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国司法鉴定》
刑事诉讼中司法鉴定当事人权利保障的问题与对策
【英文标题】 On the Problems and Solutions of Protecting the Rights of the Parties in the Criminal Judicial Appraisal Process
【作者】 李麒李英【作者单位】 山西大学法学院山西大学法学院
【分类】 刑事诉讼法
【中文关键词】 刑事诉讼;司法鉴定;知情权;在场权;异议权
【英文关键词】 criminal procedure; judicial appraisal; right to information; right of presence; right of objection
【文章编码】 1671-2072-(2017)03-0010-06
【文献标识码】 Adoi:10.3969/j.issn.1671-2072.2017.03.002
【期刊年份】 2017年【期号】 3
【页码】 10
【摘要】 目前,我国法律规定对于刑事诉讼中司法鉴定当事人权利的保障还不够全面,关于当事人在刑事诉讼司法鉴定的知情权、在场权和异议权的规定还有待完善,刑事诉讼司法鉴定活动中因此出现很多不良现象,导致司法公正和司法效率价值受损。为此,应当促进司法鉴定统一立法,明确当事人在刑事诉讼中司法鉴定的权利内容,加强可操作性,增加当事人委托专家辅助人和律师在场的权利,进一步保障当事人在刑事诉讼中司法鉴定的权利,促进刑事诉讼中司法鉴定活动有序、有效进行,进而实现司法公正。
【英文摘要】 At present, the law is not comprehensive enough to ensure rights of the parties in the process of criminal judicial appraisal, especially the regulations about the right to know the information about criminal judicial appraisal, to be present when the criminal judicial appraisal is ongoing and to raise objections in the process thereof. Quite some undesirable phenomena appeared in criminal judicial appraisal activities due to these reasons, and the value of judicial justice and judicial efficiency was damaged. Therefore, we should promote the uniform legislation of forensic appraisal, make clear the content of parties’ rights in criminal judicial appraisal, and strengthen the operability of the legal provisions. Besides, it’s necessary to allow the parties to entrust experts and lawyers to be present when criminal judicial appraisal is going on. In this way, we can further protect the rights of parties in criminal judicial appraisal process, make criminal judicial appraisal activities orderly and effective, and ultimately promote the realization of judicial justic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25862    
  
  根据司法部2015年修订通过并于2016年5月1日起实施的《司法鉴定程序通则》(以下简称《通则》)第二条规定,司法鉴定是指在诉讼活动中鉴定人运用科学技术或者专门知识对诉讼涉及的专门性问题进行鉴别和判断并提供鉴定意见的活动。由此即可获知司法鉴定在诉讼活动中起到的是查明案件事实的作用。尽管受到科技水平的制约,鉴定意见的科学性与准确性可能得不到保证,但是司法鉴定对认定专门性事实的诉讼任务所起到的作用是不可否认的,而且除了办案机关之外,社会大众出于对真相的渴求和对公平正义的追求也越来越重视司法鉴定,并且越来越关注司法鉴定的实施程序。例如在2016年3月27日“川师大杀人案”中[1],关于犯罪嫌疑人“是否患有抑郁症”的鉴定结果,不仅受害人家属因对该鉴定结果不信任申请了重新鉴定,舆论也认为“肯定存在猫腻”。社会公众对鉴定结果的广泛质疑不仅使得有关部门对司法鉴定的过程和具体依据依法做出公开和说明成为必要,而且要求我们重视并保障当事人在司法鉴定中的权利。因此,当事人作为刑事诉讼程序的主体之一,其在司法鉴定中的权利保障问题也是司法鉴定制度改革中不可避免的重要课题。
