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制与社会发展》
收入差距、经济增长与中国的财产犯罪
【副标题】 1978—2005年的实证研究
【英文标题】 Income Distribution Gap,Economic Growth and Property Crime Rates in China:1978—2005
【作者】 陈屹立【作者单位】 山东大学经济研究中心法经济学研究所
【分类】 比较法【中文关键词】 收入差距;经济增长;财产犯罪
【英文关键词】 income distribution gap;economic growth;property crime
【文章编码】 1006—6128(2007)05—0143—11【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7年【期号】 5
【页码】 143
【摘要】

通过对中国1978—2005年间收入差距、经济增长等宏观经济因素对财产犯罪的影响所进行的实证研究发现,全国、城镇内部、农村内部以及城乡之间的收入差距对财产犯罪产生了显著的影响,经济增长与财产犯罪呈显著的负相关关系,同时中国的财产犯罪还表现出明显的惯性特征。而诸如人均GDP、城市化、福利开支等虽然对财产犯罪产生了影响,但都不显著。

【英文摘要】

Through the empirical inspection of property crime rates 1978——2005 in China,we find that the income distribution gap whatever in nation,cities,countryside or between cities and country all give a remarkable impact on property crime rates;improvement of economic growth can reduce crime rates;the property crime rates have a inertia apparently;per GDP,urbanization and the welfare program have an influence on property crime rates,but not significant.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81571    
  引言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财产犯罪总量大幅上升。以盗窃、诈骗和抢劫三项财产犯罪加总计算,2005年达到369万余起,占到了公安机关立案总量的近80%。实际上,从1978年开始,我国财产犯罪占总犯罪的比例一直在80%左右,最高的时候甚至超过了90%。可见,财产犯罪占据了中国犯罪的绝大部分。犯罪会给社会带来严重危害,要更好地治理中国的犯罪问题,那么对财产犯罪进行更深入的研究显然将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在经济学看来,犯罪和其他行为一样,都是为实现自身利益的最大化,只不过所采用的手段和方式不同而已。古典主义犯罪学的代表人物贝卡里亚也认为,人们会根据成本收益的理性计算来做出相应的选择。{1}贝克尔则首次用现代经济学方法正式地分析了犯罪问题,他将被惩罚的概率和严厉程度视为犯罪的成本,犯罪人比较犯罪的成本和期望收益后决定是否犯罪。{2}(P169—217)对于财产犯罪而言,它是一种典型的追求物质利益的犯罪,经济学应该能够加以很好的解释。事实上,已有的研究就认为,相对于暴力犯罪而言,财产犯罪会更适合用犯罪的经济模型来加以解释。{3}(P530—539){4}(P75—106){5}(P45—61)因而,本文的研究也将主要建立在犯罪的经济学理论之上。
  经济学对犯罪的研究除了在理论方面的一些成果外,更重要的是进行了大量的实证研究。尤其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经济学利用计量经济学的方法广泛研究了如收入分配、经济增长、失业等诸多经济因素对财产犯罪的影响。但在国内,这种类似的定量研究还较为缺乏。本文旨在利用1978—2005年的时间序列数据对中国的财产犯罪与宏观经济因素的关系进行实证研究,尤其是考察收入分配、经济增长等对中国财产犯罪的影响。
