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政法论坛》
再论刑事附带民事案件精神赔偿问题
【副标题】 走出刑事案件精神赔偿的误区
【英文标题】 Rediscussion on the Issue of Supplementary Civil Mental Compensation
【英文副标题】 to get rid of the long-standing misconception of mental compensation in criminal cases
【作者】 杨红【作者单位】 青岛大学
【分类】 诉讼制度
【中文关键词】 精神损害赔偿;刑事侵权;民事侵权;附带民事诉讼;精神损失
【英文关键词】 Mental Injury Compensation;Criminal Infringement;Civil Tort;Collateral Civil Proceedings;Metal Loss
【文章编码】 1000—0208(2004)03—151—0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4年【期号】 3
【页码】 151
【摘要】

精神损害赔偿在我国理论界及司法界一直是敏感的问题。传统的诉讼观念认为,精神赔偿不适用刑事案件损害赔偿请求。然而,随着社会的发展,公民权利本位法律意识的强化,要求刑事侵权给予精神赔偿的呼声越来越高,而法律又与社会情势、公众情绪、当代诉讼观念相抵触,以致公众难以接受立法者对这一问题的态度,其冲突的焦点,在于对这一问题的认识及如何统一完善这方面的立法,消除认识上的误区。

【英文摘要】

Mental injury compensation has always been a sensitive question in the academic field and the judicial field. According to the traditional litigation concept,mental compensation does not apply to the mental compen2 sation claim of criminal cases. However,with the development of society,and the strengthening right-oriented legal awareness of citizens,the voice of giving criminal infringement mental compensation has been increasingly raised. While law comes into conflict with social state of affairs,the mood of the public,and contemporary litigation conceptions to such an extent that it is hard for the public to accept the legislators’attitudes towards the question. The conflict focused on the cognition about the question and how to unify and perfect the legislation,and how to eliminate the longstanding misconception concerning cognition.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895    
  
