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制与社会发展》
不存在疑难案件?
【英文标题】 No Hard Case?【作者】 孙海波
【作者单位】 中国政法大学比较法学研究院{讲师,法学博士}
【分类】 法理学
【中文关键词】 简单案件;疑难案件;有限存在;法律解释;理解法律
【英文关键词】 Easy Case; Hard Case; Limited Existence; Interpretation of Law; Understanding of Law
【期刊年份】 2017年【期号】 4
【页码】 52
【摘要】

人们通常在经验上理所当然地接受简单案件与疑难案件的二分法。然而,在理论上,这一判断却遭遇了不少挑战。有论者主张并不存在疑难案件;相反,另一些论者认为一切案件都是疑难案件。法律的不确定性、指引的有限性以及法律内在的可争辩性使得疑难案件必然存在,但这只是法律实践的例外状态。在大多数情形中,我们并不总是需要解释法律。重构法律之理解与法律之解释之间的关系对于认识疑难案件的存在范围意义重大。

【英文摘要】

People often naturally accept the dichotomy of easy cases and hard cases by experience. However, this view has encountered many challenges in theory. We can see some argues there are no hard cases at all, while others urge each case in fact is a hard case. Due to the uncertainty of law, limitations of social guidance, and the inner arguable feature, hard cases will inevitably occur in practice, but what should be noted is this is just the exceptional state of legal practice. In most cases, we don't always need to interpret the laws. To reconstruct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understanding of law and interpretation of law is of great significance to recognize the existence scope of hard cas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27150    
  
  人们在日常生活中几乎无时无刻不在做决定,但时常也会面临着不知该如何做是好的困境,在法律实践中亦是如此,法官时常也会陷入不知该如何裁判的困境。这样的例子有很多,比如说,伴随着现代生物科技的发展,实践中出现了人工受精胚胎的法律争议。胚胎就其性质而言,究竟是一种纯粹的财产存在,还是一种法律上之完整人格,既有法律对此并未给出明确的回答。如果采纳前者,势必会判决相关权利人可以像对待一般财产那样来处置胚胎,而如若秉持后种观点,则会对胚胎做出完全不同的处置方案。又比如说,一位绝症患者在临终之前将自己的遗产遗赠给其情人,并且也履行了公证等相应的法律手续。面对形式要件完备的遗嘱,法官们对其是否能够产生法律上的效力产生了争议。有的认为只要具备法律所规定的遗嘱之生效要件,该遗嘱自然取得其法律效力;与此同时,另一些法官主张该遗嘱在实质内容上有悖于公德,因此应为无效。不难看出的一点是,在以上两种情形中法官似乎可以有多个不同的选择。