  一、文献综述
  可能影响财产犯罪的因素很多,在众多的实证研究文献中.他们重点考察了经济增长、收入差距、失业和劳动力市场、人口结构、贫困等经济因素对财产犯罪的影响。
  收入分配与财产犯罪。在一个收入分配差距比较大的国家,穷人常常无法通过合法渠道获得比较满意的收入,从事合法活动的收益较低,这导致了穷人犯罪的机会成本很低,同时由于收入分配的不平等,富人的财富对穷人来说形成了巨大的吸引力,如果穷人将时间更多地配置在非法活动上.其收益可能会更高,因此,收入差距过大会鼓励穷人通过犯罪活动获得物质利益。而当收入分配不公平时,穷人还会感受到挫败感,产生一种压力和不满,并可能越来越被社会所疏远,地位的不公平感导致穷人更可能通过犯罪来提高自身满足度,由此可能引致穷人犯罪。许多实证研究也都证实,收入分配不平等对财产犯罪产生了显著的影响。{6}(P521—565){7}(P120—137){8}(P265—292){9}(P707—730){10}一些实证研究还发现,收入不平等不仅会对抢劫犯罪有显著影响,{11}{12}(P1323—1357){13}(P1—40)而且对盗窃犯罪也有显著影响。{14}(P123—141){8}(P265—292)还有研究发现,区分持久性收入不平等和暂时性收入不平等二者各自对犯罪的影响是重要的,持久性收入不平等对三种财产犯罪都产生了重要影响,而暂时性收入不平等则无显著影响。{15}虽然众多的实证研究都发现收入不平等对财产犯罪产生了重要影响,但是也有学者在研究美国的财产犯罪时发现,收入不平等对财产犯罪没有显著影响。{3}(P530—539){16}(P717—738)
  经济周期与财产犯罪之间的关系是文献重点关注的问题之一。对财产犯罪而言,在经济繁荣时期,财富增多,经济活动频繁,社会给提供了'更多的财产犯罪机会,而且人们收入的增加也可能会引起更多的毒品、酒精乃至枪支的消费,’这些都会引发财产犯罪增多。不过,经济繁荣时期合法就业机会也会增多且收益增大,失业减少,犯罪的机会成本增大,因而减少犯罪;经济繁荣还可能会使得警力和司法预算增多,于是能够减少犯罪,因而经济周期与犯罪到底呈何种关系似乎是不确定的。{17}(P115—128)在研究中,不同的学者运用了不同的变量来表示经济周期,如经济增长、通货膨胀或者失业、消费等。一些研究发现,经济增长和财产犯罪呈负相关关系,经济增长会减少财产犯罪,{18}还有研究也发现个人消费与财产犯罪有着长期的均衡关系,{19}(P681—698)在长期中,人均实际消费能用来很好的解释长期中的抢劫犯罪,而失业则能够很好的解释盗窃犯罪。也有研究用通货膨胀来衡量经济周期,并认为财产犯罪会随着通货膨胀的上升而增加,因为通胀使得低技能的劳动者的实际收入下降,也导致社会控制的部分缺失,同时还削弱了社区防卫犯罪的能力。{20}(P407—420)许多实证研究也都证实,通货膨胀与财产犯罪存在着显著的正相关关系。{20}(P407—420){21}(P565—604){22}(P293—308){23}(P405—434)有些研究虽然也发现财产犯罪随着经济增长而减少,但是减少的量根本不如经济衰退时期增加的量。{24}还有研究则对经济繁荣导致财产犯罪减少的压倒性结论表示了怀疑,他们发现经济衰退时期虽然抢劫和入室盗窃罪有少量增加,但汽车盗窃却减少了。{17}(P115—128)
  失业、劳动力市场环境与财产犯罪。失业率是劳动力市场环境好坏的指标之一,失业率越低,表明通过合法劳动获得收入的机会越多。除此之外,劳动力工资水平也是劳动力市场环境好坏的重要衡量指标。一个社会提供的合法劳动机会越多,劳动力市场工资水平越高,那么理性的人们会更多的通过合法渠道获得收入,他们犯罪的机会成本会很高。因此,失业率越低,劳动力市场环境越好,财产犯罪应该会越少。不过,也有人认为,在高失业阶段更多的人都待业在家,于是增加了对财产犯罪的防范,从而能够减少财产犯罪。{25}(P505—529)而许多实证研究则表明,不仅失业对财产犯罪产生了重要影响,{23}(P405—434){26}(P445—457){27}(P259—283)劳动力市场环境的好坏也对财产犯罪产生了显著影响。{5}(P45—61){16}(P717—738)然而也有研究通过对美国财产犯罪的考察认为,失业对犯罪的影响是可以忽略的。{9}(P707—730)
