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政法论坛》
社区矫正的法律问题
【英文标题】 Legal Issues of Community Correction【作者】 王顺安
【作者单位】 中国政法大学【分类】 法律经济学
【中文关键词】 社区矫正;非监禁刑;非监禁措施;法律监督
【英文关键词】 Community Correction;Punishment of Nonimprisonment;Nonimprisonment Measure;Legal Supervision
【文章编码】 1000—0208(2004)03—102—08【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4年【期号】 3
【页码】 102
【摘要】

目前中国应制定一部社区矫正法,扩大社区矫正的工作范围,明确社区矫正的目的、任务和性质,倡导建立独立的社区矫正机构,重视与强调对社区矫正工作予以法律监督的意义。

【英文摘要】

At present,a community correction law should be enacted in China to enlarge the working scope of community correction,to define the aim of community correction,to sparkplug the establishment of the independent community correction institute,and to emphasize the legal supervision over the work of community correction.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903    
  社区矫正(Community correction)是相对于监狱矫正(Prison correction)而言的一个专门性术语,是指由社区矫正组织依法对法院和其他矫正机关裁判为非监禁刑及监禁刑替代措施的罪犯予以在社区中行刑与矫正活动的总称。社区矫正是20世纪西方国家普遍盛行的,并被联合国预防与控制犯罪组织予以肯定与倡导的,以社区为基础的矫正罪犯的制度与方法,它既是西方教育刑思想的具体体现,也是刑罚经济原则和经济刑罚原则的具体贯彻,更是刑罚社会化、个别化、人道化要求的具体落实。
  21世纪伊始,中国若干省市亦开始社区矫正的试点尝试,但由于中外社区矫正的内涵与外延存在着较大差异,现行法律又未对社区矫正作出明确的规定,社区矫正过程中的法律疑问自然很多,本文对此作点初步研讨。
  一、社区矫正的法律依据
  面对较陌生的社区矫正概念及活动,初涉于此的人大多以为是“舶来品”且无任何法律依据。诚然,社区矫正的名词是“洋玩艺”无疑,但其活动的原始雏形及法律规定却在我国早已生根,即使不谈史学者们自诩为属于世界上社区矫正措施最早尝试的周文王“画地为牢”的传说,那么在中国共产党于20世纪30至40年代革命根据地监所工作中实行的回村执行、保外服役及战时假释的监外执行措施{1}(P.85—86),和新中国成立以后曾对反革命分子实行的管制制度,则是毋庸置疑的客观的社区矫正早期实践。从法制建设上看,1942年陕甘宁边区就制定了《高等法院监狱人员保外服役暂行办法》,1947年东北解放区制定了《监外执行条例》。在1952年,中央人民政府还专门颁布了《管制反革命分子暂行办法》,将管制规定为人民法院适用的刑罚方法和公安机关采取的行政处分{2}(P.137)。1979年刑法将管制规定为刑罚种类之一,使之成为独具中国特色的非监禁刑罚方法。
  应当承认,现行试点的社区矫正工作的确没有专门性的法律规定,但是,这并不能表明社区矫正工作就缺乏法律依据。首先,从宪法上看,我国宪法28条规定:“国家维护社会秩序、镇压叛国和其他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活动,制裁危害社会治安、破坏社会主义经济和其他犯罪的活动、惩办和改造犯罪分子。”第111条第2款规定:“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设人民调解、治安保卫、公共卫生等委员会,办理本居住地区的公共事务和公益事业,调解民间纠纷,协助维护社会治安,并且向人民政府反映群众的意见、要求和提出建议。”该两条规定是社区参与矫正罪犯的宪法性依据或法律渊源。其次,从刑法与刑诉法的规定来看,刑法33条规定了在社区执行的管制刑和剥夺政治权利刑,并在第3章第2节、第7节详细规定了两种刑罚在社会执行的内容程序与要求。