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国司法鉴定》
民事诉讼中“鉴定意见”适用“新证据”的要件研究
【英文标题】 Study on the Elements of New Evidence Applied to Appraisal Opinion in Civil Procedure
【作者】 张霄霄【作者单位】 西南政法大学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检察院
【分类】 民事诉讼法
【中文关键词】 民事诉讼;非典型鉴定意见;一审诉讼程序;再审诉讼程序;新证据
【英文关键词】 civil litigation; atypical appraisal opinion; the first trial; the second trial; new evidence
【文章编码】 1671-2072-(2017)03-0016-08
【文献标识码】 Adoi:10.3969/j.issn.1671-2072.2017.03.003
【期刊年份】 2017年【期号】 3
【页码】 16
【摘要】

民事诉讼中的新证据制度因为种类复杂、规范众多、相互间矛盾冲突和适用条件各异使得实践中适用存在较大难度,虽然已经有许多的研究针对上述问题进行分析论述,特别是关于再审新证据的问题,但对于监督意见这样一种在证据表现形式、证据提出方式和证明路径与限度都存在一些特殊性的证据种类,其该如何适用于新证据规则,则讨论较少。将鉴定意见区分为“申请鉴定的鉴定意见”和“非典型鉴定意见”,从原审新证据与再审新证据的主观要件、客观要件、结果要件等方面分析两种鉴定意见是否满足各个要件要求,从而判定鉴定意见是否构成诉讼中的“新证据”。

