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山东警察学院学报》
优秀涉案类网剧中警察形象的塑造对公安宣传工作的启示
【副标题】 以《无证之罪》、《白夜追凶》为例【作者】 王一波
【作者单位】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公安管理学院【分类】 公安管理法
【中文关键词】 涉案类网剧;警察形象;公安宣传【文章编码】 1673-1565(2018)06-0153-06
【文献标识码】 A【期刊年份】 2018年
【期号】 6【页码】 153
【摘要】

涉案类网剧由于其题材的特殊性,成为众多网剧中引发讨论的一个重要类别。以2017年热播的《无证之罪》、《白夜追凶》两部优秀网剧为例,其塑造的警察形象对公安机关如何参与制作、主动创作同类型的网剧具有重要启示。在当前媒体融合的时代背景下,公安机关应积极培育网剧创作人才,主动参与、创作涉案类网剧,进而扩大公安宣传路径,提升公安宣传效果。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51951    
  
  公安宣传工作是公安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其核心职能是警察形象的塑造和维护。{1}在公安宣传工作中,传统的宣传手法常借助主流大众媒体进行“发声”,但由于在传播过程中,公安工作的诉求往往与媒体的某些价值判断产生差异,从而使大众在接受舆情的过程中对人民警察形象产生错误或不恰当的刻板印象,进而使公安宣传工作陷入被动。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微博、微信公众号、网络视频等日渐成为公安宣传工作的重要平台和渠道,尤其是涉案类网剧的热播,吸引了大量受众,有效提升了公安工作的宣传力、影响力,因此,公安宣传工作应充分借助网络传播平台,打破传播过程中单一、同质、标签式的刻板印象,并主动参与涉案类网剧的制作和创作,力求在全媒体时代塑造丰富、立体的警察形象,从而推动新时代公安宣传工作再上新台阶。
  一、涉案类网剧与警察形象塑造之间的关系
  在传统媒体环境下,大众了解警察形象的主要渠道就是以报刊、电视为主导的传统媒体,这也成为造成警察刻板印象的主要原因。在后现代的传播语境中,虽然不同学科对于文本中的“形象”概念有着不同的解释,但究其要义,其最根本的意义仍然是指主体对客体外在表象所持有的一种观念和印象,且此主观印象是在主客体交互实践的过程当中不断的、可变的一种持续建构。可以说,警察形象也是作为警察的主体和各类客体集合之间通过不断的交互作用所形成的客体集合对警察群体所持有的信念、观念以及印象的总和。传统媒体对于警察形象的传播,其刻板印象主要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一是警察形象过度单一、片面,呈现出“标签化”、“同质化”的传播态势。只要对当下的新闻或报刊内容稍作分析,便可发现,大众转播过程中的警察形象要么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廉洁奉公、执法严明的正面形象,要么是玩忽职守、滥用权力的反面代表,警察形象往往被贴上正负两种标签。实际上,除了职业认同外,由于警种、从事具体工作、年龄或地域等不同,警察形象存在复杂性,大众媒体对警察形象过于片面的认识,使得处在传播过程中的警察形象趋于同质。二是警察形象脱离实际,过分“高大全”。由于部分媒体对公安工作了解较少,往往在新闻报道中以不合理的想象代替“合理想象”,不自觉中违背新闻真实性的原则,一旦发生这种严重脱离实际情况的报道,就会使报道在传播中与现实生活产生落差,由此引发受众的质疑和不满情绪。所以,在公安宣传工作中,急需用传播交互性强、形式多样、受众广泛、用户黏合度高的新的传播媒介消解过于片面和同质化的警察刻板印象,涉案类网剧则极有可能有效地充当这一载体。
  网剧是指借由互联网平台传送,可实时并互动进行戏剧演出的一种“新型戏剧形式”{2}。随着受众由电视向网络不断迁移,网剧的用户定位与传播影响也在不断的扩大。在国内的相关研究中,网剧更多指涉的是由各大视频网站或影视传媒公司制作并于视频网站终端播出的“网络自制剧”。由于电视剧与网剧在审核方面的标准有所区别,所以,在众多类型的网剧中,由于题材的特殊性,涉案类网剧是吸引流量、获得关注、引发讨论的一个重要的类别。近年来,随着投资成本的增加、传播媒介的融合、依托大数据分析用户喜好的锁定,涉案类网剧的制作水平总体有所提高,且叙事和审美均于不断变化中呈现出新的艺术特色。《无证之罪》和《白夜追凶》是2017年播出的两部综合评价极为优秀的涉案类网剧,首播后均迅速掀起一股观看、讨论的热潮。相当一部分曾经只关注美剧、英剧或韩剧的年轻观众,在观看了这两部网剧之后也难掩溢美之词。通过对造成其大获好评的诸多因素进行综合分析后发现,涉案类网剧能取得商业与口碑共赢、且拥有较强的宣传价值,在创作上除了要关注现实以外,更重要的是应着力展现人民警察的职业生活、情感世界,以其命运际遇为叙事主体,塑造出优秀的人民警察形象。