  犯罪机会、贫困、社会福利与财产犯罪。许多的犯罪学理论都强调犯罪机会的重要性。{28}(P90—118){29}对于财产犯罪而言尤其如此,正如欧利希(Ehrlich)所表明的,犯罪特别是财产犯罪的收益依赖于受害者所提供的机会,他的研究就发现,在美国更高的中产家庭收入和更高的财产犯罪率相连。{6}(P521—565)在文献中,常用人均GDP、绝对收入等来表示财产犯罪机会,在对德国以及西班牙的研究中都发现用这些变量表示的犯罪机会对财产犯罪产生了显著的影响。{4}(P75—106){18}犯罪机会影响了财产犯罪,而贫困同样如此。贫困人口通过合法渠道获得的收入少,因而刺激了他们通过非法活动获得收入,而且他们犯罪的机会成本相对而言很小,实证研究也发现,贫困对财产犯罪确实产生了显著影响。{3}(P530~539){26}(P445—457)一个国家的社会福利状况越好,应当有利于减少财产犯罪,有学者在贝克尔的模型基础上加入社会福利因素,认为社会福利和犯罪呈负相关关系,而他对美国跨州数据的实证研究也表明,福利计划对财产犯罪产生了负且显著的影响。{7}(P120—137)不过,也有研究发现,公共救济对财产犯罪并未产生显著影响。{26}(P445—457)
  除了以上重要因素外,也还有一些因素会对财产犯罪产生影响,如教育、人口结构等。对于受过更高教育的人而言,他们更容易获得一份较高收入的工作,他们犯罪的机会成本更高,因而教育水准的提升应有利于减少犯罪。但是实证研究的结论却并不一致,大多数经验研究都发现,教育与财产犯罪呈显著的负相关关系,{18}{30}{31}(P155—189)但也有研究发现,教育(以成人完成的平均教育年限代表)和财产犯罪呈显著的正相关关系。{32}一国的人口结构也会对财产犯罪产生重要影响,全部人口中的年轻人比例越高可能会导致更多的财产犯罪,因为年轻人相对于成年人来说有更充沛的体力,他们也更为叛逆和不遵循规矩,收入水平低乃至于没有收入,犯罪的机会成本很小。但是,这方面的实证研究则充满争议,有学者曾对此进行了一个总结,基本上这些文献中报告二者显著正相关、显著负相关和不显著的差不多。{26}(P445—457)
  另外,财产犯罪不仅可能有周期性,还可能具有一种惯性(inertia),文献对此也有一些关注。正如相关研究所总结的,过去犯罪活动的经历会以不同方式影响未来犯罪的决定,现在更高的犯罪会和未来更高的犯罪相联系,犯罪人通过一次犯罪更加了解了如何犯罪,而且被定罪过的人有更少的合法就业机会和更低的预期工资,这些都是支持犯罪具有惯性的理由。{18}{33}(P51—71)犯罪的惯性反映在计量模型上,就是滞后的犯罪率作为解释变量在回归模型中是显著的。如果过去的犯罪和今后的犯罪保持着一种惯性,那么对于犯罪的预测是很有帮助的。一些实证研究发现了财产犯罪具有惯性,{18}一些研究则发现抢劫犯罪也具有很明显的惯性。{11}
  在国内,关于财产犯罪的定量研究还非常缺乏。胡联合等2005年的研究关注了贫富差距对我国财产犯罪的影响,并认为贫富差距对于财产犯罪产生了显著影响。{34}但他们的研究采用的是一元线性回归模型,所考虑的因素相对单一。
  二、实证检验及结果
  (一)1978年以来中国的财产犯罪及其描述
  本文所研究的财产犯罪包含了我国刑法第五章侵犯财产罪中所规定的盗窃、抢劫和诈骗三种犯罪。本文以每十万人口的犯罪数量即犯罪率来衡量犯罪状况。对于抢劫,虽然许多文献都将其纳入暴力犯罪中予以考察,但一是由于我国刑法将其规定在侵犯财产罪中,二是抢劫虽然以暴力为手段,但它的犯罪目标是物质性财产,比较符合犯罪的经济模型,因此我们将其作为财产犯罪加以研究。对于我国刑法所规定的其他财产犯罪则由于资料的限制而无法进行研究。对于某些经济犯罪本来也可以较好的由犯罪的经济模型加以解释,但同样由于资料的缺乏而无法纳入研究范围中。
  我国的盗窃、抢劫和诈骗三种财产犯罪在改革开放以来都呈现出大幅增长的态势。1978年公安机关盗窃犯罪立案45万多起,犯罪率为每十万人约47起,到1989年立案总数突破一百万,2000年盗窃犯罪立案总数突破200万,2005年达到315万多起,约是1978年7倍。盗窃犯罪率则于1989年突破每十万人一百起,2001年达到每十万人约229起,到2005年达到约242起,约为1978年的5倍。盗窃犯罪总量在28年间年均增长约7.4%,而盗窃犯罪率在此间年均增长了约6.2%。
  抢劫犯罪在28年间的增长比盗窃犯罪还快得多。1978年抢劫犯罪立案总数为5596起,1988年达到3.6万多起,1991年突破10万起,2000年突破30万起,2005年达到了33万多起,是1978年的59倍。抢劫犯罪率在1978年每十万人约0.58起,1988年达到每十万人约3起,2000年达到约24起,2005年约每十万人25起,是1978年的43倍多。抢劫犯罪总量在这28年间年均增长了约16.3%,抢劫犯罪率此间年均增长了约15%。