又在第4章刑罚的具体运用第5节、第7节详细地规定了缓刑和假释这两种在社区执行的刑罚执行和变更执行制度。刑事诉讼法第4编执行,具体规定了管制刑、剥夺政治权利刑、缓刑和假释的执行主体与程序。同时详细规定了暂予监外执行制度。再次,从监狱法来看,第3章刑罚的执行第3节详细地规定了在刑罚执行过程中的监外执行,第4节规定了由狱内变更到狱外社区执行的假释的内容和程序。此外,监狱法57条规定了“离监探亲”制度。还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北京、上海等地开展的社区矫正工作的试点,主要的直接依据是2003年7月“两高”、公安部、司法部联合作出的《关于开展社区矫正试点工作的通知》。土豪我们做朋友好不好
  此外,我国政府所签定加入或承认的国际条约和作为联合国常务理事国参与起草的有关社区矫正的法律文件,亦是我国社区矫正的法律依据或渊源。如《联合国少年司法最低限度标准规则(北京规则)》、《联合国非监禁措施最低限度标准规则(东京规则)》,以及我国政府已签署但尚待批准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当然,社区矫正工作最直接的法律依据,还必须是由国家立法机关制定与颁布的专门性法律。笔者以为,待社区矫正试点工作成熟之后,应制定一部《中华人民共和国社区矫正法》,与监狱法一起成为我国的刑事执行法典,或称为“矫正法典”。
  二、社区矫正的工作范围
  根据各国法律规定与学者们的认定,社区矫正工作的范围可分为狭义、广义和最广义。狭义上的社区矫正仅指由社区执行的监禁刑执行过程中的替代措施。其主要目的是为了克服监狱监禁与矫正工作的缺陷与不足,具体措施是缓刑、假释、归假类的暂时释放、工作释放、中途之家、居住方案等。广义的社区矫正涉及到应由社区予以落实执行刑罚与矫正内容的非监禁刑和监禁刑的替代或替刑措施,其主要目的是为缓解监禁刑的弊端与经济压力,更好地发挥社区矫正的作用,具体包括社区服务、社区劳动、家中软禁(Home Confinement)、电子监控(Electronic Monitoring)、罚款(Fines)、赔偿(Restitution),多种形式的缓刑、假释,如暂缓起诉、暂缓宣判、附条件的中止刑事诉讼程序、强化的缓刑监督、合同假释、休克假释等,以及各种方式的监狱开放性处遇措施,如美国的中途之家及释放辅导中心、英国的开放舍制(即犯人无需戒护人员随同就可以到狱外的工作场所上班、工作并领取与一般劳工相同的工资,但夜间必须回到特设的监舍房内)、法国的半自由制(即指白天让犯人在无任何监视下到外面工作,但必须按规定时间回到监狱)。最广义的社区矫正包括一切在社区环境中对犯罪人所进行的矫正工作与措施,涉及到刑事诉讼的全过程。其目的是将矫正工作向监狱行刑环节之前、之中和之后延伸,以便更好地体现刑罚人道主义与教育矫正思想。联合国1990年9月7日通过的《联合国非拘禁措施最低限度标准规则(东京规则)》在“非拘禁措施的范围一节中规定:“本规则的有关条款规定应在刑事司法执行工作的各个阶段,适用于所有受到起诉、审判或执行判决的”,“应根据尽少干预的原则应用非拘禁措施。”“采用非拘禁措施应成为向非刑罚化和非刑罪化方向努力的一部分,而不得干预或延误为此目的进行的努力”{3}(P.274)。
  我国目前社区矫正试点工作的范围仅限于非监禁刑——管制、剥夺政治权利和监禁刑执行和变更执行的若干制度——缓刑、假释和监外执行,而且缓刑和假释的方式比较单一。从总体上看,我国目前社区矫正试点工作确立的5种非监禁刑和非监禁措施,属于狭窄的待开放的广义社区矫正的工作范围。笔者以为目前试点的社区矫正工作范围太狭窄,与联合国的有关规定及国外的通行做法不太同步,待试点工作不断深入与成熟之后,应扩大范围。至少应将刑法中规定的拘役犯每月法定的回家1至2天的社区活动和监狱法规定的罪犯“离监探亲”回家期间的活动纳入到社区矫正的范畴。另外,对于目前在上海、北京等地法院和监狱改革实践中尝试的“暂缓起诉”、“暂缓判决”{4}、“周末释放”和“试工试学”的活动,亦应作为相应的社区矫正方案纳入社区矫正工作的适用范围。否则,有关社区矫正工作的刑事司法各环节会严重脱节,既不利于对罪犯的改造,也不利于社会公共安全,更不利于改革措施的尝试发挥出应有的良性效果。
  三、社区矫正的目的、任务和性质
