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治研究》
走向“权利政治”
【副标题】 律师政治参与之战略分析【作者】 吕良彪 林晓东
【作者单位】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分类】 律师
【中文关键词】 权力政治;权利政治;律师参与【期刊年份】 2007年
【期号】 9【页码】 48
【摘要】

在从权力政治走向权利政治的过程中,对中国律师来说,为权利和权利政治而斗争是为职业声誉而斗争,更是一种职业担当。回应中国政治史上的这个重要转型,抛弃将参与政治等同于成为权力部门成员的传统思维,用更为开放的心态投身到权利政治的历史潮流中,中国律师才真正有希望赢得未来。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6851    
  中国律师,是否可能超越司法程序,进入到公共政治领域,实现从纯技术的法律人向政治人的转身?这是近几年来法学界与律师界不断在讨论的问题。
  肯定者的理由之一是律师政治参与在西方的成功:在美国,从制宪会议开始,律师们就一直在影响着这个国家的民主政治进程,使得法治之治与政治之治实现最完美的结合,从而缔造了一个自由与繁荣的超级大国。数字表明:美国50多位总统中有23位出身律师,国会中大半以上的议员担任过律师。不止是美国,在英国、德国、俄罗斯等西方国家的政治家中,律师出身者亦比比皆是。
  肯定者理由之二是律师在专业技术上的优势。在诉讼程序走向形式理性化之后,律师的技术功能被发挥了。他们精通法律,熟悉哪些法律对本方不利、哪些有漏洞可资利用;他们能够区分客观事实与法律事实的界限,使得证据有足够的说服力;他们接受过表达与说服的严格训练,能有效地传达信息等等。这种法庭上的技术规则契合了政治的技术规则,使得律师参与政治相比其他职业具有很大的优势。
  在笔者阅读的有关律师政治参与的文献中,大体上不超过上述两种分析进路,但它们解决的只是律师政治参与的“可能性”问题,一个根本的问题却是缺乏充分讨论的:中国律师要参与什么样的“政治”?
  历史转型:从“权力政治”到“权利政治”
  从历史纵深看,政治本身在发生不可逆转的演进,简单地说,就是从“权力政治”向“权利政治”转变。
  权力政治者,以权力为本位。在这种语境下,政治只是少数人的密室游戏。少数人和少数分利集团控制着国家权力。整个国家只有两种人:掌握权力的命令者和不掌握权力的服从者。命令者的权力是绝对的,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虽然历经政制改革,世界上大多数国家换上了民主的行头,君主换成了总统、政党、政府等等,但这种上头大、下头小的权力架构其实并没有发生普遍的本质变化。权力政治的存在对一个社会最大的影响就是引导不同的阶层流向特权阶层,以求利益均沾。特别是对新兴阶层来说,经济实力的膨胀与政治地位的低下会促使其采取各种手段参与到政治中去。这种试图在体制内分一杯羹、以分取权力为诉求的政治参与能实现权力内部的某种多元和均衡,但不能真正改良和提升一个国家的政治生态,更多的时候只是食物链的上端多了几个肉食者。当特权文化形成酱缸效应的时候,进人者不可避免地要被同化,甚至同流合污。
  而权利政治的理论基础是人人生而平等、自由,凡成年公民都有权参与公共生活(民主);政府不能是私人利益的保镖,而应以天下为公(共和);出于对公共权力滥用的担忧,公民可以通过公共舆论等各种方式参与、监督公共决策(宪政)。因而,与少数寡头谋划于密室的权力政治相比,权利政治是一种以权利为本位、以公共利益为指向、公共参与式的政治。最通俗的说法来自孙中山先生:政治是大家的事,不是一党一派或某个权力集团的事。在这个意义上理解,政治被还原到它最本质的内容:公民的日常治理。
  从权力政治到权利政治,既可以说是政治的现代化,也可以说是政治的恢复原状。
  并不成功的中国律师政治参与
  律师职业的产生,从根本上说是公民权利发展的需要,他注定不可能成为权力的代表,注定只是公民权利的忠实代表、社会理性不同声音的忠实代表、以私权利制约公共权力的忠实代表。这是理解律师与政治关系基本的逻辑起点。
  不过,中国律师,先天不足。一个以农业和儒教为基础的乡土中国,“无讼”才是士大夫们孜孜以求的价值目标。在古代司法过程中,讼师只是整个官僚体系中卑微的配角,对官府官吏的依附性、幕后运作的不透明和不择手段、营利性都使得这个群体难以获得公信力,没有公信力自然难言政治地位—即使在当下,这种挑词架讼的讼棍形象也并没有完全被改变,时时影响着其他社会阶层对律师的制度价值的认知。
  中国律师,还后天失调。政治挂帅的时代,律师属于无产阶级专政的刀把子(之一),是司法体系中可有可无的配角。前辈律师曾回忆:律师一度被当作只有外宾来访时才摆上台的政治点缀。经济改革之后,在以GDP为导向的发展思路下,律师拜经济发展所赐,确实赚了不少钱,但相比工商阶层,这点财力几乎被人忽略。在各种分析中国社会阶层结构的正统社会学著作中,几乎没有将律师作为一个独立的阶层加以注意的,甚至根本不予提及。虽然不少政府主事者已然认识到律师在解决社会纠纷中不可替代的作用,聘请律师介入到上访等事务中,但更多秉持传统治理思维的官员仍视律师为找茬的异类。律师群体高度关注的以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身份参政多年来其实并没有太大进展,个人荣誉的意义超过了作为一个阶层参与政治的意义。因此,狭隘地把参与政治界定在当选议员资格上,是对现代政治肤浅的误读,是对律师职业本质的背离,而且事实上不可能取得成功。
  权利政治与中国公共参与运动的兴起
  真正应引起广大中国律师认真对待的是中国正经历着的前所未有的从权力政治到权利政治的政制转型,一场真正的“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
  一、经济、社会结构性调整。比如非公有制经济总量不断增长,其对就业、税收的贡献逐渐超过国有经济。随着财富的增加,更多的私权主体迫切地需要法律保障自身利益、防范自身法律风险,希望公共权力从管制的模式转变为服务的模式。
  二、公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哎哟不错哦)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685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