  “由市场配置社会资源的经济运作方式,培植了以权利为本位的现代法律观念,而现代法律观念最重要的发展趋势,是对人的尊重,人的权利的关注和保护”。[1]当前越来越多的刑事案件提出精神损害赔偿要求,一方面反映了随着社会民主、法制的进步,人们权利意识的增强,另一方面也对我们的立法及司法领域提出了一个现实而严肃的问题——精神赔偿是否能突入刑事案件这一禁区”?一名12岁的女孩被多人强奸生育,却得不到精神赔偿,陕西麻旦旦“处女嫖娼”案中,法院最终支持了受害人的精神赔偿要求,但只判赔74元。现实生活中一件件触目惊心、发人深省的案件,使法律显得尴尬的同时,同样对刑事案件精神赔偿问题提出了种种质疑。该如何在法律上对其定位?能否将其与纯粹的民事案件精神赔偿等量齐观?究竟应该怎样辩证地看待“刑附民”精神赔偿问题?尤其2002年7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是否受理刑事案件被害人提出精神损害赔偿民事诉讼问题的批复颁布后,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在学术界引起巨大反响。许多学者纷纷发表观点,认为该批复欠妥,大有“檄文声讨”之势,一时间“刑附民”精神赔偿问题成为学术界焦点话题,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笔者认为,造成人们意识上的混乱,很大原因在于立法的缺失和矛盾,在于传统观念与当今社会权利本位法律意识的冲突。走出刑事案件精神赔偿的误区,辩证地看待刑事案件精神赔偿问题,完善刑事案件精神赔偿之法律,构建科学的司法体系,是本文论述的重心。
  一、精神赔偿的法律涵义
  精神赔偿即精神损害赔偿,它是由于精神权益受到侵害而引起的法律后果。在我国,精神赔偿早已确定,然而,它仅适用于纯粹的民事侵权案件。什么是精神损害赔偿?至今立法上没有明确的定义。一般通说,是指“民事主体因其人身权利受到不法侵害,使其人格利益和身份利益受到侵害或遭受精神痛苦,要求侵权人通过财产赔偿等立法进行救济和保护的民事法律制度。”[2]从立法规定来看,这种救济和保护的民事法律制度,其使用范围极其有限,仅限于“四权”,即公民的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2001年3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颁布的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在“四权”的基础上又扩大化,增加了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人格尊严权及人身自由权。
  对于“刑附民”即刑事案件精神赔偿问题,自新中国建立以来,无论是立法上还是实践中,此问题一直处于法律的“真空”地带,传统的诉讼观念及现行的刑事诉讼法规中,精神损失是不能进行赔偿的。2000年12月19日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范围问题的规定1条第2款明确指出“对于受害人因犯罪行为而遭受精神损失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该司法解释再次确定了,我国“刑附民”赔偿范围只限于“物质损失”,不包括“精神损失”。在我国,根据民法通则120条规定来看,精神损害的民事责任形式主要是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等非财产性责任方式,兼用“赔偿损失”财产性责任方式。
  从我国确立精神损害赔偿制度的立法宗旨看,笔者认为,精神损害赔偿有以下几方面法律涵义:1.精神损害赔偿是由民事侵权引起的一种法律后果,侵权人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2.精神损害赔偿是一种法律救济方式,具有抚慰性质。它主要通过非财产性责任方式,补偿加害人给受害人造成的一定精神损害,平复其心灵的创伤,使受害人得以精神慰籍。3.精神损害赔偿只适用于民事侵权行为引起的精神损害,不适用于刑事案件犯罪行为所造成的侵权伤害,对于精神损害予以民事赔偿,只应在精神损害非罪的领域适应。
  精神损害赔偿的立法精神,蕴涵其法律内涵,精神损害赔偿的法律内涵又直接影响着司法实践,我国司法实践的种种判例,充分显现了立法者对于精神赔偿重精神抚慰、轻物质赔偿的立法宗旨,而这一立法宗旨,已与自由配置社会资源的市场经济快速发展、民主与法制的进步、公民权利保护意识的强化,不能相适应,尤其反映在刑事案件精神赔偿问题上,被许多学者认为是一种抱残守缺的表现,在当前情势下,这种做法势必会使司法实践陷入尴尬境地,目前学术界通过媒体对这一问题展开大辩论,充分说明我国精神损害赔偿制度难尽人意。
  二、精神赔偿的立法现状及缺失
  精神损害赔偿制度,最早始于1961年法国对勒迪斯昂案的判决。该案一名叫勒迪斯昂的男子及其7岁的儿子被某行政机关的卡车撞死,其妻以本人和三个未成年孩子的监护人名义,向当地行政法院提起了当然的物质损失赔偿及必要的精神损害赔偿,对其提出的精神赔偿请求,法国最高行政法院采纳了政府专员厄曼的意见:精神痛苦虽不能以金钱计算,但不等于不应和不能给予赔偿,这种赔偿不是以相当的价值替代特定的损害,其具有抚慰性质,虽不能完全消除精神痛苦,但比无任何赔偿好。赔偿旨在给予一种满足和快意,以减轻死者家属感情上的痛苦。它与商业中的等价交换性质是不同的。最高法院判决该行政机关给予勒迪斯昂妻子精神损害赔偿费1000法郎。这为后来的精神损害赔偿奠定了立法的理论依据,并相继为各国的立法所肯定。菊花碎了一地
