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青少年犯罪问题》
关于未成年犯社区矫正的几点思考
【作者】 刘晓梅【作者单位】 天津社会科学院法学所
【分类】 其他【中文关键词】 未成年犯罪人;社区矫正;非监禁刑
【文章编码】 1006—2509—(2006)06—062—0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6年【期号】 6
【页码】 62
【摘要】

对未成年犯进行社区矫正,是近年来世界各国刑罚执行制度的一个发展趋势。目前,在我国社区矫正试点工作中,罪行轻微、主观恶性不大的未成年犯罪人被确定为社区矫正的重点对象之一。对未成年犯进行社区矫正,有利于对未成年犯的再社会化,能够有效地克服对未成年犯监禁刑罚的弊端,有利于合理配置未成年犯行刑资源。我国未成年犯社区矫正的实践刚刚开始,推进试点工作首先应当着力于相关法律的完善,其次,各地在试点工作中还应当选择适合未成年犯特点的社区矫正项目。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33174    
  2003年7月10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出台了《关于开展社区矫正试点工作的通知》,正式拉开了我国改革刑罚执行方式的序幕。罪行轻微、主观恶性不大的未成年犯罪人是社区矫正的重点对象之一。在我国关于未成年犯的社区矫正,是指对于那些未满18周岁的,符合社区矫正条件的未成年罪犯置于社区内,由专门的国家机关,在相关社会团体、民间组织及社会志愿者的协助下,在判决、裁定或决定确定的期限内,矫正其犯罪心理和行为恶习,并促使其顺利回归社会的非监禁刑罚的执行活动。
  一、对未成年犯非监禁化处遇发展趋势之检视
  对未成年犯应尽可能让其不在监禁环境中服刑,对必须在监禁环境中服刑的未成年犯也应尽可能让其转移到非监禁环境中服刑,这是世界上。未成年犯行刑发展的趋势。目前,联合国有关青少年的专门立法主要有三部,分别是:《儿童权利公约》、《联合国少年司法最低限度标准规则》(简称北京规则)和《联合国预防少年犯罪准则》(简称利雅得准则)。这三部立法都对社区预防和矫正少年犯罪的地位和作用给予了界定。《儿童权利公约》第37条B款规定:“不得非法或任意剥夺任何儿童的自由。对儿童的逮捕、拘留或监禁应符合法律规定并仅应作为最后手段,期限应为最短的适当时间”,对于确实犯罪的少年,《儿童权利公约》第40条第4款规定:“应采用多种处遇办法,诸如照管、指导和监督令、辅导、察看、寄养、教育和职业培训方案及不交由机构照管的其他办法,以确保处理儿童的方式符合其福祉并与其情况和违法行为相称”。《儿童权利公约》这两款规定的基本精神是:对于犯罪少年应尽量少的使用监禁刑,而倡导使用包括社区矫正在内的非监禁刑。《北京规则》充分体现了《儿童权利公约》的基本精神。其总则部分的基本观点第三款中明确规定:对于犯罪少年“应充分注意采取积极措施,这些措施涉及充分调动所有可能的资源,包括家庭、志愿人员及其他社区团体以及学校和其他社区机构,以便促进少年的幸福,减少根据法律进行干预的必要,并在他们触犯法律时对他们加以有效、公平及合乎人道的处理。”《北京规则》第18条规定,应使主管当局可以采取各种各样的处理措施,使其具有灵活性,从而最大限度地避免监禁。有些可以结合起来使用的这类措施应包括社区服务等。第19条规定,把少年投入监禁机关始终应是万不得已的处理办法,其期限应是尽可能最短的必要时间。《北京规则》还在第四部分专门对犯罪少年的非监禁待遇做了列举性规定,如第25条规定:应发动志愿人员、志愿组织、当地机构以及其他社区资源在社区范围内并且尽可能在家庭内为改造少年犯做出有效的贡献。《利雅得准则》是联合国在总结了世界各国经验的基础上,提出的预防少年犯罪的权威性准则,其中少年的社会化过程是预防少年犯罪的关键,而社会化过程中社区的地位和作用不容忽视。“在防止少年违法犯罪中,应发展以社区为基础的服务和方案,特别是在还没有设立任何机构的地方。正规的社会管制机构只应作为最后的手段来利用。”该准则在第四部分c款中共用8条规定了社区在预防少年犯罪中应采取的措施和方法。
  我国政府历来十分重视联合国少年司法准则的贯彻,《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等法律、法规与司法解释确立了对违法犯罪的未成年人实行“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坚持“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自从我国少年司法制度诞生以来,[1]不乏关于未成年犯罪人非监禁化的探索实践。2002年,中央综治委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领导小组办公室制定了“青少年违法犯罪社区预防计划”,并在全国确立了50个重点试点社区(街道)。在实践中,安徽、吉林、河南、宁夏等地还广泛吸纳社区、村委会、责任区民警和少年犯亲属等各方面力量,对违法犯罪的未成年人大力开展多种形式的社会帮教工作。2003年,《关于开展社区矫正试点工作的通知》将罪行轻微、主观恶性不大的未成年犯罪人确定为社区矫正的重点对象之一。{1}目前,在京、津、沪等社区矫正试点省市,正在积极探索对符合法律规定条件的未成年犯实施社区矫正。上海少管所作为上海监狱局开展社区矫正工作的试点单位,近年来在实践中大胆尝试对未成年犯开展试学和释前准假等社区矫正项目。
