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政法论坛》
羌族继承习惯法试析
【英文标题】 Analysis of the Succession Customary Law of Qiang Nationality
【作者】 李鸣【作者单位】 中国政法大学
【分类】 法理学【中文关键词】 羌族;继承;习惯法;契约;分家析产
【英文关键词】 Qiang Nationality;Succession;Customary Law;Contract;Breaking—up of a family and allotment of its properties
【文章编码】 1000—0208(2004)03—110—09【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4年【期号】 3
【页码】 110
【摘要】

少数民族习惯法是目前我国民族法学研究的热点问题。羌族继承习惯法源远流长,无论是继承法的基本原则,主要内容,还是对继承关系的法律调整,都有自身的特点和规律,并得到羌民的普遍承认和严格遵循,在羌族地区发挥着调解社会矛盾、维护民族团结、促进地方安定的积极作用。

【英文摘要】

At present the customay law of minority is a hot topic of ethno—jurisprudence of China The sue—cession of customay law is of long standing and has its own characteristics and laws in the aspect of basic principles,main subject,and the legal regulation of the succession relation It has played an active role in mediating SOcial conflicts,holding the nationalities together,and promoting the local stability.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905    
  
  羌族是我国有着悠久历史、活动区域相当广泛的民族之一,但在长期与汉族以及其他民族的融合中,仅有岷江上游的一部分羌人延续至今,[1]并保存了羌族的基本特征。他们从西汉起就聚集居住在川西的高山峡谷中,这里交通阻塞,气候恶劣,人烟稀少,加之华夏皇权统治者长期推行人为钳制边邑少数民族自然发展的民族政策,羌族与外界彼此隔绝,交往甚少。在这种条件下,羌族习惯法作为一种客观公正又有强制力的行为规范,在羌族聚居区取得了神圣不可侵犯的尊显地位,得到了羌民的普遍认同和严格遵循,并在维护民族团结、统一人们思想、促进社会安定诸方面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继承习惯法是羌族习惯法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内在合理性及其发展变化规律值得我们认真研究。
  现代法律概念上的继承,主要指遗产继承,即被继承人死亡之后,其生前的财产和其他合法权益转归合法继承人所有的无偿行为。相对而言,羌族习惯法中的继承较为复杂:一是继承人从已死亡的被继承人那里承受的不仅有财产权利,而且还有身份上的权利:二是继承可以在被继承人死后进行,也可以在其生前以分家析产的方式进行。因此,这是一种广义的“继承”。笔者长期从事少数民族习惯法的调查研究工作,在近10年的田野调查中,搜集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本文从揭示羌族习惯法内容特点和总结其规律性的角度,对羌族继承习惯法作一初步的探讨。
  一、羌族继承习惯法的源流简述
  继承作为一种法律制度,不是自古就有的,而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历史阶段的必然产物,随着私有财产的出现,继承成为调整社会财产关系的重要规范,且涉及婚姻家庭及其他社会关系,并发生财产权转移的结果,从而很早就引起了人们的普遍关注{1}(P.201)。继承在羌族社会出现后,经过漫长的不断发展演变的历史过程,逐渐形成了内容丰富、独具特色的继承习惯法。