  一般而言,疑难案件系指那些在法律的理解与适用方面存在困难和争议的案件,通常包含三种情形:其一,是指调整某个特定案件的法律较为笼统而出现了模糊等不确定的情形;其二,表现为规范冲突,即对于某个案件虽然存在着可供适用的规范,但是其适用结果与实质的正义价值或原则相违背,此时案件事实与法律规范之间呈现出了一种形式适应但实质不适应的状态;[1]其三,出现了所谓的法律空缺,即立法者在制定法律时本应考虑到某些情形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并未就此类事项制定法律。[2]疑难案件的出现似乎是一件必然之事,并且生活经验也往往能够佐证这一点。但是,在理论上这一命题是否一定能够成立?换言之,简单案件与疑难案件的二元划分是否一定站得住脚?[3]进一步看,它的存在范围有多广?这将是本文所要着力处理的问题。需说明的是,疑难案件既是中西各国司法所可能遭遇的普遍难题,同时也是一个重要的理论问题,而下文主要把此议题放在一般法理学的语境中加以讨论,不会单一地将其关联于大陆法系或英美法系的司法文化与结构,因而本文的讨论视角仍然以法理学或法哲学为主。
  在法律实践中,并非所有的案件都是简单案件,疑难案件不仅在经验上是客观存在着的,在理论上这一论断亦能获得辩护。尽管案件确实有简单与疑难之别,但是疑难案件仅仅在一种十分有限的范围内存在。一言以蔽之,疑难案件只是法律实践的一种例外状态,简单案件的普遍性存在才是法律实践的常规状态。以上正是本文所要辩护的中心观点。具体将按照以下步骤展开论证:第一部分,依次检讨三种有关疑难案件是否存在的竞争性观点,在这三种立场中有限存在论较为可取,它不仅在理论上能够站得住脚,而且更为切合我们真实的法律实践。紧接着指出,在某些情形下法律中的不确定性、指引的有限性以及法律的可争辩性必然会使得案件发生疑难,亦即由于这三个方面的原因使得疑难案件的存在成为了一件必然之事。最后,将讨论议题继续向前推进,疑难案件的存在并不意味着实践中的每一个案件都是疑难案件,在大多数案件中我们并不总是需要解释法律,可以通过重构法律解释与法律理解的关系来尝试划定疑难案件的范围。
  一、疑难案件的存在之争
  (一)完全否定论不存在疑难案件?法制与社会发展
  在这种理论的主张者看来,案件并没有什么简单或疑难之分,一切案件都是简单案件,试图在简单案件与疑难案件之间划出界线简直多此一举,实践中貌似“疑难”的那些案件仅仅只是一种假象而已。这种理论的典型是曾一度被法律人尊奉为“正统理论”的法律形式主义(legal formalism),其基本思想在于认为既有法律体系已经为所有问题都预备好了答案,法官的任务就是去发现并适用这些法律从而得出答案。以今天的眼光反观法律形式主义,可能会觉得这种理论过于僵化、可笑甚至荒谬,并作为一种理论形态可能在现实实践中并不存在严格的对应物,但在历史上这种思想曾一度主导过美国的法学和司法。[4]十九世纪末期,一方面受到了英国实证主义哲学之风的影响,另一方面是美国本土的立法活动的高涨,这共同催生了法律形式主义并进一步刺激了其发展。
  需要指出的是,法律形式主义并不是一个法学流派,而只是一种学习、研究和对待法律的方法,在这个意义上讲,欧陆的概念法学也是形式主义的进路。[5]法律形式主义的倡导者将法律作为一门科学(极其类似甚至等同于自然科学)来对待,认为通过科学的方法人们可以从法律的一些基本概念和原则中演绎出法律问题的答案。在诸多对于法律形式主义的讨论中,耶鲁大学法学院的夏皮罗教授所做的概括最为精当:(1)坚持司法克制,除了寻找和适用既存的法律之外,法官再没有什么能够做的了;(2)认为法律是确定的,既有法律可以为任何法律问题提供答案,因此法律是不存在所谓“漏洞”的;(3)概念主义的立场,即认为法律是由概念和规则所构成的一个层级有序的体系,位于上端的是抽象概念和原则,越往下规则的内容和形式就越具体,而且下层阶的低抽象度的规则都可以从上层阶的抽象概念和原则中推导出来;(4)裁判的非道德性,法官在裁判中只使用形式逻辑(主要是演绎的方法),而不得诉诸或求助于任何形式的道德推理。[6]几乎所有的法律形式主义者都会共享以上四个主张。
