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国司法鉴定》
抢劫案伪装精神病司法鉴定1例
【作者】 汤涛吴家声管唯应充亮
【作者单位】 司法部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上海市法医学重点实验室上海市司法鉴定专业技术服务平台司法部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上海市法医学重点实验室上海市司法鉴定专业技术服务平台司法部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上海市法
【分类】 司法鉴定学【中文关键词】 抢劫;伪装精神病;司法鉴定
【文章编码】 1671-2072-(2017)03-0089-05
【文献标识码】 Bdoi:10.3969/j.issn.1671-2072.2017.03.017
【期刊年份】 2017年【期号】 3
【页码】 89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25866    
  1案例
  1.1简要案情
  2011年7月21日早上6时许,被鉴定人施某(男性,55岁)乘邻居张某出门之际,潜入张家欲行盗窃,后因张家有人,转而实施抢劫,作案后逃离现场,在逃跑途中被抓获。2012年1月16日,被鉴定人在某省精神卫生中心司法鉴定所进行司法精神病鉴定,鉴定意见为“脑器质性精神障碍,无责任能力”。某市人民检察院对此鉴定意见提出异议,于2012年3月16日委托重新鉴定。
  1.2送检材料摘要
  1.2.1被鉴定人一般情况
  据送检材料反映:被鉴定人小学文化,农民,性格较内向,待人和气,家庭、邻里关系和睦。曾赴日本打工十多年,做过餐馆洗碗工和厨师,2007年回国定居,家庭经济状况良好。
  1.2.2被鉴定人精神状态调查材料
  针对被鉴定人案发前后是否存在精神异常,初次鉴定委托人(公安局)及重新鉴定委托人(检察院)分别做了大量调查,但调查反映情况迥异,相互矛盾,以下摘录部分调查材料:
  (1)公安局调查材料。据村委会干部陈某反映:施某有精神病,从日本回来后精神有点异常,经常一个人发呆,自言自语,抢劫之前听说晚上睡不着觉。施某母亲、奶奶都有精神疾病。
  据被鉴定人妻子王某反映:施某为人老实、随和,2009年后表现不正常,平时不说话,跟他说话也不理人;记忆力下降,跟他讲什么,过一会回答不上来;睡眠不好,一天就睡两三个小时;经常一个人发呆,傻笑;在家什么事情都不做。
  据同监人员傅某反映:施某精神有点问题,经常在监房内发呆,自言自语,听不懂讲什么,问他什么都不回答,在监房内一个人走来走去,不知道想干什么,经常晚上不睡,一个人坐在墙角发呆。哎哟不错哦
  (2)检察院调查材料。据村书记林某反映:施某精神正常,平时为人友好,很有礼貌,夫妻关系良好,喜欢打牌,会做家务。最近几年染上赌博,听说二十多万私房钱输光了。身体上没有什么病,听说他祖母精神上有些问题。
  据同监室人员傅某反映:施某精神正常,生活能自理,会打牌,沟通交流没问题;看电视、报纸后会对社会现状发牢骚,一些看法还有点道理。在公安机关进来做笔录的前一天中午,施某对我说:“这一两天可能会有人进来找人做笔录,如果问起我的精神状况,你就讲我疯疯癫癫的,精神有问题。”第二天公安果然来提审我了,问施某在号里是不是精神有异常,当时我就觉得施某消息很灵通。做完笔录回号后,施某还问笔录做得怎么样。
  据看守所管教干部蒋某、王某反映:施某日常生活能自理,能正常饮食、睡觉、上厕所。
  1.2.3案卷材料