  继承作为财产转移的一种手段,大致萌芽于生产力有了初步提高的母系氏族时期。据《后汉书·西羌传》记载:“西羌之本,出自三苗,姜姓之别也。……所居无常,依随水草,地少五谷,以产牧为业。其俗氏族无定,或以父名母姓为种号。”{2}在以“母姓为种号”的母权制社会,羌民“知其母,不知其父”,世系按母系计算,子女只能成为母方氏族的成员,在母系氏族生活。在原始公有制的基础上,产生了继承习俗,即死者遗留的极其有限的生产工具和生活用具,可以由母系氏族内部的血缘亲属继承,其继承简单质朴,顺理成章,不会产生争夺。
  秦厉公时,河湟诸羌推举爱剑为首领,男性占据了氏族部落的统治地位,羌人种姓也改以父名为号。与此同时,一夫一妻制的婚姻家庭,为子女确认生父提供了方便,母系氏族被父系氏族取代确立了按父系计算世系的办法和家庭男性成员的继承权。继承家庭私有财产,既有利于巩固父权,又能为子女的生存发展奠定一定的物质基础,从而得到了社会的认可。调整继承关系的习惯法随之出现,成为人们必须遵守的行为规则之一。
  无论是奴隶社会,还是封建社会,父系家庭始终是羌族基本的社会经济单位,家庭私有财产始终是维系家庭的物质基础,羌族习惯法认可个人私有财产所有权,也认可这种私有财产的合法继承,并维护男子继承财产的主体地位。但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因私有制形式的不同,羌族继承习惯法也出现了内容和特点上的差异。例如,在奴隶制时期,羌族习惯法将身份、财产的继承合为一体,身份继承是财产继承的前提和依据,财产所有权的转移实质上是财产主体的变更。继承基本上是在奴隶主阶级内部进行,各级奴隶主贵族在继承方面享有的权利,是与他们在宗法系统中所处的地位、等级相一致的,奴隶被视为奴隶主的私有财产与牲畜、劳动工具一样,仅仅是继承关系的客体,而不享有任何财产继承权。在封建制时期,土地的继承占有最重要的地位,同时具有浓厚的宗法性质,身份继承与财产继承并行不悖,遗嘱继承得到了习惯法的承认和维护。属于被剥削阶级的农民有资格作为主体参与继承关系,父母在世时诸子分家析产的制度逐渐确立。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私有观念的强化,具有浓厚宗法家族色彩的羌族继承习惯法在不断变化中逐渐系统化和固定化,并呈现出淡化身份继承而强化财产继承、继承者井然有序权利义务均衡的发展趋势。
  二、羌族继承法的基本原则
  1.保护私有财产继承权的原则
  继承权以所有权为前提,为了保护羌民个人财产所有权和家庭财产所有权,羌族习惯法确立对羌民私有财产继承权的保护。当羌民死亡时,保证其生前个人财产和家庭共有财产中的财产份额能依法或依遗嘱转移到他的继承人手中,继续发挥个人财产和家庭财产在养老育幼、经济消费方面的积极作用,促进家庭关系的和谐亲善。防止因羌民死亡造成对其个人财产和家庭财产的争夺而产生不必要的损失。继承关系一经形成,继承权受习惯法保护,他人不得非法侵害。
  2.权利义务一致原则
  羌族继承习惯法,以血缘关系为继承的基本条件,以履行赡养义务为继承的重要环节,二者密切联系,不可或缺。凡能孝敬父母、养老送终者,才有资格享有继承权利;分家析产时,与父母在一起居住,承担赡养义务多者多分。自立门户尽赡养义务少者少分。即使在同等财产份额的情况下,多尽义务者也有优先选择的权利。有的父母在给子女平分财产时,往往事先提留“养老田”,哪一个儿子赡养父母,就把“养老田”给他。父母死后,子女必须送终,安葬死者,否则丧失继承权。没有子女的绝户,出资安埋死者,可以得到他的部分遗产。义务先于权利,以权利作为履行义务的回报、补偿,杜绝了惟利是图观念的泛滥,忘恩负义六亲不认的现象也很少出现,促进了羌区的安定和睦。
  3.男性继承原则
  羌族直系血亲中的男性占据了继承的主导地位,遗产主要由儿子继承,养子、赘婿也有一定的继承权,女儿一般没有继承权。这是羌族古代社会父权制延续的习惯,明显反映出男女继承权上的不平等。
  在羌族家庭中,男性的继承权相当突出:父母去世,遗产由儿子继承,几个儿子则将遗产平均分成几份:没有亲生儿子,可以过继兄弟之子或收买养子、招上门婿为继承人:未立嗣或未招收养子、未招上门女婿者,其家产由本家族从亲到疏血缘关系中的男性继承:如果无家族成员继承,或者家族中无人愿意继承,该遗产即作为绝业遗产处理,由家族或村寨收归所有。来自北大法宝
  羌族中的女性原则上没有继承权。女儿长大成人就出嫁到夫家,成为男方的家庭成员,同时失去女方家庭成员的身份。女儿出嫁时,其父母为她们置办嫁妆,这实际上是以其失去继承权为代价换来的经济上的一种补偿。有的父母不惜通过赠与的方式,把土地转移到自己喜爱的女儿手中,但这种行为在名目、性质上不能称为继承。习惯法严禁出嫁女回门争夺遗产。
