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律学习与研究》
论市场运行合同化的法律调整
【作者】 黎晓宽 刘俊臣【作者单位】 国家工商总局
【分类】 市场经济管理法【期刊年份】 1989年
【期号】 4【页码】 55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20928    
  一、对市场运行及其法律调整现状的剖析
  市场一词在不同的场合被赋予不同的含义。在我们看来,市场是指商品经济流转的全部关系的总和及其整个领域。建立完备的市场体系和市场运行机制,关键在于实现市场运行的“合同化”或“经济的契约化”。我国的市场,目前正处于发育过程中。这个过程,要求我们相应地改善对市场活动的法律调整,尤其是要完善合同法律制度和合同管理法律制度。
  (一)现行合同立法体例存在的缺陷
  我国的合同立法已初具体系,该体系的核心是《民法通则》、《经济合同法》及《技术合同法》。这种立法体例的显著特点之一,是注意到了市场上不同交易的特点及其法律特征的差异,注重解决各种合同关系的特殊问题。但它也割裂了市场作为一个整体所具有的共性及内部联系,进而造成法规之间的交叉、重复、不协调甚至互相矛盾。从各项具体立法来看,其主旨也值得商酌。《民法通则》作为经济活动的基本法,不能解决具体的合同问题,因此我国最重要的合同立法当推《经济合同法》。所谓经济合同,其构成要素有二:一是主体限于法人;二是具有一定经济目的。我们认为,《经济合同法》对经济合同的限定,存在着理论缺陷。因为合同的主体是否法人,虽然对合阿关系的个别方面和个别特征产生影响,但不改变合同关系的质的规定性。至于所谓经济合同当事人须具有一定经济目的,则因其弹性过大而无法确定其涵义。由于这一点,至少给我国的合同立法造成了以下三方面的后果:(1)削弱了《经济合同法》作为基本合同法的地位。人们在判断一种新的合同形式是否应归《经济合同法》调整时,不是看合同是否具备平等、等价的特征,而是看它是否具备经济合同的上述二要素,如有出入,便要求制定一部新的合同法调整之,《技术合同法》即是例证。(2)延缓了我国合同立法统一化的进程。市场体系的统一性要求其法律调整的统一,而法律调整的统一,在我们这样的成文法国家里首先表现为立法的统一。对合同法来说,首先应该有一个基本立法,但我国现行合同立法是分散的,并且还有进一步分化的倾向。例如,有人主张再制定《借款合同法》、《建筑合同法》、《劳务合同法》等等。(3)由于对经济合同的限定,致使《经济合同法》缺乏应有的应变性和预见性,使现实生活中众多的合同关系不能纳入其调整范围。个体工商户、农村承包经营户、没有法人资格的联营组织和私人独资企业,都可以参与市场活动,但他们之间以及他们与法人之间签订的合同,不能适用《经济合同法》,而只能参照该法执行。
  《技术合同法》是我国的又一重要合同立法。其单独立法的主要根据是技术合同的特殊性,但这在理论上不是无懈可击的。我们认为,任何两种具体合同(如购销与租赁)都不可能是相同的,技术合同与购销、租赁、仓储等具体经济合同的差异,只能证明技术合同立法独立于各具体经济合同立法是合理的。只有在经济合同这一抽象概念不能包容技术合同的一般特征时,才能说明技术合同立法独立于《经济合同法》是必要的。但在事实上,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讲,技术合同都没有超出《经济合同法》第2条的限定。因此,技术合同立法本来应是《经济合同法》的配套立法,即应是《技术合同条例》。
  (二)现行合同立法落后于市场运行合同化的发展进程
  市场运行的合同化,要求市场上的各种经济流转关系都要通过合同来实现。目前,我国市场运行的合同化有了相当的发展,这表现在:(1)合同的绝对量逐年增加。据不完全统计,1983年全国的合同总量为4亿份左右,1985年增至6亿份,1986年后则达10亿份以上(包括农村承包和农副产品定购合同)。[1](2)合同的适用领域扩大。除了传统的商品交换关系以外,象土地使用权、国有的企业和住宅、重要生产资料(如钢材、汽车等)都已作为商品在市场上流通,并采用了合同形式。(3)企业承包经营合同、企业租赁经营合同等,把合同法原则引入原来的行政控制领域,虽也要适用合同法的若干原则和制度。(4)合同种类多样化。市场关系的复杂化相应地导致合同种类的多样化,市场上已出现了建国以后曾经销声匿迹的传统合同和大量的新型合同,如信托(行纪)、金融信托、商业居间、融资租赁、联合经营、合伙等等。
