们对用户的损失承担连带责任{5}。《快递条例(征求意见稿)》第11条对此做出了一定的尝试,要求加盟者与被加盟者对快件延迟和毁损等承担连带责任。但是,快递服务的全网性特征决定了一票快件的寄递活动须由数个加盟者共同合作来完成,一味地要求所有加盟者承担连带责任未免矫枉过正,应当对连带责任的主体进行进一步限缩。本文认为,收件方加盟者、投递方加盟者以及被加盟者均与用户的利益损害有着直接或较为密切的联系,故宜将责任主体限定为此三者。
  三、末端投递中的“分身术”代理模式
  代理模式是指基于合同约定并取得代理权的代理人,在代理权权限内以被代理人的名义向快递用户提供末端投递服务或协助快递用户签收快件,且该行为的法律后果直接归属于快递公司或快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赵旭东.公司法学[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15.9-10.

{2}崔文官.估值169亿借壳艾迪西申通加盟商模式待考[N].中国经营报.2015-12-7(B05).

{3}余子鹤,张诚.中国快递业务经营模式比较研究[J].中国市场,2014,(49):16-17.

{4}郑佳宁.我国快递行业发展的“潘多拉之盒”——快递加盟连锁经营模式之法律问题探讨[J].河南社会科学,2016,(3):56-61.

{5}张新宝.侵权责任法[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0.48-49.

{6}覃有土.商法学[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12.54.

{7}肖海军.商事代理立法模式的比较与选择[J].比较法研究,2006,(1):60-71.

{8}施天涛.商法学[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0.111.

{9}史尚宽.民法总论[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514.

{10}程啸.侵权责任法教程[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192-193.

{11}郑佳宁.智慧物流终端的法律困惑——私法视域下智能快件箱之属性探究[J].内蒙古社会科学,2016,(4).111-116.

{12}崔建远.合同法[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3.493.

{13}江平.民法学[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1.644.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2712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