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学报》
公平结果考察下三阶段划界方法的司法实践与发展
【英文标题】 Judicial Practice and Development of the Three-stage Demarcation Method under Equitable Results
【作者】 白佳玉李恩庆
【作者单位】 中国海洋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海洋大学法学院{研究生}
【分类】 海洋法与空间法
【中文关键词】 海洋划界;公平结果;三阶段方法;《联合国海洋法公约》
【英文关键词】 marine delimitation; equitable results; three-stage method;UNCLOS
【文章编码】 2095-3275(2019)03-0157-10【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3
【页码】 157
【摘要】 国际海洋划界始终坚持以取得公平划界结果为目标,同时也在寻求划界方法的确定性。三阶段方法作为海洋划界方法的最新发展,一定程度上平衡了划界的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关系。但国际司法机构在实践中已经明显向追求划界确定性上过度倾斜,将三阶段方法作为海洋划界的标准方法对待,过度重视其在划界过程中的工具价值,由此暴露出三阶段方法存在的诸多问题。海洋划界须以公平划界结果为目标,兼顾海洋划界的确定性、可预测性和灵活性,依据案件事实选择合适的划界方法。在适用三阶段方法进行海洋划界时,为最终实现公平划界结果,有必要充分考虑各种划定临时分界线的方法,将影响划界的相关情况贯穿案件始终予以考虑,加强对临时分界线的调整依据、调整方法以及涉及的科学技术等内容的客观解释,避免比例检测沦为国际司法机构的自证工具。
【英文摘要】 The international maritime delimitation has always insisted on achieving the goal of equitable demarcation and is also seeking certainty in demarcation. The three-stage approach,as the latest development of maritime delimitation methods,balance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certainty and flexibility of demarcation to some extent. However, in practice,the international judiciary has clearly over-inclined the definitive demarcation of the demarcation,treated the three-stage method as the standard method of maritime delimitation, and over-emphasized the value of its tools in the demarcation process. There are many problems with this method. The maritime delimitation must be guided by the results of fair demarcation,taking into account the certainty, predictability and flexibility of maritime delimitation. It is necessary for the international judiciary to select appropriate demarcation methods based on the facts of the case. When selecting the threestage method and in order to achieve the final result