  这四个主张若结合为一点,就是法律体系是没有漏洞的。我们在前面已经交代,法律形式主义对待疑难案件的基本态度是认为存在疑难案件仅仅只是一种幻象。如果形式主义者能够证明法律是没有漏洞的,那么他们对待疑难案件的否定论立场才会有说服力。法律形式主义者既然已经在既有法律与案件裁决之间建立起了一种一一映射的关系,那么为了完成对每一个案件的裁决,他们必须确保裁判者能够找到可以适用的法律。几乎所有对于法律形式主义的解读,都认为法律形式主义承诺任何案件都可以被既有的法律规则(legal rules)所涵盖,因此并不存在不受既有法律所调整的案件。其实,这是一种对法律形式主义的误读。法律形式主义者的眼中并不仅仅只有规则,在他们看来,具体的规则、抽象的原则及概念(principles and concepts)共同构成了一个逻辑上一致、自洽的体系。[7]实践中一旦出现了不被既有规则所覆盖的新案件,法官便会诉诸于处于较高位阶的、更加一般和抽象化的法律原则。原则在大多数时候是隐身于判例之中的,需要法官运用归纳的方法予以提炼。当原则确定以后,法官下一步的工作就是设法从中推导出可供裁判适用的规则。
  按照夏皮罗教授的分析,推导规则的过程是一个概念分析与演绎推理相混合的过程。法官首先需要分解该原则所包含或使用的抽象概念(比如财产、对价、承诺等)。其次,法官通过适用这些概念进而推导出新的低层次规则。[8]接下来,法官只需要将该新的低层次规则作为司法推理的大前提,把案件事实作为小前提,就可以推导出本案的裁判结论。这里有两点非常有意思:(1)在形式主义者所建构的法律体系中,起到兜底作用的是抽象的概念和原则,法律体系之所以无所不包,是因为通过抽象的概念和原则可以不断生产出新规则。[9](2)法官事实上在有意无意地从事着造法的事业,因为“法官可以从一个特定案件中抽取出具有任何程度之一般性的先例原则”,[10]同时通过抽象原则和概念也可以进一步抽取出具有任何抽象程度的低层次规则。换句话说,实践中需要什么样的规则,法官就可以从抽象原则和概念中提取出这样的规则。因此,按照形式主义者的如上逻辑,通过原则和概念的不断生产与再生产,法律体系是不可能有漏洞的,故而无疑难案件可言。
  (二)完全肯定论
  与完全否定论一样,完全肯定论则走向了另一个极端。该理论认为纯粹简单的案件是不存在的,每一个案件或多或少地都具有一定的疑难性,看似简单的案件实质上都是疑难案件。在司法裁判的过程中,法律在被最终适用以前首先必须要经过“解释”这个环节,法官通过对有待适用的法律进行解释——通常要根据法律的价值、精神、原则与目的——从而形成适用于眼前案件的裁决规则。简而言之,每一个司法裁决并不是简单地通过演绎逻辑推理出来的,而是法官通过解释并适用法律而获得的结果。换言之,裁判结果是作为一种解释的产物而出现的。主张这种理论的典型代表是德沃金,说得更确切一些是晚期的德沃金。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德沃金本人的法律概念观在前后两个阶段有着十分明显的变化,这种变化在很大程度上牵动着他对待疑难案件的复杂态度。
  在德沃金早期的作品中,[11]他旗帜鲜明地提出在司法实践中确实存在着疑难案件。实践中我们会遇到两类案件,一类是受既有法律规则所调整的案件,而另一类则是不受既有法律规则所调整的案件,那么能不能说后者就一定是疑难案件?德沃金提醒我们不要过早地下定论,因为在他看来,以往的法律理论(主要是指法律实证主义理论)对于法律之范围的划定过于狭隘了,法律不仅仅是由规则所组成的,同时还包含着法律原则。有些案件即使不被规则所调整但其一定能够被原则所覆盖到,但是如果针对同一个案件,既存在可供适用的法律规则又有可以选择的法律原则,甚至这两种不同的法律标准之间可能存在冲突,即依据规则所获得的结论并不符合正义等一般法律原则,那么可以说该案就是一个疑难案件,比如德沃金所讨论的“瑞格斯诉帕尔默”案[12]就是一个代表性的例子。他的论证逻辑是十分清晰的,疑难案件之所以存在,并不是因为法律有漏洞,而是因为既有的法律标准(主要是指规则与原则)之间可能会产生实质性的冲突。
