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武汉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公海元叙事与公海保护区的构建
【英文标题】 On the Meta-narratives on the High Seas and Establishment of MPA on the High Seas
【作者】 马得懿
【作者单位】 华东政法大学国际法学院{教授},华东政法大学交通海权战略法治研究所{所长}
【分类】 海洋法与空间法
【中文关键词】 公海元叙事;公海保护区;善意原则;公海登临权;公海自由制度;海洋治理
【英文关键词】 Meta-narratives on the high seas; MPA on the high seas; principle of good faith; right of visit on the high seas; freedom of high seas; ocean governance
【文章编码】 1672-7320(2018)03-0086-11【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8年【期号】 3
【页码】 86
【摘要】 作为海洋治理的有效区划工具之一,公海保护区的理论与实践得到长足的发展。然而,构建公海保护区面临的基本问题在于公海自由与公海保护区构建的冲突与协调以及由此派生出的具体问题,诸如公海保护区构建的合法性问题以及公海保护区的发展趋向。将公海元叙事模式引入公海保护区构建这一领域,为预判公海保护区发展趋向与理解公海保护区的合法性提供了新路径与新视角。公海元叙事以公海自由制度张力而展开,公海自由制度张力具有三层级张力的属性。公海元叙事视阈下审视公海保护区的构建,公海保护区具有新的动向,诸如 “低政治”公约治理公海保护区的勃兴、沿海国管辖权的持续膨胀以及公海保护区在海洋划界中隐含积极价值等。然而,基于国际社会的共同利益的考量,公海保护区的构建应该充分顾及善意原则和 “弃权理论”的公平性等原则。沿海国应该积极审视作为公海治理重要工具的公海保护区的构建问题。
【英文摘要】 As one of the effective zoning tools for marine governance, the practices of the Marine Protected Areas on the High Seas have been developed greatly. However, the problem of Marine Protected Area on the High Seas, namely the conflict and coordination between the freedom of the High Seas and Establishment of Marine Protected Area on the High Seas, is an important issue, which brings about other problems, such as the base of legality and the development trend of the Marine Protected Areas on the High Seas. It provides a new approach for understanding the establishment of Marine Protected Areas on the High Seas. Meanwhile, the Meta-narratives on the High Seas draws on the system tension of the freedom of High Seas, with attributes of tertiary level. It is obvious that the “low politics” conventions flourishes , the coastal states jurisdictions expand and positive value in the maritime delimitation plays a role concerning the establishing of the Marine Protected Areas on the High Seas under the