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山东警察学院学报》
大数据侦查的核心内容及其理论价值
【作者】 郑群张芷【分类】 刑事侦察学
【中文关键词】 大数据侦查;基本定义;核心内容;理论价值
【文章编码】 1673-1565(2018)06-0048-05【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8年【期号】 6
【页码】 48
【摘要】

随着大数据的兴起和认识的逐步深入,政法学界开始关注侦查领域大数据的应用研究,于是“大数据侦查”的概念应运而生。由于研究视角不同,对于“大数据侦查”基本含义的理解多种多样,而对其基本范畴和核心内容的讨论也涉及甚少。因此,从广义的角度对“大数据侦查”内涵进行分析,提出大数据侦查的基本范畴,重点分析讨论大数据侦查模式、大数据侦查思维、大数据侦查方法等三个问题,以及提升预测侦查能力、主动侦查能力、协作侦查能力、效益侦查能力等五种侦查能力,以促进大数据侦查理论与实践的进一步深化。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51958    
  近年来,全国公安机关在探索“云上公安、智能防控”特别是“侦查大数据”和“数字侦查”建设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与此同时,大数据侦查的理论研究方兴未艾,《大数据侦查》等一批成果相继问世。然而在这些研究中,对“大数据侦查”这一重要概念的理解却各持己见,研究角度有实务角度,也有理论角度,还有实务与理论结合角度等。因此,重视并加强对新学科新概念的基础研究显得比较紧迫。
  一、大数据侦查的基本定义{1}
  众所周知,“大数据侦查”是个新生事物,不是标准的法律概念,目前学界也没有约定俗成的界定。近些年大数据在侦查实务领域的运用已经取得了很多的经验和成果,但是理论研究仍处在起步探索阶段,在理论和实践层面都尚未形成成熟的观点和体系。学者们大多将大数据作为新的背景和视角来展开研究,也有从传统侦查概念研究基础出发来理解“大数据侦查”概念的。
  尽管如此,却没有影响我国侦查实务部门对大数据技术的热情,更没有阻止侦查实务部门对大数据侦查应用的探索步伐。例如,近年来各地侦查实务部门均高度重视大数据技术的侦查应用,坚持在情报信息主导侦查的理念下,着力打破行业、区块信息技术壁垒,大力加强基础信息采集,不断加大数据分析研判力度,积极拓展数据结果运用,取得了良好的成效。大数据侦查的运作原理虽然复杂,但运作过程始终是目标导向的。这不仅体现在大数据侦查的最终目的是为了更好地服务侦查破案,而且反映于数据抽取与集成、数据分析与研判、结果展示与解释过程中所展现出来的情报信息预警及时、行动轨迹实时监测、过程管控及时到位、目标打击明确精准之中。在此对大数据侦查概念的基本定义表述如下:
  广义上的大数据侦查,是指侦查机关为了揭露、证实、打击和防控犯罪,运用现代互联网和大数据技术,对已经发生或尚未发生的犯罪行为所采取的相关调查活动。基本范畴应包括:大数据侦查思维、大数据侦查模式、大数据侦查方法、大数据侦查行为、大数据侦查程序、大数据侦查制度、大数据侦查法规等一系列基本问题。其中,大数据侦查思维是“灵魂”,是牵引大数据侦查技术应用的“指挥棒”,主要包括相关性思维、整体性思维、预测性思维等。大数据侦查模式是大数据侦查技术应用的基本样态,主要包括个案分析模式、整体分析模式、回溯分析模式、预测分析模式、原生数据分析模式、再生数据分析模式等。大数据侦查方法是大数据侦查技术应用的“抓手”,主要包括数据挖掘、数据搜索、数据碰撞、数据分析和结果运用等方式方法。大数据侦查行为则是大数据侦查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主要包括数据获取、数据传递、数据分析、数据提供、数据运用、数据评价、数据储存等行为。而大数据侦查程序、大数据侦查制度和大数据侦查法制,则是大数据侦查技术应用科学性、合法性的保障。正因为大数据侦查的内涵如此丰富,外延甚为宽广,所以对于大数据侦查必须建构起一门系统性的学科予以专门、系统性的研究。