  诈骗犯罪在这28年间也经历了快速的增长。1978年诈骗犯罪立案总数为1万多起,1989年达到4万多起,2000年突破15万起,2005年达到20多万起,约是1978年的20倍。诈骗犯罪率1978年为每十万人约1起,2000年达到每十万人12起,2005年犯罪率约为15起.约是1978年的15倍。诈骗犯罪总量在28年间年均增长了约11.7%,诈骗犯罪率年均增长了约10.4%。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三种犯罪无论是总量还是犯罪率都出现了巨大的增长。抢劫犯罪和诈骗犯罪的年均增长率均在10%以上,高于中国同期的经济增长水平。盗窃犯罪虽然增速稍小,但由于本身基数很大,因此在绝对量上也仍然维持了大的增长。就三种犯罪的波动来看,如图1、图2所示,三种犯罪率均在1978—1981年有小幅增长,此后一直到1988年均比较平稳。在90年代前期盗窃犯罪率(larceny)下降,但抢劫(robbery)和诈骗(defraud)犯罪率都比较稳定的增长,尤其在1999年之后三种犯罪率都迅速增长,到2001年之后则又比较平稳,小幅波动。
  图略
  图1 1978—2005盗窃犯罪率的变化轨迹
  (二)模型和数据
  1.模型设定。在研究财产犯罪的文献中,收入差距对财产犯罪的影响是众多文献关注的一个焦点所在,本文同样如此。同时,我们对于经济周期和财产犯罪的关系也给予关注,尤其是经济增长和财产犯罪的关系。对于文献关注较多的失业、教育和贫困对财产犯罪的影响我们也给予考察,同时也注意了社会福利、犯罪机会、城市化等对财产犯罪可能的影响。由于资料限制,我们无法考虑人口结构因素对财产犯罪的影响。中国的财产犯罪自1978年以来经历了巨大的增长,所以我们还关心的一个问题是,中国的财产犯罪是否也具有惯性,这对于中国理解和预测中国的财产犯罪都有帮助。按照
  图略
  图2 1978—2005抢劫和诈骗犯罪率的变化轨迹文献一般的做法,{11}便是将滞后的犯罪率作为解释变量放在回归模型中看是否显著来检验犯罪是否具有惯性,本文也采用这一策略。
  在模型中同时纳入所有变量毫无疑问会面临严重的多重共线性问题,于是我们建立了一个基准模型,然后在此基础上纳入其他变量,对模型中的各个变量,均取对数,建立的基准模型形式如下:
  ln pcrime1=α0+β1lnnginito+β2lngrowtht+β3lnpcrimet—1+εt
  其中pcrime表示财产犯罪率,ngini为全国基尼系数(衡量收入差距),growth为经济增长率,t表示年份(1978—2005)。我们同时还选取了城镇基尼系数、农村基尼系数和城乡收入差距来衡量收入差距,也会用它们替换全国基尼系数置于模型中。
  2.指标和数据来源。
  (1)财产犯罪率。采用公安机关每年的立案数作为总数,然后除以人口数量得到每十万人的犯罪数,即犯罪率。我们用盗窃、抢劫和诈骗三种犯罪的总和作为财产犯罪总量,三种犯罪的总量数据来自《发展犯罪学》(周长康等著,群众出版社2006年版)和《中国统计年鉴》,人口数据来自《中国统计年鉴》。
  (2)收入差距。一般衡量收入差距的指标是基尼系数,本文以全国基尼系数、城镇内部基尼系数和农村内部基尼系数来分别衡量全国、城镇和农村的收入差距,同时也考虑到城乡之间的收入差距,并用城镇居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与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之比来代表。城镇和农村居民人均收入原始数据来自《中国统计年鉴》2001年和2006年。农村内部基尼数据为中国统计局农调对数据,城市基尼数据为城调对数据,由于没有官方公布的全国基尼系数,本文采用城乡加权法自行计算。[1]
  (3)经济周期。以经济增长率作为经济周期的衡量指标,数据来自《中国统计年鉴》和《新中国五十年统计资料汇编》。
  (4)教育水准。衡量一国总体教育水准的指标并不单一。受于资料限制,没有找到全国人口中受到高等教育或中等教育人口比例的时间序列数据,只好选择初中生升学率作为衡量的指标。初中生升学率1998年之前数据来自《新中国五十年统计资料汇编》,1999年之后数据来自《中国统计年鉴》2000年及之后各期。