  据2011年7月21日被鉴定人的讯问笔录反映:被鉴定人对个人一般情况诉述清楚。对本次作案经过能完整回忆并交代清楚,交代内容和细节与被害人及其他证人陈述相吻合,符合案情实际情况。交代作案经过称:2011年7月21日早上6点多,看见邻居阿华(张某)从家里出来,便潜入其家中,从厨房餐桌上随手拿了一把水果刀,先到二楼一间卧室内搜东西,听到隔壁有人在喊话,担心被人认出来,就用随身携带的手绢包住嘴部,被阿华的儿子陈某发现后,用刀指着叫他不要动,用电线和皮带绑住陈某手脚,用塑料袋套住他脸,接着问他有没有钱、钱放在哪里,他说钱放在电脑桌上,“我就到电脑桌前拿起钱包,将里面的钱和银行卡拿走,接着在房间里搜,但没搜出什么。”“阿华回来看到她儿子被绑住,问我要干什么,我说拿点钱就算了,阿华问我要多少钱,我说五万吧。”接着,阿华出去取钱,“过了大约十几分钟,阿华回来,拿了五捆百元面额的钱给我,我拿了一个塑料袋把钱装好,跑出门外看到很多人就慌了,没跑多远被抓到了。”对于作案动机称:“我最近赌博赌输了,身上没有钱,所以想去偷点东西。我买福利彩票和六合彩,每天大概买几千元不等,我总共输了几十万元,现在还欠朋友十几万元钱,所以就想去偷点钱还债。”称拿水果刀是为了撬锁方便点;戴手套为了怕留下指纹;蒙面是因为阿华是邻居,以防被认出来;绑住阿华儿子是怕控制不住他,好方便抢东西。据2011年7月21日辨认笔录反映:被鉴定人从12张不同刀具照片中正确辨认出其作案时威胁陈某所持的刀具。
  摘录2011年8月4日被鉴定人讯问笔录:“那天早上我看见阿华上街去,就到阿华家里,在桌上拿一把水果刀,在二楼碰到阿华的儿子,好像我将她儿子捆住,并在桌上拿了几百元钱,一会儿阿华回来,她儿子讲‘他要钱’,所以阿华就跑出去拿钱,回来后拿钱给我,并带我到楼下,我头脑很乱,具体情况记不清楚了,只记得很多人打我,就被抓住了。(阿华当时给你多少钱)我不清楚,也不知道是不是钱。(那天早上去阿华家里干什么)我人不清楚,头脑很乱,也不知道去阿华家里干什么。我以前有鼻炎,药吃了很多,晚上都睡不着,头脑里整天都是空白的,做什么事情都想不起来。”
  据2011年9月19日讯问笔录反映:被鉴定人对提审讯问基本以“记不清了、不知道”等作答,对于作案经过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去阿华家,具体在阿华家做什么我也忘记了。”对于赌博称:“我平时有买一些福利彩票,也打牌,但赌得都不是很大。”否认欠别人钱。
  摘录2011年11月29日某市人民法院庭审笔录:“我对起诉书所指控的有关作案过程及抢劫罪的罪名没有意见,但我没有让张某拿五万元钱,是张某自己要拿给我的,我拿这五万元也没有用。张某回到家后,我向张某要钱,她说家里没有钱,我就让她不要拿钱了,她怕我会伤害她儿子,就到信用社拿五万元给我。我没有想过具体到张家要干什么,我自己也想不通为什么会做这种事,我觉得对不起张家。我去过日本十几年,在餐馆打工。我祖母疯疯癫癫的,平时喜欢一个人说话。(有无戴手套)好像有,从家门口附近的工地捡的。(是否同意司法精神鉴定)我感觉平时自己做事情都无法控制,我同意鉴定。”
  1.2.4第一次司法精神病鉴定材料
  根据某省精神卫生中心司法鉴定所被鉴定人的司法鉴定意见书:精神检查:意识清,衣着整齐,接触被动,情感淡漠,反应不协调。问其为什么被抓,称:“打架,打死人,用刀捅死的。”对具体作案经过不能叙述,思维混乱,答:“我到别人家里,拿了一把刀。”一会儿又称:“不是在别人家里杀的,是在街上杀的。”问其在什么街上杀人,答:“我不知道,没杀吧。”问其当时有没有拿刀,答:“好像没拿吧,记不清楚。”问其杀了什么人,称“忘记了”。问坐牢好不好,答:“有什么不好,有吃有喝的。”对既往生活情况及家庭情况叙述不清,仅能说出妻子名字,不能说出儿子姓名,称以前事情都忘记了。进行100-7连续计算较缓慢困难,不知道6月1日、10月1日是什么节日,不知道一年有几个月、一天有几小时,不知今天来医院的目的。辅助检查:2012年2月10日某市医院头颅MRI检查示:脑萎缩。
  1.2.5本次鉴定后补充脑电图检查
  2012年3月30日被鉴定人至某医院进行脑电图检查,示:脑电图未见明显异常。
  1.3本次鉴定调查
  据被鉴定人妻子王某反映:施某从日本回来后精神上有问题,呆呆地不说话,有时自言自语,自己笑,不知道说什么,前一天跟他讲的事情第二天忘记了,生活能自理,但夏天会穿厚衣服,要督促。最近两年不爱干净,7、8天洗一次澡,和他说话听不懂,天天呆坐,什么都不做,睡不着觉。以前好玩牌,近两年没有打麻将。看亲友困难会资助别人。