  再到后来,德沃金的上述态度发生了一些明显的转变。但是和之前一样,他仍然否认法律中存在漏洞,因为几乎无所不包的原则使得法律体系成为了一种“无缝之网”(seamless web)。[13]与之前不同的是,德沃金发展出了一套建构性的解释理论,认为法官只要运用这种理论来解释法律,就一定能够为任何案件寻找到唯一正确的答案。德沃金承认一项成文法可能包含着依靠语境无法确定其含义的模糊性术语,它也可能会使用一些抽象的术语,但是这并不足以使得一个案件成为疑难案件。某个法律规定的意思之所以存在争议,并非是因为该规定所使用的文字不清楚,而毋宁是因为人们对于过去政治决定背后的道德和政治理由存在争议。因此,法律中的不确定性(比如模糊、有歧义)与其说是法官解释制定法的原因,倒不如说是法官解释的结果。[14]由此,法律的解释与适用是一体两面,法律的适用必然包含着对法律的解释。因此德沃金认为,是否需要划分简单案件与疑难案件是个假问题,[15]因为对于任何一个案件而言,法官一开始便会运用建构性解释方法来解释法律,案件的裁决也是作为解释的结果出现的,因此任何案件事实上都是疑难案件。
  (三)有限存在论
  如果说以上两种观点都有些极端的话,那么第三种观点则走了一条中间道路,它认为由于某些原因疑难案件在实践中必然存在,因此划分简单案件与疑难案件是有必要的。这一主张的支持者相对来说是比较多的。有限存在论者主张,当某个法律问题已经被既有法律标准确切地调整时,这个案件就是一个简单案件,法官的任务就是径直适用法律以发现问题的答案;而一旦针对某个事项的法律含混不清,需要法官作实质性的权衡和判断时,或者当针对某个事项压根就不存在法律标准时,该案就是一个疑难案件。哈特是为数甚少的专门讨论疑难案件的学者之一。在著名的“公园汽车案”[16]上他持有一种典型的有限存在论立场。该案显然至少不是一个简单案件,因为人们对于那条法律规定的“汽车”到底是否包含着玩具汽车、轮式旱冰鞋、救护车、电动轮椅等存在着争议。如他所言:“在日常交流中,我们所适用的词语必定拥有一些标准的实例,在此范围内人们对于它的适用并不会产生什么疑问。因此,语词必定会拥有一个确定的意义核心,但同时它也拥有一个可争议的阴影区域,在此区域内词语既不是可以确定无疑地适用也不是绝对地不予适用。”[17]
  哈特从自然语言之性质的角度,敏锐地意识到了法律语言同样可能存在的问题,即语言通常既有标准情形也有边界情形,而疑难案件恰恰就发生在案件落入边界情形的范围内。“公园禁止汽车入内”这条规定的每一个语词都很平常、清晰,但是一旦遭遇现实中的具体个案事实,麻烦就来了。当我们谈到“汽车”这个词的时候,我们脑海里马上会浮现关于汽车的一些标准型特征或构造,比如:四个轮子或更多,靠发动机运行,需使用电力或天然气、汽油等燃料,产生一定的噪音等等。那么显然,公共汽车、家用小轿车、货车都无疑可以被归入这种标准情形的行列。但是电动轮椅、轮式旱冰鞋、玩具汽车是否也属于汽车之列呢?我们对此不能马上给出一个肯定或否定的回答,因为这些事物一方面与汽车的特征很相似,比如它们有轮子,但是另一方面它们也与标准情形下的汽车有所差异,比如通常它们并不会制造(太大的)噪音或污染。
  无论是使用一般性的成文规则模式还是先例模式来引导人们的行为,都不可避免地会出现类似于以上情形的边界案件(borderline cases)。这一点在成文法中表现得最为明显,即便规则本身是清楚的,但是“在特定具体个案中,该等规则所要求之行为的类型仍旧可能是不确定的。特定的事实情境并非已经自己区分得好好的,贴上标签表明是某一一般规则的具体事例,在那儿乖乖地等着我们。而且规则本身也不能够站出来,指定它自己所包含的事例”。[18]一旦既有法律标准与案件事实之间展现出了一种互不对应的状态,疑难案件就会随之出现。这主要有两种情形,第一种情形类似于“公园汽车案”,法律规定的模糊进一步导致了法律的不确定性,而这需要借助于解释或者其它实质性的判断才能予以确定;另一种是法律出现了漏洞,即出现了一些不被既有法律规则所调整的新案件,法官必须通过行使自由裁量权来填补这个空白。但是,法律并不总是模糊不清或有漏洞的,常规情形下的案件都是简单案件,只有在少数的以上两种情形下才会产生疑难案件,因此疑难案件是法律中的一种例外而非经常状态,亦即疑难案件仅仅在一种有限的范围内存在。
  二、案件何以变得疑难?