  社区矫正的目的,即社区矫正追求的目标与结果。从社区矫正特殊目的而言,社区矫正就是为了克服监狱的弊病,充分利用社区资源,矫正罪犯思想与恶习,令其健康地回归社会、预防再犯。从我国尝试社区矫正的直接目的而言,社区矫正不仅为了追求上述特殊的目的,更主要是为了对被判处管制、剥夺政治权利和缓刑、假释、监外执行的罪犯刑罚执行,尤其是对监外执行的罪犯在社区中教育改造流于形式或监管工作存在“漏洞”、“真空”问题的弥补与救助。从矫正工作共同的目的而言,我国社区矫正与监狱矫正一样,都是“以改造人为宗旨”,将罪犯教育改造成为遵纪守法的公民,维护社会稳定,实现刑罚的最终目的——最大限度地将罪犯改造成为新人,预防犯罪。无论是特殊的目的还有共同目的,其归宿均是预防犯罪,但社区矫正的目的与监狱矫正的目的还是稍有区别,社区矫正强调刑罚个别化的矫正理念,更多是为了追求刑罚的个别预防目的,正如《联合国非拘禁措施最低限度标准规则》规定,非拘禁措施执行监督的目的“是减少再度犯罪和协助罪犯重返社会,尽量使其不致再重新犯罪”{3}(P.278)。而监狱矫正强调二者的兼顾,但客观上追求刑罚的一般预防目的的效果更为显著。
  社区矫正的任务,即社区矫正机构依法为实现社区矫正目的所肩负的职责与要求。从《联合国非拘禁措施最低限度标准规则(东京规则)》的规定要求来看,社区矫正的任务有3方面:一是依法对非拘禁措施加以监督执行;二是针对每一个案予以行为矫正三是向罪犯提供心理、社会和物质方面的援助,并使他们有机会与社区加强联系,从而促使他们重返社会。从世界各国的社区矫正实践看,社区矫正的任务主要是对罪犯进行回归社会的重新社会化的教育、辅导、培训与矫正,同时对将要和刚迈出监狱大门的刑释人员提供安置就业、适应社会生活方式的方便与救济。我国社区矫正的任务也被有关部门规定为3条:一是依法加强对矫正对象的监督、管理,确保刑罚的有效实施;二是加强对矫正对象的教育矫正,通过多种形式,矫正其不良心理和行为,使其认罪服法,弃恶扬善,人格重新社会化,顺利回归社会;三是帮助矫正对象解决劳动就业、生活保障、法律、心理等方面遇到的问题和困难。笔者将此3项任务简单归纳为3点:行刑、矫正、安置救济。其中行刑是我国社区矫正突出的一项任务,因为管制刑与剥夺政治权利刑的刑罚本身就需要在社区予以实现。社区矫正,现行刑惩罚的任务无疑符合我国刑法刑事诉讼法的规定精神与要求。而国外的非监禁刑——社区服务、家庭监禁(软禁)、罚款、赔偿等措施是伴随社区矫正制度而专门设置的,其本身所强调的就是用这些替代监禁刑的方式矫正罪犯,强调的是对罪犯的教育矫治和对社会公共安全与被害人的利益维护。当然像美国、英国的社区矫正亦强调对这些非监禁措施的监督执行,但由于绝大多数社区矫正的对象是缓刑与假释,更具有非行刑惩罚性质,故不能强调行刑惩罚与严格监督,否则与回归社会的矫正方式所蕴涵的人道、谦抑精神相悖。但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美国基于社区矫正的改造效果欠佳(主要是社区矫正的罪犯重新犯罪率高),同时又基于社会公众对社区矫正否定舆论的压力,对缓刑、假释等社区矫正措施加强了监督强度,并增设了强化的缓刑、假释监督等项目,从而使社区矫正的惩罚性及任务突现。
  社区矫正的性质,即社区矫正工作的法律属性。目前社区矫正的性质是一个缺少研讨但又不十分明确的理论问题,性质搞不准,其制度与活动的设置与落实便自然会存在问题。从国外的法律研究来看,社区矫正的概念本身就表明了它是替代监狱的一种矫正制度,落脚点是通过不将罪犯关押进监狱的非监禁方式来监管与矫正罪犯,令其更顺利地康复社会,这是现代刑罚矫正理论尤其是康复社会理论的结晶。由于各国社区矫正的适用范围的不同,其属性又或多或少地包含了刑罚执行、保安处分的内容成分。我国有些地方的规定认为,社区矫正是由社区矫正组织实施的针对非监禁刑罪犯的刑罚执行活动。这主要是依据刑法和刑诉法明确规定的5种对象(缓刑、假释、管制、剥夺政治权利和监外执行)所包含的刑事内容而言的,同时亦是从刑事执行广义含义理解上的把握。这种认定从我国目前较狭窄的社区矫正的工作范围而言是正确的,但从社区矫正的应有之义和全球化方向——非犯罪化、非刑罚化、非刑罪化而言,则不尽合适。同时此种认定的本身也存在问题:一是5种对象范围不全都是非监禁刑,从严格意义上讲,非监禁刑仅有管制与剥夺政治权利两种,假释和监外执行属于刑罚执行过程中的变更制度,不是刑罚方法。而缓刑则属于非刑化的刑罚执行制度,更不是刑罚,因此不能一概而论。同时,还应警惕的是,如果将假释、监外执行和缓刑与管制、剥夺政治权利不加区别地认定为非监禁刑,对这5种对象全部按刑罚方法对待,就会出现执行过程中必须体现刑罚天然属性——最严厉惩罚的内容,从而与设置这些制度的初衷——给人以出路的思想南辕北辙。二是社区矫正不仅是刑罚执行活动,而且是对非监禁措施的监督管理活动,更是一种对非监禁刑和其他非监禁措施的罪犯予以矫正培训和安置帮教的活动,具有矫正和社会福利、社会保障性。基于此,笔者认为我国目前的社区矫正是由社区矫正组织针对非监禁刑和其他非监禁措施罪犯行刑与矫正的活动,是与监狱矫正相对应的更倾向于矫正与福利性质的矫正制度与方法。
