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国司法鉴定》
韩国人使用汉语的语音特点及分析时的注意事项
【英文标题】 The Phonetic Features of Chinese Spoken by Koreans and Notes in Analysis
【作者】 张洁
【作者单位】 山西大学语言科学研究所,山西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
【分类】 其他【中文关键词】 韩国人;汉语方言;语音人身分析
【英文关键词】 Korean; Chinese dialects; speaker identification by speech analysis
【文章编码】 1671-2072-(2017)03-0056-05
【文献标识码】 Adoi:10.3969/j.issn.1671-2072.2017.03.010
【期刊年份】 2017年【期号】 3
【页码】 56
【摘要】

目的明确韩国人使用汉语的语音特点和在语音人身分析时与汉语方言语音的区分程度。方法对韩国人使用汉语语音偏误和汉语方言点实际发音的相似度进行统计分析。结果韩国人在讲汉语普通话时的语音特点与汉语方言,如福建、广东等地方音相似,也与日本人使用汉语的语音特点有相似之处。结论运用6个以上综合特征,能够对韩国人使用汉语和汉语方言进行较好的区别,运用4个以上综合特征,能够对韩国人使用汉语和日本人使用汉语进行较好的区别,为利用语音信息进行人身分析提供了语言学依据。

【英文摘要】

Objective To study the phonetic features of Chinese spoken by Koreans and its difference with Chinese dialects in forensic speaker identification. Method The similarity between the pronunciation errors of Korean when speaking Chinese and the actual pronunciation of Chinese dialects were analyzed statistically. Result The phonetic features of Koreans speaking Mandarin is similar to Chinese dialects such as Fujian, Guangdong dialects, and also similar to the phonetic features of Chinese spoken by Japanese. Conclusion Using more than six comprehensive characteristics can distinguish Chinese spoken by Koreans from Chinese dialects, and using more than four comprehensive characteristics can distinguish Chinese spoken by Koreans from Chinese spoken by Japanese. This study offers a linguistic basis for forensic speaker identification by speech analysi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25878    
  语音人身分析是指运用语言学和刑事侦查学等理论、方法对案件中语音资料进行分析、研究,进而判断说话人的性别、年龄、职业、籍贯、文化程度、身高、体态等个体信息的应用科学技术。其功能是利用语音信息对说话人进行“模拟画像”,为案件的侦查提供方向和范围,也为认定说话人提供语言学依据。
  随着中国经济的迅猛发展,中国已成为韩国第一大贸易伙伴和最大的投资贸易对象国。频繁的贸易往来促使越来越多的韩国人积极学习汉语,许多大公司如三星、LG等都对职员有汉语水平考试(HSK)的级别要求,因此,学习汉语在韩国不断升温。历年来报名HSK的人数显示,不论在中国还是国外考点,韩国人始终占据HSK的“半壁江山”。不仅有大量的韩国留学生在华进行专业的学习,更多的韩国人在韩国本土也进行汉语普通话的系统学习,以应对今后工作和生活的需要。