  在以上三种对待疑难案件的基本态度中,有限存在论相对来说较为真实和可取一些。完全否定论对于法律体系的构想过于天真和理想化,认为法律体系并无漏洞,它已经为所有问题预备好了答案,法官的任务就是去寻找和发现这些答案。如果真实的司法过程果真这般简单,法官、律师还有什么用呢?同时,我们还必须要指出这种理论所存在的一个问题,尽管它口口声声地否认疑难案件的存在,否认法官对于道德理由和政治理由的依赖,但是它有关“从原则、概念到规则”的生产过程,其实有时候也模糊了司法和造法的界限。因为这个产生新规则的过程本身就是一种“法律创造”,更何况想推导出何种抽象程度的规则几乎完全是由法官说了算,这在某种程度上只是掩盖了疑难案件存在的现实,法律并不存在漏洞也只是一种幻象而已。
  完全肯定论认为疑难案件的存在是司法实践的一种常规状态,最有意思的一点是它居然否认法律存在漏洞,同时它又主张“解释(性活动)”的介入会给案件的裁判增加困难。可以说,该理论看到了法官在疑难案件方面所能够发挥的重要作用,但是却过分地夸大了疑难案件的范围。将法律的适用完全等同于法律的解释,无疑也增大了司法裁判过程的复杂性,因为事实上,在大多数案件中法律是清晰、确定、现成地摆在那儿的,法官可以运用形式逻辑径直地适用它们而无需解释。相比之下,有限存在论的主张较为客观、真实和可取,其最有力的论据是“法律体系必然存在着漏洞”,因为完全肯定论者和完全否定论者所曾诉诸的“法律原则”(一个是依靠原则推导出具体规则,一个是依靠对法律原则的解释而裁判)的数量十分有限、范围十分狭窄,即便是通过对它们的解释或再生产也不可能推衍出能够应对一切新案件的法律标准,所以法律漏洞必然存在,相应地疑难案件也是存在的。在本部分,笔者将转向对案件何以疑难这个问题的分析。
  (一)法律的不确定性
  在结束了一两周的课程之后,法学院一年级的学生都会十分惊讶地发现法律是何等不确定和不清晰,这是因为他们在入学之初认为存在着一种他们将要学习的关于法律的知识体系,并且这种知识体系是已经摆在那儿的,是已经被写进成文法和司法判决中的,然而学生们会很快地发现法律比他们原本想象的要模糊得多。[19]通常来说,法律人眼中的法律要比门外汉眼中的法律不确定和模糊得多,这是因为前者经常置身于法律争议的内部之中,他们最清楚法律在日常实践中所展现出来的复杂形态。法律的不确定性在实践中是如此显著,以至于达莫托教授将其称为当今法学界的核心议题。[20]然而,“法律是不确定的”这个命题本身同样也是不确定的,人们对于“它究竟意指什么”存在分歧,所以笔者将首先对法律的不确定性进行一个初步的界定。
  论者们通常是以“既有法律并不决定案件裁决”这个标准来界定疑难案件。这个界定本身需要进一步被肢解为两个命题:(1)既有法律总是无法决定案件的裁决,也就是说,既有法律与案件的裁决之间无任何关联,笔者将这个论断称为“极端的不确定性命题”,它主张法律一直是不确定的,总是需要法官运用一定的方法去解释、判断和加工。极端的不确定性命题集中体现于现实主义法学及批判法学的有关主张中,比如“法律就是政治”、“法律就是法官的判断”等等,作为对自由主义法律理论的反叛,这种极端性主张将会从根本上摧毁形式法治,因为形式法治最核心的要求在于司法争议必须根据法律的标准做出。(2)既有法律只是在少数时候并不决定案件的裁决,在大多数时候,案件的裁决是能够从既有的法律标准中推导出来的,只有在少数疑难情形中法律是不确定的,无法决定案件裁决的做出。笔者将第二种主张称之为“温和的不确定性命题”。
  很显然,即便是从我们的日常经验来感受,法律既不是完全确定的,也不是完全不确定的,而只是在某些时候(准确地说是少数时候)法律才是不确定的。这一点和劳伦斯·索罗姆教授的主张是一致的,他认为介于“完全确定性”(radical determinacy)与“极端不确定性”(radical indeterminacy)之间,还有一个重要的概念往往被人们所忽视,这就是“不够确定”(underdeterminacy),而这个概念恰恰可以解释“疑难案件”的存在。他进一步说,如果在某种意义上法律不足以决定某个案件的结果,以至于法官必须在法律上可接受的结果之间进行选择,这种选择方式会改变“胜诉方”或“败诉方”,那么这个案件就是一个疑难案件。[21]这与笔者在本文中所坚持的疑难案件的有限存在论立场相一致。下文将要讨论和辩护的是一种温和版本的不确定性(而非极端的不确定性)。因此下文如无特别说明,不确定性均是指温和版本的不确定性或者是索罗姆教授所说的“不够确定”。
  1.语义的语境依赖性