  不同于大众媒体,涉案类网剧在塑造警察形象时,由于其传播的范围和广度,加之受众充分地参与和互动,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打破警察形象片面化的不良态势,容易实现传播中的警民融合。同时,涉案类网剧将扎根于现实创作出来的、生动的警察形象进行立体化的展示,让受众在观剧过程中,于不知不觉中更了解公安工作的危险与崇高,对亲切的、接地气的人民警察形象产生崇敬之感,使得警察形象通过合理塑造最终达到正面、积极、良好的宣传效果。由于网剧的艺术特性,使其不同于微博、微信等其他媒体传播渠道,所以,若要使其产生良好的宣传作用,创作者首先应了解优秀涉案类网剧在人物塑造方面的特点,从而加以借鉴,以求未来出现更多的、由公安机关创作的、反映当代人民警察形象的优秀作品。以下通过对2017年优秀涉案类网剧《无证之罪》和《白夜追凶》的文本细读与叙事分析后发现,这两部网剧在塑造警察形象方面有不同以往涉案类艺术作品的突出特点,使展现在受众面前的警察形象向警察日常工作回归,更亲切,也更接地气。
  二、优秀涉案类网剧中警察形象塑造的特点
  1.警察形象的塑造与案件的叙事同步发展、相互影响
  罗伯特麦基在《故事》中提出,影视剧中的“结构”其实就是对人物生活中的一系列事件的选择及再次组合成一个“具有战略意义”{3}的事件,这一特定的事件会激发人物具体的或特殊的“情感”,以此表达出人物的一种“人生观”。不同于传统电视剧的封闭结构,大部分国产涉案类网剧在叙事结构上借鉴了以“系列剧”为典型形态的美剧,呈现出较为开放的状态。具体表现为,在整部剧中,每一至二集的故事相对独立,主要人物的个性特征在涉及侦破系列案件时不断叠加、深化,同时,由于系列案件与核心事件整体勾连,系列案件的结案并不意味着真正的终结,相反,正是由于人物在系列案件中所表现出的性格特征以及人物之间的关系,进一步推进了核心事件的进展。另外,各个角色之间的情感关系和人物之间的矛盾设置随着叙事节奏的改变而做出相应调整,借此进一步带动观众进行持续的关注。
  《无证之罪》、《白夜追凶》的主人公不同于以往涉案类艺术作品中正面人物“高大全”的设计,他们的形象本身并不完美,但却因为有着更接近普通人的喜怒哀乐、普通人的人性弱点而成为“平民英雄”,从而更容易被观众接受。他们都是因破案而陷入矛盾中,艰难抉择后为自己的选择承担后果,在叙事逐步的推进中,人物个性逐渐走向成熟,也正因为人物自身存在的人性弱点,所以他们在叙述中的行动模式会因为性格特点而产生偏移从而对后续的故事产生影响。在剧中,他们的行动是受制于性格特点的,在起点事件发生后,由于人性弱点及性格特点使然,人物开始介入事件并在行动上作出选择,由于这个选择是由性格上的弱点所影响的,所以此选择将对今后人物的思想、生活甚至是人生轨迹都产生巨大影响。
  在《白夜追凶》中,虽然叙事是从“2·13特大灭门惨案”开始,但实际上,真正的起始案件是早在“2·13”之前一年发生的“伍玲玲案”。在后来的倒叙中,可以发现,伍玲玲是关宏峰在警队的同事,也是他的徒弟,在一次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关宏峰的失误使伍玲玲牺牲。关宏峰是一个心思细腻且重感情的人,这样的性格特点使他对伍玲玲的死心存疑虑,并一直暗中调查。同时,对这个案件的介入,特殊的经历也引发了他严重的恐惧黑暗的心理疾病,使得他在思想和行为上都发生了重要转变。基于此,才有了后来“2·13特大灭门惨案”后关宏峰与关宏宇兄弟二人日夜交替,共用“顾问关宏峰”的身份进行各个“系列案件”的日常刑侦工作。在关氏兄弟联手侦破系列案件的过程中,一个个“系列案件”也在不断推进着核心案件“2·13案”的进展。随着叙述的展开,关宏宇被通缉的真相逐渐显露,关宏峰黑暗恐惧症的秘密也被逐渐揭开,最终核心案件与起始案件“伍玲玲案”再度相连,涉及警队内部贪腐等更大的阴谋渐显端倪。不能给市场做人工呼吸