  二、大数据侦查的核心内容
  大数据侦查的主体内容甚多,限于篇幅这里仅讨论大数据侦查思维、大数据侦查模式、大数据侦查方法等三个核心问题。
  (一)大数据侦查思维{2}
  侦查思维是侦查人员在侦查实践中形成的一种职业性思维方式。传统侦查思维即侦查人员围绕线索收集相关信息,寻找某种因果关系来证实线索,侦查的视野局限于线索周围的信息。而随着大数据和“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侦查触角从现实物理空间向虚拟数字空间拓展,侦查实践可以利用的情报信息资源更加丰富多元化,手机信息、通话记录信息、视频信息、计算机信息、互联网信息都可能成为解决侦查问题的工作资源。“在海量资源中获取数据的同时不能忽略任何一个可以找到信息情报的数据,可能某一数据表面看来毫无用处,但是当这个数据和其他数据整合在一起后就有可能是打开整个数据挖掘大门的金钥匙。”{3}只要收集尽可能多的数据,就可以通过量化分析事物之间的数理关系,寻找趋势规律,让数据出来说话,以此修正侦查人员的偏见和直觉,使理性“预测未来”成为可能。大数据思维要求不必紧盯事物之间的因果关系,转而关注事物的相互联系,这给侦查人员带来全新的侦查视野。
  (二)大数据侦查模式
  1.传统侦查模式。作为新型的具有超强渗透力和影响力的资源,大数据给人们的生活、工作特别是政府的政务管理带来深刻变革。大数据时代背景下,刑事侦查也呈现出许多新的特点:刑事犯罪手段不断翻新,利用现代信息技术犯罪增多,职业化、流窜化、智能化特征更加明显;特别是现场勘查、现场调查、案情分析等传统的刑事案件侦查模式受到挑战,数据的收集、分析和挖掘成为案件侦查常用的手段。从侦查破案的途径看,侦查模式可分为“从案到人”和“从人到案”两种模式。{4}
  从宏观上讲,侦查模式实现由“从案到人”到“从人到案”的转变,是应对社会发展和犯罪变化的必然选择。传统的案件侦查模式一般是:“受案(立案)—现场勘查调查—现场分析认识—确定犯罪嫌疑人—破案(结案)”,其中,现场勘查、调查取证是收集案件信息的主要途径,也是案件能否成功侦破的重要环节。侦查人员对案件的认识,主要依赖现场勘查、调查所获取的案件信息,运用形象的、抽象的思维方式和概念、判断、推理的思维形式,就案件发生时间、地点和案件性质等不同本质形成认识,然后确定案件的侦查方向、侦查范围,“因案制宜”,使用不同的侦查手段,将案件侦查引向深入,最后发现和认定犯罪嫌疑人。这样的“现场驱动”侦查模式,关键有二:一是现场勘查调查,这是获取案件信息的主要途径;二是对案件形成的认识,即依据现场信息,对案件不同本质形成的不同判断。这样的侦查模式的优势和合理性不言而喻,但缺陷也十分明显。主要缺陷是,由于种种原因,案件信息的采集出现遗漏或差错,影响对案件不同本质的认识,导致案件侦查方向、侦查范围的偏差,案件侦查容易误入歧途。结果,不少案件不仅“久侦难破”,严重的还会形成“积案”甚至“冤假错案”。{5}我能说我还比较喜欢洗碗吗