  同时,中韩间的文化交流合作关系呈现出以政府为主导,多层次,多渠道,形式多样的局面。根据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登记的外籍人员的数据显示{1},韩国有120750人在我国境内居住,位列在华外籍人数排名之首,占到所有居住在我国境内外籍人员人数的20.3%。韩国人在华工作生活已不限于东南沿海城市和一线城市,现在一些二线城市中也可以频频看到韩国人的身影。于是,在案件诉讼中有时也会涉及到韩籍当事人的汉语录音资料,利用录音中所隐藏的韩国人使用汉语特点可以对说话人的母语、性别、文化程度、汉语水平等特点进行分析,进而可以为某些案件的侦破提供侦查方向与线索,也可以通过语音特征比对进行说话人同一性检验,为诉讼提供重要证据。
  当前,关于汉语语音人身分析的研究著作颇丰,但仅有《言语识别与鉴定》{2}简单提及外国人汉语书面语言的识别,对韩国人使用汉语的特点及在应用中的注意事项缺乏系统论述。本文主要探讨韩国人使用汉语的语音特点,以及在人身分析时的注意事项。
  1韩语与汉语的历史渊源
  韩国与中国的文化交流历史悠久。因为地理位置的便利,中华文明对韩国文化的影响极为深远,早在公元3~5世纪,汉字就传到了朝鲜半岛,在15世纪创制《训民正音》之前都是使用汉字进行写作的,即使之后创制了谚文,但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汉字仍然占据主导地位。因为中国汉字很早就进入了韩语,所以韩语词中存在着大量的汉字词。韩国学者普遍认为:汉字比谚文具有更大的信息处理功能,学习汉语有助于韩国民众了解韩国历史传统文化,有助于促进韩国与中国、日本等国家的经济交流。
  2韩国人使用汉语普通话的语音特点
  汉语属于汉藏语系,韩语属于乌拉尔—阿尔泰语系,两者属于两个不同的语系。韩国人在讲汉语普通话时,虽然拼读中比较习惯普通话声韵相拼的规则,但在实际运用中,汉语普通话在拼读声母、韵母时,唇、齿、舌之间需要紧密的配合,大多数韩国成年人在学习汉语时,因为已经错过了语言学习的关键期,口腔的肌肉短时间内不能适应新的发音需求,已经形成的发音习惯让发音人在第二语言习得中产生了负迁移,如[ts]、[ts]、[s]、[h]等的发音,韩国人会使用一些韩语中的近似音来代替普通话发音,并没有仔细辨别二者在发音部位和发音方法上的差别,使得发音具有一定的“韩国味道”。同时,韩语中保留了很多汉语中古时期的语音特点,如:没有声母[f]、没有[t][t][]等等,在发这类音时,韩国人会依据母语而保留汉字的古音,这也反映出,历史上韩国文化受到了中华文明的极大影响。具体来说,韩国人使用汉语普通话语音在声、韵、调上具有以下特点:
  2.1声母
  2.1.1[f]
  韩国人容易将唇齿音f[f]发成b[p],如分[pn],饭[pan],父[pu],放[pa]等,轻唇音f[f]是在重唇音b[p]、p[p]的发音部位发生变化后产生的。朝鲜在历史上使用汉语古音音训标记自己的语音,并且将当时的读音一直延续了下来,所以韩语中并没有唇齿音[f],在韩语中存在与普通话发音相似的双唇音[p]和[b],韩国人讲普通话时,很容易根据自身母语发音将f[f]发为重唇音[p]、[p]、[b]。
  3.1.2 b[p]、p[p]、d[t]、t[t]、ɡ[k]、k[k]
  汉语普通话中b[p]、p[p]、d[t]、t[t]、ɡ[k]、k[k]都是塞音,各组的发音方法、发音部位是一样的,差异体现在是否送气,而韩语初声[p]/[b]/[p]、[t]/[d]/[t]、[k]/[ɡ]/[k],在发音方法、发音部位相同的情况下,还存在松音、送气音和紧音三种形式。松音与紧音在辅音系统中属于不送气音,与送气音相对,但是从语音学角度,松音实际发音中是要送气的,只是送气程度较弱,汉语中送气音的送气程度介于韩语送气音和松音之间,所以当韩国人发普通话的不送气音时,根据自身的发音习惯,要轻微的送气,容易被听为送气音,而当韩国人意识到这个音不能送气后,又会发成紧音,这样在音高、音强上又异于普通话了。
  3.1.3 zh[t]、ch[t]、sh[]与z[ts]、c[ts]、s[s]