  据邻居王某反映:施某有时见面不打招呼,低着头自言自语;有时好一点,会问问家常。别人打麻将把不该打掉的牌打掉,他会讲别人,但很少参与打麻将,有时会与人下象棋。打工的人路过摘了芒果,被抓住要赔钱,他见了说打工的没有钱,说他来出,他为人很好,对人很有礼貌。
  1.4检查所见
  1.4.1精神检查
  自行入室,步态自然。意识清,接触被动,检查不合作,注意力集中,表现安静。对询问提示语虽能清楚理解,但回答时吞吞吐吐、支支吾吾,断续、重复、延迟作答,对答切题,但常以“不知道,不清楚,想不起来”回答。对个人一般情况诉述不清,能正确回答自己姓名,对于年龄和出生年月,称“想不起来”。问家住哪里,答称:“我家里……噢,不大清楚,不在这里,在这里附近。”转问这里是什么地方,称:“这是哪里?不知道叫什么。”嘱其看身上穿的囚服,问在哪里,称:“我每天都穿这衣服,我最近都住在这里。”直接告知其犯罪了,是在看守所,则回答:“噢,看守所,看守所是什么,我们很多人都在一起,他们都是犯罪?”问是否读过书,称:“书没有读过,这书,不大记得。”问平时看报纸吗,称:“不大看,不大清楚什么报纸,不记得。”问家里还有哪些人,称:“朋友,不记得,我现在朋友很多,都是朋友,每天在一起。”问有无兄弟姊妹,称:“兄弟有,不是在一起吗?”“哥哥,弟弟,不记得,好像没有。”问有没有老婆,居然答道:“没有,这里哪有?”“老婆,我不记得了,好像没有。”问儿子呢,称:“儿子,有,儿子,没有,不记得了,不大清楚,什么儿子,什么时候开始有的。”问有没有母亲,同样称:“没有,不知道,到底有没有?”问以前做什么工作,称:“以前,在这里很长时间了,我什么也没做过。”问是否去过日本,称:“日本,日本,我不记得了。”问是否记得在日本洗碗、做料理,答称:“不记得了,什么料理?”知道自己性别,“我是男的,怎么是女的”,对香烟称:“没用过,好熟悉,许多人用这个。”向其示二指和三指问几个手指,则装腔作势、缓慢地点自己的手指后回答是二和三,能回答加起来是五;令其算十减三,一边说“什么十”,一边快速地点自己手指数到十,称“这么多数算不过来。”嘱其抬左手,做作地完成抬右手动作;嘱其用手指指自己的鼻子,则先摸脸,再摸鼻子;能完成张嘴、伸舌动作。称百元纸币是纸,“钱好像不是这个样子,这里面画什么?”示农夫山泉矿泉水问是什么,答称:“酒,白酒,白的。”令其闻气味,便喝了一口后答道:“没酒味,可能不是酒,是水。”问灯在哪里,则边东张西望,边回答:“灯,电灯,灯不是在墙上吗?”鉴定人旋即手指亮着的灯追问是什么,却答:“不知道是什么,没有什么。”称一周五天、一年十个月。问现在有太阳还是月亮,称:“我没有去外面,都有啊,太阳、月亮都很亮。”问以前走过象棋吗,称:“象棋,以前什么时候?走过有点点。”而对各棋子如何走法及如何输赢讲不清楚。问身体好吗,称:“身体,没事,我天天吃饭。”问有无精神问题,称:“没问题,天天头痛。”问耳朵里有无声音,答称:“什么声音,有的,有很多人叫我。”追问声音内容、男的还是女的、何时产生等具体内容,则支吾对付,称:“不记得了,忘记了,记不清楚了。”对作案过程诉述不清,问到邻居阿华家干什么,称:“没有啊,我天天在这里,我什么都没有做。”“什么阿华,哪个阿华,我不知道。”问做了什么坏事、犯罪否,称“没有啊”,对于是否戴手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郑瞻培.司法精神医学基础[M].上海:上海医科大学出版社,1997:215-220.

{2}沈渔邨.精神病学[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2:1028-1030.

{3}郑瞻培,汤涛,管唯.司法精神鉴定的难点与文书[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09:1-40.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2586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