Meta-narratives on the High Seas perspective. Also, the enforcement and strengthening of the principle of good faith and properly application of “waiver theory” should be taken into full consideration, as the legality and base of international laws of Marine Protected Areas on the High Seas. Coastal states should take an active look at the establishment of Marine Protected Areas on the High Seas as an important tool for ocean governanc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39442    
  一、引言
  晚近以来,建立公海保护区(Marine Protected Area on the High Seas)以应对公海海洋生物资源的养护与管理、科学研究以及海洋环境保护问题,正日益为国际社会所青睐。公海保护区一度成为区域甚至全球海洋治理的新工具和新形态。然而,构建公海保护区从来都不是单纯保护海洋生态环境,它更体现着一种海洋资源的国家控制权利和管理能力{1}(P45)。公海保护区的构建,面临的基本问题是公海自由与公海保护区构建的冲突与协调问题。从理念、内容和执行层面,公海自由与公海保护区的关系可以解读为自由秩序与全球治理的关系、习惯权利与条约义务的关系以及船旗国管辖权与沿海国管辖权的关系{2}(P10)。毫无疑问,从理念、内容和执行层面来审视公海自由与公海保护区的关系,具有理论层面上的合理性。但是,公海保护区构建的实践复杂性表明,公海保护区在完成既定目标的同时,亦面临根本的问题需要进一步探讨,诸如公海保护区构建的合法性问题,即公海保护区构建的国际法基础问题。在2013年7月南极海洋生物资源养护委员会特别会议上,俄罗斯曾经对南极海洋生物资源养护委员会提议建立罗斯海海洋保护区的合法性表示质疑{3}(P12)。故此,公海保护区构建所依赖的国际法原则需要澄清。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海域。因此,要想用全球统一的方式来解决海洋问题非常困难{4}(P89)。更何况,现有国际法框架之下的公海保护区体制存在诸多制度性空白[1]。公海的国际法地位和公海保护区构建的复杂性,决定全球性公海保护区体制的构建是一种奢望。因此,尝试探索公海保护区发展趋向则显得尤为必要。
  为应对上述两个基本问题,本文将公海保护区构建的问题置于公海元叙事这一视阈之下。公海元叙事这一概念的提出并非空穴来风,而是具有前期的学术基础。早在1924年,法国著名哲学家让-佛朗索瓦·利奥塔尔(Jean-Francois Lyotard)就把元叙事界定为具有合法化功能的叙事{5}(P1-2)。我国学者在元叙事的基础上,将此理念引入海洋秩序的研究之中而提炼出海洋元叙事,即关于海洋秩序的叙事。当今海洋法律秩序是在历史上关于海洋空间、资源、战场这些叙事的影响下形成的,海洋大国的海洋叙事能力一直是影响海洋事务的一个持久因素{6}(P63-85)。故此,公海元叙事是旨在系统地阐明公海秩序的合法化表达。依赖公海元叙事的基本模式,以探究公海保护区构建的核心基础和发展规律问题,便具有可行性和重要价值。公海保护区的构建置于公海元叙事视阈之下,为理解公海保护区的构建提供另一种进路和视野。
  二、公海自由制度张力的逐渐发展与公海保护区
  公海自由与海洋保护区之间的冲突与协调问题,亦可以转化为如何正确诠释公海自由制度张力的问题[2]。公海自由在1958年《公海公约》和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下文简称1982年《公约》)框架下得以固化并得到不断发展。
  (一)公海自由制度张力的逐渐发展