  2.大数据侦查模式。在大数据背景下,刑事案件侦查又形成了一种新的模式:“受案(立案)—案件数据的收集、研判(现场勘查、调查)—确定犯罪嫌疑人—破案(结案)”。这样的案件侦查模式,由于增添了数据的收集、研判环节,涉及案件的相关数据就成为案件侦查新的重要依据,而且,在刑事案件侦查实践中,涉案数据逐渐显示出强大的“杀伤力”。当下这种侦查模式已成为刑事案件侦查的主要模式,让案件侦查从“现场驱动”演变成为“数据驱动”,即通过涉案数据的研判来认识案件不同本质的侦查模式和侦查思维模式。大数据时代,以文字、视频、图像等不同形式展现的数据,能够帮助侦查人员通过各种不同的数据接近案件真相。所以,相对传统的侦查模式,新的模式更加强调案件认识的完整性和混杂性,即不同于传统侦查模式中仅仅从案件现场获取信息的纯粹性。侦查人员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其传统思维模式也发生了极其重要的变化,即一旦接触案件,除了现场勘查访问,更多的思考则是数据的获取、分辨与加工,以更加迅速、全面、客观的态度,寻找和研判涉案数据,以数据来确定嫌疑对象和认定犯罪证据。{6}
  (三)大数据侦查方法{7}
  侦查方法是侦查人员在侦查实践中运用的各种措施和手段的总称。多年来,侦查实践一直沿袭线索信息靠举报、公共信息逐案查的被动、粗放、人力密集型侦查方式,侦查人员形成就案办案的单一方式,数据信息仅是破获个案的素材,案件侦查终结后原来收集的数据信息就被遗弃。而在大数据时代,犯罪相关物质性资源将发展为犯罪信息资源。从物质痕迹发展到信息痕迹,数据信息将是一种长期的侦查资源。大数据应用将开辟出更为丰富、多元的侦查方法、侦查方式。通过大数据技术对相关案件信息进行审查评估和综合分析后得出关联信息,将为选择侦查方向、作出侦查决策、突破办案瓶颈和拓宽案件来源等提供帮助和支持。侦查人员以所办案件为原点及时组织人员对办案中发现的热点行业、薄弱环节和重点人员开展信息收集、类案分析和专项调研,分类研究、深入剖析相关领域的工作流程、发案特点、作案手段、行业规律等,不断扩大侦查触点范围,将案件侦查由一个人、一件事向一类人、一类事方向拓展。
  三、大数据侦查的理论价值
  大数据侦查具有传统侦查无可比拟的优势,能够有效提高侦查效率、节约侦查成本,推动侦查模式朝着科学化方向转型。{8}
  (一)有利于预测侦查能力的提升
  长久以来,人类基于趋利避害的生理需求,都期望能够先知先觉,提前预知社会现象。尽管人类一直在不断提升预测能力的科学性,但始终无法超越主观认知能力的局限性,预测仍然是人类社会的未解难题之一。侦查领域同样面对此难题,由于犯罪时空的不可逆转性,人们无法在犯罪活动开始前就预知并阻止其发生,只得在犯罪行为发生后采取侦查措施。从程序上来说,事后侦查具有一定的合理性,有利于防止侦查权力的滥用,保障犯罪嫌疑人的自由、民主等人权。但是,犯罪分子的权利与公众的权利是对立的,犯罪分子权利的保障往往以民众权利的牺牲为代价。事后侦查的时空滞后性会导致民众的生命、财产、健康等权利遭受侵害。
  大数据的核心价值就在于预测,大数据技术有望改变传统事后侦查的时空滞后性缺陷。掌握规律是进行预测的前提和基础,大数据能够快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郑群.大数据侦查的创建及其研究初论[J].公安研究,2017,(11):50-54.

{2}{7}樊崇义,张自超.大数据时代下刑事犯罪侦查模式的变革探究[J].河南社会科学,2016,(12):39-46.

{3}江俞蓉,张天明.大数据时代情报学面临的挑战和机遇[J].现代情报,2013,(8):58—60.

此人家庭地位极低

{4}徐公社.刑事侦查学[M].杭州:浙江科学技术出版社,2011.3.

{5}{6}倪北海.“大数据”时代侦查(思维)模式初探[J].贵州警官职业学院学报,2016,(6):11-16.

{8}王燃.大数据侦查[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47.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5195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