  相较于《白夜追凶》以系列剧形式进行制作所表现出的开放叙事状态,《无证之罪》则在叙事上更加完整。在剧中,严良本是一位优秀的刑警,但几年前在破案过程中,因犯罪嫌疑人是高三学生,严良因对其同情而违反了警察的工作原则而被降职到派出所工作。从此,虽热爱刑警工作但却只能窝在派出所的他,以消极的态度面对生活。“雪人案”的侦破迟迟没有进展,严良接受了局长提出的“如果能破案就可以再次回警局”的条件,回到了警队,成为了同事口中的“严头儿”,前刑警的身份也为他后续在警队的核心位置奠定了基础。这样的人物设计,使观众深切地感受到,严良虽然违反了规定,但本质上却是一个善良的人。
  根据人物的行动程式图可以看到,严良形象的塑造,其起点事件是几年前的“高三学生杀父案”,观众通过插叙对这个事件有了完整的了解——严良的善良和对高三生的同情使得他违反了警察“工作是为了寻找真相”的原则,而当时还是严良同事的骆闻发现了他在办案材料中的漏洞,骆闻向上级汇报后,严良中断了刑警之路,这个事件也就成为严良从刑警变成片警的缘由。严良介入事件是工作使然,而他应对这个事件所作的选择则是由性格特点决定的。在此次选择后,严良的生活和思想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脱离刑警岗位让他在工作中显得颓废、毛躁。在生活中,他则经历了两次婚姻,与第二任妻子也即将走到缘尽,同时,因严良将颓废、毛躁的心态带入生活,对继子东子只是粗暴地看管,表现得并不友善,急于摆脱这段婚姻和其带来的一切责任,这造成了东子和他的隔阂不断加深。可以说,严良的家庭生活与他的事业低谷一样,呈现出一片狼藉之态。这样的人物设计,使严良这个角色承载了更多的人性的软弱,因此,与传统意义上经常被歌颂的“高大全”式的英雄人物相比,更加贴近普通人的生活,也更“接地气”。他遇到的困难,无论是事业上的、生活上的或是感情上的,也更容易获得普通观众的情感认同。这样一个处在人生低谷的英雄,如何反弹,如何再次获取成功,于不知不觉中慢慢成为观众观看这部剧时的另一个希冀,与最终能否将凶恶的罪犯李丰田绳之于法,一同成为吸引观众持续关注的两股主要动力。“雪人案”是三年都未被侦破的积案,在案件的侦破过程中存在着重重的困难,严良的人生轨迹也随着案件的进展在慢慢的改变。
  严良推动了案件侦破过程中的每一个进展,从孙红运的死亡案牵扯出骆闻,进而他又发现了骆闻的杀人动机其实是为了让警方能够继续调查李丰田杀害其妻女这一悬案。当锁定李丰田后,却发现证据不足,所以,如果李丰田不再犯案,警察将对他无可奈何。于是,为了逼李丰田再次出手,也为了替骆闻和东子讨回公道,严良以命相抵。在正义与邪恶的较量中,最终子弹从严良身体穿过击毙了李丰田。随着案件的完结,严良的情感生活也逐渐从支离破碎回归完整。他完成了骆闻的托付,为东子报了仇,回到了刑警队伍,得到了林奇在情感上的表白并最终获得了爱情。随着叙述中人物人生轨迹的再度改变,叙述也得以拥有了完满的结局。
  2.警察形象的塑造真实丰满,人物设计中加入对社会现实的观照
  《无证之罪》中,严良是一个因犯错而被贬,在派出所浑浑噩噩度日的警察,蛰伏八年后,因破“雪人案”而需要重回刑警队,他性格中的弱点与警察职业赋予他的正气交织在一起,使得他在面对凶险的刑事案件时冷静果敢,面对罪大恶极的犯罪分子时勇敢凶狠,同时,在面对身边其在乎的朋友和亲人时,又不乏孩子气。观众不但接受这个虽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康珂.塑造良好警察形象要做好公安宣传工作[J].沈阳干部学刊,2016,(6):45.

{2}钱珏.网剧——网络与戏剧的联合[J].广东艺术,1999,(1):42

{3}[美]罗伯特·麦基.故事[M].周铁东,译.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2014.98.

{4}[美]迪·金·罗斯姆.地理学的犯罪心理画像[M].李玫瑾,等译.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出版,2005.8.

{5}杨健.拉片子——电影电视编剧讲义[M].北京:作家出版社,2007.8.

{6}史谦.利用网络平台增强公安宣传影响力[N].人民公安报,2018-07-19(03).法小宝

{7}李德峰,黄雨霖.信息时代公安“泛化宣传”现象探析[J].现代世界警察,2017,(9):92.

{8}郭声琨.让新闻文化宣传成为助推公安事业发展的强大动力[EB/OL].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6-02/23/c _1118122854.htm.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5195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