  在我国,法律体制基本沿袭了前苏联的做法,在精神赔偿方面,前苏联的刑事诉讼法规定赔偿范围仅限于物质损失,受其影响,我国传统诉讼观念及立法从未有精神赔偿的内容,直到1986年颁布的民法通则首次在立法上明确了涉及到人格权、名誉权的被害人有权请求赔偿,可谓是我国立法上的一个重大突破。但在刑事诉讼领域,仍被认为“人格和名誉是不能用物质来估量的。”{1}1979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53条规定:“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而遭受物质损失的,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1997年1月1日颁布实施的重新修改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被认为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一部法律,在许多诉讼制度上有重大突破,然而,在“刑附民”精神赔偿上没有任何改进,沿袭了过去立法规定,显然,我国精神赔偿制度只适用于纯粹的民事侵权诉讼。2001年3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颁布了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在民法通则规定的“四权”基础上,进一步扩大了民事侵权精神赔偿的范围。然而,由于立法对精神损害赔偿的概念、内涵缺乏明确的界定,及赔偿标准不统一,以致出现了学理上“百家争鸣”,实践中“各自为政”的局面。
  在刑事诉讼领域_下对越来越多的刑事案件精神赔偿诉讼请求的提出,立法却显得步履维艰。目前,除了我国刑事诉讼法77条原则性规定外,涉及到“刑附民”精神赔偿的法律,只有2000年1月19日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范围问题的规定及2002年7月11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是否受理刑事案件被告人提起精神赔偿民事诉讼问题的批复两部司法解释,其共同的一点即:明确规定对于刑事案件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而遭受精神损害提起的附带民事诉讼,或者在该刑事案件审结后,被害人另行提起精神损害赔偿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也就是说,刑事案件精神赔偿仍然是法律的“禁区”。但在司法实践中,有的法院将刑事案件死亡补偿费解释为精神赔偿性质,主张了死亡补偿费就不能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主张了精神损害抚慰金,就不能主张死亡补偿费。笔者办案过程中就遇到过这样的判例。例如:交通肇事罪致人死亡,在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请求中,可以要求精神损害抚慰金,但不能再主张死亡补偿费。
  上述现状反映了立法的缺失和司法的混乱。笔者认为,立法的缺失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1.法律作为上层建筑应为经济基础服务,将“刑附民”案件精神赔偿请求拒之于法院受理大门之外,这样的法律规定已滞后于当前市场经济的需要。2.“法律是公正理念的体现”,刑事案件精神损害是客观存在的,其损害程度往往大于纯民事侵权损害程度,将刑事案件精神赔偿排除在法律保护范围之外,有悖于法律的精髓。3.靠国家“公力”惩治犯罪,更多的是考虑国家利益,并不能替代对个人的精神损害赔偿,当前的刑事立法及司法中,对许多犯罪的惩处,并没有体现对受害者的精神抚慰,相反连必要的处罚都谈不上。所以,“刑代不了赔”。4.从法律规定及司法解释来看,就附带民事诉讼而言,似乎与纯粹民事诉讼别无二致。因此,附带民事诉讼部分,就物质损害请求,即可以随同刑事部分一同提起,也可以向民庭单独提起,适用民法通则民事诉讼法审理。可为什么又单单将附带民事案件精神损害赔偿请求排除在受理范围之外,说明两者有区别。然而,法律上的“暧昧”态度,不仅令人感到缺乏立法统一协调性,而且极易造成认识上的混乱,正因如此,刑事案件精神损害赔偿问题成为大家关注和争议的焦点。
  三、刑事案件精神赔偿的理论分歧
  关于刑事案件精神赔偿问题争论已久,众说纷纭,归结起来主要有三种代表性观点。
  一种观点认为,刑事案件精神赔偿应纳入附带民事诉讼赔偿的范围,与纯民事诉讼精神赔偿一视同仁。理由:第一,刑事附带民事,本质上乃民事诉讼,适用的法律是民事法律规范而不是刑事法律规范,依民事法律规范就应赋予刑事附带民事原告人主张精神赔偿的权利。第二,根据民事法律规定,涉及到精神赔偿的侵权损害,在刑事犯罪中同样存在,也存在一个精神损失问题。第三,刑事犯罪中,精神损害是实实在在的伤害,对犯罪人处以刑罚,可以平复受害人的愤恨,对受害人精神起到一定的安抚作用,但不能替代对受害人的精神赔偿。第四,实践中,许多案例证实,受害人往往物质损失极小,而精神损失巨大,法律却舍大求小,既不能有效打击犯罪,更谈不上保护受害人的合法权益。第五,国际上许多国家早已从立法上将精神赔偿纳入附带民事诉讼。例如:法国刑事诉讼法3条规定:“民事诉讼可以包括作为起诉

  ······

北大法宝,版权所有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胡锡庆刑事诉讼热点问题探究(M).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01.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89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