  (5)失业、贫困和城市化。官方只公布了城镇登记失业率,这肯定无法反映中国的真实失业情况,但无其他更好替代数据的情况下我们只好选择该指标作为失业率的度量,数据来自《中国财政年鉴》和《中国统计年鉴》。对于贫困官方只有农村贫困的数据,我们也只好采用官方公布的农村绝对贫困发生率作为贫困的度量指标,数据来自《中国农村住户调查年鉴》2006年。[2]一般衡量城市化的指标是城市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本文也遵循这一惯例,城市人口比重数据来自《中国统计年鉴》和《新中国五十年统计资料汇编》。
  (6)犯罪机会、福利状况。犯罪机会用人均GDP衡量,福利状况用全国财政中用于抚恤和社会福利支出的总和衡量,数据来自《中国统计年鉴》和《新中国五十年统计资料汇编》。
  (三)协整检验
  文章所有数据均为时间序列数据,时间序列数据建模需要数据是平稳的或者不平稳的数据之间有协整关系,否则可能导致伪回归。因而需要首先判断数据的平稳性,如果不平稳,则需要进行协整检验。本文所有数据时间跨度均为1978—2005年,以下各种计量分析均使用:Eviews5.0实现。
  1.数据的平稳性检验。采用常用的ADF方法对各序列数据进行单位根检验,检验时的滞后阶数按照SIC准则选取。结果所有变量的水平值仅贫困(lnpoor)和经济增长率(lngrowth)能通过1%显著性水平下的单位根检验,为水平平稳,其余变量都是非平稳的。于是对其他变量的一阶差分进行单位根检验。结果表明,人均GDP(lnpgdp)的一阶差分在5%的显著性水平下平稳,其余变量的一阶差分均在1%显著性水平下平稳。
  2.协整检验。虽然变量不是水平平稳的,但是变量之间的线性组合却可能是平稳的,从而构成协整关系,使模型的估计能够避免伪回归。由于模型中的变量不是水平平稳,因此需要进行协整检验,我们采用Engle—Granger两步法来进行。
  首先对所有的模型用OLS进行估计,然后对模型的残差序列进行ADF检验。检验形式均不含有截距项和趋势项,滞后阶数按照SIC准则选取,结果表明,所有七个方程的残差都在1%显著性水平下水平平稳。因此,所有方程各自的变量均具有协整关系。方程的回归是有意义的。
  (四)回归结果
  首先用全国基尼系数、城镇基尼系数、农村基尼系数和城乡收入差距交替置于基准模型中用OLS进行估计,得到方程一至四,结果见下表一。之后我们在方程一的基础上加入其他解释变量如失业、教育、人均GDP、福利支出等,得到方程五至七,结果见下表二。各个方程的F值都非常显著,调整的。R2均达到0.92以上,模型的拟合效果非常好。用来表示收入分配不公的四个指标均十分显著。各个方程中经济增长率和滞后一期的财产犯罪率也均在1%显著性水平下显著。用拉格朗日乘数检验(L—M检验)发现,七个方程均不存在自相关问题。
  表一 方程1—4的回归结果
  ┏━━━━━━━━━━━━━━━━┳━━━━━━━━━━━━━━━━━━━━━━━━━━━━━━━━━━┓
  ┃解释变量\被解释变量       ┃  财产犯罪率(pcrime)                      ┃
  ┃                ┣━━━━━━━┳━━━━━━━━┳━━━━━━━━┳━━━━━━━━┫
  ┃                ┃  方程一  ┃  方程二   ┃  方程三   ┃  方程四   ┃
  ┣━━━┳━━━━━━━━━━━━╋━━━━━━━╋━━━━━━━━╋━━━━━━━━╋━━━━━━━━┫
  ┃   ┃            ┃ 1.2329*** ┃        ┃        ┃        ┃
  ┃   ┃ 全国基尼系数(ngini) ┃       ┃        ┃        ┃        ┃
  ┃   ┃            ┃  (4.07) ┃        ┃        ┃        ┃
  ┃   ┣━━━━━━━━━━━━╋━━━━━━━╋━━━━━━━━╋━━━━━━━━╋━━━━━━━━┫
  ┃ 收 ┃ 城镇基尼系数(urgini)┃       ┃ 0.7294***  ┃        ┃        ┃
  ┃ 入 ┃            ┃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意)贝卡里亚.论犯罪与惩罚(M).黄风译.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2003.