  17世纪之初,胡伯·格劳秀斯(Hugo Grotius)对海洋自由的论述与他对人类财产权演变的分析紧密相关。当格劳秀斯提出海洋开放原则时,他深信渔业是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源{7}(P38)。进而,出于维护荷兰的国家利益之考虑,格劳秀斯认为,根据国际法,任何人可以自由航行到任何地方,自由贸易指向一切对象。然而,英国约翰·塞尔登(John Seldem)发表的《闭海论》(Mare Clausum)完全站在格劳秀斯的对立面。400 多年前格劳秀斯与塞尔登之间的对抗,实际上隐含着公海自由与限制公海自由之间的对抗。格劳秀斯的“海洋自由”思想一度占据上风而流芳千古,并且最终被1982年《公约》固化为基本原则。某种意义上,格劳秀斯与赛尔登的对抗奠定了公海自由制度张力的思想基础{8}(P1-17)。
  海洋法内部存在一定的张力。詹姆斯·克拉斯卡(James Kraska)在《海洋大国与海洋法:世界政治中的远征》(Maritime Power and the Law of Sea: Expeditionary Operations in World Politics)一书中提出“海洋法的张力”,认为当前沿海国与海洋大国之间的张力主要集中于专属经济区{9}(P55)。人类利用海洋实践催生的公海自由的含义不断丰富和发展,公海自由的制度张力亦越发复杂。公海自由的制度张力分别经历了第一层级张力、第二层级张力以及第三层级张力三个层次。
  1. 公海自由第一层级张力。公海自由第一层级的制度张力,也是公海自由的传统张力,主要指在理解和行使公海自由中所形成的沿海国利益与海洋大国利益之间的冲突。自从人类社会步入20世纪,人类对海洋开发和治理的能力日渐增强,世界上少数海洋大国染指海洋领域的深度日益增强,而部分沿海国的海洋意识也逐渐萌发且渐次意识到海洋的战略地位。由此,沿海国的扩权意识和行动逐渐加强。为了规范各国兴起的“蓝色圈地运动”,1928年国际社会开始起草和审议一部重要的国际法文件,即《领水公约(草案)》,开启国际社会以国际法来规制海洋区域地位的先河。这也预示着人类利用国际规则来利用、开发与管理不同区域海洋的开始。伴随着特定海洋大国开发海底、底土以及大陆架能力的增强,人类逐渐将开发海洋的触角延伸到深海,其重要标志就是1945年美国发布《杜鲁门公告》。《杜鲁门公告》的发布对世界上沿海国产生强烈的反响,特别是拉丁美洲国家以不同方式宣布对领海以外的大陆架及其上覆水域的资源提出权利要求。
  为了协调沿海国利益与海洋大国利益之间的冲突,1958 年国际社会形成日内瓦海洋法四公约体系,其中之一便是1958年《公海公约》。1958年《公海公约》明确了公海自由的基本涵义,并且建立“领海—公海”二元海洋体制。1958 年《公海公约》反映出沿海国利益与海洋大国利益之间的对抗,尤其是在领海宽度问题上的严重分歧。
  2. 公海自由第二层级张力。公海自由第二层级张力主要体现在发展中国家利益和发达国家利益之间的冲突。由于1958年日内瓦海洋法公约体系没有解决领海宽度问题,同时由于政治因素导致国际社会开始启动联合国海洋法第三次会议,历时9年的第三次海洋法大会形成1982年《公约》。1982年《公约》以“一揽子协议”(A Package of Deal)体系构建公海自由的国际法体系,并且发展了公海自由的范畴[3]。显然,1982 年《公约》及其公海自由的发展,主要根源在于海洋科学技术的发展、非殖民化运动的高涨、联合国等国家组织的推动以及世界能源新秩序的形成{10}(P27-28)。此阶段公海自由体系的形成,主要是发展中国家利益和发达国家利益冲突与协调的结果。与公海自由第一层级张力相比较而言,公海自由第二层级张力的主要特征不仅仅局限于沿海国与海洋大国之间,而且扩展到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之间,包括部分内陆国和地理不利国等。不仅如此,公海自由第二层级张力在于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饱受争议的核心问题——专属经济区的地位,至今尚未明确[4]{11}(P8)。
  3.公海自由第三层级张力。海洋全球治理日益受制于海上航行秩序、海洋非传统安全、海洋环境保护、海洋资源的养护与利用以及国家安全等因素的制约,故此,不断衍生出公海自由第三层级张力。公海自由第三层级张力,主要指国家管辖与国际合作之间的冲突与协调。大多数国家都意识到,在行使公海自由时必须考虑到其他国家在行使公海自由方面的利害关系,行使公海自由的形式和内容应当是互相联系和互相制约的{12}(P165)。1982年《公约》意识到“公海自由”是一个不断发展的动态范畴。行使公海自由必须受到约束,公海自由的概念不是进行战争、耗竭生物资源、污染环境或者不合理地干涉其他国家船舶合法使用公海的许可证{11}(P16)。英国诉冰岛渔业管辖权案中,国际法院认为,1958年《公海公约》是对“已经确立的国际法原则”的宣示,这些原则包括国家行使公海自由时必须“合理考虑”其他国家的利益{13}(P22)。1982年《公约》第88条明确了“公海应该只是用于和平目的”,然而,该《公约》既没有界定“和平目的”,也没有明确允许的海洋军事使用的类型{14}(P404)。这导致各国在解释“和平目的”上产生较大歧义,这也是加剧公海自由制度张力程度的原因。