【英文摘要】

New evidence in civil litigations is difficult to deal with due to the complex types, numerous regulations, conflicts between evidence and varied application conditions. Although there have been many studies on this subject, particularly with regard to retrial of new evidence, there have been less discussion on appraisal opinions, which are a special kind of evidence in their form, in the way they are presented and in the path and limit of proof, as well as in the way to deal with such evidence. This article discusses following issues:“expert opinions on the basis of application for appraisal” and “atypical expert opinions”, the subjective and objective elements, requirements and other aspects of the results of new evidence in the original trial and the retrial, and the analysis of whether the two types of appraisal opinions meet the requirements, so as to determine whether an appraisal opinion constitutes “new evidence” in litigation.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25870    
  1民事诉讼“新证据”的定义和范围
  新证据在我国是一个和特定制度结合较为紧密的一种证据。从证据种类来说,各种法定证据种类都可以成为新证据;从证明的目的来看,新证据仍然是实现对案件事实的证明。新证据的特殊性主要是体现在其与特定制度的结合,并且在民事诉讼和刑事诉讼中各有不同,其实质还是相关制度的不同。
  刑事诉讼中也多次出现新证据,虽然在《刑事诉讼法》二百四十二条规定,有新的证据证明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确有错误,可能影响定罪量刑的,可作为法院再审的事由[1],但对新证据的内涵和构成要件则没有相关规范予以规定。从学理上,刑事诉讼学者将新证据分为“发现意义上的新证据”和“存在意义上的新证据”,对于上述两种证据是否都能构成再审新证据则有一定争议。一种观点认为:“发现意义上的新证据”指判决生效前没有被发现,判决生效之后被发现的证据才是新证据。判决生效前不存在,判决生效后才存在的即“存在意义上的证据”不属于再审新证据的范畴{1}。另一种观点认为:证据于判决当时已经存在,以及该证据属于何种形式(包括证据资料和证据方法),亦非所问{2}。另外,对于判决生效后被告人翻供或者证人改变证人证言的能否认定为上述规定中的新证据也有一定争议。
  民事诉讼“新证据”的内涵和外延则远远大于刑事诉讼中的“新证据”,根据相关立法规定和相关理论研究{3-4},民事诉讼“新证据”是指人民法院在审理诉讼案件过程中,因客观原因导致当事人未能在原审开庭审理时或者未能在举证期限届满前向人民法院提供的,没有经双方当事人质证的,对案件事实认定有重大影响的法定证据。上述规定体现了“新证据”存在以下特征:第一,“新证据”是一个受到法律规定和政策影响的证据,比如涉及举证期限的新证据的决定必须和该制度规定结合确定;第二,“新证据”的“新”是灵活和相对的,针对是审理期限和审级;第三,“新证据”同样是一种证据,具有证据的合法、真实和关联性要求,只是新证据时效性的要求是其独特属性。根据新证据和相关制度的紧密关系,本文将民事诉讼中的新证据分为两大类:原审程序中的新证据与再审程序中的新证据。其中,原审程序中的新证据主要是围绕举证期限展开,再审程序新证据主要围绕是否是新发现和对案件事实有重大影响而展开,新证据包含了所有的法定证据种类,鉴定意见当然属于其中。接下来笔者按照民事新证据两大种类进行分析。
  2“新证据”的类型及要件分析
  鉴定意见是民事诉讼中一种常见的证据,但因为鉴定涉及到确定鉴定程序、多头鉴定、重复鉴定问题,使得鉴定意见相对于其他法定证据对“时效性”有突破与超越,因此对鉴定意见适用新证据有必要进行一番深入研究。
  2.1一审新证据