  1当事人权利保障存在的问题
  1.1法律依据中存在的问题
  我国目前尚无统一的司法鉴定立法,关于刑事诉讼中司法鉴定的规范也并不是很多,《刑事诉讼法》和其他相关的部门规章中很少提及,存在着笼统、不全面的问题。相比之下,由司法部发布的《通则》在司法鉴定实施程序方面的规定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通则》第三章对司法鉴定实施程序作出专章规定,从第十八条至第三十五条共十八个条文对司法鉴定人的选任及回避、鉴定材料的管理、鉴定的技术标准及方法、鉴定材料的提取、针对特殊被鉴定人或特定鉴定事项的到场见证规定、鉴定实时记录、鉴定的时限、终止鉴定、补充鉴定、重新鉴定以及鉴定复核等内容进行了规定。修订后的《通则》关于鉴定实施程序的规定与之前相比具有较大进步,但仍存在着立法层级低而导致立法效力低的问题,而且部门及地方立法的大量存在也会产生司法鉴定实施程序不统一、可操作性差的现象,因此需要进一步作出具体、明确的规定。为保障当事人在司法鉴定实施程序中的权利,《通则》第三章主要是从规范司法鉴定机构及鉴定人的工作行为的角度出发的,即对鉴定机构和鉴定人在鉴定实施过程中的程序进行规范,以期最终产生科学、合法的鉴定意见,促进司法公正的实现。除了有个别条款规定在特定情形下当事人可到场见证之外,可以说《通则》将司法鉴定实施程序的公正与合法寄希望于鉴定人对程序规定的自觉遵循之上,对当事人在司法鉴定实施程序中应有何种地位及作用并没有过多提及。
  综合我国当前对保障当事人在刑事诉讼中司法鉴定权利的规定,在保障当事人在场权、知情权和异议权的问题上仍需进行立法上的完善。
  1.1.1当事人在场权的适用范围过窄
  《通则》第二十四条和第二十五条是对鉴定实施过程中的在场权的规定。第一,条文规定鉴定人在现场取材的过程中,委托鉴定的办案机关具有在场见证的权利,而当事人不享有此阶段的在场权。第二,对被鉴定人进行法医精神病鉴定或者进行尸体解剖的情形,赋予委托鉴定的办案机关和被鉴定人的近亲属或者监护人到场见证的权利。第三,修订前的条文规定“在鉴定过程中需要对未成年人的身体进行检查的,应当通知其监护人到场”,而修订后的《通则》将此过程中的被鉴定人范围由“未成年人”扩大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者限制行为能力人”,体现出我国法律规范在保障司法鉴定实施程序中当事人权利方面之进步。此外,《通则》第二十五条还增加了“到场见证人员应当在鉴定记录上签名。见证人员未到场的,司法鉴定人不得开展相关鉴定活动,延误时间不计入鉴定时限”的规定,这一规定对当事人在场权的保障具有重要的程序价值。不过,修订后的《通则》删除了原第二十四条“司法鉴定人在进行鉴定的过程中,需要对女性作妇科检查的,应当由女性司法鉴定人进行;无女性司法鉴定人的,应当有女性工作人员在场”的规定,而《刑事诉讼法》一百三十条也规定“检查妇女的身体,应当由女工作人员或者医师进行”,因此考虑到对女性权益的保护和对法律规定及其理念的遵循和贯彻,删除原条文规定的举措不具备合理性。
  刑事诉讼中的当事人是指同案件有直接利害关系而参加刑事诉讼的人员,包括被害人、自诉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附带民事诉讼的原告人和被告人。当事人在司法鉴定实施过程中的在场权作为实现其参与鉴定活动权利的一个重要途径,能够很大程度上实现当事人对鉴定实施程序中鉴定人行为的监督,及时解决鉴定程序的不规范问题,在保证实现司法公正的同时也促进司法效率的提升。但从前述条文内容来看,现有规定关于“在场权”的规定并不只是针对当事人而言的,现有规定涉及的在场权主体主要是委托鉴定的办案机关及为保障特殊被鉴定人的利益而设置的相关人员。此处所说的特殊被鉴定人的“特殊性”原因包括鉴定事项本身的特殊性(法医精神病鉴定或者进行尸体解剖情形),也包括被鉴定人本身的特殊性(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者限制行为能力人),而“相关人员”相应地包括这些特殊被鉴定人的近亲属或者监护人、监护人。因此,可以看出现有规定中的在场权是出于保障特殊被鉴定人的基本权益这一目的而设置的,在设置在场权主体时的侧重点并不是应当享有在场权这一诉讼权利的当事人,即使依据现有规定享有在场权的主体正好是刑事诉讼的当事人,我们也可以看出当事人在司法鉴定实施程序中的在场权适用范围有限而且过窄,只是限于特定的鉴定事项和特定的被鉴定人。因此,需要通过立法对当事人在司法鉴定实施过程中的在场权进一步进行完善。