of fair demarcation,it is necessary to fully consider the various methods of delineating the temporary demarcation line,the relevant situation affecting the demarcation will always be considered throughout the case to avoid proportional detection,strengthen the rationale for the adjustment of the temporary boundary line,the adjustment method and the scientific and technical aspects involved,and avoid the probabilistic testing becoming a self-certifying tool for international jurisdiction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63466    
  
  国际海洋划界是目前海洋法中最具争议性的问题之一,特别是随着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制度的确立,致使沿海国家和群岛国家将面临与邻国或相向国家间的海洋划界问题。国际司法机构受理的国际海洋划界争端案件也因此增多[1]。国际司法机构和当事国都希望海洋划界争端能够得到公平解决,取得公平的划界结果。在2009年“罗马尼亚/乌克兰案”(又称“黑海划界案”)中,国际法院首次正式明确提出了海洋划界三阶段方法[2]。此后,国际司法机构在审理其他海洋划界争端时,引用黑海划界案中与三阶段方法有关的论述,逐步提升了三阶段方法在海洋划界司法实践中的地位。作为海洋划界方法论的最新发展,三阶段方法为国家间的海洋划界提供了较为明确的指引。然而,国际司法实践中将三阶段方法作为海洋划界公式的做法又反映出其过度强调划界的确定性。如何平衡好海洋划界的确定性、可预测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关系成为一道难题。本文以海洋划界取得公平划界结果为导向,全面梳理国际司法机构采用三阶段方法进行海洋划界的判例,尝试在公平结果的考察下揭示三阶段方法存在的问题。
  一、海洋划界以取得公平划界结果为目标
  公平从来不只是属于道德的范畴。国际海洋划界中的公平一般是作为一项原则存在,以求划界争端得到公平解决。公平原则应该贯穿于海洋划界过程的始终,但是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下简称《公约》)的相关规定和国际司法实践来看,海洋划界中的公平更突出对划界结果之公平的追求。
  (一)公平结果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海洋划界条款中的体现
  《公约》鼓励争端各方就海洋划界达成协议,以便问题得到公平解决。只有当双方达不成划界协议时,才诉诸国际司法机构请求划定海洋重叠区域的界限。《公约》第74条和第83条分别规定了海岸相向或相邻国家间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界限的划界。这两个条文的表述几乎完全一致,其中前两款规定:“海岸相向或相邻的国家间专属经济区/大陆架的界限,应在国际法院规约第38条所指国际法的基础上以协议划定,以便得到公平解决。”这成为国际司法机构解决海洋划界争端时所适用的主要法律依据。
  如何理解“公平解决”在现实中存在着很大的争议。在第三次联合国海洋法会议期间,与会国就如何划定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界限形成了两大对立集团,分别指“公平原则”集团和“中间线”集团。“公平原则”集团国家认为,海洋划界应由当事方协商划定,适当时可采用中间线或等距离线,但要顾及各种特殊情况;“中间线”集团国家则主张以中间线或等距离线划定海洋边界[3]。“公平原则”集团国家和“中间线”集团国家都强调各自的主张是公平的。双方都承认海洋划界应该以得到公平的划界结果为最终目的,只是在应当采取何种划界方法达到此目的的问题上产生了分歧,“公平原则”集团强调海洋划界方法并不唯一,“中间线”集团国家坚持认为等距离线或中间线才是海洋划界的唯一方法。最终,《公约》在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划界问题上既没有提及等距离方法,也没有适用“公平原则”的措辞,也正因为这种折中安排方得到两大集团的支持。《公约》规定的“公平解决”并不完全等同于“公平原则”,但是“公平解决”却突出了“公平原则”的核心内容,即海洋划界首先应该注重的是结果公平。