  妻子没有继承丈夫遗产的权利。夫亡无子,守志寡妇可以占有、使用和管理丈夫留下的财产,且须凭家族择嗣继承遗产。寡妇改嫁,只许带走自己的嫁妆,无权带走和处分夫家的财产。经家族同意寡妇可以招赘,后夫在不离开前夫家族的前提下可分享前夫的财产,待两人死亡后,其财产由其儿子继承。
  4.遗产族内分配原则
  羌族谚语日:“好外莫若好内。”[2]羌族习惯法规定:遗产只能在氏族内部和家庭成员之间分配,防止本氏族成员的遗产外流,以维护继承中家族成员的切身利益以及家族的整体利益。在继承过程中,家族充当着重要的角色,主持、干预、指导按习惯法分割、转移遗产。这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其一,族长和族人对家庭财产继承行使保障权和监督权,凡继承遗产、分家析产,都须请同宗同族有影响力的人物到场,由族长主持仪式,其他家族成员既是公证人,又是评议人,所签订的分阁契约才具有法律效力;其二,剥夺出嫁女与入赘外族之男子对本家族的财产继承权,认定嗣子、养子、赘婿的继承资格,并从他们所得的财产中划分一部分给家族周亲,以财产换取家族和睦。推行收继婚。寡妇改嫁与赘婿再婚受到严格限制,防止本家族财产流入其他家族;其三,家族为死者遗孤幼儿指定监管人,履行抚养管教之职,代为保管死者遗产,待孤儿长大后归还本业、孤儿夭折,遗产归其家族所有;其四,没有嗣子的绝户,其死后由族人负责安理,其财产归宗族所有。肯定族人对宗族内家庭财产具有一定的共同继承权,是宗法制度下宗族共财制的遗存,这为巩固宗族的生存和发展提供了便利条件。
  5.母族舅权监督原则
  羌人在社会结构上,主要以父系血缘为主,但在社会控制上,却主要依靠母系血缘{3}(P.102)。羌族谚语日:“天上的星宿,地下的母舅。”从母系血缘中引申出来的母舅,在羌族社会有着崇高的地位和很大的权力,诸如析产承继等大事,必须征得母舅的允诺,并请他来主持办理{4}(P.334),如果没有母舅的主持和参与就没有习惯法效力。母舅不仅是继承的决定者之一,而且也是忠实的监督者,在以父系血缘关系建立的宗法社会,通过母舅为代表的母系血缘亲戚的平衡和制约,保证了羌族社会平衡协调地运转。
  三、羌族继承法的基本内容
  羌区私有财产是以家族而不是以个人为本位,只有家长有权掌管处分家庭财产,习惯法严禁子孙侵犯家长的财产酌处权,这一现状发生改变的途径有两种:一是家长逝世后,他手中的权力必须移交,私有财产需要继承;一是儿子长大成人,分家立业,应该给予部分财产予以经济上的资助。羌族继承习惯法受宗法传统影响,形成三项基本内容:即身份继承、财产继承和债权债务继承。
  (一)身份继承
  身份继承,即明确按照血缘关系的亲疏贵贱来确定社会地位、经济权力世代相传,以防止继承上的起衅纷争,保持私有财产的完整性和连续性。
  1.土司继承制。在宗法制度下,继承基本是在奴隶主阶级内部进行,各级奴隶主是继承关系的主体,他们在继承方面享有的权利,是与他们在宗法系统中所处的等级、地位相一致的。羌族习惯法规定,土司掌管羌族地区政治、军事经济大权,土司死后,法定继承人比较广泛,其嫡子嫡孙可以承袭,庶子庶孙可以承袭,兄弟族人可以承袭,甚至妻子、女婿为士民所信服者,也准一人承袭。但宗支嫡庶不得越序,禁止外人顶冒凌夺。
  2.幼子继承制。羌区广泛流行“皇帝爱长子,百姓爱幺儿”的说法,与汉族嫡长子继承制不同,羌族实行幼子继承制。习惯法规定:幼子的兄长成年结婚后,必须另建房屋与父母分开居住,亦分给他们一份财产,让其另立门户,自创家业。幼子则留在“老屋”随父母居住,为父母养老送终。父辈建立的亲统、所代表的身份在死后由其幼子代行其事,契约当事人由幼子延续,家庭其余财产统统归幼子所有。按理说,长子、幼子都是家长的直系血统的继承人,都是家族香火的传承者,因此,重长重幼与宗法上要求维护以父权为中心的继承制并不矛盾,都是维护血缘家庭的方式。”{5}(P.236)但其社会原因在于:首先,幼子继承制的形成,可能是财产积累刚产生时,掌握着财产权的父亲,在婚前性自由的影响下,怀疑长子不一定是亲生子{1}(P.706),相比较而言,幼子为亲生子的概率更大,为维护血统的纯正性,故推行幼子继承制。其次,幼子尚幼时,尚需父母抚养,父母年迈时,幼子年富力强,能够更好的照顾父母,二者关系密切,强弱互补,感情深厚,继承中有所照顾,合情合理,为社会所容纳。
  3.立嗣。男子无后可立嗣,嗣子一般从同亲近支或同姓卑亲属中挑选。立嗣的目的是为了传宗接代,以保证宗祀、家统不绝。嗣子的法律地位与亲子相同,不仅可以继承所嗣者的家业,也能够继承所嗣者在家族中的身份地位。即使立嗣后嗣父又生子,嗣子也有权与亲生子共分家产。但立嗣有严格的限制,立嗣的对象必须按血亲宗支由近及远,且辈份相当,不许尊卑失序。立嗣关系一经确立,即不可随意解除,只有当嗣子不行孝道或与继亲相处不和睦时,方可退继,另立嗣子。由于立异姓为嗣子,会扰乱宗族,并使家产从本族落入外姓他族,故为习惯法所禁止。
