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检察》
澳门毒品犯罪的认定
【作者】 徐京辉【作者单位】 澳门特别行政区检察院
【分类】 犯罪学【期刊年份】 2011年
【期号】 2【页码】 95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74700    
  目前,澳门最为常见的毒品犯罪主要是贩卖毒品罪、轻微的贩卖毒品罪、吸毒罪和持有吸毒工具罪。其中贩卖毒品罪可以分为两种类型:一是以本地为销售市场的贩毒行为,另一类是以本地为中转地的贩毒行为。前者多表现为由内地运毒来澳贩卖。后者多表现为由东南亚国家藏带毒品进入澳门,意图再带往内地、香港或台湾。越来越多的案例表明,澳门地区的毒品犯罪是目前发案率较高的犯罪之一。实践中,对于毒品犯罪的认定存在以下几个问题:
  一、毒品犯罪中正犯与从犯的认定
  引例1:A欲吸毒,遂要求B前往珠海帮其购买。B前往珠海购得毒品返澳时被澳门海关人员抓获。
  在本例中,A的行为构成吸毒罪不成问题,分歧在于B的行为性质及责任的认定。有人认为,B是A之吸毒罪的从犯。也有人认为,B是贩卖毒品罪的正犯。笔者基本认同后一观点。理由是:根据新《禁毒法》第8条的规定,不属吸毒之任何持有毒品之行为均构成贩卖毒品罪。而根据该法第14条的规定,吸毒罪是指不法吸食或纯粹供个人吸食而取得或持有毒品的行为。所谓“纯粹供个人吸食”,应理解为“纯粹供自己吸食”。据此,直接协助吸毒者取得及持有毒品显然不属“纯粹供个人吸食”之取得和持有,当视为贩毒。
  引例1中,吸毒者A因协助者B被抓获而未实际取得毒品,其吸毒罪属未遂。根据《澳门刑法典》第22条之规定,不予处罚。但仍不排除以贩卖毒品罪之教唆犯处罚A之可能性。至于B,则应负贩卖毒品罪之刑事责任。如此认定发出的警示是:不要帮吸毒者代为取得毒品;不要为了吸毒而要求他人代为取得毒品,这两种行为均属贩毒行为。
  引例2:A欲购买毒品自己吸食,遂致电B询问哪里可以购买到毒品。B遂将毒贩C的电话号码给了A。后A从C处购得毒品。
  本例中,对于B应负吸毒罪抑或贩卖毒品罪的刑事责任也有不同的看法。有人主张,B乃吸毒罪之从犯。也有人认为,B乃贩卖毒品罪之从犯。还有人认为,B为贩卖毒品罪之正犯。笔者认为,认定B为吸毒罪的从犯比较合适。根据《澳门刑法典》第26第1款的规定,“对他人故意作出之事实,故意以任何方式提供物质上或精神上之帮助者,以从犯处罚之。”学说一般认为,从犯作出之行为非为犯罪之实行行为,而是便利犯罪实行之行为。告知毒贩的电话号码显然既不是吸毒罪的实行行为,也不是贩毒罪的实行行为。就本例反映的事实而言,B与A的犯意联络最为直接和明显,即B向A提供取得用于吸食毒品的信息。至于B和C,客观上并无贩毒的意思沟通和交流。因此,应认定B为A吸毒罪之从犯。不同的情况是,倘B得知A欲吸毒后,主动联系C,并安排A和C进行交易的时间、地点、毒品数量和价钱,此时显然B与C又形成了共同犯罪的意思联系,且直接参与了毒品交易行为。因此,应认定B和C为贩卖毒品罪的共同正犯。
  二、毒品犯罪的罪数认定
  毒品犯罪常常表现为行为人多次实施贩毒或吸毒行为。在认定罪数时,究竟是将多次实施的贩毒或吸毒行为认定为一罪抑或数罪,在理论上和实务中均存分歧。
  引例1:2003年7月7日,A女前往珠海购毒自用。为分散被海关人员查获之风险,A将一半毒品放入裤袋中,另一半毒品放入自己的体内。A回澳时,被海关人员查获裤袋中的毒品。A随即被适用简易程序审判,并被判刑及送往监狱服刑。在入狱检查时,狱警发现了A体内的另一半毒品。
  引例2:自2004年1月起,A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7470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