  (二)公平结果在国际海洋划界司法实践中的体现
  国际法院在1969年的北海大陆架案中首次提到公平原则。从国际法院对公平原则的表述来看,海洋划界应该以取得公平划界结果为目标[4]。公平结果不仅是划界规则中最为重要的部分,而且在某种意义上即是划界规则的核心追求。1982年国际法院有关突尼斯/利比亚案判决反映出“适用公平原则的结果一定是公平的”观点。但是这种说法并不完全正确,因为公平包括了取得结果的公平,以及取得该结果所适用方法的公平。适用公平原则的结果必须是公平的,结果才是最重要的,而原则必须从属于目标。某一原则的公平性必须按照它是否有助于达到公平结果来评估[5]。国际法院从该案开始即强调公平结果在裁决中的重要性。可见,早期海洋划界以公平结果为指引,具体案件中采取何种划界方法处于次要位置,任何能够产生公平划界结果的划界方法均可以适用。由此引出的问题与前述利益集团之争如出一辙,各方均主张自己的划界方法是最具公平性的,难以达成一致意见。
  随后,国际法院也注意到,如果单纯追求公平划界结果,将会导致划界过程呈现出较大的灵活性。国际法院转而在1985年的利比亚/马耳他案中阐述到,海洋划界应按照公平原则并考虑到一切有关情况,以期达到公平结果[6]。一般将此作为对公平原则的基本表述,包括了结果公平、考虑一切有关情况,以及适用公平原则。结果公平仍是海洋划界的第一要素,即所要达到的划界效果之公平。“考虑一切有关情况”和“适用公平原则”两个要素为海洋划界提供了一定程度的确定性,但是还是没有为划界提供一种确定可行的划界方法。因此,海洋划界逐渐向寻求确定的海洋划界规则方向转变。
  在寻求确定的海洋划界规则的道路上,“等距离/特殊情况”规则发挥了重要作用。《公约》规定了领海划界适用该规则,并且在司法实践中被认定为具有习惯国际法的性质[7]“等距离/特殊情况”规则明确采用等距离线作为划界的临时分界线,然后考虑是否存在要求调整临时等距离线的特殊情况。这一规则具有较强的可操作性,司法实践中有时也采用这一划界方法划定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界线。正如史久镛法官认为的那样,无论是适用于单一海洋划界的“公平原则/相关情况”规则,还是适用于领海划界的“等距离/特殊情况”规则,两者之间差异在逐渐缩小。事实上,这也反映出了一种趋势,即现阶段国际法院更加注重追求海洋划界的确定性,努力寻找到一种标准的海洋划界规则。三阶段方法正是这种趋势下的产物。
  二、三阶段方法之国际司法实践
  自黑海划界案以来,在短短不到十年的时间内,国际司法机构采用三阶段方法解决海洋划界争端的案件就有七个[8]。以国际法院在黑海划界案中对三阶段方法的表述为基础,三阶段方法的具体内容如下。
  (一)阶段一:确定临时分界线
  在第一阶段,国际司法机构将首先在争端海域划出一条临时分界线。一般而言,临时分界线在海岸相向国家间体现为中间线,在海岸相邻国家间则表现为等距离线。在划定临时分界线之前,国际司法机构还需要识别争端双方的相关海岸和相关海域,同时需要确定划界基点,这三个要素直接影响临时分界线的位置和走向。
  黑海划界案中,国际法院认为,为了与以往划界判例保持一致,法院第一步将划出一条临时等距离线[9]。在孟加拉/缅甸案中,国际海洋法法庭也引用了黑海案件中国际法院对划界方法的论述。法庭认为,“法庭将考量国际法院和法庭关于这一问题的判例,按照近来大多相关判例中逐渐发展的三阶段划界方法进行。因此,法庭将进行下列步骤:第一阶段,根据双方海岸的地理情况和数学计算,确定一个临时等距离线。”[10]在秘鲁/智利案件中,国际法院同样认为,“为寻求公平解决,通常采用的方法包含三个阶段。在第一阶段,构建一条临时等距离线,除非有令人信服的理由阻止这么做。”[11]在其他案件中也都有关于三阶段方法的类似表述。