  语言交际的语境有可能会导致法律的不确定性,这意味着词语的含义具有一种语境依赖性(context-dependent),“离开了语境我们将无法理解任何规则”。[22]我们通常是在一个具体的或特定的语境中使用语词的,具体而言就是某个语词可以在不同的语境中被使用,而随着语境的改变语词的含义也会随之发生改变。因此,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正是语境的存在才使得我们理解一个话语(utterance)所要表达的含义或内容是什么。比如,考虑一下这句话:“很遗憾,不久你将会死去”。假如这是医生对一位身患绝症之人所讲的,我们能够明白医生的意思是说这位病人很快将死于无法治疗的疾病,对病人及其家属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很坏的消息。让我们转换一下语境,假如这是一位哲学家告诫世人热爱生命时所说的话,那么它想要表达的意思是人生苦短,让我们在有限的生命里过好每一天。[23]同一个表达,只是改变了语境,却展现出了完全不同的含义,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
  有些人可能会说,这样是把简单问题搞得复杂化了,在日常的交际实践中我们哪里需要什么语境,通常在言说者开口讲完话之后,聆听者不假思索地就能领会到交际内容的意思。比如中午在食堂门口我遇到一位好友,他问我“你吃了吗?”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已经吃了”或“还没吃”。表面上看,我们的交谈可能并没有什么语境因素的加入,其实不然,“食堂”这个特殊地点以及“中午”这个特定时间恰恰构成了一个重要的语境,我很清楚我朋友问的并不是我有没有吃早饭或吃水果,也不是明天中午或者昨天中午吃了吗,而是今天中午有没有吃。正如比克斯所指出的那样,一个表达的表面含义或内容,通常是指来自相关社群中的人们所不假思索地赋予该表达的含义或内容。[24]在某些情形下,看上去语境似乎并不在场,但是事实上它已经无形地被言说者和聆听者所共享和接受了。
  除此之外,语境本身也是一个很复杂的事物,有时我们很难十分清晰地确定其边界。正如乔纳森·卡勒所指出的:“永远存在着引进新的语境的可能性,因此我们唯一不能做的事就是设立界限。”[25]语境构成了语言之语用学的一个重要面向,它在日常交际过程中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作用。上文已略微提及,在大多数时候,言说者和聆听者可能会共享着同样的语境性知识,这种默会的知识对他们而言是不证自明的,并且往往也不会单独拿出来而成为一个独立的分析过程,因为聆听者无需任何形式的解释便能领悟言说者想要表达给他的意思。也就是说,语境在一定程度上固然会影响交流,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交流在任何时候总是要依赖语境。只是在个别的情形下,[26]语境的缺席或模糊可能会使得言说者的意思呈现出一种不确定。在这种情形下,通过嵌入相关语境对相关表达的分析,才能使得言说者的意思变得清楚、明白。
  2.法律中的模糊性
  模糊性(vagueness)在许多意义理论领域都是一个十分核心的议题,尽管如此,在本小节笔者主要关注的仍然是法律中的模糊性。[27]法律的模糊性常常会使得一个法律命题真伪不明,在这种情形下一个案件就变成了疑难案件,因此笔者将法律的模糊性视为导致法律不确定的另一个重要渊源。在着手分析法律的模糊性之前,有一个术语与模糊性非常接近且常常被人们所混淆,它就是“歧义性”(ambiguity)。所谓“歧义”通常是指一个词有多个可能的含义,在中文中一词多义的现象并非没有,比如说“信”这个词作为名词讲有信件、信息的意思,而作为动词则表示相信、信任。在英语世界中,这种现象更加明显和普遍,比如朋友告诉我“Let's meet at the bank after work”,这是什么意思?是说下班后在河边见,还是在银行见?这里关键取决于“bank”一词该如何理解(或翻译)。当一个法律命题包含了歧义性词语时,这个命题所要表达的含义同样也会呈现出一种暂时的不确定性,因为人们既可以采取这种解释,也可以采取那种解释。但是歧义性难题是不难解决的,通过在会话中引入相关的语境,比如我们这附近根本就没有河,或者我的那位朋友在银行上班,就能十分顺利地解决那个歧义性难题。