  韩国人分辨舌尖后音zh[t]、ch[t]、sh[]和舌尖前音z[ts]、c[ts]、s[s]是比较困难的。韩语中没有zh[t]、ch[t]、sh[]的发音,但是有与z[ts]、c[ts]、 s[s]相近的[ts]、[ts]、[s]。 z[ts]、c[ts]、s[s]在普通话中是舌尖前音,而[ts]、[ts]是舌叶音,(图略)[s]是舌尖中音,发音相似但在发音位置和送气强度上存在差别。韩国人在发音时,会在自己母语中找到与其相对应的熟悉发音来使用,所以大部分韩国人不分平翘舌,会用平舌代替翘舌。
  3.1.4[]
  韩语中没有舌尖后浊擦音r[],韩国人在发这个音时会受到韩语子音(图略)[諶]的影响,发为边音l[l],这是因为在韩语中(图略)[]有两个位置:位于音节开头,充当辅音时,它的发音接近[l];位于韵尾时,发音接近[],并且带有闪音的动作。韩国人在发r[]时会因受到母语的负迁移,将音节开头位置的r[]读为l[l]。
  3.1.5 h[x]
  韩语喉音(图略)[h]与普通话h[x]发音接近,(图略)[h]发音时,气流从声门挤出,喉部气流很强,因为(图略)[h]与h[x]发音方法一样,都是清擦音,只是(图略)[h]的发音位置更靠后,在喉部,所以韩国人会用(图略)[h]来代替h[x]的发音。
  3.2韵母
  3.2.1 ü[y]
  韩语中没有ü[y]的读音,而且汉语在拼写时,ü[y]有省略的规则,因此,韩国人在学习普通话韵母中ü[y]是难点。王韫佳(2001){3}用实验的方法考察了日韩两国学生对于普通话高元音因素的感知特点,认为两国学生对ü[y]的感知错误率最高,表现为将ü[y]误听为不圆唇元音[i],其中日本学生对ü[y]的认知困难大于韩国学生,更倾向于认知为[i]。请你喝茶
  3.2.2 ai[ai]/ou[u]
  ai/ou在普通话中属二合元音,发音特点是从一个元音快速向另一个元音过渡,在这个过程中嘴形的圆展、舌位的高低、口腔的开合都是在逐渐发生变化的,复合韵母中存在读音最响亮的一个元音。韩国人在发复合元音时,容易忽略其中元音的过渡,直接发成单元音,把ai[ai]误读为[],ou误读为[]。
  3.2.3-n[n]/-nɡ[]
  在普通话的形成过程中,鼻音韵尾[-m]变为了[-n],普通话中只有两个鼻音韵尾-n[n]/-nɡ[],而韩语中还保留着[-m]韵尾,因此,韩国人在讲普通话时,会出现以[-m]韵尾代替[-n]韵尾的偏误。
  3.3声调
  汉语和韩语最显著的差别在于:汉语是有声调的语言而韩语是没有声调的,这也是韩国人在学习汉语时最大的困难,即便是高级的学习者,也时常会因声调不符合普通话标准,产生发音的偏误,听上去洋腔味十足。研究表明:韩国人在讲普通话时,因为受到韩语的负迁移,上声及上声的音变问题最为突出,崔羲秀{4}指出韩语词调中曲折调是升降调而普通话的上声是降升调,韩国人普遍认为上声最难掌握。其次就是把握不准各个调的调值,将原本属于高平调的阴平发为中平调,将高降的去声读为中降。
  4韩国人使用汉语特点时的注意事项
  根据汉语方言的语音特点,我们发现韩国人使用汉语的共性偏误与汉语方言中一些方言点的实际发音会“不谋而合”,甚至具有较高的一致性。同时,韩国人使用汉语也与日本人使用汉语存在一些共性偏误。为此,依据曹志耘《汉语方言地图》(语音卷){5}及相关资料,我们考察了这些读音出现的地域、方言点以及日本人使用汉语的偏误,在分析韩国人使用汉语特点时需注意。
  4.1声母
  4.1.1[f]
  在我国闽方言、湘方言、客家方言中也存在将轻唇音中的[f]读为[p]、[p]、[b]的语音现象。在这些方言通行的地区,如福建省、广东东部、台湾省、海南省和湖南省(西北部除外)等都存在将轻唇音读为重唇音的现象,其中以闽方言最具代表性。
  4.1.2 b[p]、p[p]、d[t]、t[t]、ɡ[k]、k[k]
  汉语方言中塞音、塞擦音的演变形式与普通话是不同的,普通话中全浊声母全部演变为清声母,其中塞音、塞擦音的平声变为送气音,仄声变为不送气音。全浊声母在汉语方言的演变中,有的全部保留浊音、有的清浊音并立、有的读为清不送气音,赣方言中此类读法类似韩国人发音,大都读为送气音,这种语音现象分布在江西省及江西毗邻湖南、湖北、福建等地。
  4.1.3 zh[t]、ch[t]、sh[]与z[ts]、c[ts]、s[s]