  (二)财产继承
  父系家长制的家庭结构决定了羌民习惯上把家庭财产视为父母所有,下辈的财产完全从上辈那里继承而来。可供羌民继承的财产范围广泛,如不动产有:土地、住房、地基、菜园:动产有:牲畜、粮食、劳动工具、生活用具、积蓄、家传珍宝、宗教用品等。家庭财产所有权的转移,都以契约的转移或重新订立契约的方式,表明所有权的转移受习惯法承认和保护。
  羌族的财产继承有“生分”和执行遗产两种形式。“生分”即父母在世而诸子分家析产,由于羌区土地分散等客观原因,“生分”现象十分普遍,没有“生分”的家庭,父亡后分割遗产。羌族财产继承的特点是:其一,身份继承与财产继承逐渐分离,许多无身份继承权的人,可以享有一定的财产继承权,财产继承权受到人们的普遍关注:其二,习惯法继承与遗嘱继承并存,但遗嘱并非体现受继者的自由意志,而是受宗法观念制约,补充继承习惯法的不足;其三,诸子均分,以体现兄弟之间一视同仁,和睦相处的关系;其四,着重保护被继承人后代和继嗣之子、赘婿继承遗产的权利,排除长辈对晚辈以及平辈之间的财产继承,也排除隔代卑亲属对尊亲属的直接继承权,允许代位继承。可见羌族继承层次分明,关系简直,财产归属较为集中。
  1.习惯法继承
  羌族习惯法维护家长的财产支配权,父母在世,子大成人结婚,可分家析产。如果家长生前没有分割家产,临终时又没有关于财产继承的遗嘱,在这种情况下,应该根据习惯法转移遗产,实行习惯法继承。习惯法继承,指由习惯法直接规定继承人的范围、继承顺序和遗产分配原则的一种继承方法。财产的习惯法继承有以下几项基本内容:
  诸子是财产继承的第一序列,诸子平均继承财产的所有权,所谓“一子一份,二子均分”,嫡庶无别,人人有份。“奸生子”被视为有伤风化,为社会所不齿,被剥夺其继承权。父母双亡,子女尚幼,经亲族商议,指定族人代管,待其长大成人后,无偿归还,不可擅自处理。诸子均分时,如果儿子中有人已入赘他族,即丧失遗产继承权。例如1941年廖建亨死亡,其妻廖杨氏分家析产,其子4人,其中一人入赘王姓,即丧失财产继承权,其余3人均分遗产。[3]
  倘若无子,女儿出嫁,羌民则在同族同宗中择立辈份相当者为嗣子,嗣子的地位与亲子相似,可以继承家产。
  羌区招赘之风盛行,赘婿的继承权,习惯法适当予以承认。习惯法规定:有女无子,可以招赘继承财产。招赘有严格的条件和复杂的程序。其一,招赘必须经女方家门同意。由于招赘继承与宗祧继承产生冲突,赘婿进入女方家庭成为家庭财产的合法继承者,意味着亲族立嗣继承被取消,宗族成员的利益受到剥夺,因此,女方父母在招赘前必须请酒摆宴,借此礼仪向家门提出招赘请求,家门同意则招,家门不同意则不招。有的家门在同意招赘后往往对招赘实施一定的经济制裁,或罚款,或从招赘家庭的财产中抽出一部分归应立嗣而未立嗣的亲族所有,这既是对亲族利益上的一种补偿,也是对赘婿继承的一种限制和防范。有的家门作出了一代准招二代不准招的限制,阻止家族成员的财产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外姓人以入赘的方式享有或瓜分。其二,招赘必须订立契约,契约内约定入赘后赘婿必须放弃原宗族成员身份,丧失原家族的财产继承权,改换女方家族的姓氏,依女方辈份排行,子孙后代须永继女家香火,永不还宗,可以继承岳父财产。不能以女方家庭成员的身份履行义务之赘婿,剥夺其继承权。赘婿所生之子,一般为族人接受,即所谓“异子不异孙”。有子有女,也可以招赘,赘婿有与妻子的兄弟均分家庭财产的权利。
  羌族习惯法允许代位继承,当兄弟未分家时,其中有人亡而有子,分家析产时可让他的儿子顶替其父身份继承家庭财产,即

  ······

北京大学互联网法律中心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杨怀英滇西南边疆少数民族婚姻家庭制度与法的研究(M).北京:法律出版社,1988.

{2}后汉书(卷87)(M).

{3}徐平.羌村社会(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3.

{4}冉光荣.羌族史(M).成都:四川民族出版社,1985.

{5}张冠梓.论法的成长——来自中国南方山地法律民族志的诠释(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0.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90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