  在采用三阶段划界方法的案例中,几乎所有案例都在第一阶段划定了一条临时等距离线或中间线。国际法院在尼加拉瓜/洪都拉斯案中表示,等距离法并不自动优先于其他划界方法,在特定情况中,适用等距离法并不恰当[12]。在其他案例中,这也是当事方反对等距离线作为划界方法所援引最多的理由之一。主张反对等距离线方法的当事方,大多数都要求采用角平分线法作为替代性方法划定彼此的海洋边界。
  孟加拉分别在同缅甸、印度海洋划界案中,质疑等距离线方法会产生不公平的划界结果。在同缅甸的海洋划界案中,孟加拉主张等距离线是不公平的,因为它产生了切断效果(cut-off )。同时,孟加拉认为角平分线法,特别是其主张对孟加拉和缅甸之间专属经济区和200海里以内大陆架划定海洋边界的215。大地方位线,避免了等距离线法固有的不公平[13]。在同印度的划界案中,孟加拉也提出了类似的主张和理由。在尼加拉瓜/哥伦比亚案中,虽然当事双方对划界方法并未发生过多争议,但是罗尼·亚伯拉罕法官提出质疑,认为该案中的地貌情况比较特殊,等距离方法并不适合该案[14]。在加纳/科特迪瓦案中,科特迪瓦认为特别分庭必须使用除等距离线以外的方法划定领海边界,在该案情形下,角平分线方法是最适当的方法[15]。法院最后否定了各方提出的其他替代性海洋划界方法主张,坚持认为三阶段的第一步就是划定临时等距离线或中间线。
  (二)阶段二:对临时分界线作调整
  在第二个阶段,国际司法机构将对第一阶段确定的临时分界线做出调整。每个案件的具体情况各不相同,因此,在不同案件中,需要对临时分界线做出调整时所依据的相关情况具体表现不尽相同。如果存在相关情况,国际司法机构通常情况下会对临时分界线的部分或者关键节点做出调整。实际上,国际司法机构只在很少数情况下才会划一条与临时分界线不同的界线。
  在黑海案中,国际法院指出,“一旦临时等距离线绘制完成,法庭然后考虑是否存在相关情况要求调整或改变临时等距离线,以实现公平划界结果。”[16]在尼加拉瓜/哥伦比亚案中,国际法院同样阐述到,“在第二阶段中,法院将考虑是否存在任何需要对临时等距离线或者中间线做出调整或者修改的情况,以达到公平划界结果。”[17]其他案件中也大多援引黑海案件中的表述。
  目前,影响调整临时分界线的相关情况主要有海岸线长度或不稳定性、切断效果、岛屿效力、双方的行为等等。除此之外,每一个案件还有自身特殊的相关情况,如黑海案件中还考虑到了国家安全利益,加纳/科特迪瓦案中也考虑到邻国利益是否作为一项相关情况。国际司法机构并不一定会依据确认存在的相关情况对临时分界线做出调整。当事国的主张并不影响法庭独立做出判断,这并不意味着任何相关情况都有资格被贴上“相关情况”的标签而要求修改临时等距离线。从国际司法实践来看,最终认定存在相关情况而调整临时分界线的案例较少,多数案例中临时分界线就是最后的海洋划界线。
  1.作为调整临时分界线所依据的相关情况。在上述七个案例中,国际司法机构最后对临时分界线做出调整的有四个。其中,最终影响临时分界线作调整的相关情况有三个,即海岸线不稳定或长度不成比例、海岸凹面或切断效果和岛屿效力。
  (1)海岸线不稳定或长度不成比例
  海岸线的不稳定性将直接导致划界中基点的位置以及对相关海岸、海域的识别。在孟加拉/印度案中,孟加拉认为,孟加拉三角洲的海岸线不稳定,这种不稳定构成一种相关情况,需要对临时等距离线进行调整。不稳定的海岸将不可避免地改变划定等距离线基点的位置,孟加拉三角洲附近的海岸线不断被侵蚀,这将对孟加拉在划界中的地位十分不利。法院最终认为,海岸未来的变化不能作为调整临时等距离线的相关情况[18]。在加纳/科特迪瓦案中,科特迪瓦曾指出,海岸线不稳定将会导致基点也是可变的,这对建立海洋边界构成严重的风险[19]。
  海岸线的长度不成比例也会对划界产生影响。在识别相关海岸和海域时,通常采用直线基线来计算当事国的海岸长度,如果当事国的海岸线高度的曲折,将会导致海岸长度不成比例,例如在黑海划界案中,乌克兰就援引两国海岸长度不成比例,要求调整临时等距离线[20]。尼加拉瓜/哥伦比亚案中,法院认为哥伦比亚有关海岸与尼加拉瓜海岸之间的比例约为1:8.2,这一个巨大差距导致需要调整或改变临时分界线[21]。
  (2)海岸凹面或切断效果