  言归正传,我们继续讨论法律中的模糊性。如果某个法律命题存在着边界情形,那么人们将难以决定到底是适用还是拒绝适用它,并且导致这种决定上的困难并不是出于对案件事实的忽视,在这种情形下我们说这个法律命题就是模糊的。[28]英国法学家恩迪科特教授认为,模糊性以及因模糊性而产生的不确定性是法律的基本特征,虽然并非所有的法律都是模糊的,但是在不同的法律制度中必然包含模糊的法律。[29]同笔者在本小节一开头所讨论的不确定性的几个命题一样,极端的模糊性概念及理论也是不值得捍卫的,法律在绝大多数时候仍然是清晰、明了的,只有在个别时候才会出现模糊性,结果导致人们依照法律所应获得的权利或应履行的义务变得不确定、模糊。在这个意义上,笔者所辩护的只是一种有限的模糊性,它的确构成了法律不确定的渊源,并且因此也构成了疑难案件中法官享有自由裁量权的一个重要渊源。
  语言的模糊性是自然语言的一个基本特征,并且通常这种模糊性是无法彻底消除的,只能想办法降低或减少。我们注意到,模糊性这个术语本身是很宽泛的,难以准确界定。但总的来说,可以将模糊性分为语义的模糊性(semantic vagueness)和语用的模糊性(pragmatic vagueness),前者通常使用或包含了模糊性的语词,它所涉及的是该语词的含义与其所适用的那个对象之间的关系,比如说“富有的人都应纳税”,什么算作是富有?精神上富有算不算富有?拥有多少财产才能被看作是富有的?相比之下,语用的模糊性是指在特定的情形下做出某个陈述是否恰当,在这种情形下会话语境或环境是十分重要的。[30]这两种不同的模糊性构成了广义的模糊性的范围。至于二者之间是一种怎样的关系,马默教授指出,它们在大多数时候是可以完全独立的,亦即一个表达即便没有使用模糊的词语,在特定的语境下也可能是模糊的,当将一个使用了模糊性语词的表达适用于边缘情形时它可能是清晰的。[31]除了上述较为宏观的分类之外,法律中的模糊性还有一些更为细致的类别,比如说按照模糊性的程度,可以分为一般模糊性、明显模糊性(比如“高的”、“成熟的”、“富有的”等)和过度模糊性等。[32]根据模糊性产生的原因,可以进一步细分为不精确性导致的模糊、开放结构导致的模糊、不完整性导致的模糊等等。[33]
  可以说,模糊性是导致法律不确定的主要渊源,也是使得案件陷入疑难的最常见的理由。伴随着模糊性的出现,法律所表达的内容偏离了其通常所指示的意义,从而进一步切断了法律规定与案件事实之间的完全对应关系。比如说,我国《刑法》第128条规定:“违反枪支管理规定,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该规定中的“枪支”便具有一定的模糊性。一把54式手枪、92式手枪或AK47显然属于该条所禁止的枪支之列,但是仿真玩具枪或摆摊打气球的气枪是否也属于该条所禁止的枪支便是一个颇具争议性的问题。
  近日备受关注的“天津老太摆摊打气球被判刑”的案件,所涉及的争议焦点恰恰是对于枪支的认定与把握问题。家住天津市河北区的51岁的赵春华,迫于生计花两千元从他人手中盘下了一套射击打气球的装备在码头摆摊,两个月后被当地公安查处。经公安局物证中心鉴定,9支枪中有6支为“枪支”。天津市河北区法院一审以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34]这一结果似乎有悖于常理和生活经验。正如有学者所言,从这个判决中“让人们看得到法律,却看不到法官的良善德行以及司法对善的追求;看得到判决,却看不到正义”。[35]这6支用于打球的气枪虽然达到了相关国家标准,[36]但是能否因此就被判定为《刑法》第128条所规定的“枪支”仍存疑问,对于该条“枪支”的解释不仅依赖公安部枪支认定的形式标准,还应结合该条所保护的法益(公共安全)/法律意旨来做进一步的实质性解释,[37]通过不断地在法律规范与案件事实之间的来回盼顾,以澄清法律规定中所可能蕴涵的模糊性,从而化解由模糊性所带来的法律适用方面的疑难。
  除此之外,立法者在立法中应尽可能避免使用模糊性或本身具有伸缩性的术语,但是实践中又不可能完全做到这一点,结果导致我们的法律条文中包含了这种模糊性的术语。我国《刑法》中就包含了大量的这种模糊性术语,比如“轻微”、“严重”、“极其严重”等。根据经验或常识,法律越清晰越好,因为法律越清晰,案件的裁决相应地也更确定。而当法律是模糊的时候,案件的裁决也变得隐晦不明了,因此从这个角度看,模糊性是危及法治的。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模糊性也有其特有的价值,[38]因为规则并不是越精确越好,越精确其适用范围就越小、可变性就越差,而如果模糊性的术语能够在立法中运

  ······北大法宝,版权所有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2715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