  由此,在海洋治理上形成了国家管辖与国际合作的严重对立问题。为了缓解国家管辖和国际合作之间的张力,根据1982年《公约》第87条、192条、194(2)以及196条,世界上一些重要的国际组织,诸如国际海事组织,先行在海洋环境污染防治和国际航道安全领域,尝试国家管辖与国际合作之间的协调问题。尤其,晚近逐渐兴起的公海保护区,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公海自由制度张力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公海保护区的类型和目的,比较集中地反映出公海自由与限制公海自由之间的关系。
  (二)构建公海保护区的实践与公海元叙事
  1.公海保护区的主要实践。公海保护区源于海洋保护区。根据有关文献记载,大约公元9世纪,在太平洋西部和印度洋一些群岛国,当地渔民尝试采取特别捕鱼方式或者“禁渔区”来节制捕鱼活动{15}(P854-875)。1993年《生物多样性公约》确立了保护区治理生物多样性问题的重要性,明确保护区作为实行管制和管理生物多样性的重要手段。一般来说,2012年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对海洋保护区的界定具有较大影响[5]。后继许多海洋保护区的区域性国际法框架吸收了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关于海洋保护区的定义{16}(P12-14)。公海保护区的特殊属性决定了公海保护区的法律框架和基础必须超脱于海洋保护区的概念{17}(P213-219)。目前体制之下,公海生物资源的养护与管理机制比较复杂,呈现出国际海底管理局、联合国粮农组织以及国际海事组织多元介入的格局[6]。
  公海保护区的制度基础得益于国际海事组织在治理海洋环境污染和航道安全方面的经验。根据1973年《国际防止船舶造成污染公约》和1974年《国际海上人命安全》之规定,国际海事组织有权采取防止国际航运造成海洋环境污染的区域性管理措施,并且有权划定“特别敏感海域”(Particularly Sensitive Sea Areas){18}(P41-50)。为了强化和固化国际海事组织的一系列举措,根据1982年《公约》第211条第(6)款,亦设计一系列制度,以完成特定海域环境与生物资源的保护。一般地,“特别敏感海域”的设立并不局限于专属经济区,一国的领海和特定海域诸如海峡、公海都可以成立“特别敏感区”。1975年地中海沿海国制定“地中海行动计划”并签署《巴塞罗那公约》;1992年比利时、丹麦、英国、法国以及欧盟共同签署《保护东北部大西洋海洋环境公约》,各国展开合作以保护东大西洋环境;1995 年地中海沿岸国通过《巴塞罗那公约议定书》强化必须遵守地中海特别保护区内环境保护措施等;1999 年11月25日,法国、意大利与摩洛哥根据《关于建立地中海海域哺乳动物保护区的协定》,共同建立派格拉斯海洋保护区,旨在保护海洋哺乳动物免受人类活动的干扰[7]。
  1980年《南极海洋生物资源养护公约》为南极海域的保护区构建提供了有效的国际法根据。2009年南极生物资源养护委员会通过一项措施,决定设立南奥克尼群岛南大陆架保护区,该保护区禁止一切捕鱼活动,与渔业活动有关的科研活动需遵守一定的保护措施{19}(P1-8)。在前期公海保护区构建的基础上,公海保护区构建的实践得到一定的推广和扩展。2013年,南极海洋资源养护委员会依据《南极海洋生物资源养护公约》建立罗斯海海洋保护区。该保护区的建立历程比较曲折,主要是在南极资源养护委员会是否有权建立罗斯海海洋保护区这一问题上各国存在分歧{20}(P18)。海洋大国以建立公海保护区为契机介入公海的管理动机明显,这引发了相关国家的不满和忧虑。2017年11月30日,国际社会通过了《防止北冰洋中部公海无管制渔业活动协定》(下文简称《协定》),旨在规范和治理北冰洋中部公海渔业资源。这是北极国际治理和规则制定的重要进展。《协定》不减损各方依据1982年《公约》享有的公海科学研究自由等{21}。虽然《协定》尚未明确建立北极中部公海保护区的举措,但是该《协定》的临时措施基本上反映出与公海保护区基本功能相一致的理念。