  一审中的新证据,主要有三种情况,都是由2002年《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以下简称《证据规定》)加以规定的。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了有关“一审”新证据的两种情形,一是在一审举证期限届满后新发现的证据;二是当事人因客观原因无法在举证期限内提供,经法院准许延长期限内仍无法提供的证据。第四十三条第二款规定:当事人经延期举证,但因客观原因未能在准许的期限内提供,其不审理该证据可能导致裁判明显不公的,其提供的证据可视为新证据。上述三种新证据都和举证期限制度紧密相关,而举证期限制度则也是通过此规定才得以确立。之前1991年的民诉法没有规定举证期限制度,在证据提出问题上采取随时提出主义,但对于新证据则予以了规定,分别是第一百二十五条原审新证据和第一百七十九条的再审新证据[2]。证据规定还明确了一审“新证据”提出方式应当是在开庭前和开庭审理时提出。从上述规定来看,作为原来可以随时提出的鉴定意见,在该规定出台之后有了较大变化:一是形式上,鉴定意见只能是向法院申请的方式获得;二是鉴定意见的申请必须满足举证期限的要求,不然就要面对被强制排除的命运,重复鉴定不在此列。当事人申请鉴定,应当在举证期限内提出,符合《证据规定》第二十七条规定的情形[3],当事人申请重新鉴定的除外。《证据规定》的此种强制排除思路在2015年《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以下简称《民诉解释》)得以缓和,其第一百二十一条规定当事人申请鉴定,可以在举证期限届满前提出。
  不仅如此,《证据规定》关于“举证期限”的规定在2008年出台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关于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有关举证时限规定的通知》(以下简称《举证时限规定》)中已经有了一些缓和,其第一项规定:“在举证时限届满后,针对某一特定事实或特定证据或者基于特定原因,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酌情指定当事人提供证据或者反证的期限,该期限不受‘不得少于三十日’的限制。”因此,从鉴定意见在一审中当事人申请鉴定如果超出举证期限,该以什么要件考察其是否满足“新证据”规定的要求,或者说需要满足那些要件,则必须立足“举证期限”、“法院酌情的特定事实、特定原因”等要件,是否能够满足“新发现”要件的问题也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2.2二审新证据
  《证据规定》无疑是极大地丰富了民事诉讼中新证据的类型,除了一审新证据,其还对二审与再审新证据进行了规定。其第四十一条第二款规定了二审新证据的两种情形:一审庭审结束后新发现的证据;当事人在一审举证期限届满前申请法院调查取证未获准许,二审法院经审查认为应依照当事人申请调取的证据。这种情形的新证据有两个条件要满足:一是要符合法院申请调查取证的情形,《民诉解释》第九十四条对此进行了详细规定,鉴定意见虽然要向法院提出申请,但并不满足规定的条件,故这种二审新证据是否适用于鉴定意见值得考虑。二是二审新证据的提出方式为:二审开庭前或开庭审理时提出;不开庭审理的,应当在法院指定的期限内提出。二审新证据的规定主要是从追求实体公正的角度出发,这一点在《证据规定》之前的1998年出台的《关于民事经济审判方式改革问题若干规定》第三十七至三十九条中得以体现,该规定对二审新证据产生的影响率先进行了规定。即二审中出现新证据应采取开庭审理的方式,二审出现新证据导致案件改判或发回重审的,一审裁判不是错误裁判,二审一方当事人提出新证据导致案件进入重审的,该当事人应当赔偿对方当事人的损失,包括误工费、差旅费等。
  无论是一审还是二审新证据,都是和举证期限、证据适时提出主义的制度和原则紧密联系起来,而新证据允许提出则是从追求案件结果实体公正的角度出发。北大法宝
  2.3再审新证据
  再审新证据的规定是民事诉讼中最为复杂和反复的,经历了《证据规定》、《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审监程序解释》)和《民诉解释》对新证据制度的情形和要件规定的修正,其中相关学者也对上述矛盾和反复进行了深入论述[4],笔者对此只简单列举介绍。
  《证据规定》第四十四条规定了再审新证据就是“原审庭审结束后新发现的证据”,新证据的提出应当在申请再审时提出。《证据规定》采用了比较简单的方式规定了再审新证据,此规定和刑事诉讼中一部分采纳“发现意义上的新证据”的观点是一致的。《证据规定》出台不久,《关于规范人民法院再审立案的若干意见(试行)》在其八条第一项又增加了两项再审新证据:有再审申请人以前不知道或举证不能的证据,可能推翻原裁判的。其中,再审申请人以前不知道和之前规定的“新发现”不矛盾,而举证不能则是一种新的情形。2008年《审监程序解释》第十条对再审新证据进行了细化,规定了四种情形:(一)原审庭审结束前已客观存在庭审结束后新发现的证据;(二)原审庭审结束前已经发现,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取得或在规定的期限内不能提供的证据;(三)原审庭审结束后原作出鉴定结论、勘验笔录者重新鉴定、勘验,推翻原结论的证据。(四)当事人在原审中提供的主要证据,原审未予质证、认证,但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应当视为新的证据。这四种情形构成了民事再审新证据的主要依据,但也同时暴露了司法解释之间的相互矛盾,即将原审提交而未质证的证据作为再审新证据,突破新证据的“新”的时效要求。这一规定也为后面的相关解释所延续。2013年的《人民检察院民事诉讼监督规则(试行)》七十八条规定的四种新证据和《审监程序解释》是一致的,2015年《民诉解释》对《审监程序解释》规定的四种情形进行了修正和补充。其第三百八十七条规定了再审新证据的实质性认定标准及未在原审提供证据的法律后果,第三百八十八条规定了未在原审提供证据正当理由的规定。该规定采纳了“发现意义上的新证据”的观点,不仅包括原裁判新发现的证据,也包括原裁判生效前已经发现,未曾收集的证据,即第一项、第二项的新证据类型予以保留。《审督程序解释》第三项规定庭审结束后形成的新证据仅包括“原庭审结束后原作出鉴定结论、勘验笔录者重新鉴定、勘验、推翻原结论的证据”,此处扩展到所有类型的证据,且增加了限制条件:“无法据此另行提起诉讼的”,增加此条件的理由为“如果新形成的证据,与原判具有不可分性,当事人另行起诉,人民法院可能不予受理,导致当事人的权利无法得到保障,因此才扩大了新出现证据的范畴。{5}”最后,对《审判监督程序解释》规定的第四种新证据,也增加了适用条件,即“原审人民法院未组织质证且未作为裁判根据的,视为逾期提供证据的理由成立,但原审人民法院依照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五条规定不予采纳的除外。”