  四、社区矫正的执行主体
  社区矫正执行主体是指执行组织和执行人员,由于社区矫正涉及针对犯罪人的社区监督管理和教育改造,是一项严肃的执法与矫正活动,所以必须有特定的依法成立的组织与人员来操作。但是,由于社区矫正涉及的工作范围的属性存在着差异,故而执行机关仅有一个观念上的统一的社区矫正组织,客观上绝大多数国家的社区矫正机构是采用多元的结构,各具体的缓刑、假释和其他替刑措施的执行机构既有所不同又有所交叉。如美国缓刑最初的执行机构属于市、县政府司法部门(Judical branch)的一个单位。现各州又产生了不同类型的组织结构,有的由州矫正局管理,有的由法院系统管理,有的由市、县政府管理,至今尚没有一个完全统一的方式,仍然在通过实践来寻求最佳的组织形式{5}(P.206—208)。美国对假释的决定权不在法院,而在专门的假释委员会。对假释人员的管理由社区矫正机关管理。具体到每一个局,一般在局内划分若干司法区(Jurisdictions),每个司法区都设有若干个缓刑、假释办公室,合并工作,而有的大城市则是将缓刑和假释分别设立办公室予以管理{5}(P.217)在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大多设有专门的机构予以监管缓刑与假释,尤其是假释,如加拿大假释由独立的假释委员会通过聆讯决定,假释和社区矫正监管工作由矫正部门的专门机构承担。又如日本、瑞典规定已获准假释的罪犯,假释期限内交付保护观察机构监管。还有的规定由有关机关、团体和个人共同对假释犯罪实行考察监督。如我国台湾刑法规定的假释保护管束制度,便是由警察机关、自治团体、罪犯最近亲属及其他适当的人来共同担负{6}(P.479)。社区矫正的工作人员一般由两部分人员组成,一部分是社区矫正官员,主要是从事缓刑、假释及其他非监禁措施与矫正的工作人员,大多数为缓刑官和假释官。另一部分是社会志愿者,由一些品行端正并具有一定学识与身份的社会学、心理学、教育学和犯罪学者或专家经选拔构成。《联合国非拘禁措施最低限度标准规则(东京规则)》要求,社区矫正工作人员应进行培训,其“目的是使工作人员明了在改造罪犯、确保罪犯的权利和保护社会方面的责任。{3}(P.281)“应确保志愿人员在执行其任务时不发生事故,不受伤害和不承担公共责任,他们工作中所引起的经核准的开支应得到偿还,他们为社区福利提供的服务应得到公众的承认。”{3}(P.282)
  我国1996年颁布的刑事诉讼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光宗耀祖支撑着我去教室
【注释】                                                                                                     
【参考文献】

{1}邵名正,主编监狱学概论(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5.

{2}周道鸾,单长宗,张泗汉,主编 刑法的修改与适用(M).北京:人民法院出版社,1998.

{3}程味秋,(加)杨诚,杨宇冠,编.联合国人权公约和刑事司法文献汇编(Z).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0.

{4}邱伟.高考女生“暂缓判决”引发争议[N]北京晚报,2003—06一18(28).

{5}刘强,编著.美国刑事执法的理论与实践(M).北京: 法律出版社,2000.

{6}王顺安.刑事执行法(M).北京:群众出版社,2000.

{7}陈光中,(加)丹尼尔·普瑞方廷,主编 联合国刑事司法准则与中国刑事法制(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8.

{8}王增铎,兰洁,徐浚刚,杨诚,主编 中加矫正制度比较研究(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1.

{9}张建.对境外人员被宣告缓刑案的评析(J).法学杂志2003,(3).

{10}(法)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M).张雁深,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82.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90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