  二、对未成年犯适用社区矫正的意义
  对犯罪人,特别是未成年犯进行社区矫正,是近年来世界各国刑罚执行制度的一个发展趋势,对未成年犯进行社区矫正,不仅具有重要的社会意义,同样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有利于对未成年犯的再社会化
  我国刑法把年满14周岁不满18周岁的未成年人的犯罪称之为“未成年人犯罪”。未成年人与成年人相比,其生理和心理都没有发育成熟,社会经验和认识能力远低于成年人。正是由于未成年人心智还尚未成熟,其对自己行为所可能导致的后果还没有正确的预见性。相对于成年人犯罪,未成年人犯罪有其自身的特点:如盲目性大、偶发性强、纠和性强、反复性强、感染力强、悔改性强;违法犯罪的类型一般比较简单,主要以盗窃、抢劫、寻衅滋事、故意伤害以及性犯罪等几种智能化程度较低的犯罪类型为主;违法犯罪的原因多数是受不良的家庭因素和生活环境的影响。犯罪学研究表明,未成年人实施犯罪行为的原因是极为复杂的,除未成年人的生理、心理因素以外,更有家庭、学校和社会等各方面的原因,但其本质是未成年人在社会化过程中出现了偏差。“对于未成年人来说,最重要的和最为需要的情感,是能把他们作为年轻人来看待。年轻人的特点是:容易诱导,更为渴望得到人们的认可和喜爱,希望得到成年人的依靠,在成年人的帮助下确立自己的人生观和一生的选择。”{2}帮助引导未成年犯改过自新,重新做人,顺利回归社会,发挥良性的社会功能,是社区矫正的终极目标。与成年罪犯的改造相比,使未成年犯通过社区矫正实现其再社会化更具有可能性。社区矫正,不但对未成年犯进行监督和管理,而且要对其提供帮助和服务。通过社区矫正,使未成年犯罪人重新树立勇气和自尊,弥补他们文化知识方面的不足,学得生存的技能,以积极心态去适应社会,服务社会。
  (二)有效地克服对未成年犯监禁刑罚的弊端
  未成年人是不同于成年人的特殊群体,如果对于犯罪未成年人适用监禁处遇将带来较成年人更为严重的消极性,这至少包括以下几个方面:(1)监禁将迫使未成年犯与监护人、亲朋隔离,这是与人类情感相悖的不人道行为;(2)未成年人对于监禁痛苦的感受不同于成年人,监禁更容易带来对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伤害。由于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能力低,在监禁机构内其合法权益也更容易受到侵害;(3)监禁将带来“标签效应”进入监禁机构将给未成年人的一生烙下沉重的“犯罪标签”,严重影响未成年犯罪人之后漫长的生活、成一民与发展;(4)未成年人的辨别能力低,他们在监狱机构内受到交叉感染的可能性相对于成年人更高,监禁将使未成年犯更容易受到不良影响,再犯新罪,甚至是和狱友结成团伙犯罪;(5)监禁将使未成年人与正常的社会隔离,而未成年犯罪人的社会化尚未完成,监禁状态将导致未成年人正常社会化的中断或者畸变,其对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影响将是巨大的,也是成年人所无法比拟的。此外,监禁未成年人所花费的司法成本也要高于监禁成年人。这些弊端的最集中表现便是,监禁容易导致未成年犯罪人向惯犯、累犯转变。犯罪学研究表明,困扰犯罪控制有效实现的成年惯犯、累犯中,大部分均有在未成年时期犯罪的经历。这些人的违法犯罪行为之所以没有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自动愈合”,与他们曾经遭受过监禁有着密切的关联。{3}
  (三)有利于合理配置未成年犯行刑资源
  目前,我国共设置未成年犯管教所33所,未成年犯1.9万余名。近年来,我国未成年犯管教所关押的未成年犯呈逐年增长的趋势,国家为了将关押在未成年犯管教所的未成年犯改造成为守法公民,投入了相当可观的财力、物力、人力。但是,由于每个未成年犯的犯罪原因不同、成长环境不同、家庭环境不同、犯罪种类不同等因素的影响,决定了未成年犯相互之间的主观恶性、人身危险性也不完全相同。可是,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未成年犯关押在未成年犯管教所,均须服满所判处的刑罚。这种情况就使得未成年犯管教所无法合理配置行刑资源,无法对那些主观恶性较大、人身危险性较高的未成年犯实施重点教育改造。对未成年犯适用社区矫正,使那些主观恶性较小、人身危险性较低的未成年犯在未成年犯管教所服刑一定时间后,由社区对其进行矫正,将有利于合理配置未成年犯行刑资源。
  三、推进我国未成年犯社区矫正工作的两点建议
土豪我们做朋友好不好