  《民诉解释》第五百五十二条第二项规定:本解释公布施行后,最高人民法院以前发布的司法解释与本解释不一致的,不再适用。因此,再审新证据从现有规定来看适用条件得统一适用《民诉解释》规定的四种情形,矛盾得以消除,至于检察机关出台的《人民检察院民事诉讼监督规则(试行)》规定的矛盾,也应采纳最新司法解释规定。
  2.4原审新证据和再审新证据各要件考察
  根据上述对原审和再审新证据相关立法的考证,对于这两大类新证据的适用条件概括如下:原审新证据的适用要件:(1)期限要件,超过举证期限;(2)客观要件。当事人因客观原因无法提供、未曾发现或申请调取而未调取。再审新证据的适用要件:(1)期限要件,原审中未发现或超过举证期限;(2)实体要件,对裁判结果有重大影响;(3)客观要件,当事人举证不能、当事人未发现、法院未质证、庭审后形成。从原审和再审新证据要件的比较来看,再审要件包含着对裁判结果有重大影响这一实体要件,这一要件为《民事诉讼法》二百条规定,是最重要的要件。
  另外,2008年的《举证时限规定》针对一审、二审和再审的新证据,统一增加了两条综合认定标准:一是证据形成的客观期限,是否在规定的期限已经客观存在;二是当事人的主观过错问题,当事人是否存在故意或重大过失的情形。
  3鉴定意见作为新证据适用的困境
  单独考虑鉴定意见作为适用新证据适用的问题,首先的原因在于我国诉讼法中鉴定意见本身就是一种在证据表现形式、证据提出方式和证明路径与限度上较为特殊的证据种类。其次则在于原审和再审新证据制度规定了不同的要件,这些要件决定了某一类法定证据是否能够使用此制度,对于鉴定意见是否使用,也要针对这些要件具体考证。
  3.1鉴定意见能否作为新证据的质疑
  对于鉴定意见能否作为新证据的问题,之前的争论集中在其是否可以作为再审新证据,对此立法上也有一些明确规定,即《审监程序解释》规定的第三种情形:“原审庭审结束后原作出鉴定结论、勘验笔录者重新鉴定、勘验,推翻原结论的证据。”这一规定也成为检察机关提请抗诉的理由,在《民诉解释》中对这一情形增加了限制条件:“无法据此另行提起诉讼的”,取消了证据种类的限制。
  在《民诉解释》发布前,一些研究根据比较法经验提出鉴定意见作为再审新证据的一些疑问,特别是我国只限定为原作出鉴定意见者的自我纠错,“德国原则仅允许‘证书’作为再审新证据,其他证据不能导致再审,仅有父子关系的判决,因大多依据鉴定结果,有新的鉴定发现此前鉴定有误,客观上无法拒绝再审。法国明确将再审新证据限于一些‘文字、字据’。我国台湾地区则将再审新证据限定为‘证物’,包括证书及与之效用相同的物件或勘验物。也有宽松的立法例,如美国联邦民事诉讼规则、奥地利民事诉讼法均未限制新证据的种类。{6}”上述立法例的参考有一定价值,它们共同体现了其他国家对裁判效力的尊重,不轻易推翻既定判决,从再审事由和证据方面都进行限制的立法思路,同时也体现了一些国家本身在证据制度上的特色,比如法国民事诉讼以书证为中心的特点。但上述比较法研究只是针对所有类型的证据,忽视鉴定意见作为证据的独特性,鉴定意见作为一种科学证据,虽然有一些主观和不确定性,但更多地体现了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我不休息我还能学;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黄士元.刑事再审事由中的“新证据”、“虚假证据”和“证据不足”[J].证据科学,2008,(6):276-288.

{2}林钰雄.刑事诉讼法(下册)[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320.

{3}李浩.民事诉讼法典修改后的“新证据”——《审监解释》对“新证据”界定的可能意义[J].中国法学,2009(3):156-168.

{4}罗飞云.民事再审新证据的认定与运用[J].法律科学,2011(5):161-171.

{5}沈德咏.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M].北京:人民法院出版社,2015:1026.

{6}卢正敏.民事诉讼再审新证据之定位与运用[J].厦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9,(3):122-128.

{7}孟勤国.法官自由心证必须受成文法规则的约束——最高法院(2013)民审字第820号民事载判书研读[J].法学研究,2015,(4):144-152.

{8}王薇.我国民事诉讼中“新证据”认定标准之探究——当事人有过错逾期提交证据认定问题[J].太原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2):6-9.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2587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