{2}G.Becker.Crime and punishment:an economic approach(J).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1968,(76).

{3}Morgan Kelly.Inequality and Crime(J).The Review of Economics and Statistics,2000,(4).

{4}Horst Entorf and Hannes Spengler.Socio—economic and Demographic Factors of Crime in Germany:Evidence from Panel Data of the German States口].International Review of Law and Economics,2000,(20).

{5}Eric Gould。Bruce Weinberg and David B Mustard.Crime Rates and Local Labor Market Opportunities in the United States:1977—1997(J).Review of Economics and Statistics,2002,(1).

{6}L Ehrlich.Participation in Illegitimate Activities:A Theoretical and Empirical Investigation(J).The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1973,(3).

谨防骗子

{7}Junsen Zhang.The Effect of Welfare Programs on Criminal Behavior:A Theoretical and Empirical Analysis(J).Economic Inquiry,1997,(35).

{8}G.Demombynes and 13.Ozler.Crime and Local Inequality in South Africa口].Journal of Development Economics,2005,(2).

{9}Ayse Imrohoroglu,Antonio Merlo and Peter Rupert.What Accounts for the Decline in Crime?(J).International Economic Review,2004,(3).

{10}Ayse Imrohoroglu,Antonio Merlo and Peter Rupert.Understanding the Determinants of Crime(Z).Working Paper,2006.

{11}P.Fajnzylber,D.Lederman and N.Loayza.Determinants of crime rates in Latin America and the world (Z).World Bank Latin American and Caribbean Viewpoint Series Paper,1998.