  平翘舌不分是我国大部分地区都存在的语音现象,官话、晋方言、赣方言、闽方言、吴方言、粤方言的部分地区,都存在普通话zh[t]、ch[t]、sh[]声母读为相应的z[ts]、c[ts]、s[s]声母的情况。
  4.1.4[]
  日语中不存在r[]及近似的发音,因此发音位置和方法比较难以掌握,所以日本人在讲普通话时也会出现将r[]发成l[l]或者y[i]。
  r[]声母从汉语音韵地位上来源于古日母字,《汉语方言地图》显示:江西南昌及周边14地市,福建泉州等8地市,台湾彰化、台南,山东淄博、江苏射阳、宝应,广西桂林、湖北武汉、海南儋州等地古日母开口字声母读为l[l];山东济南及周边6地市,湖南湘潭等4地市,河北永年等3地市,福建安溪等3地市,江苏射阳、江都,江西永丰,山西临川等地古日母合口字声母读为l[l]。
  4.1.5 h[x]
  声母h[x]的发音情况,日本人与韩国人相似,会将汉语的h[x]读成假名は的辅音[h]。
  汉语方言中声母h很少读为[h],只有上海、浙江嘉兴等18地市、安徽宣城等7地市,江苏通州等
  7地市,将普通话h[x],读为同部位浊擦音[]。
  4.2韵母
  4.2.1 ü[y]
  ü[y]和i[i]都是前、高元音,两者区别在于唇形的圆展,日语中不存在唇形圆展的区别特征,所以日本人也把ü[y]读为i[i]。在汉语方言中,将普通话音节中ü[y]韵母读为[i]的方言点主要分布在广东、广西、福建、江西等地。
  4.2.2 ai[ai]/ou[u]
  普通话二合元音ai[ai]读为单元音的分布范围较广,安徽、江苏、山东、新疆的方言点分布较多。其中,将ou[u]读为单元音[蘅]的情况比较少见,仅见于福建、广东、广西、湖南、浙江的少数方言点。
  4.2.3-n[n]/-nɡ[]
  汉语方言中,闽方言和粤方言中仍然保留鼻音韵尾[-m],主要存在于广东、广西、福建、江西、台湾等地。
  5韩国人使用汉语与汉语方言、日本人使用汉语共有特征的区别能力比较
  既然韩国人使用汉语与汉语方言、日本人使用汉语存在一些共同特点,那么根据使用汉语普通话时出现的共性错误,能否对韩国人、日本人、我国汉语方言区人的身份进行准确分析呢?为此,依据曹志耘《汉语方言地图》(语音卷){5},我们考察了这些具有区别作用的语音特征出现的地域、方言点,进而通过区别特征的数量体现语音的区别能力(表1~3)。
  通过汇总,我们发现韩国人在讲普通话时容易发错的语音类似于我国南方方言的实际读音,我们列出了11个区别特征,其中与福建安溪、漳平等地方言语音特征相似度最高(安溪、漳平有6条特征相似),与广东,江西等地方言的相似度也较高。而针对这些语言的偏误,我们与日本人使用汉语做了对比,发现日本人讲普通话时,在声母r[]、h[x],韵母ü[y](区别特征5/6/7/8
人丑就要多读书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国务院人口普查办公室,国家统计局人口和就业统计司.中国2010年人口普查资料[M].北京:中国统计出版社,2012:附录五.

{2}岳俊发.言语识别与鉴定[M].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07:171-180.

{3}王韫佳.韩国、日本学生感知汉语普通话高元音的初步考察[J].语言教学与研究,2001,(6):8-17.

{4}崔羲秀.韩汉语音对比[M].黑龙江:黑龙江朝鲜民族出版社,2007:150.

{5}曹志耘.汉语方言地图集(语音卷)[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8:39-163.

{6}山西省语言文字培训测试中心.普通话水平测试指导用书[M].山西:山西出版传媒集团,2016:54-118.

{7}崔有镇.中韩常用汉字比较研究[D].北京:中国社会科学院硕士论文,2015.

{8}文艳.韩国人汉语语音偏误研究概述及命题要点[J].语言应用研究,2009,(7):24-28.

{9}王安红,具旼炯.语音同化与韩国学生汉语普通话声母偏误分析[J].世界汉语教学,2014,(4):566-574.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2587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