  1.1.2当事人知情权的内容简而少
  在当事人在场权有限的情况下,赋予其在司法鉴定实施程序中的知情权,可以让当事人及时知悉鉴定工作的进展,获取关于鉴定程序的相关信息,对自身权益是否受到损害做出判断。虽然当事人无法实现“眼见为实”的要求,但是通过鉴定机构或者相关机关对信息的公布,也可以尽可能地消释当事人关于鉴定程序存有的疑问。《刑事诉讼法》一百四十六条规定,“侦查机关应当将用作证据的鉴定意见告知犯罪嫌疑人、被害人。”可以看出,当前我国当事人知情权主要体现在鉴定结束后对鉴定意见的获悉,以便当事人知晓鉴定意见后可以及时准备庭审质证活动,而对司法鉴定实施过程中的知情权的保障并不到位,发布信息的主体在鉴定实施过程中基本不做任何信息公开工作,往往只是在鉴定结束后将鉴定结果进行简要公布,对鉴定过程中的相关信息一般也不会提及,因此导致了很多诸如“川师大杀人案”中当事人和民众都认为鉴定程序和结果“存在猫腻”这样的疑虑和担忧。
  虽然《通则》第二十七条规定,“司法鉴定人应当对鉴定过程进行实时记录并签名”,并且细化了旧条文中关于应被记录内容的规定,对促进程序合法性具有重要意义。但并未规定当事人获知鉴定档案中信息的权利和途径,发布信息的机关往往会以涉及案情不便发布为由对鉴定档案的内容只字不提,不仅社会大众无法知晓鉴定实施过程中的内容,作为诉讼主体的当事人对鉴定实施程序中的相关信息也无从可知。因此,需要通过立法对当事人在司法鉴定实施程序中知情权的内容进行明确规定。
  1.1.3当事人异议权的规定缺失
  当事人的在场权和知情权不仅是为了满足其“眼见为实”之愿望以体现程序公开原则而设置,也不仅是为帮助其对质证环节的准备活动而设置,其实更是为了让当事人通过在场直接知情或者是通过信息公布间接知情的方式对鉴定实施程序中存在的问题进行实质上的监督,促进鉴定水平的提高与鉴定程序的规范化,进而使鉴定意见更加公正与准确。从《通则》第三十五条对鉴定复核的规定来看,我国对司法鉴定的监督是一种事后监督,这种由鉴定机构指定人员在鉴定工作结束后对自己的鉴定程序进行复核的“自鉴自核”方式,因缺乏鉴定实施过程中来自当事人及其他外部力量的监督而在中立性和公正性上存有缺陷[2]。为体现当事人对司法鉴定实施程序的监督作用,当事人除了应当享有在场权和知情权之外还应当享有异议权,即当事人可以依法定途径对鉴定实施工作提出意见或表达异议。虽然《通则》在第二章关于“司法鉴定的委托与受理”程序的规定中,增加了“诉讼当事人对鉴定材料有异议的,应当向委托人提出”的规定,即当事人在对“鉴定材料”这一事项上可以提出异议,不过对表达异议的程序并未做相关规定。所以综合来看,目前关于当事人在司法鉴定实施程序中的异议权内容和表达程序都缺乏明确、具体和全面的规定。因此,需要通过立法进一步保障当事人在司法鉴定实施程序中充分的异议权,并且应当对当事人表达异议的程序进行明确的、具有可操作性的规定。
  1.2实践过程中存在的问题
  目前在我国刑事诉讼司法鉴定中当事人权利保障状况不佳这一现象,同我国法律规范存在缺陷有关,与已有的保障当事人权利的法律规范在实践中未得到良好运行也有很大关系。具体来讲,现有法律规范未得到良好运行的原因主要源于实践中存在以下两方面的问题。
  一方面,办案机关和鉴定机构的职责履行不到位造成不良影响。在法律规范对司法鉴定活动应当遵循的程序已经做出明确规定后,对法律规范的严格执行就成为保障当事人在刑事司法实施鉴定程序中权利的关键环节。《通则》对特定情形下当事人到场见证的权利予以规定,明确规定鉴定机构负有通知相关人员到场见证的义务。但实践过程中鉴定机构的通知义务履行不到位的情况时有发生,而不及时通知当事人会导致当事人不能及时到场见证,很可能会错过展开某些鉴定事项的最佳时间,最终影响到鉴定结果的准确性。又如,司法鉴定机构或者办案机关不及时向当事人告知鉴定结果或发布其他相关信息,以及未及时告知当事人可对鉴定材料提出异议之权利或者对当事人所提异议不予采纳却不做理由说明等行为,都会造成当事人有权利但无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邱丙辉,孙涓,付广芬,等.我国司法鉴定立法现状及展望[J].中国司法鉴定,2011,(6):15-22.
  {2}刘建华,周洋.鉴定中的阳光:折射优于直射[J].中国司法鉴定,2010,(1):49-51.
  {3}樊崇义,郭金霞.司法鉴定实施过程诉讼化研究[J].中国司法鉴定,2008,(5):20-24.
  {4}屈新.论辩护律师在场权的确立[J].中国刑事法杂志,2011,(1):44-50.
  {5}何志强,倪铁.程序参与:司法鉴定公正的通途[J].江西公安专科学校学报,2006,(3):57-61.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2586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