{12}P.Fajnzylber,D.Lederman and N.Loayza.What Causes Violent Crime?(J).European Economic Review,2002,(46).

{13}P.Fajnzylber,D.Lederman and N.Loayza.Inequality and Violent Crime (J).Journal of Law and Economics,2002,(45).

{14}W.Henry Chiu and Paul Madden.Burglary and Income Inequality(J).Journal of Public Economics,1998,(1).

{15}Dahlberg,Matz and Magnus Gustavsson.Inequality and Crime:Separating the Effects of Permanent and Transitory Income(Z).Uppsala University Working Paper,2005.

{16}Joanne,L Doyle,Ehsan Ahmed and Robert N.Horn.The Effects of Labor Markets and Income Inequality on Crime:Evidence from Panel Data(J).Southern Economic Journal,1999,(4).

{17}Philip J.Cook and Gary A.Zarkin Crime and the Business Cycle(J).The Journal of Legal Studies,1985,(14).

{18}P.Buonanno and D.Montolio.Identifying the Socioeconomic Determinants of Crime across Spanish Provinces(Z).Working Paper,2005.

{19}C Hale.Crime and Business Cycle in Post—War Britain Revisited(J).British Journal of Criminology,1998,(4).

{20}Joel A Devine,Joseph F.Sheley and M Dwayne Smith.Macroeconomic and Social——Control Policy Influences on Crime——Rate Changes,1948——1985(J).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1988,(53).

{21}Kenneth C Land,and Marcus Felson.A General Framework for Building Dynamic Macro Social Indicator Models: Including an Analysis of Changes in Crime Rates and Police Expenditures(J).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1976,(3).

{22}Ralph C Allen.Socioeconomic Conditions and Property Crime:A Comprehensive Review and Test of the Professional Literature(J).American Journal of Economics and Sociology,1996,(3).

{23}Roy W.Ralston.Economy and Race:Interactive Determinants of Property Crime in the United States,1958——1995:Reflections on the Supply of Property Crime(J).American Journal of Economics and Sociology,1999,(58).

{24}H.Naci Mocan and Turan G.Bali.Asymmetric Crime Cycles(Z).NBER Working Paper,2005.

{25}Laurence E Cohen。James R Kluegel and Kenneth C.Land.Social Inequality and Predatory Criminal Victimization:An Exposition and Test of a Formal theory(J).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1981,(46).

{26}Roy M Howsen and Stephen 13.Jarrell.Some Determinations of Property Crime:Economic Factors Influence Criminal Behavior but Cannot Completely Explain the Syndrome(J).American Journal of Economics and Sociology,1987,(46).

{27}Steven Raphael and Rudolf Winter—Ebmer.Identifying the Effect of Unemployment on Crime(J).Journal of Law and Economics,2001,(44).

{28}Lawrence E Cohen,Marcus Felson and Kenneth C Land.Property Crime Rates in the United States:A Macrodynamic Analysis,1917—1977;with Ex Ante Forecasts for the Mid—1980s(J).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1980,(1).

{29}(美)沃尔德,伯纳德,斯奈普斯.理论犯罪学(M).方鹏译.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5.

{30}L.Lochner.Education,work,and Crime:A Human Capital Approach(Z).NBER Working Paper,2004.

{31}L Lochner,and E.Moretti.The Effect of Education on Crime:Evidence from Prison Inmates,Arrests,and Self—Reports(J).American Economic Review,2004,(1).

{32}L Ehrlich.On the Relation between Education and Crime(A).F.T.Juster.In Education,Income and Human Behavio(C).New York:McGraw——Hill,1975.

{33}J.Grogger.The Effects of Arrests on the Employment and Earnings of Young Men EJ].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1995,(1).

{34}胡联合,胡鞍钢,徐绍刚.贫富差距对违法犯罪活动影响的实证分析(J).管理世界,2005,(6).

{35}R.Schissel.The Influence of Economic Factors and Social Control Policy on Crime Rate Change in Canada,1962——1988(J).Canadian Journal of Sociology,1992,(4).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8157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