  国际社会推动公海保护区的构建,依稀呈现出一定的规律性。从构建公海保护区的可行性和沿海国合作程度上,公海保护区的构建具有由易到难的基本轨迹。作为半闭海的地中海海域,地中海沿海国借助欧共体的协助和斡旋,以富有特色的“地中海行动计划”为行动指南,构建了富有成效的派拉格斯海洋保护区。作为海洋地位极为特殊的两极地区——南极海域和北极海域,国际社会认为,南极罗斯海海洋保护区和北极中部公海都不同程度地承载着“国际利益”,构建保护区的国际认可度较高。
  2.公海保护区构建的元叙事方式及其检视。上文所阐释的公海自由及其制度张力的三个层级,为进一步理解公海元叙事模式下的公海保护区构建提供基础和前提。
  其一,船旗国管辖权与沿海国管辖权之间的动态性冲突。
  构建公海保护区的实践,一直伴随着船旗国管辖权与沿海国管辖权之间的冲突与协调问题。公海上,船舶通常受制于船舶登记国即船旗国的管辖。根据1982年《公约》第211条和220条的规定,1982年《公约》的制度设计过于维护船旗国的利益,导致船旗国、沿海国以及港口国之间的利益一度失衡。1982 年《公约》框架下沿海国的权利与义务配置不足以应对沿海国保护本国的海洋遭受到船舶污染的风险。1982 年《公约》赋予沿海国行使保护本国利益的前提是“沿海国遭受重大损害或者有实质性损害的威胁”,这显然不利于沿海国有关利益的维护。事实上,沿海国的安全利益并不仅仅限于海洋环境污染的防范;更何况,公海的海上威胁很容易危及沿海国的专属经济区、毗连区乃至领海海域{22}(P202-203)。
  为了应对公海保护区构建中船旗国管辖权与沿海国管辖权之间失衡的问题,国际社会出现了扩大沿海国管辖权的趋向,并出现了沿海国管辖权的滥用问题。晚近以来,重新塑造船旗国与沿海国之间管辖权的平衡问题,逐渐由若干重要全球性或者区域性国际组织来承担,尤其是国际海事组织被赋予历史重任。在国际海事组织主导之下,一系列有力举措得以执行[8],这些举措协调了沿海国管辖权扩张与国际社会利用公海的权益之间的冲突。历史经验表明,当国家的海洋能力出现显著增长时,沿海国管辖权的扩张将不可避免,公海自由也必然受到相应的限制。总之,船旗国管辖权与沿海国管辖权之间的动态性冲突是公海保护区构建中面临的矛盾之一。
  其二,“权利—义务”不对称的国际法状态。
  无独有偶,1982年《公约》注重各个海洋区域的种种问题都是彼此密切相关的,有必要作为一个整体来加以考虑,以便利国际交通和促进海洋的和平利用。但是,作为1982年《公约》非缔约国是否应该遵循此原则呢?依据《维也纳条约法公约》之相关规定[9],似乎1982年《公约》非缔约国并不受制于1982年《公约》的约束[10]。然而,1982年《公约》第3条、17条、52条、61条以及87条等在赋予权利或义务时没有采用“缔约国”的措辞,而是采用“国家”的措辞,甚至“所有国家”或者“所有国家的船舶”的措辞在1982年《公约》中多次出现[11]。深入挖掘和考察上述1982年《公约》所采用的措辞,至少可以从某种角度上推论出1982年《公约》具有不仅仅是为缔约国,同时也具有为非缔约国而制定或编纂的倾向和意图{23}(P261-262)。就公海保护区的构建而言,如果某一国家游离于某一公海保护区所赖以建立的国际法框架之外,那么该国并不必然完全不受公海保护区体制的约束。然而,公海保护区构建面临的重要现实在于,某些海洋国家以公海保护区的区域国际协定的非缔约国为由,充分利用习惯国际法而享有国际法权利,但刻意不承担相关国际法义务。此谓公海保护区构建中的“权利—义务”不对称的国际法状态。通过区域性国际条约发展公海保护区的基础越来越扎实,但部分国家仍然可以通过不签署或不承认相关国际条约的方式坚持传统的公海自由。公海保护区既有养护生物多样性的功能,也应当允许可持续利用,而不能“只养护,不利用”{2}(P95)。质言之,公海保护区的构建必须应对习惯权利与条约义务之间的关系问题,这是公海元叙事视阈下公海保护区构建所面临的基本课题。
  故此,反思和检视公海保护区构建中元叙事方式问题成为必要。就船旗国管辖权与沿海国管辖权之间的冲突而言,1982年《公约》在认知和处理海洋环境的整体性和流动性风险上存在缺憾。1982年《公约》所涉及的船旗国和沿海国的海上管辖权的变化具有一定的规律性,即沿海国的管辖权从海岸线到公海由强变弱,而船旗国的管辖权从公海到领海由强变弱。然而,海洋的整体性,尤其是海洋生态的流动性与国际性,对其管辖的程度并不必然与1982年《公约》框架下管辖权变动规律同步。世界上某些重要的敏感公海保护区具有跨越不同法律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 Douglas M Johnson. The Theory and History of Ocean Boundary-making. Kingston: McGill-Queen’s Univer- sity Press, 1988.