  与上述变化相比,现行合同立法已经明显地落后于现实需要。这表现在合同法适用范围过窄、有名合同种类偏少、大量新型合同无法可依、合同法对当事人的约束机制不完善等方面。
  (三)现行合同法带有浓厚的旧体制的色彩
  此点在经济合同的有关立法及其执行过程中表现得尤为明显。其一,《经济合同法》及其配套立法把计划原则作为一项重要的合同法原则加以规定。其二,计划合同成为经济合同的普遍类型,如农副产品购销、工矿产品购销、货物运输、仓储保管、供用电、借款等合同,都带有计划性。其三,在法律的执行过程中,存在着严重的法律手段行政化现象。有关部门可以无原则地决定合同履行与否,可以对合同当事人随意处罚而不注意保护其合法权益。
  随着经济体制改革的发展,在计划制度方面,情况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表现为指令性计划的范围大大缩小,绝大多数产品已实行市场调节或指导性计划。这种变化对合同法的影响,一是扩大了合同的作用,二是使计划合同由经济合同的普遍形式变为特殊形式。因此,经济合同法的计划原则和有关具体规定已不符合客观要求。
  (四)合同管理法的创制和执行还没有提到应有的高度
  国家对合同关系的法律调整制度,除了合同法外,还包括合同管理法,它调整国家有关部门对合同的纵向管理关系。目前,合同法尽管还不完善,但已初具体系,而合同管理法尚未得到应有的重视。这与新型市场体系的建立是不相符的,因而目前的状况亟待改进。现在,国家还未制定一部成文的《合同管理法》或者类似的法规;合同管理机关有职无权,缺少必要的执法手段。此外,由于种种条件的限制,合同管理机关没有把应该管的合同都管起来;在政府职能转变的过程中,某些部门从本位主义出发,则不断蚕食合同管理机关的管理职能。
  二、对完善市场运行合同化法律调整的具体设想
  (一)加强合同立法。逐步建立完善的合同法规体系
  加强合同立法是完善合同法律调整的首要环节。但是对于建立一个什么样的合同法规体系,在理论界、实际工作部门有着不同的意见,其中比较重要的有以下几种:
  第一,制定一部系统的民法典,把合同法作为其组成部分。[2]从远景目标来看,制定一部民法典将有助于彻底解决合同法体系紊乱的问题,但从目前的条件来看,似乎还为时过早。
  第二,在《民法通则》的指导下,制定一部统一的合同法典,将经济合同、技术合同、涉外经济合同以及其他民事合同都纳入其调整范围。[3]这种模式比制定民法典灵活,但在目前条件下,姑且不论其理论依据,仅仅从立法技术来看,按照这种模式立法,势必要将《经济合同法》和生效不久的《技术合同法》废止,这显然不利于维护法律的严肃性、稳定性。
  第三,仿效《技术合同法》,将每种合同单独制定合同法。这种设想肢解了合同法的完整体系,在理论上、实践上都存在问题,这在前面已作论述。
  第四,将民事合同和经济合同分别纳入民法典和经济法典的调整范围。这种设想涉及的民法理论和经济法理论的学术争论目前远未解决,国家立法机关对此则已基本否定。[4]
  我们认为,上述模式,或理论上有缺陷,或实践上无益,或时机和条件不成熟,都难以实现。当前,比较可行的方案是:首先在维持现行立法结构的基础上,进一步完善合同法的各项制度,使经济合同法、技术合同法、民事合同法构成相对独立又相互联系的体系,从而形成对统一的商品市场的共同调整。为此应抓紧《经济合同法》的修改。在修改中,首先要扩大适用范围,增加合同的主体及合同的种类,使《经济合同法》能适用于各种具有民事主体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20928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