  中国最早社区矫正改革的探索实践是从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适用“社会服务令”开始的。2001年5月,河北省石家庄市长安区人民检察院对一未成年犯罪嫌疑人下达“社会服务令”。2002年7月,上海市长宁区法院对一起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试行“社会服务令”制度。{4}2003年,《关于开展社区矫正试点工作的通知》,将未成年犯适用社区矫正的范围界定为下列5种人员:被判处管制的罪犯;被宣告缓刑的罪犯;被裁定假释的罪犯;经批准暂予监外执行的罪犯;被判处剥夺政治权利,并应在社会上执行其单处或附加剥夺政治权利的罪犯。鉴于我国的审判机关在刑事审判活动中几乎不适用管制和单处剥夺政治权利,所以,目前未成年罪犯适用社区矫正的对象主要是被判决、裁定或决定缓刑、假释、暂缓监外执行以及附加剥夺政治权利的人员。虽然我国少年司法制度已经将非监禁化作为对未成年犯处遇的一项重要原则,但是其实现程度仍不尽如人意。目前,在对未成年犯适用社区矫正工作中仍存在一些问题。具体而言,主要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一方面,现有法律不完善。目前,我国对未成年犯执行刑罚的法律、法规主要是《监狱法》、《未成年犯管教所管理规定》。《监狱法》第6章“对未成年犯的教育改造”,共有四个法条。其中,第77条规定:“对未成年犯的管理和教育改造,本章未作规定的适用本法的有关规定。”该法条属于准用性规范。因此,《监狱法》中直接规定对未成年犯执行刑罚的法条仅有三个。依据《监狱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和有关法律法规,司法部于1998年12月1日日发布实施《未成年犯管教所管理规定》。该《规定》共8章65条,是对未成年犯执行刑罚的主要法规依据。上述两部法律、法规都没有对未成年犯适用社区矫正作出规定,其中有的法条规定容易使人产生歧义。如:《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关于开展社区矫正试点工作的通知(Z).2oo3.

{2}刘强.美国社区矫正的理论与实践(M).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03.277

{3}姚建龙.未成年人犯罪非监禁化理念与实现(J).政法学刊,2004.14—15,

{4}黄道诚、裴维奇.对长安区检察院“社会服务令”的理论评价刊.河北法学,2002.64.

{5}刘世恩.我国社区矫正的发展对木成年犯行刑的影响同,青少年犯罪问题,2004.64.

{6}(日)森下忠.犯罪者处遇(M).北京:中国纺织出版社,1994.8 .

{7}康均·召、李娜.我国未成年人犯罪刑罚执行制度研究—兼论社区矫正制度(J).现代法学,2005.142—144.

{8}魏东、胡启蒙.论社区矫正在中国的出路(J).犯罪与改造研究,2005,26,

{9}林小培.行刑社会化未成年犯社区矫正的实践与思考(J).青少年犯罪问题,2004.55.

{10}王顺安、甄宏.试论我国未成年犯社区矫正项目体系之构建(J).青少年犯罪问题,2005.37—41.

{11}冯卫国.行刑社会化研究——开放社会中的刑罚趋向,(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3.184.

{12}杨凤宁等.社区矫正我国刑罚发展的选择及构建(J) .犯罪研究,2004.49.

{13}冯卫国.行刑社会化研究—开放社会中的刑罚趋向(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3.193.

{14}周国强.国外社区服务刑述评及借鉴(J).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2006.116.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3317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