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案例)》
挂靠与转包对实际施工人工程款请求权的影响
【作者】 李春艳(二审承办法官)【作者单位】 江苏省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分类】 合同法【期刊年份】 2016年
【期号】 35【页码】 55
【摘要】 【裁判要旨】1.挂靠属于借名行为之一种,其与转包不同之处在于:挂靠关系中必定存在资质出借的事实,转包关系中通常存在资质出借的事实;挂靠人从招投标开始到合同的签订、履行直至结算,实质性地主导了工程项目运作的全过程,但转包人是在付出各项成本取得工程项目后转交他人施工。2.挂靠人不能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26条第2款之规定向发包人主张工程款。3.如果发包人明知挂靠事实,被挂靠人仅为名义上的合同相对方,应认定挂靠人与发包人之间达成合意,直接成立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关系。
  □案号一审:(2013)扬邗民初字第0699号二审:(2015)杨民终字第02139号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20745    
  【案情】
  原告:高邮市广缘工程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缘公司)。
  被告:扬州华厦建设发展有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厦公司)。
  被告:扬州市邗江公道房地产开发公司(以下简称公道房地产公司)。
  被告:居世奎。
  2007年6月18日,广缘公司与华厦公司就公道镇花园东路花园住宅楼项目签订协议书一份。该协议的首部标注的甲方为华厦公司、乙方为龚志山(广缘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落款部分分别盖有华厦公司及广缘公司的印章。协议的主要内容为:一、该工程坐落在公道镇花园集贸市场东侧,建筑面积为5400m[1],造价约为350万元,砖混4层,另加底层自行车库。
  二、甲方提供与施工相关的证照,其余一切不负责,乙方上缴甲方管理费人民币大写计(此处空白)元,此款在该工程主体封顶后付50%,余款50%在工程竣工后一个月内付结清,不得拖欠。三、乙方负责办理与该工程施工有关的一切手续,合法经营,承担一切费用,手续齐全方可施工。
  上述合同签订时,华厦公司和公道房地产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为罗明玖。
  花园住宅楼工程项目于2007年6月30日开工,2009年10月20日竣工验收,2010年11月9日完成竣工验收备案。单位工程竣工验收证明书中的建设单位栏由公道房地产公司盖章、居世奎签名,施工单位栏由华厦公司盖章。
  工程结束后,龚志山、罗明玖及居世奎曾就结账明细进行磋商,确认工程建筑面积为5603.97 m[2],每平方米单价为655元,合计3670600.35元。三人还确认工程增加量为209534.23元(待定项未计算)。2010年2月4日,龚志山、罗明玖、居世奎签订结算会议纪要一份,其主要内容为:“1.该工程未完工程(按发包方现在要求不再做的工程)量通过三方实际测量计算,依据原合同图纸并按市场购人价结算。各种人工、材料以2007年8月市场购入价结算。2.总工程价款结算方法、价格按合同约定的每平方价格计算,面积按实际建筑面积5603.97m[3]计算。3.2010年春节前发包方付给承包方工人工资及工程款60万元,其中17万当天给付,43万于2010年2月8日给付,否则承担5万元违约金。”
  另查明:华厦公司具有施工总承包资质(三级),广缘公司的经营范围为砲筑作业分包劳务分包(二级)。
  后因工程款未能付清,广缘公司诉至法院,请求判令华厦公司、公道房地产公司、居世奎共同偿还尚欠工程款1874404.77元。
  【审判】
  江苏省扬州市邗江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
  1.2007年6月18日的协议是转包协议。理由:(1)协议中并无广缘公司以华厦公司的名义承揽公道房地产公司所开发的花园住宅楼工程的内容。(2)协议第二条中虽有乙方上缴管理费的内容,但该条中并未明确管理费的数额,而缴纳管理费是挂靠的重要特征。(3)协议第三条约定:乙方负责办理与该工程施工有关的一切手续。如广缘公司是挂靠人,则其无需办理与该工程施工有关的一切手续,而仍应由华厦公司以其自己的名义办理或由广缘公司以华厦公司的名义办理。(4)广缘公司基于2007年6月18日的协议对华厦公司承包的工程进行施工,即华厦公司将其承包的工程转包给了广缘公司,因公道房地产公司、华厦公司当时的法定代表人均为罗明玖,华厦公司先与广缘公司签订转包协议,再与公道房地产公司签订承包合同也不难理解。
  3.广缘公司与华厦公司签订的转包协议虽为无效协议,但因广缘公司施工的工程已经竣工验收合格,故华厦公司应向广缘公司支付工程款。公道房地产公司作为发包人,广缘公司有权要求其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承担责任。由于公道房地产公司并未支付华厦公司工程款,故其应对华厦公司所欠广缘公司的工程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居士奎不仅在公道房地产公司与华厦公司的合同中投资方处签字,而且参与了工程的结算,并支付、垫付了广缘公司款项。另居士奎在原庭审中陈述其是工程的实际投资方,其利用公道房地产公司的资质对整个项目进行操作管理。对此,应认定居士奎为实际发包人,是该工程的最终付款义务人,其也应对华厦公司所欠广缘公司的工程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据此,法院判决如下:一、华厦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给付广缘公司工程款1874404.77元;二、公道房地产公司、居世奎对华厦公司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宣判后,华厦公司不服,向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
  一、广缘公司与华厦公司之间为挂靠关系。理由如下:
  本案中,公道房地产开发公司与华厦公司于2007年7月4日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之前,广缘公司已先于2007年6月18日与华厦公司签订协议,约定由广缘公司借用华厦公司的资质承揽工程,其后广缘公司直接与公道房地产公司和居世奎对合同条款进行协商,并由龚志山作为华厦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在2007年7月4日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上签字。且广缘公司以华厦公司的名义,直接从公道房地产公司处领取工程款。据此,华厦公司与广缘公司之间的法律关系构成挂靠。
  至于原审判决提及的转包的特征,其一,协议中已明确约定华厦公司将与施工相关的证照提供给广缘公司使用,该约定表明双方具有出借资质的合意;其二,实践中,挂靠与转包通常都有收取管理费的行为,是否收取管理费不能作为二者区分的依据;其三,协议第三条约定:乙方负责办理与该工程施工有关的一切手续,合法经营,承担一切费用,手续齐全方可施工。事实上该项目的施工许可证、工程资料及工程款财务凭据可以反映,广缘公司均是以华厦公司的名义开展施工管理。上述事实正好符合挂靠的特征。
  二、发包人公道房地产公司应承担向广缘公司支付工程款的义务,居世奎承担连带责任,而华厦公司不承担责任。理由如下:
  1.因广缘公司与华厦公司之间为挂靠关系,广缘公司不能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司法解释》)第26条第2款之规定要求被挂靠人承担责任。理由:其一,无论是在《司法解释》还是住建部《建筑工程施工转包违法分包等违法行为认定查处管理办法(试行)》之中,挂靠都是一种与非法转包、违法分包相并列的违法行为,但《司法解释》第26条第2款仅针对非法转包和违法分包两种情形,并不包含挂靠关系。其二,相较于转包,挂靠人为承揽工程而借用他人资质,其过错相对更大,且挂靠人为工程项目的实际控制人,对项目的承揽及施工过程,被挂靠单位远不如挂靠人熟知,基于挂靠与转包间存在质的不同,不宜赋予挂靠人《司法解釋》第26条所规定的特殊诉权。
  2.发包人公道房地产公司与挂靠人广缘公司之间成立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关系。理由:挂靠协议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签订之时,公道房地产公司和华厦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为罗明玖,居世奎为项目的实际投资人,广缘公司为项目的实际施工人。因此,2007年7月4日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之实质为,居世奎借用公道房地产公司名义投资开发,广缘公司借用华厦公司之名义施工建造,以规避法律法规对于房地产开发以及工程施工资质的相关强制性规定。在此情况下,公道房地产公司对于广缘公司挂靠华厦公司承揽工程的事实应系明知,对合同义务实际由广缘公司履行亦应明知。因华厦公司仅为名义上的合同相对方,关于其与广缘公司以及公道房地产公司之间的合同关系,可参照合同法第四百零二条关于委托人的介入权的规定,认定广缘公司已突破了其与华厦公司的内部约定,对外与公道房地产公司之间直接成立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关系。据此,公道房地产公司应承担向广缘公司支付工程款的义务。
  3.广缘公司向华厦公司主张工程款无法律依据。首先,如前所述,广缘公司不能依据《司法解释》第26条之规定主张权利;其次,广缘公司与华厦公司之间的挂靠协议无效,而事实上华厦公司未经手款项亦未收取管理费,虑及华厦公司并未从中受益,按照权利义务对等的原则,华厦公司不应承担付款责任。
  至于广缘公司认为,华厦公司与公道房地产公司法人相同,罗明玖个人主导了挂靠协议及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签订,因此华厦公司应与公道房地产公司、居世奎承担连带付款责任的理由,因涉及人格混同,系另一法律关系,对此广缘公司可另行主张。
  据此,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一、撤销扬州市邗江区人民法院(2013)扬邗民初字第0699号民事判决;二、公道房地产公司于本判决送达之日起10日内给付广缘公司工程款1874404.77元,居世奎对公道房地产公司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三、驳回广缘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评析】
  建设工程领域的违法行为中,转包和挂靠是两种最为常见的类型,二者在表现形式上颇为相似又实则不同。审判中,我们应深究违法形态之实质,区分不同法律关系中对实际施工人权利的不同保护方式,衡平建设工程纠纷中各方主体利益。
  一、工程挂靠与转包的界定
  转包的概念,建筑法已有规定。挂靠并非规范的法律术语,而是行业内约定俗成的通行名词,《司法解释》中与之相对应的法律概念是借用资质。根据《司法解释》,非法转包或是挂靠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均系无效合同,实际承揽工程的一方均被纳入“实际施工人”的概念。直至2014年,住建部在《建筑工程施工转包违法分包等违法行为认定查处管理办法(试行)》(以下简称《办法》)中,将挂靠作为与转包、违法分包相并列的建筑工程施工中的违法行为,对其概念进行界定。根据《办法》,转包是指施工单位承包工程后,不履行合同约定的责任和义务,将其承包的全部工程或者将其承包的全部工程肢解后以分包的名义分别转给其他单位或个人施工的行为;挂靠是指单位或个人以其他有资质的施工单位的名义,承揽工程的行为。
  转包与挂靠,在表现形式上有诸多相似之处:名义上的施工单位实质上未参与施工管理;在人员的配备、设备材料的采购和租赁等方面,均未按照其与发包人间的约定履行组织管理义务;被挂靠单位或转包人通常以收取管理费的方式获益。正因为此,《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2074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