  {2}张磊.论公海自由与公海保护区的关系.政治与法律,2017, (10).
  {3}格雷厄姆·凯勒.海洋自由保护区指南.周秋麟,张军译.北京:海洋出版社,2008.
  {4}朱利安,罗谢特,吕西安·沙巴松.海洋保护区的区域路径:“区域海洋”的经验//海洋的新边界看地球.潘革平译.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3.
  {5}让-佛朗索瓦·利奥塔尔.后现代状况:关于知识的报告.车槿山译.北京:三联书店,1997.
  {6}牟文富.海洋元叙事:海权对海洋法律秩序的塑造.世界经济与政治,2014, (7).
  {7} Hugo Grotius. The Freedom of the Seas.trans. Ralph van Deman Magoffin, James Brown Scotted. Lond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1.
  {8}马得懿.海洋航行自由的制度张力与北极航道秩序.太平洋学报,2016, (12).
  {9}郑凡.海洋法中的张力与美国的海洋政策.太平洋学报,2015, (12).
  {10}屈广清.海洋法.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
  {11}苏联科学院国家和法研究所海洋法研究室.现代国际海洋法——世界海洋的水域和海底制度.吴云琪,刘楠来,王可菊译.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1981.
  {12}路易斯·B.宋恩.海洋法精要.傅崐成,邓云成,蒋围等译.上海: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14.
  {13} England v. Iceland[1974]. 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I. C. J.).
  {14} Boleslaw A. Boczek. The Peaceful Purposes Clauses: A Reappraisal after the Entry into Effect of the Law of the Sea Convention in the Post-cold War Era. Halifax: Ocean Yearbook, 1998.
  {15} Rakotoson, Lalaina R, Kathryn Tanner. Community-based Governance of Coastal Zone and Marine Resources in Madagascar. Ocean and Coastal Management, 2006, 49(11).
  {16} 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IUCN). Guidelines for Applying the IUCN Protected Area Management Categories to Marine Protected Areas: Report of Switzerland: IUCN, 2012.
  {17} Ronan Long, Mariamalia Rodriguez Claves. Anatomy of a New International Instrument for Marine Biodiversity Beyond National Jurisdiction: First Impressions of the Preparatory Process. Environmental Liability Law, Policy and Practice, 2015, 23(6).
  {18}张晏瑲.论航运业碳减排的国际法律义务与我国的应对策略.当代法学,2014, (6).
  {19}桂静.不同维度下公海保护区现状及其趋势研究——以南极海洋保护区为视角,太平洋学报,2015, (5).