  在黑海案件中,罗马尼亚和乌克兰都指出对方的划界主张会对己方在海洋上的权利产生切断效果。国际法院最后认为本案中并没有显著的地理因素需要调整临时等距离线[22]。秘鲁/智利案中,国际法院在最后认定是否存在需要对临时分界线调整的情况时,认为本案中的等距离线避免了过分切断任何一国从海岸向海洋的投影路线,没有理由对该临时等距离线进行调整[23]。在加纳/科特迪瓦案中,科特迪瓦主张本国海岸的凹陷和加纳海岸的凸出应作为相关情况,并非凹陷本身构成相关情况,而是其产生的切断影响构成了相关情况。最后特别分庭认为,对科特迪瓦不利的截断效果本身并没有重要到需要调整临时等距离线[24]。以上三个案件都没有将切断效果作为调整临时分界线参考的依据。
  切断效果是由于当事国的海岸线呈现出凹陷造成的,正如孟加拉/缅甸案中,孟加拉认为,当一个国家的海岸线处于凹面之中,将影响当事国海岸向海一面投影的路径。最终法庭认为,孟加拉海岸的凹性是本案的一个相关情况,因为海岸的凹陷对临时等距离线产生切断效果,需要对该线作出调整[25]。孟加拉在后续同印度的划界争端中也指出该问题,最终同样由于海岸凹陷造成的切断效果构成了一个相关情况[26]。尼加拉瓜同哥伦比亚和哥斯达黎加的诉讼中,都涉及由于海岸的凹面所产生的切断效果,以此要求法院对临时分界线做出调整。法院最终都依次对临时分界线做出调整。
  (3)岛屿效力
  岛屿效力在海洋划界中的问题由来已久。岛屿在海洋划界中的效力有三种:岛屿享有完全效力、岛屿获得部分效力、岛屿获得零效力。黑海案件中,乌克兰的蛇岛被赋予全效力,即蛇岛享有12海里的领海。国际法院最终认定,“蛇岛的海岸很短,以至于对当事双方相关海岸的总长度不构成影响”以及“法院认为选择蛇岛的任何地点作为构建罗马尼亚和乌克兰之间的临时等距离线的基点都是适当的”[27]。孟加拉/缅甸案中,缅甸认为圣马丁岛为一个特殊情况,会使临时中间线产生偏离。国际海洋法法庭最后认为,圣马丁岛不应该作为一个相关情况对临时分界线作调整[28]。在加纳/科特迪瓦案中,当事国对Jomoro半岛的地理位置产生争议。科特迪瓦认为,在该案中,另一个需要采用角平分线法的地理环境是位于加纳的最西南部Jomoro半岛[29]。需要指出的是,该案中科特迪瓦一直主张应该采用角平分线法替代临时等距离线,即使是作为调整临时等距离线的相关情况,也应该最终导致用角平分线法来划定双方的海洋边界。
  在哥斯达黎加和尼加拉瓜海洋划界案中,两国在加勒比海和太平洋上的划界争端都涉及了部分岛屿的效力问题。两国在加勒比海划界问题上,国际法院给予马伊斯群岛(Corn Islands)以半效力,这样调整后的等距离线是有利于哥斯达黎加的[30]。在太平洋海域划界问题上,法院认为,给予Santa ElenaPeninsu以半效力能够有效减少该半岛对尼加拉瓜向海投射造成的切断效果,这有助于实现公平[31]。
  2.不作为调整临时分界线所依据的相关情况。在上述七个案例中,法院认定不作为调整临时分界线所依据的相关情况有以下四种:
  (1)争议区域的资源
  争议区域资源一般不被认定为相关情况来对临时分界线做出调整。在尼加拉瓜/哥伦比亚案中,双方都提出了公平获取自然资源的要求,但均未提供相关证据来证明此种要求应该被视为相关情况来调整临时分界线。国际法院引用巴巴多斯诉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共和国案指出,应该谨慎对待与资源有关的问题作为海洋划界中的相关情况[32]。
  加纳/科特迪瓦案中,国际海洋法法庭认为海洋划界不是分配正义的手段,本案中海洋矿物资源的所在位置不能被视为相关情况[33]。在孟加拉/印度案中,孟加拉认为渔业资源应该作为一个相关情况,因为临时等距离线将孟加拉局限于狭窄楔形的海洋空间范围内,常设仲裁法院引用了孟加拉/缅甸案的判决,认为渔业资源并不构成相关情况[34]。
  (2)当事方的行为
  在黑海案中,乌克兰认为国家在相关区域的活动构成了一种相关情况。乌克兰在相关区域颁发石油和天然气开发许可证,以及在该区域进行的渔业活动和海军巡逻,这一系列的行为即表明双方之间对海洋划界已经产生默契。然而,罗马尼亚认为这并不构成划界考虑的因素,而且其对乌克兰的部分活动表示了反对。最终国际法院并没有将上述行为认定为划界所需要考虑的相关情况[35]。在尼加拉瓜/哥伦比亚诉讼中,哥伦比亚主张其在相关区域进行了数十年的捕鱼活动和海军巡逻构成一种相关情况。尼加拉瓜表示,哥伦比亚在渔业和巡逻方面的行为既没有表明双方之间达成海洋边界的默示协议,也没有构成以此作为调整临时分界线的相关情况。国际法院最终认为,虽然不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6346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