  {20} Commission for the Conservation of Antarctic Marine living ResourcesHome (CCAMLR). Report of the Second Special Meeting of the Commission: CCAMLR, 2013.
  {21}蔡霞.国际磋商各方就防止北冰洋中部公海无管制渔业活动协定文本达成一致,超前给北冰洋公海捕捞贴上封条中国海洋报,2017-12-05.
  {22} M. Cuttle. Incentives for Reducing Oil Pollution from Ships, the Case for Enhanced Port State Control. George Washington International Law Review, 1995, 17(2).
  {23}马学婵.1982年海洋法公约适用于非缔约国的理论与实践.法制与社会,2017, (7).
  {24} France v. Muscat Dhows [1982]. 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I. C. J).
  {25} Bertrand Le Gallic. Using Trade Measures in the Fight Against IUU Fishing, FAO Fisheries and Argricultre Cirlular. Rome: Rome Press, 2012.
  {26}高潮.国际关系的权利转向与国际法.河北法学,2016, (11).
  {27} International Law Association(ILA). Statement of Principles Applicable to the Formation of General Customary International Law: Report of ILA: ILA, 2000.
  {28}李杨.公海非法捕鱼的国际法律管制.中山大学法律评论,2013, 11(2).
  {29}惠新.中方回应“福远渔冷999”号被扣案.中国渔业报,2017-09-04.
  {30}中国远洋渔业协会.中国渔船被登临情况统计报告[2017-11-14]http://www.china-cfa.org/.
  {31}李伟芳,黄炎.极地水域航行规制的国际法问题.太平洋学报,2017, (1).
  {32}周超.国际磋商各方就《防止中北冰洋不管制公海渔业协定》文本达成一致.中国海洋报,2017-12-05.
  {33} Jon M. Van Dyke. The Disappearing Right to Navigation Freedom in the Exclusive Economic Zone. Marine Policy, 2005, 29(2).
  {34} G. Kulleenberg. The Exclusive Economic Zone: Some Perspevtive. Ocean and Coasta Management, 1999, 849(4).
  {35}盖尔·荷内兰德.北极政治、海洋法与俄罗斯的国家身份——巴伦支海划界协议在俄罗斯的争议.苏平译.北京:海洋出版社,2017.
  {36} Author. Protocol Concerning Specially Protected Areas and Biological Diversity in the Mediterranean[2017-11-01]http://195.97.36.231/dbases/webdocs/BCP/ProtocolSPA95_eng.pdf.
  {37}邓颖颖,蓝仕皇.地中海行动计划对南海海洋保护区建设的启示.学术探索,2017, (2).
  {38} John F. O’Connor. Good Faith in International Law. Aldershot: Dartmouth Publishing Co. Ltd, 1991.
  {39} M.维拉利.国际法上的善意原则.刘昕生译.国外法学,1984, (4).
  {40}吴士存.国际海洋法最新案例精选.北京: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2016.
  {41} Mauritius v. United Kingdom[2010]. Permanent Court of Arbitration (PCA), 2011-03.https://pcacases.com/w eb/sendAttach/1570.
  {42} Soji Yamamoto. The Abstention Principle and Its Relation to the Evolving International Law of the Seas.Washington Law Review, 1969, 43(1).
  {43}王小晖.论新参与方的公海捕鱼权.江汉论坛,2016, (9).
  {44} Charney J. I, R. W. Smith. International Maritime Boundaries. Dordrecht: Maritinus Nijhoff, 2002.
  {45} Jean-Jacques Maguire. The Stage of World Highly Migratory, Straddling and Other High Seas Fishery Re- sources and Associate Species. FAO Fisheries Technical Paper, 2006, 22(49).
  {46} Wysokinsky. The FAO Fisheries Technical Paper: The Living Marine Resources of the Southeast Altantic.Rome: Food &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FAO), 1986.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3944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